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老李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被隔壁新开饭店的老板娘萧雅迷得神魂颠倒。
  萧雅今年二十四岁,刚结完婚,长得那是肤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翘,简直就是个性感尤物。
  反正见过萧雅一次后,老李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萧雅一脸媚态的跪在床上,将臀挺着高高的。
  这天,老李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次来到了萧雅的饭店。
  一见到老李,萧雅便嫣然一笑道:“李师傅,您可算来了,快请进。”
  萧雅上前搀着老李的胳膊,一边走着路,一边说道:“李师傅,都说您是这市里出了名的大厨,还求您好好在店里厨师面前露两手,教教他们。”
  老李听着萧雅娇滴滴的声音,两条腿都酥了,差点走不动道。
  更要命的是,萧雅那饱满的胸部还一直顶着自己的胳膊肘,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加上鼻子嗅着那股诱人的少妇体香,老李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老李想和萧雅做那事儿都快想疯了,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萧雅可未必瞧得上自己这个老光棍。
  萧雅的老公他也见过,瘦瘦高高的,一看就是个精明人,肯定特别能挣钱。
  而反观老李,今年都五十了,还特么是光棍一条,也没啥钱,就是一个穷光蛋老头子。
  不过老李的厨艺是真没的说,做了大半辈子厨师,以前在五星级饭店掌过勺,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后来也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天天逛窑子找小姐,把上班都耽误了,结果就被劝退了。
  从那以后,老李干脆也不上班了,拿着这些年赚的钱,整天去逛窑子,弄那些胸大屁股翘的小姐。
  不过老李大厨的名声在外,经常被一些饭店邀请给厨师做指导。
  因为接到的邀请多,老李反而还挑剔了起来,给自己立下了三不做的规矩:钱太少,不做;店太小,不做;人太丑,不做。
  萧雅的这间饭店实际也不大,说白了就是家常小饭馆,烧的菜也用不着多么的追求精美,要换做平时,老李肯定会推了。
  但在看到老板娘萧雅的那一刻,老李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原因就是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比他睡过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
  和萧雅聊了几句后,老李便被请到了厨房,边上站着两名小伙子,是这店里请来的厨师。
  老李一笑,对着那俩人说道:“我尽量让自己动作慢点儿,你们好好学着啊。”
  说着,老李便开始挥动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干起活来。
  从切菜到下锅,从翻炒到出锅,老李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放慢动作的意思都没有。
  老李是故意的,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要的就是那俩人学不会,好让他多来教几次,不然,他哪还有机会接触萧雅。
  “来,小雅你尝尝菜的味道怎样。”老李招呼道。
  萧雅笑着应了一声,满心欢喜的走到桌前,低下身来准备品尝。
  此时此刻,萧雅正对着老李,弯着腰,因为角度原因,胸前的春光被老李瞧了个一干二净,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甚至那两团雪白的饱满也隐约可见……
  望着那对诱人的宝贝,老李都看呆了,差点忍不住流哈喇子。
  第二章他往边上挪了一小步,找了个更好的角度。
  这样看过去,不仅可以把那对雪白看的更清楚,还能透过中间的那条沟壑,看见萧雅那平坦光滑又白皙的小腹……
  看到这里,老李更是快要受不了了,如果旁边没人的话,搞不好他真会扑上去,狠狠的揉捏萧雅那对饱满……
  虽然没有上手摸过,但老李从经验上判断,萧雅的这对饱满,怎么说都有D了。
  萧雅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春光乍露,依旧品着菜,把老李刚做出来的两道菜都吃上两口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李师傅,您这菜做的可真好啊。”萧雅赞叹道,和自家那两个请来的厨子相比,这味道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完,萧雅还不忘让边上那俩厨子一起过来尝尝。
  直到这时,老李这才收回了自己贪婪的目光,但余光还紧盯着萧雅那鼓胀的胸前,惦记着里面的美景。
  菜是做完了,萧雅和那俩厨子也都尝过了,只不过他们学会了多少,从那俩厨子木讷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萧雅有些生气的问他们:“别告诉我,你们一点都没学会吧?”
  俩小伙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萧雅急了,心想请老李来一趟店里可不容易,也花了不少钱。要知道老李可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不少饭店都抢着想请他呢。
  这下倒好,他俩竟然看了半天什么都没学会!
  看见萧雅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老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老李拉着萧雅的胳膊,感受着她那柔弱无骨的娇躯,小声说道:“我说小雅,你就别为难他们了,我的本事要有这么好学,那岂不是大厨满地跑!”
  萧雅一听,倒也有几分道理,碍于自己老板娘的面子,还是不满的嘀咕两句:“那他们一点都没学会,也太笨了吧,真是的……”
  “还得麻烦您啊李师傅,您有空多来两趟,教教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萧雅抓住老李的胳膊,轻轻的摇晃,语气故意带着几分娇气,生怕老李再也不来似的。
  老李感觉自己的胳膊被萧雅抱着,在她胸前的鼓胀处反复蹭着,身子都轻了几斤,他老脸一红,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美妙的主意。
  沉吟片刻,老李对着萧雅说:“小雅啊,其实我看你也挺适合做厨师的……”
  “我?”萧雅一愣,随即笑了:“李师傅您就别闹了,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厨呢。”
  老李看着萧雅这嫣然一笑,身子都软了,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一样,痒痒的。
  第三章“我没开玩笑。”老李也知道现在还不是他沉醉的时候,连忙又道:“做厨师,不是看你烧过多少次饭菜,而是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
  “天赋?”
  “对,天赋。”老李故作严肃,点点头:“我做了大半辈子厨师,看人也是很准的。之前,我上班的地方有个打杂的小伙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个做厨师的料。后来,他跟我学了没几天,自己就能烧出一手不错的饭菜!”
  “真的啊!”萧雅有些惊喜,对于老李的话她还是比较相信的,毕竟人家做过大厨嘛,相信看人的本事,自然也不会差!
  萧雅这边心里暗自窃喜着,老李却有些焦急,毕竟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瞎编的,想学厨师,确实要天赋不错,但是从外表上来看,萧雅就很明显不符合这一点,所以他也担心萧雅直接拒绝。
  “那您看,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学习……”萧雅心里也有小打算,想让老李教自己,但又不想给太多的学费。
  “我看就今天吧!晚上,你有空吗?”老李一听大喜,趁热打铁连忙问道。
  萧雅想着,最近几天老公反正也在外面出差,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要是自己学得快一些,说不定还能给老公一个惊喜呢。
  于是,她答应的也很爽快。
  萧雅撕下一张纸条,在上面写好了自己家的住址后,递给老李说:“这是我家地址,李师傅,晚上您来我家教教我,好吗?”
  老李忙不迭的点着头,回去的一路上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中风了呢。
  老李是个老司机,很清楚女人邀请自己去她家意味着什么,去了萧雅的家里,自己得好好找找机会,说不定真能一亲芳泽!
  回到家里,老李都一直处在非常亢奋的状态之下,午觉都没心思睡了。
  晚上出门前,老李还特意给自己好好捯饬了一番,把拉碴的胡子刮掉后,洗了个澡,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来到了萧雅的家门口。
  老李先是抽了根烟,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后,敲了敲门。
  等到萧雅来开门后,老李看到她的第一眼,浑身就跟一团火似的,烧了起来。
  萧雅在家里穿的很简单,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外加一条深色牛仔裤。
  然而,就算萧雅穿的衣服十分宽松,她那完美的身材也将衣服撑的前凸后翘,两团饱满随着她的走动,一颤一颤的格外诱人,牛仔裤上特有的破洞,也叫老李浮想联翩。
  仅仅是看她站在那里,老李就有种扑上去,扛起她的双腿,狠狠弄一场的冲动。
  见老李来了,萧雅也开心的拉着他进屋,寒暄道:“李师傅,这大晚上的真是辛苦你了!”
  老李嘴上笑着说没事,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能为这种极品尤物服务,老李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要是能把这梦中的女神搞上一次,少活一年他都愿意。
  老李在屋子里左看右看,问道:“小雅,你先生不在家吗?”
  “噢,他出差了。”萧雅走进厨房,开始收拾着东西。
  出差了?
  老李一听这话,差点激动得一蹦三尺高,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
  第四章进了厨房,老李先是教萧雅如何切菜,因为她从来没有下过厨,即便老李在之前做了示范,萧雅切出来的东西还是不伦不类的。
  “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适合烧菜啊……”看着自己切出来那大小不一的白萝卜,萧雅满脸沮丧。
  老李连忙安慰道:“别急,第一次切成这样很不容易了,我当初第一次切菜的时候,还把手都给伤了呢,跟我比起来,你这算很好了!”
  “真的吗?”
  “你这话说的,我这么大年纪了,还骗你一个小姑娘干啥!”
  看着萧雅真给自己糊弄过去了,老李当即咳嗽了两声,对着萧雅说道:“小雅,这样吧,我手把手教你切菜,这样你能习惯我的动作,学得也快。”
  这次,萧雅倒是矜持了起来,没有立马同意。
  她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从小她家里面管她也管得严,可以说长这么大,除了她老公,还没有其他男人碰过她呢。
  萧雅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她想拒绝老李,但是又怕老李生气,直接走了。
  气氛沉闷了一会儿,老李一脸严肃正经,直接板起脸问道:“我说,教你切个菜怎么那么难,你还学不学了?”
  “学,我学,可是……”萧雅红着脸看了一眼老李,老李表情严肃,看不出丝毫异常。
  “可是什么可是,当初我就是这样手把手教的我徒弟,现在他都从一个打杂的学徒变成大厨了。我看,你是压根就不想学吧?”老李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萧雅内心的想法,所以将激将法给搬了出来。
  “没有没有。”萧雅在惊慌下连忙摇头,她还是非常想学好做菜的,说不定以后店里请厨子的钱都能省了,而且还可以讨好自己的老公,她发现老公最近有些反常,很可能是外面有人了……
  “那不就得了。”老李故作正经,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抓住了萧雅的纤纤玉手。
  这一抓,老李差点忍不住浑身都打了个哆嗦……这手感,真软!
  萧雅的手被老李压在手心,白皙的手背和他自己那粗糙的大黑爪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不仅如此,老李还觉得这个女人的手仿佛没有骨头似的,特别柔软,滑嫩。
  要不是还得教她切菜,老李都恨不得抓着她的手往自己下……肯定爽死了……
  虽然说是切菜,但是萧雅羞涩的趴在身前,以一种老汉推车的姿势,长腿微微叉开,浑圆紧致的翘臀便送到了老李面前。
  致命诱惑的少妇体香,袭入老李的鼻孔,老李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瞬间冲了上来。
  因为怕挨着老李,萧雅身子尽量往前倾着,姿势诱惑,老李几乎都要忍不住贴上去,将她就地正法。
  老李抓着她的两只小手,大脑也迟钝了不少,切菜的速度也完全比不上之前那么顺畅了。
  刚开始的时候,萧雅俏脸布满红霞,非常的羞涩,但慢慢地放松了起来,告诉自己:老李只是在教自己切菜,用心学。
  克服了心理障碍后,萧雅开始把心思和注意力都放在手上,因为有老李把着自己,萧雅这回切出来的萝卜倒也有模有样的,都让萧雅觉得,自己这刀功比店里那俩厨子都要好了。
  不过,老李的心思早已经飘了,毕竟底子在那里,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切出花来,他现在完全沉醉在了萧雅柔弱无骨的娇躯之中。
  老李不仅手上感受着萧雅的温度,就连身子也逐渐贴紧了萧雅的后背,以至于他大脑都开始在幻想着,在厨房后一次萧雅,该有多好啊……
  第五章不想还好,一想起来老李就难受了,到最后愣是直接撞在了萧雅的臀之上……
  “啊……”
  萧雅娇呼一声,因为她似乎感受到了身后。
  身为人妻的她又怎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一时间,萧雅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萧雅和老公也爱爱过不少次了,但是老公每次几分钟就完事了,搞得她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完全得不到满足。
  此时,那根白萝卜已经切的差不多了,老李还意犹未尽的贴着萧雅的后背,靠着那浑圆的翘臀。
  萧雅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快感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整个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软了不少,身子有些羞耻……
  “李师傅,我好像学会了……”萧雅满脸羞红,摆脱了老李的魔爪。
  老李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见萧雅挣脱了,老李也没了办法,取出了一半萝卜丝丢进锅里翻炒,给她做样子。
  不一会儿,香味便弥漫了整间厨房。
  “学会了吗?”等这半盘萝卜丝出锅后,老李问。
  虽然炒萝卜丝特别简单,但他倒还是希望萧雅能没看懂,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继续把着萧雅来炒一次菜。
  “学会了……”萧雅低声说着,然后接过了锅铲。
  其实萧雅心里也在打鼓,她刚才虽然把步骤都看明白了,但实际操作起来,肯定还是会手忙脚乱的。
  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她可不想再让老李站在自己身后,身子贴着自己。
  她觉得老李这个人厨艺没得说、人品也挺好,但就是看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大晚上的,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竟然有一些莫名的紧张。
  脑子里回想着老李刚才炒菜的样子,萧雅先是在锅里倒下一些油。
  油稍微倒得多了点,但也没事儿,等到油烧红了,萧雅开始抓起菜板上剩下的萝卜丝,一股脑的全部丢进了锅里。
  “滋滋……滋滋……”
  可能是萝卜丝上的水没有甩干净,又或许是萧雅扔的太用力了,萝卜丝下锅的那一刻就立马沸腾了起来,油炸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吓得萧雅连忙往后连连退步。
  即便如此,锅里的油还是溅了出来,油滴打在了萧雅的腰侧和胳膊上。
  “哎呀!”萧雅惊呼一声,锅铲子都丢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没事吧?”老李心里也是一紧,连忙快步上前关掉火。
  “好疼啊……”萧雅只感觉自己的腰上火辣辣的,还有她那洁白的手臂,被油溅伤的地方,此时已经开始泛红了。
  从小到大都没下过厨房的萧雅哪里受过这种苦,看着自己的手臂更是心疼不已,差点忍不住要哭了。
  萧雅抿着红唇,想哭但又强忍着,惹人怜爱的模样,反而激起了老李强烈的占有欲,只想把这个女人揽入怀中,狠狠地疼爱……
  第六章老李立马拉着萧雅走到水池边,用冷水冲洗着伤口。
  对着冷水冲了几分钟后,萧雅手臂上的灼热感这才减弱了不少。
  “还好没有起泡。”老李关心道:“等下你抹点云南白药之类的,贴上创可贴,过两天就没事了。”
  萧雅点了点头,红着脸说:“李师傅,我身上好像也被烫着了……”
  萧雅本意是想回卧室检查一下的,但是这句话在老李听来,却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小雅,你家有没有干净的毛巾,沾点水,先冷敷一会儿。”
  萧雅点着头,立马找来一条新毛巾,打湿了后,将衣服撩开了一个小缝儿,把湿毛巾塞了进去。
  微凉的毛巾才碰着被烫伤的地方,萧雅就变了脸色,倒吸一口气,太疼了。
  老李见状心底窃喜,立马说道:“还是我帮你吧,我们做厨师的,这种烫伤也是避免不了,我有经验。”
  然后,老李编了一些有的没的,说烫伤也不是件小事,需要格外注意,要是处理不当,伤口搞不好还会化脓感染,到时候就真麻烦了。
  “那…麻烦李师傅帮帮我吧……”
  萧雅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湿毛巾递给了老李,她可不想在自己那白皙的身体上留下什么伤痕,像老李说的什么化脓感染,她听着着都害怕。
  老李点着头接过了湿毛巾,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在他心里,早就兴奋的不行了。
  萧雅特别的害羞,把卧室门关上,搞的像是在偷情一样,明明家里没有别人了,可就像是会被其他人看到一样。
  当萧雅把自己一边的衣角拉上去时,老李的两颗眼珠子都瞪大了。
  芊芊细腰雪白无暇,不盈一握。
  “再往上一点,对……”老李咽了咽口水,继续吩咐道。
  随着萧雅缓慢的动作,老李终于看见了被烫伤的部位,在腰侧向上偏的位置。
  不过萧雅现在将上衣卷起了一层又一层,每卷一次,胸前那对饱满便会颤动两下,别提多诱人了。
  甚至,老李还将脑袋更加靠近了一些,透过袖口,直接看到萧雅今天穿着的红色的蕾丝花边,往下看,又能看见牛仔裤的裤口,两瓣香臀,以及一道若隐若现的臀沟……
  萧雅见老李一直盯着自己的身体看,目光还很赤裸、直白,她有种错觉,仿佛这个老男人隔着衣服就把自己看透一样。
  “李师傅!您倒是快点帮我敷一下呀!”萧雅娇嗔道,又羞又气。
  老李完全没有回过神来,反而还有些魔怔的点了点头,回应道:“好,我这就帮你……”
  然而,老李的两双手,却是朝着萧雅那丰满的胸口抓去……
  饶是萧雅,只感觉一阵强烈的电流瞬间涌遍全身,浑身无力,甚至娇颤了数下。
  但理智还是占据着她的大脑,她有些焦急的道:“李师傅,您这是干嘛,快住手…”
  而老李就跟着了魔似的,耳边哪还听得进萧雅的警告,隔着衣服,对着萧雅那丰满的胸脯,挑逗的揉捏起来,甚至还把脑袋凑了上去……
  第七章 老李脑袋凑上去,然后将嘴一撇,对着萧雅那白皙如玉的耳垂吹了口热气,紧接着便含住了萧雅那精致小巧的耳垂。
  “嗯……”
  顿时间,萧雅的大脑中便有种酥痒的麻醉感。
  听着萧雅的嘤咛声,老李也更加兴奋了……
  萧雅猝不及防,几乎是大脑一片空白,脑子好像短路了一样,却也没有做出任何反抗。
  或许是萧雅没有半分拒绝的意思,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老李色胆大起。
  下一刻,老李便封住了萧雅那性感的红唇,同时一只手也滑进了衣服里,不停揉捏着那对异常的饱满。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手上的触感却让人沉醉!
  柔软、温热、弹性十足!
  老李这种逛了几十年窑子的老手,太知道怎么才能让女人动情,于是他开始不断的揉捏起来,时而搓揉,时而爱抚,用尽了挑逗的技巧。
  “不要…李师傅…求求你…”
  萧雅意乱情迷,浑身上下都传来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心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
  萧雅的丈夫从来不会这样挑逗,每次爱爱的时候,都猴急猴急的,一个月交一两次公粮,还都在三两分钟内匆匆完事,搞得萧雅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非常烦躁。
  老李的大手仿佛有着一种奇怪的魔力,突然到来的刺激与快感,让萧雅有些情难自禁,纵然嘴巴上说着不要,但是心里面却希望老李能继续下去……
  这是萧雅从来没有过的感受,以至于当她脑中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她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看着萧雅那粉嫩的脸颊此时红的仿佛可以滴出血一般,老李看在眼里,得意在心里。
  玩了三十多年的女人,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老李此刻清楚的知道,他距离得到萧雅,只差最后一步了。
  不知不觉间,老李的另一只手已经褪去了萧雅的牛仔裤,一双大手在她那条雪白光滑的美腿上游荡着,那种水嫩紧致的触感,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顺着玉腿一路往上,老李慢慢挑逗着……
  到了这时,萧雅娇喘声更重了,空气中到处都传播着她那诱人的嘤咛。
  “要…我要…”
  蚊子般的声音…
  乘此机会,老李不再犹豫,一手拨着萧雅最后一道防线,一手拉开了裤拉链……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9-03-26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