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系列
秦天这人随遇而安,多年戎马,难得安定下来,现在要求不高,能吃能睡就成。
  所以每天吃的饱饱的,睡的暖暖的。
  这里包吃住,一个月3000的工资,也够他开销了,没事还能逛逛夜总会,做个大保健什么的,不亦乐乎。
  这天,秦天一手提着袋烤串,一手手电筒,正一边嚼着羊肉串,一边在公司大楼里巡夜呢。
  全公司敢这么干的也就他一个人了。
  刚走到二楼,就听到楼下玻璃大门敲响的声音。
  “开门,开门,给我开门,给我开门啊,混蛋。”
  两扇大玻璃门被敲得“砰砰”作响,大有再不开门就给它敲碎了的趋势。
  “我靠,这年头偷东西的都这么明目张胆的要求人开门了?”
  现在凌晨0点,这时间段,除了守夜的保安,谁也都该回去了。
  秦天来到一楼门口一看,顿时惊得眼珠子都要流出来了,就差没口水直流了,好漂亮的小妞,他来燕京这么久,见过女人不少了,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
  夜色般的漆黑秀发在脑后结了个高贵的发型,妖艳妩媚的瓜子脸蛋看起来吹弹可破,粉嫩极了,美丽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比那夜空中的星星还亮,红润润得樱桃小嘴,要多诱人有多诱人。
  S型曲线的动人身材包裹在V领的职业套装之下,挺拔的34D傲然高耸,小蛮腰细的惊人,跟柳枝似的,再下面白色套裙下的高耸臀线划过了一道惹火的曼妙弧线,套裙很短,雪白修长的圆润大腿清晰可见,长的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这女人,他给98分。
  女人张着满是酒气的小嘴,整张脸都趴玻璃上了,细长的食指一指秦天,扭动着水蛇般的娇躯说道,“开门啊,你还愣着干什么。”
  显然醉的厉害。
  “来了,美女,这么晚了还回来工作啊。”
  秦天从她的衣服上认出来,这是凤翔公司的服装。
  巴巴的把门打开了。
  长夜漫漫,有个美女陪着聊天也好啊,看着也养眼不是。
  秦天刚打开门,美女就跌跌撞撞的进去了。
  等他重新把门锁上,背后哪还有女人的影子,就看到公司的高层电梯笔直的升了上去,一直升到了30层的顶楼。
  “这女人干嘛来了呢?”
  秦天坐上旁边的员工电梯。
  员工电梯只能到27层,循着女人的酒气,就来到了30层的楼顶。
  就看到如墨夜色下,女人站在阳台边缘,冲着楼下来往的车辆大喊,“陈天鹤,你个混蛋,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你行,这边刚说爱我,转头就跟别的女人搂上床,今天是我生日你知道吗,你就这么对我?”
  “说什么我不给你,你就找其他女人,难道你说爱我就是为了干那事的?我说了结婚给你,还一个月你都等不了?”
  “……”
  女人一直骂了半小时,秦天也在后面听了半小时。
  终于女人骂累了,伸手开始从右手无名指上拼命的扯戒指,可因为醉酒的关系怎么也扯不下来,反而越扯越紧。
  女人一发狠,居然从身上掏出把精致的小刀,握紧拳头,伸出无名指,准备把那根纤细白嫩的无名指给割了。
  看的秦天大汗,这女人够狠的,随身带刀不说,对自己都下的了手。
  连忙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硬是给她从边缘上拉了下来。
  女人顿时转过头一瞪眼,“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你这么国色天香的大美女要是少跟指头,那可是全天下男人的损失。”
  美女可是稀有品种,保护美女是我辈义不容辞的风范。
  秦天抓着她的小手,赞叹道,“这么漂亮的小手,你都忍心下手啊。”
  她的小手又白又滑,跟上好的美玉似的,看的秦天渍渍赞叹不已。
  “臭流氓。”女人撅着小嘴骂了句,粉嘟嘟的脸蛋越发的可爱,扬了扬冷傲的柳眉,一下子抽回小手,“别碰我,哼,你们男人,还不如一条狗,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养条狗。”
  秦天笑笑,“美女,这你就不对了,就算你能把男人当狗使唤,你还能把狗当男人用不成?”
  “为什么不能?我就把狗当男人用。”
  “真的,你确定?”
  秦天嘿嘿直笑,“你确定那玩意晚上能满足你?”
  女人愣了愣,反应过来秦天说的是什么事了,又羞又怒,骂道,“流氓,色狼,猪头,妖怪,不许靠近我。”
  女人说着又要去砍手上的钻石戒指。
  秦天一把夺过她手上的小刀,伸手直接揽住了女人的纤细腰身,而后毫不客气的将小刀给塞进了口袋里,“瞧你蠢得,我有办法。”
  被秦天搂住腰身,女人的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不过随即便强作镇定了下来。
  而秦天则是摊开一个手掌到女人嘴边,“来,吐点口水出来。”
  女人几乎是下意识的遵从秦天的命令。
  眨巴眨巴眼睛,傻乎乎的在秦天的右手掌心吐出了点晶莹的唾液。
  然后秦天在她无名指处抹了抹,戒指立马就拿下来了。
  女人拿着戒指直接就给丢楼下去了。
  就这么一发泄,也让她精神好多了,脑袋开始清醒了,尤其是天台上这刺骨的冷风,让她缩了缩雪白的脖子,穿的本就单薄,这会有些发冷。
  秦天咬了口羊肉串,说,“好点没,不会还准备自杀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还怕找不到吗,你看,现成的就有一个,身形矫健气质郎,经验无数耐力强,顺带提供送货上门,免费丰胸服务,有需要的可以随时我,包邮哦。”
  第二章女人瞪了了他一眼,“滚,流氓,妖怪。”
  视线不自觉的移到了秦天吃羊肉串的右手上。
  手上有自己口水,会不会间接接吻啊?
  感觉肚子有点饿,一把扯过秦天手上的袋子,抓了片鱿鱼串,自己吃了起来。
  秦天心中感叹了句,美女就是美女,气质就是不一样,再饿吃东西都小口小口的,细嚼慢咽,看着都舒服,特优雅。
  “美女,认识下,我保安部的,秦天,没事可以多交流啊,我这人特有时间,有事没事你都可以找我风流……不对,交流,是交流。”
  秦天笑着对她伸出了手,可惜美女只回了她一句“哼”,就转过头去不搭理他了。
  “你这是吃完斋不要和尚啊,错了,你这斋还没吃完呢,就不要和尚了。”
  “臭流氓,不要靠近我,我现在看见男人就恶心,心里一准偷偷想着跟我上床呢。”
  拿自己吃的,还敢对自己这么横的秦天还是第一次见。
  “别胡说,我哪有偷偷想。”
  “哼,你敢发誓说没有。”
  “我哪是偷偷想,我是明着想。”
  女人咬了咬小巧的贝齿,恨不得咬秦天一口,这人忒无耻了。
  想着想着,觉得自己身边男人怎么都一个德行啊,今天自己还生日呢,身边一个人没有,唯一的一个,还是个色狼保安,不知怎么的眼圈就红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也不说话,就是哭,跟委屈的小女孩似的。
  她平时不这样,只是今天是她生日,偏偏又碰上男朋友跟别的女人滚床上了,心中特委屈,心房脆的跟一层纸似的,一捅就破。
  秦天一下就慌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人哭,“诶,诶,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别哭啊,真的,我不是看你伤心,逗你玩呢,来,乖,给大爷笑一个。”
  “……”
  “要不,大爷给你笑一个也成啊。”
  “……”
  “姑奶奶,你可别哭了。”
  “我就哭,关你什么事。”
  “以前我妹抢我东西的时候,我一瞪眼她就哭,然后我妈就拿个鸡毛掸子狠命抽我,抽的我哇哇叫,说我欺负她,我那个惨啊,东西被抢不说,还得挨揍。”
  秦天说着还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生怕他妈不知道打哪地底蹦出来,给他按地上抽屁股呢。”
  “活该,抽死你。”
  女人看他滑稽的样子就想笑,又觉的哭哭笑笑,太丢脸了,只能强忍着,忍得很辛苦。
  只得说了句,“我渴了,去给我买酒。”
  “成,你不哭就成,怎么称呼,你要不说,我可喊你长腿大胸美女了。”
  “你才长腿大胸美女呢,你全家都长腿大胸美女,难听死了,我叫凤凌霜。”
  “好听,名字跟人一样优雅。”
  “你没见过我吗?”
  “没啊。”
  凤凌霜不说话,不认识就不认识吧。
  秦天走出几步,又回来了,拉着女人的手就走,“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别伤心了,带你去个好地方,给你庆祝生日。”
  凤凌霜看着秦天抓着她的手,警惕的甩开了,她还没跟男人这么亲近过呢。
  “把刀还我。”
  秦天随手扔了过去,“别再砍手指了就成。”
  凤凌霜这才有些安全感,又喝过点酒壮胆,心中好奇秦天想带自己去哪,亦步亦趋的跟在秦天的后边。
  秦天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拿手电筒一照,总裁室。
  凤凌霜的表情顿时就有些怪异了。
  警惕的问道,“来这干嘛?你有钥匙?”
  秦天得意的对她招了招手,“瞧我的。”
  也不知道从哪找来根很细的铁丝,蹲下身,细心的往锁眼里弄。
  凤凌霜嗤笑一声,“白痴,这锁是经过高精密加工的,国际质量评估A级安全防盗锁,采用全方位防盗系统,哪怕是最厉害的窃贼……”
  话没说完,只听“呛”的一声,那锁就开了,前后没超过10秒。
  秦天疑惑的看着她,“抱歉,我刚刚在专心弄锁,你有说什么吗?”
  凤凌霜木然的摇了摇头,眼睛瞪的老大。
  “跟我来。”
  秦天轻车熟路的就带头进去了。
  凤凌霜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人到底是来公司干嘛的?
  心中发誓,回头一定要换指纹锁,这太没安全感了。
  “等等,你站门口先不要进来。”
  凤凌霜站门口疑惑的望着他。
  秦天整个人几乎是贴着墙走,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个口香糖放嘴里嚼了嚼,把墙角的摄像头给堵住了。
  然后又把厚重的窗帘给拉上了,防止里面的灯光外泄。
  再把头顶的水晶吊灯打开。
  “行了,随你在里面怎么玩都行,你想在总裁办公室跳脱衣舞都行。”
  凤凌霜神色怪异的走了进来,心道,你这辈子没去做贼,简直是浪费才华了。
  随口问了句,“你认识总裁吗?”
  “不认识。”
  “你还真敢来。”
  “这有什么,到了晚上这公司就我一人,有什么不敢的。”
  秦天指了指卧室,“你还别说,总裁那张大床躺着就是舒服,咱晚上就在她床上睡觉吧。”
  凤凌霜气的胸口一阵起伏,我说最近怎么感觉卧室里多了种味道,原来是男人味,而且罪魁祸首就是你这混蛋。
  凤凌霜好不容易才强压下怒气问道,“你来公司多久了,不认识……没见过总裁吗。”
  “3个月了吧,主管安排我都是上晚班,没见过总裁,不过听前台几个小美眉说是个脾气又臭又硬的老巫婆,不近人情,不懂人情世故,犯点小错就被训的半死,人称冰山白魔女。”
  “哦”
  凤凌霜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眯着眼睛说,“冰山白魔女,他们背后都是这么说的啊,那你记得是哪几个前台说的吗?”
  “大家都这么说。”
  秦天没在意凤凌霜眼神中的冰冷。
  冰山白魔女?他估计那个白,是指对方的白发苍苍的头发,所以没往别的地方想。
  指了指旁边的橱柜,里面除了摆着些名贵的古玩之外,还有一些珍藏的美酒。
  “渍渍,这有钱人喝的就是不一样,一看就是高等货,那老太婆头发都白了,估计也没几颗牙了,还搞这么多酒干嘛?”
  风凌霜嘴角抽搐了下,硬是强忍着没说话,她忍!
  “借花献佛,这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了,让你过把总裁瘾,坐她的位子,喝她的酒。”
  秦天毫不客气的拿出了5,6瓶,全给开了,一人一个高脚杯,一杯倒满,一口喝干。
  然后拿过一串羊肉串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这酒不错,后颈挺足。”
  凤凌霜小声的嘀咕了句,“牛嚼牡丹,你还真不怕死,不怕总裁发现?”
  “怕什么,反正她不喝,每天摆来看的,我兑点水进去,让她看个够。”
  凤凌霜感觉再说下去自己会被气死,理智的决定不说话了。
  也学着秦天的样子试了下,觉得挺有意思的,喝几万块一瓶的红酒,配1块钱一串的羊肉串,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了。
  看秦天吃东西,虽然粗鲁,但是会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凤凌霜想了想,明白了,那是一种满足感。
  他吃东西特别有味道,1块钱一串的羊肉串都吃的津津有味,看着就让人觉得可口。
  她心中也有股放纵发泄的欲望,特别强烈,也学着秦天的样子,端起酒杯一口干干净了。
  “好,女中豪杰,咱们干了这1瓶。”
  “没出息的男人,1瓶哪够,开10瓶。”
  凤凌霜说着就在总裁椅子上坐了下来,带动着胸前套装下的一对玉兔颤抖了几下。
  看的秦天眼珠子也跟着颤动了几下。
  吞了口口水。
  我的乖乖,真要命啊。
  那么大,那么软,这一只手能握的下吗……
  酒过三盏,也就十几分钟的时候,凤凌霜红酥着脸,靠着椅子睡了过去…
  看着这个模样的凤凌霜,尤其是那一对半露的雪白酥胸,加上秦天也是喝了酒,秦天靠了过去,鬼迷心窍的手,颤颤巍巍的伸了进去,刚一伸进去,温热的感觉袭满全身,好大!好软!
  下意识的微微一捏…
  “嗯~”“呃…”
  半边酥胸在外的凤凌霜发出一声又一声娇息,这让秦天小腹的邪火越发的狂冒了起来,手里的力度越来越大,他也不再满足一对酥胸,手,一点一点的往下游走,划过那小腹,再……
  第三章……
  第二天,秦天是被自己的手机给叫醒的。
  从里面传来保安部主管张军粗犷的大吼声,“你到底在干什么,还不给我开门,几十号人在楼下等你开门等一小时了,知不知道。”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看墙上的时钟,当时就傻眼了,已经9点了,上班时间是8点,按理要6点开门的。
  再看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凤凌霜就趴在他身上,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胸部具体的柔软度,软的令人窒息。
  张军粗狂的吼声也把凤凌霜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回了句,“谁啊,这么吵。”
  张军顿时就更怒了,“好啊,让你来守夜,你居然敢叫小姐,还趴女人肚皮上呢,赶紧滚下来开门,你是不想干了吗,准备卷铺盖吧。”
  小姐两个字刺激到凤凌霜了,本就头晕的很,现在更怒了,对着电话就吼了句,“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小姐,准备卷铺盖吧。”
  吼完直接一伸手把电话给挂了。
  睁开眼,跟秦天的眼睛正好对上了。
  惨叫一声,连忙从秦天的身上爬起来,想避开。
  可是脚步虚的很,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一个站立不稳,又趴秦天身上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两人这次是嘴对嘴的碰在了一起……
  两人不禁同时瞪大了眼睛。
  室内处在了一片奇怪的沉默之中。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惊得一下跳了起来,摸着鲜嫩的红唇,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紧接着想起了更重要的事。
  低头看了看,衣衫凌乱,外套甩在一边的角落,身上就穿着白色内衣,肚脐眼都露出来了,下面也就穿着条白色的蕾丝花纹小裤裤,套裙就套在秦天头上呢。
  仔细看了看,不管地上还是内裤上都没有该出现的血渍,顿时安心不少,自己还是纯洁的。
  秦天甚至来不及感受凤凌霜柔软的嘴唇具体有多软,他的眼睛一下就定格了,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凤凌霜的身材简直好到爆,胸前一对大雪球呼之欲出,雪白雪白的大腿,简直像是白雪堆成的又细又长。
  凤凌霜恼怒的一瞪眼,“你看够了没有。”
  “不够。”秦天很坦白。
  见凤凌霜要发飙,秦天赶紧转移话题,“完了,完了,总裁马上上来了。”
  爬起身,飞快的给各个空酒瓶摆回了原处,整理起总裁室来,室内被他们昨晚的疯狂弄的一团糟,他愣是没弄明白,怎么把椅子给挂天花板上去的。
  凤凌霜一伸手,从他脑门上抢过套裙,捡起角落里的衣服飞快冲进了卧室。
  好半天,才一脸冰冷的,踏着优雅从容的步伐从卧室里走出来,仿若一尊冰山女神像一般,姣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的望着他,“昨晚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秦天很上道,一脸疑惑的回了句,“昨晚有发生什么吗?”
  “没有就好。”
  凤凌霜说着,犹犹豫豫的递上一记湿的手帕,羞红着小脸说,“把脖子擦一下。”
  秦天问,“我脖子怎么了?”
  凤凌霜小脸更红了,“有点脏。”
  “没事,脏就脏吧,我又不是女人,再脏也不怕。”
  秦天随手擦了下,就准备出去。
  凤凌霜抓着他的领口赶紧给他拉了回来,发狠道,“你敢这样出去,我跟你拼命。”
  秦天脖子处,尽是小巧红润的花瓣般的唇印,一看就知道是谁的,哪能这么放他走。
  硬是给他脖子小心翼翼的从头擦了遍,看不出半点痕迹才放心。
  事实上,到底是怎么印上去的,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刚刚那个跌倒的吻,倒是感受的很清楚。
  自己明明是想把完全的自己,交给新婚之夜的那个他的,这算什么事嘛……
  她觉得自己有一半不纯了。
  秦天来到楼下,顿时被门口的场面惊呆了。
  这呼啦啦的都是人啊,几百号人堆门口,人山人海,都焦急的等自己开门呢,真是造孽啊。
  这是公司开业以来首次出现的壮观场景了,秦天也算是开创了先例了。
  一打开门,保安部主管张军就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指着秦天骂道,“你……”
  秦天一把捂着肚子,“啊,不好,肚子疼,吃坏肚子了,再不去医院要出人命了,不好,不好,要出人命了,昨天疼了一晚上了,再耽搁一会准出人命了。”
  也不管张军说什么,急匆匆的就冲出去了,一堆人都怒气冲冲的望着他呢,先跑了再说,管他呢。
  张军在后面吼了句,“跑的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你给我等着。”
  一直跑出老远,秦天伸手闻了闻,手上还有那个极品美女的余香,醉人极了,那肌肤,真滑啊。
  可惜了,昨晚居然喝醉了,错过了大好时机。
  “砰砰砰”的敲门声,打断了凤凌霜的沉思。
  “进来吧。”
  保安部主管张军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老早看秦天不爽了。
  由于秦天性格开朗跟谁都谈的来,出去玩一直很大方,人缘特别好,莫名其妙的,跟保安部的各个都很交好,这对他的地位产生了很大的威胁。
  张军嬉皮笑脸道,“凤总,我已经找到这次堵塞公司门口的罪魁祸首了,是保安部的秦天,罗列了他以往的种种劣迹,这种人,我觉得应该给予开除处分。”
  当然,一个小保安的,他本来是找人事部说下觉得行的,可那老油条,让他来找凤总,一看就是怕担责任。
  张军感觉问题不大,撑死也就一山沟里出来的穷亲戚,他随随便便就能踩死秦天。
  “是吗?”
  凤凌霜美眸一扫,接过资料,对秦天的资料有点兴趣,刚准备打开,只听张军回了句,“是的,昨晚就是他在公司里找小姐,延误了时间,才耽误了大家的工作时间,对于这种人,应该坚决予以开除处理。”
  张军完全不明白他口中的“小姐”正坐在总裁桌后面冷冷望着他呢。
  凤凌霜张了张嘴,“你全家才是小姐”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心火直冒,冷冷的瞥了张军一眼。
  “我记得保安部是三班倒,两人轮班吧,还有个人呢?”
  “请假了。”
  凤凌霜声音一寒,“请假了你为什么不换人,按制度不是该换人顶吗。”
  “这……”他哪里说的出口,没来的那是他小舅子,昨晚陪他在KTV唱歌搞小姐呢,冷汗直冒。
  “哼,身为保安部主管,不好好管理手下,出了事也不知道自省,就想着往别人身上推。”
  张军脚下一抖,差点没被凤凌霜天生的上位者气质给震的跪下来,这会才知道这喜怒无常的冰山白魔女发威了,难怪公司里人都说她不好伺候呢,颤声道,“是,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后一定改进,一定改进。”
  “没有以后了,”凤凌霜在电话机上一按,“小玲,送他去财务部结账,这种只会推卸责任的主管留在公司里也是祸害。”
  “啊”张军腿一软,直接跪下了。
  这叫什么事啊,罩事的没被开,他这主管反倒先被开了。
  难道那姓秦的真有过硬的后台?
  你后台过硬,你倒是进本部啊,你在保安部当个小保安算是个什么事嘛。
  秦天没有过硬的后台,但有过硬的身板,给凤凌霜当了一夜的床铺。
  送走张军,秘书小玲又回来了,等着她的指示。
  等着她对主管位置的安排,以及对秦天的处置。
  凤凌霜其实想开了秦天,出了这种事,还留他在公司,这不尴尬吗?
  自己还不嫌丢人啊。
  可想起秦天昨天在顶楼陪了自己一晚,无非就是担心自己跳楼吗,自已又不傻,会为男人跳楼吗,后来还帮自己过生日,……虽然喝光了自己的酒。
  她这人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分明的。
  再一看秦天的资料,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没见过自己了,他几乎都在执夜班,还大多次是一个人值,这不是主管仗势欺人是什么。
  一句话,把两个处置都决定好了。
  “由秦天晋升主管。”
  第四章秦天回到宿舍一觉睡到天黑。
  起身赖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正准备收拾铺盖找下一份工作。
  就发现张军背着一个大行李袋从门口路过。
  靠,怎么走的比自己还着急。
  然后一堆保安从门口挤进来,“秦天,恭喜啊,才来三个月就升主管了。”
  “我早看出你小子有潜力。”
  “这次可一定要请客,要求不高,农家乐就行。”
  “以后可就靠你罩了。”
  “啊?”秦天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就升主管了?
  上头终于慧眼识英雄,发现自己的潜质了?
  荣升主管的秦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坐在公司门口看美女了,早知道凤翔集团生产服装,美女如云。
  真的是放眼望去,一片酥胸美腿啊。
  秦天虽然坐的笔直,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眼角余光却没漏过眼前的一双双又白又滑的大腿。
  都说美不美,看大腿。
  直到一双超级美腿在他眼前停下,秦天咽了口口水,这腿他能抱着玩一年,看起来不仅长,而且又白又嫩,划着一道优美的弧线。
  手感一定好极了,绝对的美女。
  女人的声音响起,“好看吗?”
  “好看,我老婆要有这腿,就爽了。”
  秦天下意识回答了句,这才发现女人是不就是前几天要自杀的风凌霜吗。
  脸上的表情又羞又怒,精彩极了。
  秦天也不客气,嘿嘿笑着就凑过来了。
  左右看了看,凑到凤凌霜耳畔神秘兮兮道,“应该没暴露吧,总裁没难为你吧,别怕,要是暴露了,你就往我头上推,我不怕。”
  一时间,凤凌霜脸上的表情更僵硬了,小脸更红了,要说为什么,……她后面正跟着十来个人呢,秦天一副亲密的样子凑他耳边说悄悄话,已经让身后一堆人看的目瞪口呆了。
  秦天也终于发现异常了。
  咦,周围路过的员工怎么都不走了,都停下来看自己干嘛,虽然自己确实是很帅,可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也怪不好意思的。
  直到一个中年模样的公司高管凑上去,问道,“凤总,这位是?”
  凤凌霜脸色冰冷,寒声道,“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工作时间在门口玩忽职守,扣一个月工资先。”
  秦天顿时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位差点跟自己共渡春宵的极品长腿美女,居然就是人们口中的冰山白魔女总裁?
  秦天明白了,原来这“白”不是指头发白,而是肌肤白,她的肌肤太白了,跟玲珑剔透的白玉似的。
  感情两人不久前偷喝的酒,全是她自己的,自己还当着她的面把她办公室给盗了,他感觉自己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不,是已经不好过了。
  一个月工资就这么没了。
  秦天只能无比痛心的把夜宵的质量从全聚德烤鸭降成了肉包子。
  其实主要还是秦天太懒散了,不肯多问两句,哪怕他多跟几个同事聊聊,也不难发现,凤凌霜除了冰山白魔女的称号之外,更有全公司所有男人梦中情人的称号。
  谁说胸大无脑,头发长见识短,凤凌霜就是一个兼具了胸,头发,样貌与才华的女人,从她上位,凤翔集团营业额都翻几番了,不仅仅带动了凤翔集团在燕京的名声,她自己本身更是美名在外,追求者能把公司门槛给踏烂了,谁不知道要是能娶了她,那可是财色兼收的美事。
  回到办公室,凤凌霜心中舒坦了,当面出了口恶气,终于报了几次被他轻薄的仇了。
  可这爽是爽了,心中又开始担心起来了。
  以秦天那德行一得知自己是总裁,一定就跟人喝酒吹牛的时候,大肆吹嘘着跟自己共度良宵了,还亲嘴了,这种小市民他最了解了。
  到时候她还有什么脸见人,还哪有脸统御下属。
  这个念头困扰了她大半个月,每晚都睡不着觉。
  出乎意料的,却并没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从下属看她的目光中,依旧充满了敬畏,与惊艳。
  难道他是个守信之人?
  凤凌霜不太相信。
  唯恐夜长梦多。
  直接让秘书把正在跟前台小美眉胡吹海侃的秦天召了过来。
  再次来到总裁室门口,秦天不胜唏嘘,门口已经安了个指纹锁,至于用来防谁,用膝盖想也知道。
  也没敲门,直接就进去在风凌霜对面坐下了,“凤总,你找我,是不是看我尽忠职守,尽心尽力,为公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打算给我提工资啊。”
  风凌霜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绝色小脸微寒,“是提工资。”
  “真的啊。”
  秦天大喜的凑过脸去,实则是想从上往下透过V领看看里面的白宝宝,怎么就这么大,这么挺呢。
  风凌霜刷刷给秦天开了张支票,“这是张100万的支票,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
  “凤总,你要开除我啊。”
  “不是,工资每月我照样开给你,只是你不用来上班了。”
  一个闲人她养得起,她也不做那忘恩负义之人。
  秦天本就没什么上进心思,一听顿时大喜,“早说啊,不用上班,还有钱拿,想不到还有这等好事啊。”
  “只是,这一百万,凤总,你太客气了,我是那种贪财的人吗,你看你看,见外了不是……”
  嘴上这么说,手上一点不落,支票已经被塞进口袋里了。
  凤凌霜鄙夷的撇了撇嘴角,也就这种小市民会整天想着既不工作,又有钱拿,心中顿时又看轻他几分。
  “这里还有份保密协议,你得无条件帮我隐瞒那晚的事。”
  “……”
  看着秦天走出办公室大门,凤凌霜这才安心下来。
  她没看到秦天出门前的嘴角一勾。
  秦天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小妞太嫩了,毕竟缺少社会经验,要换成其他人,她这么做,一准被对方威胁至死,这不是摆明了怕对方把事情抖出来吗。
  自己要不收这支票,只怕她晚上觉都睡不好。
  不就亲个嘴吗,又没做什么,该不会那小妞是初吻吧?
  他还真猜对了,那鲜红诱人的小嘴还就他一个人尝过。
  秦天转过走道就把支票撕了,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有些钱他会拿,有些钱他碰都不碰。
  殊不知这一幕刚巧被坐在电脑桌后面盯着监视器的凤凌霜给看到了。
  不禁有些脸红。
  她不笨,马上明白秦天的真正意思了。
  他以诚心待我,我却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凤凌霜第一次为自己从小到大受了那么多高等教育,却还俗套的以貌取人,感到惭愧不已,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人。
  这人绝不是个普通的小市民,小保安。
  秦天并不知道自己在风凌霜的心底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风凌霜当即吩咐了下秘书,“把所有有关秦天的资料都拿来给我。”
  而秘书小玲转头又把这事告诉了某个高层。
  秦天当然不知道公司里发生的事,他刚走出公司门口,就发现不对了。
  自己被人盯上了。
  第五章秦天不动声色的带着身后5,6个人主动拐进了小巷子里。
  领头的他认识,正是那原保安部主任的小舅子。
  小舅子发话了,“秦天,别怨我,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给我打断他一条腿,一只手,妈的,不识抬举的东西。”
  “……”
  三分钟后。
  秦天走出小巷子,整了整领子,身上连点灰都没有。
  直到有人路过巷子口,吓得一声惨叫,才引起路人的注意,5,6个人全给倒插葱的塞垃圾桶里去了,只有两条腿露在外面不断晃荡着。
  秦天压根没放在心上,就跟路上不小心踩死了几只蚂蚁差不多,这几个小保安还入不了他的眼。
  燕京的夜晚繁华的好似花海,街边流窜着各种花枝招展的女人,搔首弄姿的卖弄风情。
  “帅哥,进来按摩个呗。”
  略带几分帅气的秦天成了他们争宠的对象。
  秦天对着拉着他的画着浓妆的老鸨,一脸颜色的问道,“按摩,正规不正规。”
  老鸨媚笑着一口答应,“正规,当然正规了。”
  “靠,正规的谁去啊,我找家不正规的去。”
  留下老鸨一个人在那干瞪眼。
  秦天没去找不正规的,而是找了家咖啡馆,他跟人约好了的。
  他闲来无事,在网上聊天,认识了个“胖小子”的,对方还是个高二的学生,对于军事很感兴趣,是军事发烧迷,几次意外的交谈,让对方对他来了兴趣。
  因为秦天几次不经意的露了点皮毛,让对方惊为天人。
  非要跟他见面。
  秦天本来是不想来的,要说纯情小女生他还有点兴趣,这得有多闲的慌,才会约网友见个男生,他没那特殊爱好。
  可经不住人家死缠烂打,而且嘴巴甜,一口一个秦大哥。
  秦天一心软,想想自己当初高中的时候也是迷军事,感觉找着了知己,便随便传授了几手,看自己反正工作都不用做了,得,来见见他吧。
  扫了眼,没看到什么胖胖的男生。
  用手机QQ发过去问了句,“我到了,你在哪呢?”
  “我已经到了,红衣服的,最亮眼的那个就是我了。”
  偌大的咖啡馆,秦天绕了圈,回了句,“你逗我?我就没看到穿红衣服的男生,都黑西装西裤的。”
  “不是红衣服,是红裙子。”
  “穿红裙子的男生?逗我玩呢,有意思吗?小子,这回我真生气了,逮着看我不揍你。”
  秦天感觉被耍了,本以为还能交个朋友呢,对方纯逗他玩呢。
  服务生一看秦天这一身地摊货,在咖啡馆绕来绕去,玩手机特显摆,直接给他拦住了,不屑道,“先生,我们这是高级场所,要蹭WIFI的话,你可以去对面的KFC,那种地方适合你。”
  言语中的鄙视不言而喻,就差没赶秦天出门了。
  秦天眉毛一扬,还没说话呢,就见到有人横插一只手,接过服务员怀中的咖啡,直接倒他脸上了,“我滚你麻痹的,就你这烂地方还高级场所,要不是你们老板白送的贵宾卡,请我来我都不来。”
  说着,直接将一张白金卡甩扔对方脸上了。
  看的服务员直接就傻眼了。
  远处的经理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过来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苏小姐,他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不知道他是你朋友,为了表示歉意,您今晚的用餐一律免费。”
  “呸,当我稀罕来吗。”
  苏婠婠还想再踢两脚,被秦天给拉住了。
  这美女性格有点火爆啊。
  一言不合直接就动手了啊,比秦天动手都快。
  那个服务员直接傻眼了,经理意味深长的看看他,“你懂的,把工作服脱了吧。”
  “……”
  走出咖啡馆,秦天托着下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这是个清丽可人的小美女,身上到处洋溢着青春动人的气息。
  戴着顶鸭舌帽,中长秀发披肩,大眼睛闪闪发亮,小嘴嫣红可人,穿着一件粉红色吊带小背心,小胸脯鼓鼓的,看的出正在蓬勃发展之中,一条红色的迷你裙将小屁股包裹的紧绷绷的,看起来弹性十足。
  修长美丽的双腿又细又长,精致可爱的小脚丫上瞪着白色的珍珠丝带小凉鞋,可爱极了。
  “你是……胖小子?”
  秦天还有些不敢置信。
  眼前这火爆性感的小妮子,是那个网名胖小子的男生?
  苏婠婠美眸中泛着恶作剧的光芒,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捏着红裙子,眼角泛着泪光,“秦大哥,你干嘛不喜欢人家穿红裙子嘛,还要揍人家,你不喜欢你说嘛,人家以后保证不穿了,你别生气嘛。”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4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妖孽啊。
  这小丫头片子绝对是个妖孽。
  看了她这楚楚动人的小模样,是个男人都恨不得给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虽然秦天心中很明白她是装的。
  “不,不是,我……我以为你逗我呢,我一直以为……”
  “一直以为我是个男的是不是,哈哈,你刚刚看见我,又掠过去,在咖啡馆里找来找去的样子太好笑了,笑死我了。”
  苏婠婠捂着肚子,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直接就蹲地上去了,“哈哈,我刚就坐你旁边,还说什么男生穿红裙子,哈哈哈,笑死我了。”
  秦天有些脸红。
  在网上交谈中,他看得出这是个军事发烧迷,怎么会是个女生呢?他先入为主的就以为是个男生,名字不还是叫胖小子吗?
  再看苏婠婠那窈窕动人的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哪里胖了。
  苏婠婠解释道,“因为我小时候特胖,所以我小名就叫胖小子,哈哈哈,你刚刚……刚刚那一脸迷茫的样子太好笑啦,不行了,不行了,我想起你刚刚一本正经的问红裙子?男生穿红裙子?我要生气了的样子,就笑的肚子疼,哈哈,逗死我了。”
  秦天伸手在她的小脑门上拍了一记,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4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别讨打,是女生你不早说。”一个女生怎么会喜欢打打杀杀的,所以秦天就从没考虑过对方是女生的可能性。不过看她刚才那火爆性子,还真有可能。苏婠婠忽然想起正事来,“对了,秦大哥,给你看这个,超正点。”说着,直接在大街上掏出了把军用匕首。
  炫耀道,“STRIDER  AJAX的最新版本,这造型,这刃身,酷吧,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网购到正版的。”


[ 此貼被我来了了在2019-04-01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