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系列
徐志到家的时候还不到四点。
  往常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图书馆,今天因为有活动,倒是提前下了班。
  人上了年纪就有些精力不济,所以他也没四处逛,不紧不慢就回了家。
  本来是打算回屋眯一会,但开门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口申口今却让他心里一跳。
  徐志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结果关上门,那口申口今声却是越发的清晰起来。
  他看向保姆何丽丽的房间,犹豫了一小会,脚下不自觉走了过去。
  何丽丽的房间门没有上锁,微微留了一道小缝,徐志看了一眼,一下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保姆。
  他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一分。
  何丽丽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没穿外套,身上只有一件胸衣。
  有个东西在下面,还是绿色的。
  徐志的脑子有些发晕,他心里有些懊恼自己为何会好奇走到门前,同时又不知道该不该现在离去。
  万一被发现了该怎么办?
  他并未来得及多做犹豫,事情的发展很快给了他突然的惊喜。
  或者说惊吓更为正确。
  ——那躺在床上的何丽丽似乎是累了,睁开眼睛,慢慢将东西拿了出来,然后她就看到了门外那双眸子。
  她当场被吓得差点从床上跳下来,手中的东西自然也就脱落,沿着被单滚到了地上。
  徐志下意识瞟了一眼,发现拿东西居然是一根套着套子的黄瓜。
  周遭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一时间显得分外安静。
  沉默,四目相对的沉默。
  半分钟,或者更短的时间,何丽丽最先忍耐不住,尖叫一声,整个人完全缩进了被子里。
  她甚至没来得及顾上那根掉下去的黄瓜。
  呆愣的徐志也在这尖叫中回过神来。
  他同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慌张而心跳加快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哪怕徐志竭力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那脑海中的画面却仍旧如同幻灯片放映一样,兀自不停的翻动着。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种煎熬。
  徐志今年已经四十九岁了。
  自从八年前妻子重病去世,这么多年过来,他一直是一个人。最近因为儿子工作忙,家里没有做饭的,这才找了一个家政妇帮忙料理家务,没想到今天却碰到了这事儿。
  他平时虽然偶尔也会想那事,但最多自己活动下,也就算了。
  但今天的这一幕却让欲望如同浪潮一样,怎么也压抑不住。
  躁动的心情让他有些坐立难安,犹豫了片刻,他起身把房门上了锁。
  徐志发现自己今天似乎异常的亢奋,一边从抽屉里藏着的龙虎豹杂志拿出来,死死盯着那撩人花样栩栩如生样的各色暴露美女样子。
  这看图片的念头更加速了他的亢奋,一时没忍住,他的手就伸进了衣服里。
  待欲望如同潮水般退去。
  他回想起自己刚刚想的东西,心里不禁泛起一阵别样的感觉。
  徐志啊徐志,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这么久了一点定力没有,看到点不该看的东西就上火了。
  他有些自欺欺人的骂了自己几句,匆匆拽过纸巾擦了手,又打开了窗户,仔细的销毁痕迹。
  但无论他怎么做,那股罪恶感仍旧在他心里若隐若现,一转念,就能想起来。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紧接着传来的,还有何丽丽那糯糯软软的声音。
  “徐叔吃饭了。”
  徐志一下子被惊醒,慌忙应了一声:“啊,好。”
  门外顿时响起一阵远去的脚步声。
  徐志松了口气,但回过神来后又忍不住暗骂自己。
  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胆子还是这么小!
  她又不知道你在房间里干了什么,你害怕个什么劲儿?
  这种阿Q似的想法总算驱散了他心里的纠结。
  徐志定了定神,开门而出。
  走过过道,徐志就看见了自己那老实木纳的儿子徐成。
  徐成是自已的养子,可自已对待他如亲生一般,徐成对他也算孝顺。
  “爸,今天下班挺早啊。”
  徐成喊了徐志一声,笑呵呵的将碗筷摆在了徐志常坐的位置上。
  何丽丽在厨房进进出出,端出一盘盘菜肴,忙碌而显得习以为常。
  一切似乎都没什么不同。
  但徐志还是发现了异样。
  第二章何丽丽坐下来以后,并没有像往常给自己夹菜,她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朝这边来过,一直侧着身子,看起来像是和儿子暧昧,实则却是为了躲避自己的目光。
  徐志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于是气氛就带上了一丝尴尬。
  迟钝的徐成似乎还没感觉出问题,端着酒杯在那说着工作的事情,徐志虽然听着,念头却总会不受控制的跳到另一些事情上。
  比如“爸,您觉得呢?”徐成突然问了一句。
  “嗯?啊?”
  徐志回过神来,看着儿子愣了下,才开口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徐成莫名其妙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但也没多想,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学校有一个出国培训的名额,我准备去试试,您觉得呢?到时候回来,我怎么也能当个主管的。”
  徐志想起来,自己儿子一直都在一家培训学校做老师,每个月收入差不多一万左右,算不上多,但也够生活。
  捉襟见肘的地方在于,这样的工作显然是没什么上升空间的。
  换句话说,主管的职位对他诱惑力很大。
  但出国不是出市,一来一回的,时间就长了。
  不过这算是正事,徐志自然不会旁加阻拦,很自然就点头道:“你想去就去,爸肯定支持你。”
  啪嗒。
  何丽丽手里的汤勺突然掉了下来。
  徐志下意识看过去,就见到何丽丽用一种尤为复杂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嘴角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徐成突然就道:“丽丽,今天怎么没下酒菜啊,我记得冰箱不是还有黄瓜吗,你拍一根吧。”
  何丽丽的脸色顿时就红透了。
  徐成看见这一幕,愣了下,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有点热。”
  何丽丽匆匆站起来,往厨房走:“我这就去给你弄。”
  很快,她就端了一盘黄瓜出来。
  徐成随手夹起一块,放进嘴里。
  何丽丽看见,脸色愈加发红起来,羞涩得差点将头买进碗里。
  徐志在旁边张了张嘴,脸上古怪之色一闪而过。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黄瓜像是有些油腻。
  吃完饭,两父子继续商量起出国的事情来。
  说了一会儿,何丽丽那边收拾完了碗筷,原本说得兴起的徐成突然开口说想睡觉了。
  作为过来人的徐志哪会不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于是便挥挥手,让两人自己忙去。
  从客厅回房,徐志便打算睡觉。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还算隔音的房间,今天却出奇的有了变化,断断续续的尖叫和撞击声不断响起,完全没有安静的意思。
  这些声音让他心里很是烦躁,于是把枕头折过来,盖住了脑袋。
  作用是有的,但也只安静了一小会儿。
  因为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分辨是不是真的听不到了,所以哪怕透过枕头传来的声音并不大,却仍旧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不禁开始想象,想象某个声音代表着何种动作,到了哪个地步,又持续了多久。
  他甚至想到了何丽丽此刻会是什么样子。
  欲望于是就强烈起来。
  徐志忍耐着内心的躁动,翻来覆去的滚了一阵,闭上的眼睛还是睁开了。
  他的视线落到床头水杯上。
  吸气,呼气,几个瞬间之后,他说服自己——去客厅接杯水。
  徐志于是站起来,拿着水杯出门。
  开门的一瞬间,他心里就是一跳。
  保姆何丽丽的房间,居然又没关门!
  怪不得声音会这么清楚!
  昏暗的灯光从门缝内洒落,在走廊上拉出一条泛黄的轨迹,像是衡量着一条底线。
  徐志看着那道光线,又抬头看了眼门缝的位置。
  他想要转身,但那仿佛猫抓在心上的叫声,却让他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他在原地和自己僵持了一小会儿,最终,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迫使他抬起了脚。
  徐志踌躇的靠近,速度很慢,距离却在不断拉近。
  一步,两步
  他很快站在了何丽丽房间的门外……
  第三章透过门缝,他看见了床上正在做那事的两人,儿子徐成居然和何丽丽凑在了一个房间,而此时正将何丽丽压在身下,如同老牛一样吭哧吭哧的卖力。
  叫声愈发清楚了一分。
  徐志忍不住轻轻推了下门。
  缝隙顿时就大了一分,视线也变得开阔。
  徐志看见,何丽丽此刻正双手拽着床单,眼睛闭着,脸上的表情让人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愉悦。
  恰巧这时,徐成突然将她整个人翻了过来。
  这个姿势,徐成就到了床头那边,刚好看不到门口的情况。
  而相反的,在床尾的何丽丽则正对着房门的位置。
  像是早有感应一般,她突然抬起头朝这边看了一眼。
  这一眼,顿时就看到了门口的徐志。
  再一次的四目相对,仍旧是同样的让徐志吓了一跳,但不同的是,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让他心惊胆战,因为儿子就在房间里面。
  他原本以为何丽丽会尖叫,甚至都已经开始准备离开,可出人意料的是,何丽丽对出现在门口的他居然没有丝毫的诧异!
  不仅如此,她甚至叫得更加卖力起来!
  “徐成,快点,我还要。”
  她低头趴在床单上大声的喊着,一副忘我的神态。
  徐志的脚步顿时一止。
  他看着眼前的画面,呼吸很快急促起来,腹下鼓涨得快要把睡裤给撑开。
  他的目光完全被何丽丽所吸引,手滑落下去……
  十分钟,或者更久,在何丽丽的尖叫声和儿子徐成的喘气中,徐志也到了。
  爽快的感觉只有一瞬,紧接着就是熟悉的罪恶感。
  徐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拿着水杯回到房中,坐在床头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浑浑噩噩。
  一直到快要天亮,倦意袭来,他才勉强睡了两个小时。
  七点多的样子,徐志爬起来,换了身衣服准备去上班。
  推开门,他就看到何丽丽正在洗衣物。
  何丽丽身上穿着一件真丝的睡衣,异常纤薄,将她胸口的高耸衬托的清晰可见,异常性感。
  “徐叔你起来了啊?”
  何丽丽也看见了他,笑着问道:“您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这样的画面,本是以往很寻常的一幕,但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徐志对此却有些异样的感觉。
  何丽丽她怎么能这么坦然?
  这想法让徐志忍不住又一次想起了何丽丽那诱人的身体,他只好扭过头,如同昨天的何丽丽一样避开视线,咳嗽一声道:“阿成呢?”
  “他去学校了,说是有点事。”
  “哦。”
  徐志应了声,点点头,就想要走:“那就不麻烦你了,我在路上随便买点东西就行。”
  结果刚迈开腿,何丽丽就把他给抓住了。
  “外面的东西不干净,还是我给您下面吃吧。”
  何丽丽的小手拽着徐志的衣服,将他领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进了厨房:“很快的,徐叔您等一会儿就好。”
  徐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再次拒绝。
  他抬头看了眼在厨房里忙碌的何丽丽,呼吸很快又变得急促起来。
  何丽丽身上那睡衣实在是太短了,堪堪只能盖住大腿,每每她抬起手来,徐志就能看见一小半挺翘的丰硕。
  魂不守舍的看了几眼,徐志就见到何丽丽突然弯下了腰。
  真丝睡衣一瞬间向上滑去,那尾摆处一下子被提得老高,顿时将整个臀部都给露了出来。
  那挺翘的小屁股在这一次显得更加立体,正正就对着徐志,将一切都完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徐志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愕然的事情。
  何丽丽居然连内裤都没穿!
  那若隐若现的风光全部展露在了徐志眼前。
  莫名的,徐志脑中突然闪过了昨天晚上那对视的一眼。
  紧接着,他心里就跳出来一个念头。
  第四章何丽丽她是在勾引我?
  这想法吓了他自己一跳,连连在心里否认。
  “徐叔,面煮好了。”
  何丽丽突然喊了他一声,很快就将面条端了出来。
  徐志见状,只好略显别扭的走过去,坐到了餐桌边上。
  让他没想到的是,放下面的何丽丽居然没去接着洗衣服,反而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何丽丽身上的睡裙实在是太薄了,徐志以前也看见过她穿这件衣服,但却从未发现,这件衣服居然这么短。
  从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何丽丽的大半身体,那半遮半露的酥胸隐隐透出一片雪白,精致的锁骨往上,是白皙得如同天鹅一样的脖颈。
  有这样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床上还能那样放浪的家政妇,也怪不得儿子徐成每天下班以后,就匆匆回家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徐志有些食不知味的吃了口面,就听到何丽丽开口道:“徐叔,昨天晚上徐成跟我说,他说他最近就会出国,到时候家里就只剩咱们倆人了。”
  徐志手里的筷子一抖,他总觉得何丽丽这话里似乎藏着其他的意思。
  这想法让他忍不住多看了何丽丽几眼,但迎着他的目光,何丽丽却未有丝毫的异常表情。
  徐志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你都多大岁数了,怎么总胡思乱想的!
  也就是这时候,一声脆响传来。
  “哎呀,勺子掉了。”
  何丽丽嘴里说着,弯下腰去。
  徐志瞟了一眼,身子顿时一僵。
  徐志清楚的感觉到,大腿处传来了一阵异常柔软的触感。
  紧接着,何丽丽的声音从桌子下传来:“徐叔,你把腿让让,勺子掉你下面去了。”
  徐志啊了一声,慌忙放下筷子,贴在椅子上退后了些。
  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么一退,何丽丽居然紧随其后的凑了上来。
  何丽丽此刻膝盖撑着身子跪坐在地上,低头伸手,从徐志的方向只能看见她散落的头发,还有深深的沟壑
  这样子,就仿佛是何丽丽在给为他咬一样。
  徐志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似乎是发现了他的动作,捡起勺子的何丽丽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徐叔,你怎么了?”
  那表情异常无辜。
  “没什么,没什么。”
  徐志慌忙摆手说着,心里却是再也不敢多过停留,直接抓过自己的包走出了家:“我吃饱了,先走了。”
  一直跑出小区,他才停下来,喘了阵气。
  放开挡在身前的手包,裤子上撑起的帐篷居然到此都还没小下去。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路边花坛处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等到帐篷没了,才起身继续往图书馆走。
  这么一耽误,上班自然就迟到了。
  同样在图书馆上班的陈燕对此很是诧异,见面就道:“哟,徐哥,你居然会迟到?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太累了吧?”
  陈燕是个三十多岁的熟妇,脸蛋风韵犹存,比起何丽丽显得犹为丰腴。
  她一边说着荤话打趣,一边就靠了过来,表情满是揶揄之色。
  徐志对此算是习以为常了,这女人每天都是一副浓妆艳抹的样子,平时没少招惹他。
  只是今天徐志心里却莫名其妙有些心虚,于是忍不住骂了句:“做你的事去,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陈燕眼睛一闪,她见到徐志躲闪的眼神,顿时明白里面有情况。
  “徐哥,你这是第二春来了啊?”
  她尾随着徐志走到借阅处,又跟进柜台里侧,打量着他的胯下,娇笑道:“徐哥,我可是听说这玩意儿太久不用,再用太狠会有问题哦,你现在还行不行?”
  徐志听着这话,本来想骂陈燕,但转过头还没说话,眼角偶然看到她的胸口,整个人顿时就呆了下。
  第五章陈燕今天穿了件粉红色的T恤,紧身款的那种,将她原本就雄伟的胸口衬托得越发明显,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的地方在于那上面居然有两个明显的凸起!
  经验丰富的徐志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骚娘们居然没穿内衣!
  他的眼神于是一下就直了。
  陈燕自然发现了徐志的变化,她一点没有羞涩的感觉,反倒故意挤了挤胸口,朝着徐志眨眼道:“徐哥,大吗?”
  一边问,她就一边把手向徐志下面摸了过去。
  徐志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酥麻。
  他完全没有料到这陈燕居然胆子这么大,又惊又慌,一把将她的手拍开,压低声音喊道:“你疯了!这可是图书馆!被人看见你还要不要脸了!”
  陈燕被这么一吼,居然一点没生气,反倒白了徐志一眼道:“徐哥的意思是,只要没人看见就行了呗?”
  徐志听得一楞,一时间竟没有说话。
  说到底,他心里还是因为昨天的一幕幕,多了一股冲动。
  陈燕轻笑一声,竟是直接弯腰低头,双手着地趴在了地上。
  徐志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他的脑子里莫名闪过了何丽丽的样子,想着她那副忘我的模样,甚至想到了自己身前的女人就是她。
  这样的想法,让他整个人一下子亢奋起来,但突然,理智的声音带着道德的谴责让他睁开眼睛,迅速推开了身前的女人。
  “你,怎么了?”
  陈燕似乎有些不太满意,诧异地看着徐志。
  徐志这时心里本就有些负罪感,所以听到这种话自然就有些不高兴了,哼了声道:“我可要脸!”
  说着,他起身去了厕所。
  “哎,你这就走了?”
  陈燕一把抓住他问道。
  徐志瞪了她一眼:“你还想干啥?马上就要开馆了。”
  陈燕估计也是明白时间肯定来不及了,于是不甘示弱的瞪了徐志一眼,一脸不快的扭着大屁股走了。
  徐志见总算打发走了她,松了口气,随手拿过一本书准备看。
  结果还没翻开,就发现陈燕居然又转了回来。
  说真的,徐志是真怕她乱来,顿时就把手里的书给捂在了下面,脸露警惕道:“你要干什么?”
  陈燕一点没掩饰自己的恼火,没好气道:“你把你自己当唐僧肉呢,谁稀罕啊!要不是你家保姆让我帮忙叫你,我才不想过来!”
  “我家保姆?何丽丽?”
  徐志一脸愕然,看了陈燕一眼,见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赶紧推开柜台走了出去。
  陈燕在后面啐了一口,小声道:“火急火燎个什么劲儿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媳妇来了呢。”
  徐志没有听见陈燕的话,他快步走到门口,顿时就看见了俏生生的保姆何丽丽。
  何丽丽出门换了身白色连衣裙,长发披在肩上,白嫩的大长腿下踩着一双米色人字拖,看起来显得犹为清纯。
  徐志愣了下,问道:“丽丽,你怎么来了?”
  何丽丽一副羞怯的样子,小心的看了他一眼才道:“徐成让我来跟您拿户口簿,说是出国办手续要用。”
  徐志顿时想起来,前段时间图书馆让员工做个什么福利登记,自己的确是拿了家里的户口簿,现在还在自己抽屉里。
  “外面太阳大,你进来吧,我给你拿。”
  他迎着何丽丽进来,示意她随便坐,自己便回去翻找起来。
  抽屉里东西不少,放得也乱,等徐志好不容易找出来户口簿,回到分开的位置时,却发现何丽丽居然不见了。
  他正准备喊人,冷不丁的,却听到了一声压抑的口申口今。
  徐志心里一跳,这声音,他很熟悉。
  他循着声音走过去,很快,就看到何丽丽靠在角落的一排书架上,手里正拿着一本小说在看。
  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以至于徐志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第六章何丽丽的确是看着手里的书,但她的眼神却明显飘忽不定,似乎注意力就没有放在书上面。
  不仅如此,她的脸色也显得有些怪异,面颊两侧都有些泛红不说,嘴唇也是一直咬着,不时还会喘出一口长气。
  这是在搞什么?
  徐志心里不解,原本抬起的脚顿时又放了下来。
  他仔细的看着何丽丽,左右打量了一阵,没瞧出端倪,于是就绕到了另一侧。
  角度一变,徐志整个人顿时一惊。
  自己家保姆居然……
  徐志没办法不吃惊。
  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家保姆,居然在被人猥亵!
  就在离他不到五米外的角落,有一个背对着他的男人,此刻正紧紧的贴在何丽丽身上,装作翻书的样子,不断把双腿在何丽丽丰硕上摩擦。
  何丽丽一脸厌恶,身子往前移了几步。可男人又贴了上去。这样的纵容明显让那男人的胆子大了起来。
  徐志看到那男人转了下头,似乎是在确认附近有没有人,随后便低头,嘴巴凑到何丽丽的耳朵边,小声说着什么。
  何丽丽的脸色紧接着愈加红润起来,低着头,嘴巴张开又合上,不敢喊叫反抗的意思。
  男人像是得到了一个信号,愈加变得得寸进尺,双手在何丽丽身上滑动,慢慢的,就探入了她的裙底。
  徐志的脑子有些发晕,神经完全兴奋起来。
  明明他什么都没做,但看着那男人的动作,却仿佛亲身经历了那些动作一样,不自觉就把那男人代替成了自己。
  他就这样盯着自己家的保姆过了很久。
  突然,那男人弯腰火急火燎的拉开了自己的裤链,似乎是准备来真的了。
  徐志终于回过了神,他明白自己此刻必须要出声了,何丽丽看样子是和自己儿子好上了,没准以后还要结婚,再拖下去的话,就等于自己儿子带绿帽子了。
  想到这,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咳咳。”
  这声音当场吓了两人一跳,徐志在书架后看见何丽丽手忙脚乱又如释重负的样子,那个男人也把拉链拉了回去,转身就跑。
  过了会,直到何丽丽收拾得差不多了,徐志才假装成刚找过来的样子,走到何丽丽不远处道:“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了你半天。”
  “啊,我想着过来看看书。”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6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何丽丽有些紧张的说着,看向徐志的眼神明显有些不自然。
  不知怎么,徐志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想要捉弄她的念头。
  他故意靠近了一分,走过去道:“哦,什么书?我帮你找找看。”
  “算,算了,下次吧,我还得给徐成把户口簿送过去。”
  何丽丽顿时慌乱起来,她显然很担心再待下去徐志会发现自己的异常,连声拒绝道。
  说着,她看到徐志手里拿着户口薄,愣了下,没等他递过来,直接就拿到了手里。
  “徐叔,我先把东西拿过去了。”
  她说罢,很快匆匆而去。
  徐志没有说话,看着何丽丽的背影思索着。
  老实说,在今天之前,他从没想过貌美如花的保姆,在外面会被男人勾搭。虽然自己家的保姆一向乖巧懂事,但被勾搭的次数多了,保不齐会给儿子戴绿帽……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儿子徐成?
  徐志为此犹豫了很久,期间甚至连陈燕的多次逗弄都没有顾得上。
  一直考虑到下午,他总算是有了决定——暂时先不说,看何丽丽表现,再决定到底要不要告诉儿子。
  想到这,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6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想到这,他回想起之前何丽丽离开时候的样子,总感觉她回去后肯定会做点什么事情,心里就有些难耐,于是就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图书馆回到了家里。
  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进去,还没走到何丽丽房间,徐志就听到了一阵对话声。
  “真大!”
  “没你的大!”
  “把衣服脱了吧!”
  “不脱。”
  “你这宝贝别人摸得,我就摸不得啊?”
  “哎呀,别闹,痒。”


[ 此貼被人下在2019-03-28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