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叶老肺部肿瘤切除手术失败!现在靠紧急气管插管最多只能维持五个小时的生命!叶老可是战功赫赫的军官,民族英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全院上下都将成为媒体口诛笔伐的国家罪人,你们每一个人都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平安医院高层会议室内,院长李建全一边拍桌子一边咆哮:“有谁?还有谁能站出来治好叶老的病?”
  全场七十多名医院精英一致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叶老年过八旬,手术难度本身就很大,加上又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人物,一旦叶老在医院手术失败致死的消息传出去的话,不但专家们最看重的声誉会毁于一旦,甚至会成为国家和民族的耻辱被写入反面教材!
  想到这样的后果,每个人的心脏都感觉要被捏爆了。
  这时候,一个风铃般悦耳的声音响起:“院长,我想起来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
  话音刚落,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只见说话的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美女。白大褂也无法掩盖她那魔鬼般的身材,配合一张国际明星般的脸蛋,令每个人看了都感到一阵窒息的美。
  麦秋雁,平安医院最的院花,最年轻的医学博士,临床水平一流,更是这台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
  李建全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颤声道:“谁?”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她,期待着她的话。
  麦秋雁皱了皱眉,道:“急救科的一名救护车司机,杨风。三天前叶老在家里病发晕倒,就是杨风开车把叶老带回医院的。当时杨风说过一句话——叶老的心脏有后天缺陷,不能进行常规的开胸切除肿瘤手术。我当时以为他瞎说的,并未放在心上。结果我们开胸之后发现叶老的心脏果然有缺陷,进行到一半的手术不得不暂停,这便是导致手术失败的直接原因。”
  麦秋雁顿了顿,继续道:“我们用最先进的设备都查不出叶老肺心脏的缺陷,杨风一眼就看出来。所以我认为杨风有过人之处,现在或许只有他才有可能治愈叶老!”
  李建全仿佛看到了希望,狠狠地淹了口唾沫:“那还等什么,快把他叫过来啊!”
  麦秋雁脸色很尴尬:“他……三天前被开除了。”
  “开除?为什么开除?谁这么大的狗胆?”李建全怒视全场,咆哮:“谁干得?给老子站出来!”
  麦秋雁轻轻咳嗽一声,硬着头皮道:“院长,杨风三天前把他开的那辆救护车给弄丢了,后面被你以临时工的名义开除了。”
  麦秋雁说话的时候神情都很汗颜,朗朗乾坤之下居然能把医院的一辆救护车给弄丢……这得多二啊!
  李建全这才想起有这么件事,当下大为窘迫:“开丢一辆救护车不算什么事儿,我这个处罚有点过重了啊。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们场上每个人都应该学习这种及时纠错的勇气!”
  场下的人听得一阵汗颜,一辆救护车造价上百万,这都不是事儿了?众人都十分佩服院长两面三刀的本事。
  李建全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开口:“秋雁,你去把杨风请回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请回来。”
  大家都很怀疑,这么二的人,有必要再请回来吗?
  一想到杨风平时那牛叉哄哄故作高深的样子,麦秋雁就感到一阵不爽。现在要自己去请杨风,就更不情愿了。
  李建全生怕麦秋雁拒绝,连忙开口:“秋雁,医者父母心,现在年过八旬的叶老全身都插着管子,何其可怜,生死一线。你要顾全大局啊!你放心,只要你把杨风请回来,若叶老痊愈,你将功不可没,我升你为副高,你要的科研经费科和研项目我统统批过。”
  一顶巨大的帽子扣在麦秋雁头上,让麦秋雁喘不过气来。加上李建全开出的诱人条件,实在让麦秋雁难以拒绝。
  “好吧,我这就去把他叫回来!”麦秋雁一咬牙,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
  中海市,湘湖篮球场。
  身披7号绿色球衣的杨风正和蓝队打对抗赛。
  围观的观众很多,其中过半都是穿着打扮暴露姓感的美女。
  全场球技最出色的无疑是七号杨风了。
  带球突破上篮,扣篮,三分球……一打一个准。加上杨风那一米八五的身高,流线型的肌肉,帅气阳刚的脸蛋,直接让无数姓感美女公开尖叫着要为7号生猴子。
  全场完毕,绿蓝比分143:23。杨风全场112分!
  暴虐!
  杨风脱了上衣,和队友们打完招呼,拿起手机一看,账户多了3000块,还伴随着一条留言:兄弟够变态,下次我们球队打球还找你做外援,价钱都好说。
  杨风嘴角微微泛起一个弧度:“这钱赚得比开救护车司机霸气多了。”
  抬起头,远远的看到刚刚进入站台并且独傲群芳的麦秋雁。
  一件肤色的紧身真丝吊带,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挺拔的身材配上一双大长腿,多一分肉则显多,少一分肉则显廋。那些国际电影里号称世界第一美女的女主角也不见得有她这般美艳动人。
  相比之下,看台上那些呐喊着要为自己生猴子的美女们就显得庸俗不堪了。
  当麦秋雁迈开脚步离开看台朝场地走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她美得太惊艳了!
  场上陷入死静!
  大家都想知道这么美艳的女人到底是场上哪个球员的马子。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美女最终来到了7号杨风身前。
  然后,场上炸开一片的嚎叫声。
  “卧槽,7号球打得逆天我还能接受,但是连马子都这么极品,这叫人接受不了啊。”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麻痹的老子要退出篮球界……”
  “……”
  麦秋雁净身高一米七,配上高跟鞋一米七七。比杨风矮半个头,十分般配。
  杨风赤着上身,展露出标准的八块腹肌,全身流线型的肌肉线条非常唯美。此刻大汗淋漓,散发出一股男人的味道。一度让麦秋雁有点失神。
  杨风咳嗽一声,率先开口:“秋雁美女,才别三日就忍不住来找我,还穿的这么姓感。看来你这是想追我啊。不过,我不是那么好追的人。”
  麦秋雁面色一红,原本准备好请杨风回去帮忙的一套说辞直接被打乱了:“杨风,你,你真贱!”
  “一个男人说女人贱,那是对女人的羞辱。如果一个美女说一个帅哥贱,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对我的夸奖。”杨风“厚颜无耻”的表态:“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男人不贱女人不爱!”
  麦秋雁一天的心情都全毁了:“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人至贱则无敌了。你还能再刷新一下贱人的下限吗?”
  杨风从裤兜里掏出两张一百的钞票,很洒脱的塞到麦秋雁手上:“这两百块钱你拿去花,然后请求你不要再追我了。”
  麦秋雁瞬间石化!这人还真的刷新了贱人的下限啊……
  “杨风你站住!”麦秋雁把钞票撕碎,气得直跺脚:“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杨风无所谓的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哦,嫌少是吧。那再给你五十凑个两百五好不好?”
  “你……你!”麦秋雁无言以对。
  麦秋雁在来之前本来已经压下了怒火,准备和杨风好好谈谈,但是此刻……她再一次有种要暴走的冲动。
  抬起右脚二话不说就朝杨风的裆部踢了过去:“杨风,你去见阎王吧!”
  只是,她穿的是紧身吊带裙,裙子蹦得很紧,走路都不能大跨步。这么情急之下踢出一脚,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身体一个跄踉,失去平衡迎面扑在杨风身上。
  “啊!”
  麦秋雁惊叫一声,慌忙推开杨风。但是裙子上大面积都被杨风身上的汗水给染湿了。黏糊糊的十分不好受。
  不等麦秋雁开骂,杨风抢先解释:“是你突然扑过来的,我想躲也躲不开啊。再说了,我的便宜都被你占尽了,我都没发飙你怎么好意思发飙?”
  她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身愤然离开。
  和这种流氓待在一起,真是晦气。
  刚走几步,麦秋雁猛然想起自己的来意,又折回杨风身边。
  杨风发现这个平时在医院呼来喝去雷厉风行的女人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当下调侃道:“诶?你咋又回来了?是不是你已经发现离不开我了?别,别这样,我压力好大!”
  麦秋雁再一次强忍住想打人的冲动,沉声道:“杨风,叶老的手术失败了。和你之前说的一模一样,他的心肺有后天缺陷。现在叶老靠气管插管维持生命,最多只能维持不到五个小时了。人命关天,我希望你能够出力帮帮叶老。”
  杨风两手一摊:“叶老的手术又不是我做的,失败了与我何干?先前医院不是说,我这个临时工很二弄丢了救护车,拉低了医院的平均智商嘛,还把我开除了。现在出了问题,又要我回去给你们擦屁股……我要是答应的话岂不是等于变向承认我智商低?这不行!我这个人是非观念很强。”
  说起这件事情杨风就气不打一处来。那日接到一个偏远乡村打来的求救电话,因为医院一时人手不够,杨风便独自开救护车前往乡村。结果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山区小路上,救护车开着开着就突然自燃了!
  是的,尼玛毫无征兆的就自燃了!
  要不是杨风跑得快都要被烧成黑炭了。结果医院说自己二,把救护车弄丢了……
  明明是医院的救护车垃圾,居然把屎盆子扣到自己头上……这让杨风有种日了狗了的既视感?
  麦秋雁不想继续和杨风纠结是不是拉低医院智商的问题:“你要是个男人就给句痛快话,叶老还有没有救?”
  杨风不痛不痒的道:“普通的手术方案固然是无能为力了,但是我若出手,必能妙手回春。”
  麦秋雁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居然感到几分莫名的开心。
  但是杨风的后半句话让她很鄙视:“不过医院给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所以我不会出手。”
  麦秋雁很慷慨的挥挥手:“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钱,职称,地位……只要医院能给的,一定给你。”
  “我对这些俗物没兴趣。”杨风用一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语气直接拒绝。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麦秋雁根本不相信杨风有那么高尚。
  杨风瞥了眼麦秋雁胸脯上的一片湿润,玩味一笑:“我对你感兴趣啊。我治好叶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麦秋雁预感不妙。暗想着不会是要求自己做他的女朋友之类的事情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绝对免谈!
  杨风看穿了她的心事:“放心,不会要求你做我女朋友什么的。你们女人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东西呢。”
  麦秋雁脸色一红,略显尴尬:“那是什么事?”
  杨风正义凛然道:“我说过,我这个人是非观念很强。我不求名不求利……”
  话还没说完,就被麦秋雁强硬打断:“你说起鬼话来,鬼都害怕!说人话好不好?”
  杨风一阵汗颜,咳嗽一声:“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十公里外的玫瑰制药厂旁边有一套200平的顶楼大平层。把这套房子借我用半年。”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有套房子?还有,你借这套房子做什么?”麦秋雁一脸的问号。
  玫瑰制药厂距离平安医院约莫十公里,同属玫瑰镇,但是对于上下班的麦秋雁来说还是嫌远,麦秋雁为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工作,很早就搬离那套房子,在医院一公里外租了一套大房子。
  杨风道:“这你就别问了,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麦秋雁狐疑的打量着杨风,心中总感觉怪怪的。
  杨风道:“你在这里多耽误一秒钟,叶老就多一分危险。现在叶老的生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杨风直接把这顶大帽子扣在麦秋雁头上,一度让麦秋雁压力很大。
  麦秋雁咬了咬牙:“行,只要你能治愈叶老,我就把房子借给你用半年!”
  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院长曾说过,只要麦秋雁把杨风请回去治好叶老。自己的几个科研项目,涉及到的百万经费,都可以批了。
  借一破房子给他用半年,换上百万经费……
  傻子都会做的买卖!
  麦秋雁很开心,觉得自己设了个套利用了一把杨风这个家伙。但是当她抬头看到杨风那阴笑的眼神,她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掉进了一个杨风早就准备好的坑里了……
  第二章  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里,杨风和麦秋雁并排着离开了篮球场。
  那些嚷嚷着要为杨风生猴子的美女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在麦秋雁这等美女的绝色气质面前,她们感到自卑……
  篮球场边缘一角,七八个身穿蓝色球服的壮汉围着一名身穿5号蓝球服的青年。
  “五哥,这个杨风明显是绿毛请来的外援。刚才我们在球场上暗中对他屡次下阴招都没成功。看来有些本事!”
  “绿毛居然请这么强悍的外援,非但赢了比赛,而且还是完胜。按照赛前约定,我们要把城东玫瑰镇生意最红火的富豪KTV拱手让给绿毛。这可是肥差啊,一年收保护费都几十万!”
  “妈逼的绿毛,居然坑我们!五哥,我忍不下这口气!”
  大家凶神恶煞,义愤填膺。
  这显然不是一般的篮球赛,而是带着巨大赌注的竞赛!
  五号青年缓缓站起身,把烧到过滤嘴的烟头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跺上去,冷冷道:“绿毛以前不过就是我手下的一个狗腿子,现在居然狗胆包天想要霸占我张武的场子。他的真以为赢了一场球就能够从我手上拿走玫瑰KTV?未免也太天真了!”
  “五哥,我们怎么办?”
  张武眯起眼,冷冷道:“绿毛请的那个外援不是很厉害嘛,那就打断他的腿!重新和绿毛赛一场,把玫瑰KTV拿回来!”
  张武舔了舔嘴角,眼神里充斥着邪恶:“另外,准备好一点钱,我要把杨风他马子给包养了!”
  ……
  平安医院大门口围着数百名记者,和保安发生了剧烈冲突。
  “听说由于你们医生的失误导致叶老的手术失败,叶老现在随时有生命危险,你们院方就不打算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手术前你们信誓旦旦的表示有绝对的把握,现在叶老手术失败了,你们非但不去请求救援,居然还封锁消息,你们这是打算推卸责任吗?”
  “叶老参加过三次边境战争,是我们中海市的骄傲。要是被你们治死了,你们将成为国家的罪人……”
  ……
  高层会议室内死静一片,落针可闻。
  每个人的情绪都压抑到了极点,随时都可能崩溃。
  院长李建全接完领导打来的电话,一把将手机砸在会议桌上,吼道:“哪个狗日的把叶老手术失败消息传出去的?让我查出来非要剥了他的皮不可!”
  李建全指着桌上的手机,冲全场人咆哮:“就在刚才,卫生局的领导打来电话,严厉批评我们玩忽职守,手术不力。并且责令我们务必保证叶老万无一失!”
  平安医院虽然是私立医院,但是仍旧归属中海市卫生局的管辖和监督!
  “你们议论了一个小时的解救方案,连个屁都没议论出来!告诉我,拿什么保证叶老万无一失?你们知道领导这是什么意思吗?”李建全气急败坏,直接嚎叫:“那意思就是说,叶老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整个平安医院就成了上级领导的背锅侠。上级将把一切的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到时候为了平息舆论,我们将受到最严重的处分!!”
  大家都是老油条,自然知晓李建全所言非虚。
  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医学界颇有声望的专家教授,费尽半生努力才有如今的地位。一想到接下来可能面临的处分,每个人都感觉如坐针毡。
  正时候,麦秋雁拉着杨风推门而入:“院长,杨风来了。”
  满含期待的众人看到杨风的着装后,都纷纷摇头不已。
  绿色的大短裤,篮球背心……这尼玛分明就是运动员啊,哪里像个医生?
  李建全心中也是咯噔一下,但还是主动上前和杨风热情握手:“杨风兄弟,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之前的事情,都是我听信了人事科的谗言,还望杨风兄弟不要责怪我啊。现在叶老危在旦夕,还请杨风兄弟仗义出手啊。只要叶老能够痊愈,李某必定感激不尽。”
  李建全身为长辈,又把姿态放的这么低,杨风也不好多说什么,开口道:“院长言过了,叶老乃是我敬佩的老战士,能够为叶老治病,是我的荣幸!因此秋雁告诉我叶老手术失败的消息后,我来不及换衣服就赶过来了。”
  杨风说的很诚恳,身上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正义凛然的巍峨之气。
  麦秋雁狠狠地鄙视了杨风一眼,暗想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分明是自己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才把他请来的。现在居然在众人面前装得这般正义凛然……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
  不过在公众面前,麦秋雁也不好多说什么。
  周围的人瞬间觉得杨风是个有家国情怀的大好青年,再也不好纠结他的穿着问题了。
  李建全也对杨风肃然起敬:“杨风兄弟真是家国情怀,一身正气,令李某佩服不已!回头我一定把人事科那帮吃干饭的家伙全开了,居然污蔑杨风兄弟这样满怀正义的人才,简直是非不分,给我们医院给我们国家丢人现眼!”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让场上所有的老专家都暗暗咋舌。
  杨风也很佩服院长这种移花接木推卸责任的手段,不过杨风听了的确很受用。这说明李建全很重视杨风,给足了杨风面子。
  杨风也不好纠结之前开除自己的问题了,微笑道:“院长言重了,我们还是聊聊叶老的病情吧。”
  李建全连忙拉着杨风一同在首席位置坐下,双手把手术记录交给杨风查阅……
  杨风随手翻了翻手术记录,然后扫了眼全场七十多名专家:“这个手术方案太傻|逼了。谁制定的?”
  嘶~
  场上的人脸色很不好看。他们都是治疗小组的成员,当初这个手术方案是大家一致通过的……现在居然被杨风说成傻逼……
  让他们老脸往哪搁啊?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不悦的开口:“杨风,你这话说的太狂了吧。这个手术方案是我们大家一致通过的,难道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杨风瞥了男子一眼:“你是哪颗葱?”
  男子脸色赤红,不爽的道:“我不是葱,我是韩世伟,这一次的主刀医生,国内外一流的心肺手术专家,大学教授,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发表过九篇论文,被很多大学和医疗机构引用,并且……”
  不等他说完,杨风打断道:“打住。明明手术失败了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些花钱就可以买来的噱头?你不嫌丢人吗?叶老已经年过八旬了,你身为主刀医生居然没有重点检测叶老的心脏功能是否完好,这是第一大错;如果你详细的找叶老家属或者叶老曾经的战友了解叶老的病史,就有可能发现叶老的心脏有可能存在隐患,但是你没有这么做,这是第二大错;你身为主刀医生,一举一动都决定病人的生死,你未发现叶老的心脏问题就直接开胸动手术,这是第三大错。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专家?权威?”
  杨风说的话虽然很拽,但是场上的人都不可否认杨风说的句句在理。
  随后杨风矛头一转,冲麦秋雁道:“还有你,你身为副主刀医生,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劝阻这个傻逼。难道你也傻吗?”
  “我……”麦秋雁很想辩解,但欲言又止,只剩下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瞪着杨风,仿佛在说——你说韩世伟是傻逼就算了,何必扯上我?
  麦秋雁其实在手术前提出了暂缓手术的议案。但是遭到了主刀医生韩世伟的否决。她只是这次手术的副主刀医生,因此也无可奈何。
  韩世伟面红耳赤,拍案而起:“叶老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我们没办法去了解病史……面对八十岁的叶老,我们不是没讨论过腔镜微创手术的可能性,但是叶老的肿瘤在肺部已经扩散了。微创根本无法大面积切除肺部肿瘤。开胸切肺是唯一的可能。”
  杨风目光一冷:“但是现在的事实是——你主刀的手术失败了,这只能说明你们的无能。说句不好听的话,叶老就是被你这自以为是的种傻逼害死的。”
  大家虽然觉得很愤怒,但是无可否认杨风说的是事实。
  韩世伟气得面目都扭曲了:“哼,我好歹也是业内认可的权威专家,你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说我无能?你有本事就亮出点真家伙来。”
  马上有人附和。
  “就是,光吹牛有屁用。”
  “……”
  杨风冷淡道:“一群loser!”
  全场汗颜,大家都对杨风这个毛头小子极度不爽。
  麦秋雁虽然觉得杨风说的话有道理,但是她实在看不惯杨风这种拽得不要不要得做派。当下开口:“杨风,直接说你的解决办法吧。”
  杨风沉思了片刻,从容不迫的开口:“二次开胸!一次性把心脏和肺部肿瘤彻底治愈!”
  韩世伟大声嘲讽:“果然是毛头小子啊,什么都不懂就敢妄言二次开胸?你知道二次开胸有多危险吗?特别是叶老这种体质,根本无法承受二次开胸的伤害!不等你开胸,叶老就被你折腾死了。”
  “韩主任说的有道理,杨风太天真了,对一个青壮年二次开胸都是致命的,更何况叶老这样的情况!”
  “没错,叶老现在的心脏搏动很微弱,身体受不得任何刺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场上所有的专家,一致反对杨风的提议。
  就连麦秋雁都站在杨风的对立面。
  杨风感到很失望:“诶,院长,看来大家都觉得自己比我牛叉,如此,那就让他们他们去治疗叶老吧。”
  说着杨风起身就要离开。
  李建全愣在原地,这样的局面让他陷入两难。
  杨风这个毛头小子到底行不行?他很难抉择!
  就在杨风要走出大门口的时候,李建全猛的一拍桌子:“杨风兄弟说你们是loser,难道说错了吗?!你们自己拿不出办法也就算了,居然还阻拦杨风兄弟的提议?你们想害死叶老吗?”
  “杨风兄弟,请你不要计较啊。”李建全三步并两步,上前亲切的拉着杨风的手臂,压低声音道:“他们就是嫉妒你的才华,你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杨风感觉这个李建全真是太会做人了,当下道:“院长赞成我的提案?”
  李建全紧皱眉头,他身为老院长,如何不知道二次开胸的危险性?
  不过现在除了相信杨风,的确没有别的办法了。李建全深深道:“既然杨风兄弟这么有把握,我觉得可以一试。”
  杨风头一次对这个圆滑之极的院长刮目相看:“既然院长支持,那么就不耽误时间了,直接准备手术吧。”
  韩世伟又跳出来大叫:“杨风,你之前不过就是医院急诊科的开车司机,应该没有医师执业证吧?”
  杨风道:“嗯,我没医师执业证。”
  韩世伟死抓着这个问题,大放厥词:“你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还想给叶老做手术?要是手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杨风沉默了。
  在医学上,任何一台手术在开始之前都不能说百分百会成功!
  李建全也很为难,但是现在实在没办法了。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李建全咳嗽一声:“韩主任,只要杨风兄弟有真本事,能治好叶老。我们又何必纠结杨风兄弟有没有医师执业证呢。”
  韩世伟站起身,坚定不移:“院长,诸位同僚,这是原则问题。要是随便一个野小子都能够在我们平安医院这种殿堂级的医院进行手术的话,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其余人原本就是墙头草,这会儿听韩世伟这么一说,都纷纷表态支持韩世伟。
  这时候麦秋雁力排众议:“现在不是纠结殿堂不殿堂的时候,我觉得可以让杨风试一试,或许会有奇迹。”
  虽然她对杨风了解不多,但是她有一种相信杨风能够创造奇迹的本能。
  “奇迹?”韩世伟冷嘲道:“叶老的病根本就没有治愈的可能。一旦杨风手术失败,我们需要面临的就不仅仅是被领导处分的问题了,还要承担纵容非法行医的罪责!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李建全一时间也动摇了决心。一旦杨风手术失败,自己这个院长可就真的要被扣上一顶纵容非法行医的罪名了!
  那是要面临被判刑的风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场上一片死静。
  这时候一名护士急匆匆的推开会议室大门,大叫:“院长,叶老的心率突然暴降。其余各项生命指标都在骤降!请尽快手术,叶老要撑不住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言以对。谁都不敢站出来承担这样的风险。
  “院长!”杨风这时候严肃开口:“我以个人名义请求开始手术,这台手术将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手术过程中出了任何问题,我杨风承担全部责任!”
  第三章  杨风拿起桌面上的纸币,快速的把刚才说的话写下来,然后在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
  杨风快速把纸张交给李建全:“只要在下面盖上医院的红章,我刚才的约定就有法律效应了。”
  拿着纸张,李建全忽然对杨风这个青年肃然起敬:“好,好。多谢你为我们整个医院做出的巨大牺牲,我李建全这辈子都铭记在心。你需要什么,我全力配合!”
  麦秋雁第一次发现杨风的身影这么的伟岸!有一种孤胆英雄的豪迈!
  这一刻她心中对杨风充满了敬佩!
  “我需要两名心肺方面的手术专家全力配合我!”杨风目光扫过全场,最后落在麦秋雁身上:“麦秋雁,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进手术室创造奇迹?”
  麦秋雁兴奋的站了起来:“我愿意!”
  一直以来,麦秋雁都不喜欢杨风这个家伙,甚至讨厌他。但是这一刻,她因自己能够成为杨风的助手而感到庆幸。
  杨风很敬佩的看了麦秋雁一眼。要知道跟着自己上手术是需要担风险的,一旦手术出现意外。虽然自己写了包揽一切责任的承诺书,但是巨大的舆论同样会对准陪同手术的麦秋雁,麦秋雁的医院生涯就彻底毁了。
  麦秋雁却答应的很爽快,说明她更多的考虑了医生的责任,所谓医者仁心!
  杨风选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方面必须要求有极高的理论水平和超高的手术能力,另外一方面思想不能够守旧,要敢于突破固有极限尝试新的手术方案。
  两者缺一,都可能在手术上造成大祸。像韩世伟这种固执守旧自命不凡的low逼是绝对不行的!
  选完麦秋雁,杨风开始为第二个人选发愁……
  “咳……杨风兄弟,我知道你的顾虑。你看我怎么样?”李建全轻声开口:“你别看我现在是院长,但是我以前也是心肺方面的手术专家。现在每个月仍旧要做一台以上的心肺手术。”
  杨风诧异的看着李建全,没想到这个在职场浸染多年并且老谋深算的院长居然会主动要求上手术!
  如果手术失败,李建全这个名满天下的医学泰斗将变得一无所有!
  似乎察觉到杨风的想法,李建全严肃道:“我知道我的决定意味着多大的风险,但这就是我的决定!因为我不但是医院的院长,我更是一名医生!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要为病人尽责到底!”
  陡然间,杨风对李建全肃然起敬!
  “好,那就有劳院长了!跟我进手术室吧!”杨风一马当先走出会议室大门。
  ……
  三人离开,会议室的气氛顿时活跃了不少。
  身为副院长的韩世伟迫不及待的在杨风的承诺书上盖下医院红章,然后当宝贝似的捏在手里。当着几个医生的面毫不客气的讲:“这个毛头小子真是太天真了,他根本不知道二次开胸有多么的危险。不过这样也好,上级领导要我们做背锅侠,现在有个傻叉主动跳出来为我们背锅……这买卖,真是划算啊!”
  旁边的一大群专家医生也都心情极好,有人附和道:“韩主任说的极是。只要杨风这小子进入了手术室,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把叶老死亡的罪责完全推到杨风身上,而且有这份约定,我们可以推得干干净净。”
  韩世伟甚是得意:“原本我还当心被上级领导严厉处分,担心我们的声誉,职位被割除。现在有了这个二愣子,我们可以放心了。”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医生开口:“韩主任,万一这小子真的把叶老治好了。这么大的功劳可就归他一人,和我们医院无关了啊。”
  韩世伟冷哼一声:“不可能。叶老的病情你们都是知道的,除非是神仙在世,否则不可能治愈。连我们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怎么可能做得到?”
  大家都很认同的点头。
  ……
  皮肤消毒,穿上手术服,杨风带着李建全麦秋雁两个人刚刚进入手术室,就看到五个手术室护士在手忙脚乱的跑来跑去。
  护士长冷冰冰的开口:“你们怎么搞到现在才来,叶老机体出现多器官衰竭,快要不行了!”
  随后那名带着口罩的护士长瞥了眼杨风三人,最后把目光落在李建全身上:“院长你亲自来主刀最好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护士长在医院工作多年,虽然李建全带着口罩,但她仍旧一眼就认出来了。
  李建全指着旁边的杨风:“林芸,我不是主刀医生,我身边的这位杨风才是主刀,全权负责接下来的手术。”
  护士长林芸诧异的看了眼杨风,大概是觉得杨风太年轻吧。不过她也没有多问,直接问:“杨医生,叶老多器官衰竭,心率35,心房衰竭严重。我认为叶老要不行了……心脏停止跳动也就半个小时内的事情……”
  林芸在医院工作十年,根据她的判断,叶老显然不行了。
  杨风快速走到手术台旁,观察着叶老的身体:“请大家不要根据你们的过往经验做出任何判断,接下来一切听从我的指令。林芸你是护士长,我希望你做好表率!”
  林芸十分诧异,听这个杨风的口气,似乎还想把叶老救活?
  这怎么可能呢?
  李建全道:“这位杨风医生医术超群,就是来治愈叶老的。林芸,你是护士长,应该明白你的工作!”
  林芸猛然惊险:“好,我会全力配合杨医生。”
  “强心针,静脉推注2毫克。”杨风首先下了指令:“准备开胸器具,等心率稳定60,马上二次开胸!”
  林芸都很佩服杨风的大胆,静脉推注1毫克多巴胺的剂量已经是极量!杨风开口就是2毫克!一般的医生根本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毕竟多巴胺是一种兴奋剂,用量过度会直接导致心律失常,甚至可能导致血管坏死、坏疽!
  林芸虽然心中吃惊,但是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当下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静脉推注。
  五分钟后,心率上升,稳定在六十。
  “麦秋雁,院长,做好开胸准备!”杨风仔细的抚摸着叶老腹部的巨大缝合伤口,仿佛在透过皮肤感受叶老体内脏器的活动情况。
  麦秋雁这时候道:“杨风,几个小时前叶老刚刚进行过开胸,并且开胸的切口很大,如果二次开胸的话,很难找到合适的其他位置进行切口。”
  杨风道:“那就沿着原来的切口再切一次。”
  麦秋雁大吃一惊:“如果沿着原来的切口再次切开,就意味着要再次切开缝合的多条动脉管,万一止不住血怎么办?”
  开胸可不简单只是切开皮肤,同时还要切开胸腔内的多条动脉管。动脉管很脆弱,缝合之后沿着原伤口再次切开,很难止血!
  杨风迅速道:“我只问你一句,你能不能做到?”
  麦秋雁倒也干脆:“我没问题,但是开胸之后怎么办?如果没有办法解决心脏的缺陷,我们最终仍旧只能再度缝合……以叶老现在的情况,恐怕不等我们再度缝合就可能撑不住了。”
  麦秋雁不想重蹈上一次的覆辙。
  林芸也有些后怕:“麦医生说的没错,上一次开胸就是因为心脏问题无法解决,被迫缝合……当时如果不是麦医生水平高,只怕等不到缝合完毕叶老就已经去了。”
  杨风的手仍旧在叶老的腹部缓缓抚摸游走:“这个我来解决,按我说的做就是!麦秋雁,准备开胸!”
  麦秋雁拿起22刀片准备切开皮肤,但是几次都犹豫不决。
  上一次也是她开胸的,她清楚的记得,当时开胸一完成,叶老的心房就快速衰竭,大家不得不迅速缝合……
  这一次,麦秋雁生怕遇到同样的情况,迟迟不敢下手。
  “你还等什么,快动手啊!用最快的速度打开胸腔。”杨风呵斥道。
  麦秋雁一咬牙,手起刀落。刀片稳稳流畅的切开皮肤,显示出超高的手术水平。
  把刀片交给旁边护士,麦秋雁伸出右手:“直角钳。”
  接着,麦秋雁用直角钳迅速分离胸骨柄上方的锁骨间韧带与胸膜,以及疏松结缔组织。
  动作还是精确快速。
  随后麦秋雁用胸骨锯纵向切开胸骨,再用胸撑撑开胸腔。
  最后,用电刀打开心包,用7X17圆针4丝线悬吊心包。
  一切的动作都行云流水,直到整个胸腔完全打开,五脏六腑都清晰的呈现在众人身前。
  “肝素用量3mg/kg,中心静脉推入。准备套上阻断带,阻断静脉管,阻断动脉管……”麦秋雁深吸了口气:“好了,开胸完成。”
  杨风很赞赏的点点头:“十分钟完成,做的不错。心率多少?”
  林芸急道:“30,迅速下降……26了,24了……10……0!心脏停跳了!停跳两秒!停跳三秒!”
  林芸有点慌:“要不要用电击除颤?”
  心脏停跳,意味着叶老再一次站在鬼门关。
  心脏停止了跳动大约4秒左右,如果是站立的情况下就可能会出现眼前发黑的状况了,如果增加到10秒左右的话就很可能出现晕厥,持续到15秒左右的话就会伴有抽搐了。
  心脏停止跳动30秒以上则呼吸停止,1~2分钟则瞳孔放大,超过3~5分钟者,如抢救不及时则可造成死亡。停博7分钟以上大脑不可逆损伤,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脑死亡。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而身为主刀医生的杨风却迟迟没有做出决定,手术室内每个人都要慌了!
  杨风却不慌不忙:“不用电机除颤,继续用强心剂,改为心内注射,打左心室,2毫克,灭菌生理盐水稀释十倍注入。”
  2毫克心内注射,仍旧超过极量一倍!但是林芸没有任何犹豫,很快完成注射。
  所有人都注视着显示器,等待奇迹的出现。
  不过让大家很失望,心电图仍旧是一条直线。
  林芸焦急叫:“心率没有复苏!杨医生,怎么办?”
  大家心如死灰。
  杨风的表情空前严肃,但是他的眼神却仍旧保持大海一般的平静。
  光是这份从容不迫的气魄,就让麦秋雁几个人感到敬佩。
  杨风的手不断的抚摸着叶老的身体,片刻后道“继续心内注射强心剂,打右心室,3毫克,灭菌生理盐水稀释十倍注入!”
  心内注射强心剂,1毫克就是医学上的极量!
  杨风一下要注入超过极量三倍的强心剂。
  林芸都惊呆了,拿着注射器迟迟不敢下手。
  “不要害怕,我是主刀医生,出了任何问题由我负责。你照做就是,要快!”杨风催促。
  林芸一咬牙,下手注射!
  很快,显示器上的直线出现了波动,心率上升!
  稳定在40!
  “呼!”
  全场都松了口气,甚至有护士跳了起来。
  杨风也松了口气:“叶老的身体比一般同龄人要强健很多,不然真是麻烦了。秋雁,院长,你们准备切除肺部肿瘤!要快!”
  麦秋雁面露迟疑:“杨风,叶老的心率只有40,而且脉搏很微弱。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66,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超过极量三倍的强心剂维持时间有限,也不稳定,随时可能出现意外!这种情况不具备手术条件。否则我们一动刀,叶老心脏会再度停跳!”
  李建全也有同样的顾虑:“是啊小杨,切除肺部肿瘤的手术并不算太难,难的是叶老的心脏支撑不住!”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会修复叶老的心脏!开始吧!”杨风的声音仍旧是那么从容不迫,给人很强的信心。
  麦秋雁还是不放心:“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修复叶老的心脏?不然我不放心!”
  杨风瞪了麦秋雁一眼:“你意思是要我现在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给你阐述我的手术原理?我没问题,但是叶老能撑得住吗?真是胸大……”无脑两个字杨风强忍住没说出来。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66,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麦秋雁脸色一红,无话可说。很快开始手术。
  果不其然,两人一动手。林芸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心脏再次停跳!”大家再一次不知所措。
  “不要看着我,我没让你们停下,你们做自己的工作就好!”杨风很淡定,朝护士伸出手:“11号刀,心脏镊。我要切开心脏了!”
  嘶!
  大家都惊呆了!
  心脏都二次停跳了!你不想着抢救恢复心率,居然还要把人家的心脏切开……这不是找死吗?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9-04-01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