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国际机场出场口,陈河一只脚刚跨出机场安检口,“笃笃笃!”突然一阵刺耳的警铃声响起!
  “喂先生!站住!”一名身穿製服一步裙的安检美女冲到陈河面前,将他拦了下来!
  刺耳的警铃声顿时吸引了周围所有返程旅客的目光。
  “先生,我们怀疑你身上携带有危险物品,请你接受检查!”安检美女俏脸认真的说道。
  陈河微微一愣,“没有啊,我刚回华夏,什么都没带。”说完他目光在美女安检员身上瞄了几眼,姓感製服衬衫紧绷,一步裙包裹着完美曲线,那对黑絲连裤袜美腿散发着奕奕光泽。
  陈河不禁有些心跳加速,这安检妹子……极品啊!!这双黑丝袜长腿,简直玩上十年都不会腻啊!!
  似乎注意到这个男人猥琐的目光,美女安检员脸色一凝,“请你转过身去,双手抱头,接受检查!”
  陈河无奈,只得双手抱头,缓缓转过身去。
  美女安检员拿着探测器,小心翼翼地的在他身上探测着,当探测器移动到他背后时,突然就鸣叫了起来,红灯闪烁。
  在场工作人员顿时紧张了起来,气氛有些严峻。
  就连周围的旅客们也都紧张了起来,紧紧注视着这里情况。
  “脱下你的外套!”美女安检员喊道。
  陈河微微一楞,将破旧的皮夹克外套缓缓脱下,里面是一件破旧的军绿色t恤,透过t恤衫的破洞,隐隐能够看到他那黝黑的皮肤。
  四周围观的旅客们都皱起了眉,这个男人穿的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都有破洞,给人一种很脏很邋遢的不舒服感。
  工作人员带着嫌弃的表情,检查了他的那件破旧夹克外套,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把t恤脱掉!”美女安检员俏脸严肃,此刻她也紧张了起来,俏美的脸蛋上一片紧绷。
  “这个……还是不用了吧?”陈河有些无奈。
  “叫你脱你就脱!”美女安检员叱喝道。
  陈河迟疑了几秒钟,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缓缓扒掉了身上那件破旧t恤……
  在场所有人全部呆住了!
  伤疤!布满全身的伤疤!黝黑健壮的身躯,肌肉线条隆起,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在灼亮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清晰,清晰的可怕!
  见到男人一身骇然惊恐的伤疤,美女安检员连续倒退了好几步,俏脸一片呆滞……
  机场特警队急速冲上来,瞬间包围了陈河,每个特警手上都持着黑漆冰冷的武器,枪械!
  剑拔弩张,现场气氛瞬间凝固!
  特警队严阵以待,将男人死死围住,当见到他身上那一道道惊恐的伤疤,所有特警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特警队队长紧紧盯着男人,此刻他仿佛遇到了职业生涯中最严峻的危机时刻!一颗冷汗从他额头悄悄滑落!
  在场旅客们纷纷后退,谁都想不到!在他那一身邋遢的衣服之下,竟是如此惊骇的伤疤!!
  美女安检员拿着红外线扫描仪,小心翼翼地在男人赤裸身躯上反复扫描。
  “检测出来是什么?”保卫科长紧张的问道。
  “他的体内,镶嵌着一颗……子彈碎片!”美女安检员俏脸上的表情错愕,甚至带着不可置信的震惊!
  空气死一般寂静!落针可闻!
  全场,所有人瞬间呆滞……震惊!
  子彈……碎片?
  一个人的体内竟然镶嵌着子彈的碎片?!
  陈河非常安静的站着,健硕的身躯赤裸在空气中,淡然的就像一个旁观者。
  那群特警队员满脸震撼,死死盯着陈河……一个人的体内竟然镶嵌着子彈碎片??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检测结果出来,除了那颗让人惊恐的子彈碎片镶嵌在体内……并未发现其他危险物品……危险解除!
  在众人震惊骇然的目光中,陈河缓缓穿上t恤,森然狰狞的伤疤被遮掩住,他点燃了一根烟,冲安检美女微微一笑,“美女,我没事儿了吧?能走了不?”
  苏怡俏脸微微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没事了……你……你走吧……”
  见到安检美女这般俏丽诱人的身材,陈河嘴角轻轻扬起,“美女,能留个电话不?我这刚回华夏就遇到你,算是缘分吧?”
  苏怡愕然,水灵绝美的眼眸一眨一眨,支支吾吾道,“还是……还是算了吧。”
  “好吧,那有缘再见。”陈河倒也不纠结,潇洒转身离去,他此次回华夏还有任务在身,不便在此多留。
  望着这个男人离去的背影,苏怡眼中闪过一抹复杂迷离,贝齿轻咬红唇,她突然一踩高跟鞋,径直追了上去……
  “喂,你想要我电话么?”苏怡美眸轻眨,饶有意味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踩着高跟鞋,朝着机场女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这一瞬间,陈河仿佛看到了这个女人眸中的示威?挑衅?还是玩味儿?
  如果将这道眼神中的话语解读出来,那么仿佛就是——你敢不敢?
  陈河眼睛一眯,嘴角扬起一抹痞笑……
  苏怡走进女洗手间门内,正欲将门关上。
  突然,一只手将洗手间的门给拦住了,就在她惊聒之际,一道人影已经迅速钻入洗手间内,然后一把将洗手间门反锁!
  “啊——”苏怡俏脸一惊,这个进来的男人,正是陈河。
  机场洗手间的空间不是很大,但却也足够容纳下两个人。
  狭隘的空间内温度急剧上升,一丝靡情飘溢。
  苏怡的呼吸变得有些凌乱急促,眸中带着一丝惊慌,红唇微启,但却隐隐又带着一丝期待……
  ……
  半小时后,狭隘的洗手间内才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两人都冷静了下来,只是空气中还带着一丝暖热的余温。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陈河有些歉意,轻轻揽住苏怡的娇躯,用轻吻给予她安慰。
  苏怡轻倦的摇摇头,美眸中似乎还带着余温,刚才那过眼云烟让她变得更加迷离和魅惑。
  “你走吧。”苏怡突然说道。
  “我们留个电话吧。”陈河柔声道,他觉得有些对不起眼前这个女人。
  “不需要。”苏怡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抵触。
  陈河一愣,“没有电话,以后我们怎么联系?”
  苏怡轻轻撩下自己的一步裙,整理好製服衣衫,美眸轻眨盯着他,“你只需要记住我的名字,苏怡。”
  “苏怡……我记住了。”陈河打开卫生间门,离开之前,他认真的说道,“请你也记住我的名字,陈河。”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苏怡心中依旧凌乱,仿佛做梦……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但至少她勇敢了。与其被父亲逼婚,成为这所国际机场的政治婚姻牺牲品,她情愿选择自由!她选择不了自己的婚姻,但她有权决定自己的第一次给谁!
  苏怡喃喃轻语,“陈河……若是有缘,再见……”
  两小时后,环球大厦门口,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下。
  陈河下车,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骆老,我已经到环球集团门口了,你外孙女什么时候到?”
  “你……你亲自来了?”电话里那个苍老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似乎不敢相信。
  “是,我亲自来了。”陈河淡淡一笑,云淡风轻。
  “哎……这件事情,你不必亲自前来的……”苍老的声音带着感激,同时又有些愧意,“不好意思,又把你牵扯进了华夏……”
  “骆老,我欠您一条命,您外孙女的安全,我定亲自保护,这是我欠您的!”陈河认真的说道。
  “可是你回华夏……如果被那些势力发现,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骆老,我这次回华夏,就是要挖出他们!”陈河的眼神中投射出一股凌厉,“这一次,是我不放过他们!”
  挂掉电话,陈河眼神淡淡的扫过四周,四周静谧的可怕。环卫工人在路旁清扫着垃圾,一名男子倚在路旁打着电话。街道一侧,停着两辆黑色小轿车,车窗是全黑的反光玻璃,看不见车内的情况。
  陈河眼睛微微眯起,轻声喃喃道:“有意思。”
  这,很明显是一场杀局,一场提前布置好的杀局。周边的这些人,都是经过精心伪装的刺客。
  根据骆老电话里所说,他外孙女,环球集团大名鼎鼎的女总裁,再过二十分钟就会到达公司。也就是说,这场杀局的目标,就是骆老的外孙女!
  陈河点燃了一根烟,此时他正站在杀局的中心,那群刺客们似乎有些警惕的注视着他,为了打消刺客们的警惕,陈河缓缓走进了对面的咖啡厅内。
  一名长发美女正坐在咖啡厅靠窗位置,轻托着下颚,淡淡的望着窗外。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
  陈河微微思虑,径直走到了长发美女的桌前,坐了下来。
  长发美女仰起头,微微一愣。
  “是你?”长发美女问道。
  陈河很自然的回道:“是我。”
  其实陈河压根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他之所以坐下,是为了转移掉那些刺客的目光。
  此时,外面那些刺客们正透过咖啡厅的玻璃,警惕的注视着陈河。
  长发美女诧异的打量着坐在面前的这位男人,一身破旧不堪的衣服……身上还带着几缕尘土,似乎刚从某个战壕里爬出来的一般,有些邋遢。更可恶的是,他手上竟然还夹着一根香烟,那呛人的烟味弥漫开来,简直就是一个毫无形象的地痞!
  长发美女黛眉紧蹙,道:“你怎么跟相亲网上的照片不一样?”
  第二章 猛兽
  陈河一愣,相亲网?看来,这位美女是在等待相亲对象……但为了掩饰,为了打消刺客们的警惕,他只得和美女继续搭话,“现在不是都流行p图么,照片经过修饰。”
  长发美女眉头蹙的更紧了,有些轻嘲的说道:“你穿成这幅模样,也好意思来相亲?你是故意来恶心我的么?”
  陈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撇撇嘴道:“不要以貌取人。”
  长发美女冷哼一声,极度不满道:“我简直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竟然会遇到你这种奇葩相亲男!”
  陈河有些无语,这是一个误会……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那个相亲男……只是这个误会怕一时半会儿难以解释清楚了……
  此时,外面那群刺客们依旧警惕的盯着陈河,似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因素。陈河不禁有些诧异了,这群刺客们的专业性很高啊,自己就只是站在环球大厦门口打了个电话而已,就被对方盯了半天……
  无奈,陈河只得继续和眼前这位美女对话,既然误会已经产生了,那么也只能让她继续误会下去。
  “你在沪海市有房吗?”美女态度很冷,带着不屑和冷漠,原本以为自己的相亲对象会是一位白马王子,却不曾想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这么一位邋遢不堪的痞子。
  陈河摇了摇头,如实回答:“没。”
  美女嘲讽一声,“哼,没房你也敢来相亲?”
  陈微微一愣,解释道:“沪海市我的确没房产,不过我在地中海有一套3000平米的山顶豪宅……太平洋岛上有一套5000平的海景别墅……在哥伦比亚有一套……”
  “打住!别瞎吹了!还能再扯一点吗?”美女打断了陈河的话,她简直快抓狂了,她从来没见过如此无耻的男人……这牛逼都快吹上天上去了……
  陈河无奈的耸耸肩,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他就奇怪了,自己说的实话,为什么这个美女不信呢?
  “那我问你,你有车吗?别给我瞎说,如实回答!”美女语气态度很不友好,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厌恶程度愈加升高。
  “稍等,我数数。”陈河掰起手指,细细数了一阵,然后说道:“车的话,我有五个车库的汽车……除了洲际导弹运载车和一些重型武器导弹车之外,其他车子我都有……”
  相亲女子快气疯了,她满脸鄙夷嘲讽的看着陈河,对于陈河所说的话根本不相信!
  “就你?还五个车库的车?我呸!”相亲女愤懑无比,“老娘还家产上百亿呢!”
  陈河有些无奈,解释道:“我真的有五个车库的汽车,不骗你。”
  “好!你说你有那么多房产,有五个车库的车!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做什么生意的?要是吹牛骗人你就不得好死!”相亲女子态度很冷,眼中的讽刺厌恶已经酝酿到了顶点。
  陈河撇撇嘴,说道:“我做的是军事承包生意,承接一些海外的军事任务,你可以称我为雇佣兵。”
  女子嘲讽的冷笑更甚,上下打量着这个邋遢的男人,不屑轻嘲道:“就你?这幅模样还雇佣兵?你怎么不说自己是超人蝙蝠侠?”
  陈河无奈道:“我没骗你。”
  就在此时,一辆银色劳斯莱斯幻影驶来,缓缓停在了环球大厦门口。
  陈河的目光微微一凝,扭过头看向那辆劳斯莱斯。
  相亲美女也被那辆银色劳斯莱斯所吸引,如此尊贵豪车,是个女人都会心动,她也不例外。
  司机下车,左右环视了一眼四周,并未发现异常,然后恭敬的拉开了劳斯莱斯的后座车门。
  一只银色高跟鞋踩在地面上,那是一条诱人的大长腿。紧接着,一位年轻绝美的女人跨出了劳斯莱斯。
  一头乌黑长发轻披在肩,精致绝美的容颜,一身职业ol套裙,脚下踩着一双银色高跟鞋,将她那曼妙完美的身姿勾勒映衬而出,浑身散发着迷人的女神气质。
  环球集团,大名鼎鼎的美女总裁,黎佩玖!
  当看到这位钻出豪车的美女总裁时,相亲女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浓浓的嫉妒和自卑感……因为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了,在这位绝美女神总裁面前,所有女人都只能沦为绿叶。
  突然,一旁扫地的环卫工猛地丢掉扫帚,快步朝着黎佩玖冲了过去。
  不远处那两辆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数名黑衣男子直接钻出车门,气势凶冷的紧跟着冲了上来!
  杀局,开场!
  陈河猛地起身,身子腾空一跃,横跨过数张桌子,瞬间冲出了咖啡厅……只留下一脸呆愣的相亲女……
  一名刺客掏出尖刀,直接朝黎佩玖冲了过去!一击必杀!
  就在那名刺客的尖刀正要桶出的那一刻,突然胸口袭来一阵裂骨般的剧痛!四周画面一个旋转,紧接着,刺客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陈河不知何时已经护在了黎佩玖身前,他缓缓收起了腿,刚才那一腿,直接踹断了那名刺客的胸腔骨,对方应该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群刺客同伙们短暂错愕,但很快反应过来了,暴怒冲上来,一柄柄明晃晃的锋利尖刀凶狠残暴的劈砍而来!
  美女总裁黎佩玖精致如琢的容颜上闪过一丝惊慌,但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陈河嘴角扬起一抹痞笑,护在黎佩玖身前,他猛地一腿,直接将一名刺客踹飞出数米!
  一名刺客绕到身后想趁机袭击黎佩玖,但还未近身,一道黑影已经袭压而下!陈河一腿直接轰压在那刺客肩膀上,那刺客身子无法承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膝盖骨都碎裂了……
  刺客们震惊,死死盯着陈河,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竟然短短数秒之间就放倒了他们数名同伙!?
  这的确是一场杀局,只不过杀局的对象不是黎佩玖,而是这群倒霉的刺客们!
  这群刺客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精心布置的杀局中,竟然会横冲出一个局外人!一个他们这辈子都惹不起的人物!
  街对面咖啡厅内,那相亲女已经彻底震惊傻眼……呆呆的望着这一幕……耳边似乎回响起那个男人刚才说过的话:你可以称我为雇佣兵。
  陈河,宛若战神副体!赤手空拳,轰杀的那群持刀刺客们瞬间溃乱……
  “呯!”一声槍响!
  就在槍响的同时,陈河身子已经迅猛如闪电般的一晃,一个标准的战术躲闪!
  一颗子彈划破空气,在距离陈河脖颈数毫米处擦过,甚至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子彈的呼啸声和凌厉风劲!
  “怎么可能?竟……竟然避过了??”那名持槍刺客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置信!他怎么可能躲过子彈的攻击??
  陈河身法暴动,迅猛冲上!
  那持槍刺客大惊,正要开枪!
  突然陈河闪电般抓住他的手枪,一阵“咔咔咔”的金属拆卸摩擦声……刺客手中的枪,竟然被陈河瞬间拆卸成了一堆金属零件!枪械零件散落了一地……
  持槍刺客瞳孔猛地瞪大,死死盯着那堆散落一地的槍械零件,呆若石化!这……这怎么可能……
  陈河猛地一拳挥出,整个手臂肌肉隆起紧绷,青筋瞬间暴涨!
  “呯——!”一拳直接轰击在刺客胸膛上!一阵骨头碎裂的声响!一拳,直接蹦断肋骨,轰碎胸腔!刺客胸膛瞬间凹陷,身子轰飞了出去!!
  遍地哀嚎,短短数十秒时间,所有刺客都栽了!栽倒在了一个赤手空拳的男人之下!
  咖啡厅内,相亲女呆滞的望着窗外那个男人的背影,整个人都如同石化了一般……那时那刻,她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超人!
  环球大厦门口,当事人黎佩玖面容泛白,震惊错愕的望着面前这一幕,心脏“呯呯”乱跳,呼吸凌乱,胸脯使劲起伏着,完全没有从这个骇然的场景中反应过来……
  陈河转身直接朝着女神总裁黎佩玖走来,在她错愕呆滞的目光中,直接蹲下身子,撩起她那绝美迷人的丝袜大长腿,摘下她的高跟鞋。
  “你作甚么?”黎佩玖俏脸慌乱,娇躯失措的倒退躲避……一个不小心踩空,娇躯重心失衡……就要摔倒……
  陈河一把伸手,揽住她那迷人娇美的身躯……望着揽在怀中的女神总裁,陈河目光一凝,突然伸手,直接朝着黎佩玖那高耸的胸脯摸去!
  黎佩玖俏脸瞬白,惊慌失措的伸手护住胸脯!
  陈河根本没有停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极其霸道的掰开她双手,咸猪手一路无阻直接伸向了女神那对高耸迷人的峦峰……
  第三章 下流之徒
  陈河那只咸猪手伸过去,直接一把扯下了女神前襟的扣子。
  紧绷的白衬衫瞬间失去束缚,崩了开来……
  黎佩玖俏脸瞬间绯红,愤懑羞怒之下,她玉掌扬起,朝着陈河狠狠一耳光扇去。
  陈河一把抓住她的玉手,解释道:“喂,别乱动啊,你这扣子有问题。”
  “你个无耻流氓!”黎佩玖此时哪儿听得进去话,俏脸满是愤怒!
  陈河眼眸再次一凝,顺着她前襟白衬衫的视角弧度望下去,正好能看到那一抹绝美迷人……
  突然!陈河再次闪电般出手,又扯下一颗扣子!
  黎佩玖美眸几欲杀人,精致俏脸泛白,带着一抹委屈的羞愤!
  “混蛋!你个混蛋变态!”她的声音此刻仿佛要杀人,伸手又是一耳光扇了下来!陈河再次抓住她的玉手。
  “诶美女,我不是变态……你这扣子有问题啊。”陈河无奈的解释道。
  “混蛋!快放开我!”
  “不好吧?”陈河一愣。
  “放开!你这个死变态!”黎佩玖玉手再一次扇来!
  “这可是你让我松手的……”陈河猛地松手,一个躲闪……避开了女神的这一击凌厉耳光……
  “啊——”随着一声惊慌失措的轻叫,女神总裁黎佩玖身子失去重心,狠狠摔在了地上……
  黎佩玖精致俏脸一片呆滞,摔倒在地,完全被摔懵了……
  陈河看着摔倒在地的美人儿娇躯,于心不忍,怜香惜玉的将她扶了起来。
  结果刚将这妞扶起来,黎佩玖又是一耳光招呼了过去!
  陈河急忙闪身跳开,堪堪躲过这夹带着一阵香风的耳光!
  “无耻混蛋!”黎佩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刚才陈河救下自己的那一瞬好感彻底消散,此刻陈河在她心中一落千丈,被贬成了无耻卑鄙的登徒浪子。
  陈河也有些恼火了,自己好心救下这女人,她倒好,竟然还恩将仇报……若是此事传出去,恐怕整个海外战乱世界都要错愕震惊,威震四海的一代兵王,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如此贬低?
  陈河狠狠一掌拍在黎佩玖的娇嫩翘臀上,怒道:“你这死女人有完没完,我好歹救了你命,你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你!”黎佩玖贝齿咬着红唇,脸蛋泛红,臀部上传来一阵酥麻的疼痛。饶是高高在上的女总裁,此刻也彻底暴走了,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如此对她轻薄的!此时此刻,黎佩玖几乎就要大失形象的和陈河拼命了。
  就在这时,环球大厦内一群西装制服的安保人员们冲了出来,刚才总裁在集团大厦门口遇袭,发生的太过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冲出来的此时,已然救驾来迟。
  “黎总,您有没有事?!”女秘书孙雪第一时间冲了上来,俏脸上满是慌张失措,总裁竟然在自家大厦门口被袭,这件事情实在太过震惊突然了,所有人脸上都一片惊慌后怕。
  黎佩玖轻轻摇头,“没事。”此时的黎佩玖有些狼狈,衬衫的胸前纽扣被撤掉,衣衫不整,一头乌黑长发也已凌乱,但却更显现出了一丝别具韵味的性感。
  秘书孙雪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的总裁身上,遮掩住了她那不整凌乱的衣衫。
  黎佩玖纤手直指陈河,突然娇声命令道:“把这个人拿下,压到我办公室去。”
  陈河一愣,此时他手里还拎着黎佩玖的那只银色高跟鞋呢,他用高跟鞋指着黎佩玖,不满道:“喂我说你这女人……怎么恩将仇报啊!我刚才可是救了你啊!”
  看见陈河手里的那只银色高跟鞋,黎佩玖脸色一冷,只觉得怒气更甚,冲安保人员们大喝道:“还不快将他拿下!”
  一群西装制服的安保人员们瞬间围拢了上来,将陈河死死包围住。
  陈河一阵无语,解释道:“咳咳,美女,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啊,我是你外公派来保护你的……”
  黎佩玖精致如琢的容颜上一片冰冷,她瞪了陈河一眼,根本不理会他,直接转身就走,可是刚跨出一步,玉脚就一崴,因为此时她一只玉足正赤裸着呢,那只高跟鞋鞋,被陈河握在手里。
  黎佩玖气呼呼的踢掉脚下另一只高跟鞋,就这么赤裸着白嫩玉足,快步闪进了环球大厦。
  “喂,别走啊!我真的是你外公派来保护你的……喂……你个死女人……”身后传来陈河的大喝声。
  黎佩玖听到身后那个该死男人的喊叫,玉足脚底一个不留心,差点摔倒……
  “混蛋!无耻混蛋!”黎佩玖气呼呼的啐骂着,直接乘坐电梯离开……
  望着那个绝情离开的女人,陈河简直无语了。骆老的这位外孙女……还真是一个辣妞,不分青红皂白,毫不讲理的辣妞。
  那群西装保镖们气势汹汹的围拢的过来,总裁有令,要将这个男人拿下,压到办公室去,他们必须完成总裁的命令。
  陈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淡淡说道:“我劝你们还是退开吧,就凭你们几个,还不够资格来拿我。”
  “总裁有令,我等只能照做!得罪了!”保镖们步步紧逼了上去,包围圈愈来愈小,剑拔弩张!
  陈河轻吐了一个烟圈,他真的不想动手,可是这些家伙,为什么非得逼自己动手呢?
  那群保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所面对的是怎样一尊人物?索马里海峡、中东战区、北美洲、大西洋……他的鲜血流淌过战乱地区的每一个角落……
  “住手!”
  突然一声厉喝,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急冲出大厦,怒声喝道制止。
  那群保镖们听到这声音,瞬间停手,恭恭敬敬道:“董事长!”
  黎天荣怒声叱道:“简直岂有此理!谁允许你们对陈先生无礼的?”
  保镖们齐齐地下了头,不敢说话。
  黎天荣满脸怒意,狠狠瞪着那群保镖们。眼前这位男人,可是他北京的那位老丈人特地请来的保镖,专程来保护他女儿安全。怎能如此得罪?更何况,这位男人前一刻还救下了自己女儿,黎天荣闻讯才急匆匆赶来迎接,却不想碰见了如此一幕。
  陈河轻吐着烟圈,淡然道:“你就是黎天荣?”
  “是,在下就是。陈先生,真是对不起,这些手下们太过无礼,是我黎天荣管教无方!”黎天荣抱歉的说道。
  那群保镖们个个耷拉着脑袋,心中一片震愕……这个男人……竟然直呼董事长的名字?董事长可是沪海市的商界名人,甚至在整个华夏都有名声!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不避讳的直呼董事长名字?更让他们震撼的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态度竟然还如此客气?甚至还刻意放低了姿态?
  “算了,也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奉你女儿的命令行事而已。”陈河抽着烟,淡然说道。
  听到陈河的话,那群保镖们脸上纷纷投射出一股感激之色。
  “呃……佩玖?”黎天荣脸色一尬,急忙躬身道歉:“陈先生,对不住,我黎天荣在这里,代女儿向您赔不是!”
  陈河轻轻一罢手,“算了算了,我也没放在心上,不过你那位女儿可是真彪悍啊。”
  黎天荣老脸一红,只觉得有些惭愧,忙忙道歉,“陈先生,真是对不住,是小女无礼,我这就带她来见您,向您道歉。”
  黎天荣恭敬的将陈河迎进了环球大厦内,带着陈河来到了他的董事长办公室。
  黎天荣的办公室很大,装修的奢侈豪华,气派十足。
  陈河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的豪华沙发上,悠然自得的抽着烟。
  黎天荣亲自替陈河泡上一杯浓香的红茶,见到陈书爱抽烟,于是问道:“陈先生,抽雪茄不?”
  陈河一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点头。
  黎天荣从柜子中取出珍藏的名贵雪茄递给陈河,并且亲自替陈河点上。
  “黎董,你这雪茄倒是不错呀,丹麦王国,口味挺醇。”陈河抽着雪茄,乐滋滋的点评道。
  黎天荣惊诧,“陈先生,您也知道这款雪茄?”
  陈河微微一笑,“呵呵,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抽过几根。”
  “原来如此,这款丹麦王国也是我好不容易才购得的珍藏雪茄,这款雪茄现在几乎绝版了,市面上仅存的一些珍品,也都被炒到了天价。”黎天荣说道。
  陈河抽着雪茄,微笑不语,这款丹麦王国,的确已经绝版了……但黎天荣恐怕不知道,在陈河家里,存放着满满一柜子的丹麦王国雪茄!
  将陈河招待到位,黎天荣拨打了一个电话,通知自己女儿来自己办公室。
  不一会儿,办公室外传来一阵高跟鞋“嗒嗒”声,一位绝美性感的女人推开了办公室门。
  “你怎么在这里?”黎佩玖美眸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沙发上的陈河,黛眉微蹙,声音很不友善。
  陈河冲这位美女大总裁微微一笑,拍拍自己身旁的空位,热情道:“小辣妹,别站着,过来坐吧。”
  “谁是小辣妹?谁要跟你坐?”黎佩玖白了陈河一眼,一脸冰冷。
  此时的黎佩玖,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和高跟鞋,绝美诱人的大长腿,性感ol制服套裙,搭配上那张让人心跳窒息的容颜,沪海市商界第一美女的称号当之无愧!
  “佩玖!不许无礼!陈先生是你外公请来的贵人,还不快向陈先生道歉!”黎天荣面色一冷,严肃道。
  这位陈先生可是北京那位老丈人请来的人物,先不说这位先生的神秘身份不可揣摩,就凭刚才他在集团门口那势如破竹的迅猛身手,那便绝对不能得罪。刚才陈河在环球大厦门口保护黎佩玖的那一幕,黎天荣通过视频监控回放,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不要!我凭什么向他道歉?他就是个无耻流氓!”黎佩玖愤懑道。
  “佩玖,别胡闹!刚才陈先生在大厦门口拼命保护你,你难道都没看在眼里吗!”黎天荣态度严厉,叱喝道。作为父亲,他很少对女儿如此厉声叱喝,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向来独立自主,比谁都明白事理,可是今天……女儿竟然如此不明事理……如此胡闹!
  黎佩玖精致的脸蛋有些愣住,愤怒的话也卡在了喉中,此时她被父亲一句话顶的哑口无言。的确……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刚才那惊心动魄的暗杀一幕还在脑海中回荡……枪声,锋利的尖刀,那些可怕的杀手……
  “陈河先生是你外公特地请来的保镖,专程赶来沪海市保护你的,你还如此无礼!”黎天荣训斥道。
  黎佩玖一时不知应该如何开口反驳。
  陈河悠然自得的抽着雪茄,顺带扬起手中那只银色高跟鞋,“小辣妞,我可不是故意要摘你高跟鞋和纽扣的,我是在保护你。”
  见到他手里那只银色高跟鞋,又听到他那番可恶的话,黎佩玖刚平息的怒意又点燃了。
  高耸诱人的胸脯使劲起伏着,沪海第一美女总裁的气质荡然无存,此刻她几欲抓狂,怒道:“滚!我不需要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下流之徒来保护我!”
  “佩玖!别无礼胡闹!”黎天荣脸色一变,很是生气。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太倔了。
  “我才不要这种业余的流氓家伙来当我保镖!”黎佩玖脸蛋上满是怒色,“我可以聘请整个华夏最好的职业安保机构,我绝不容许这种业务流氓来保障我的人生安全!”
  “佩玖!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连爸的话都不听了?”黎天荣脸色沉了下来。
  “业……余?”坐在沙发上的陈河突然笑了,笑的饶有意味。
  业余?如果陈河被称为业余,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称为专业?能够有资格让陈河亲自保护的人物,怕是全世界都没有几个……他上一次亲自执行保护任务,还是在一年前,被保护人是一位俄罗斯重要身份的外交大臣……
  陈河缓缓起身,将手中那只银色高跟鞋轻轻一掰,鞋底的细高跟掰断,露出一颗金属的电子器件,上面还闪烁着微亮的红点。然后他又轻轻一捏,手中的那两枚纽扣被捏碎,露出两个微小的电子器。
  “这是什么?”黎天荣一惊!
  第四章 职务,司机
  “定位追踪器和监听器。”陈河淡淡的说道。
  黎天荣满脸震惊,神情严肃了起来。
  “不用担心。”陈书淡然的说着,然后突然拿起一只玻璃水杯,对着监听器狠狠砸了下去!
  沪海市,一间阴暗的办公室里,一个男人猛地扔掉监听耳麦,双手使劲握着耳朵,脸色狰狞痛苦!
  黎佩玖精致的脸蛋上一片呆滞。
  “岂有此理!究竟是谁把这些监听器和定位器装到我女儿身上的!”黎天荣简直快气炸了,大庭广众之下,自己女儿竟然被人公然追踪监听,这简直太过可怕了!
  “除了你们自己人,还能有谁?”陈河淡然说道。
  “自己人?陈先生你的意思是,我们环球集团有内奸?”黎天荣大惊。
  陈河吸了一口雪茄,缓缓道:“不用紧张,交给我吧,是龙是蛇,总会现身的。”
  “佩玖,还不快谢过陈先生,要不是陈先生保护,你此时还置身于危险之中!”黎天荣郑重说道。
  黎佩玖呆立在那儿,绝美容颜让人窒息,可樱唇就是迟迟不肯开口。
  陈河饶有意味的望着她,不由得淡淡一笑,“真是一个倔强的小辣妞。”
  陈书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黑色电子手表,径直来到黎佩玖面前。
  黎佩玖下意识的倒退一步,“你要干什么?”
  “别慌,哥哥不会吃了你。”陈河痞笑道,抬起黎佩玖的手,将那只黑色电子手表戴在了她手上。
  “这只手表能实时监测到你的心率情况,如果你遇到危险,心率上升,我就能感应到。”陈河解释道,说完也抬起了自己的手腕,亮出了一只同样的电子表,“你也可以称它为情侣表。”
  “神经病!谁要跟你带情侣表!”黎佩玖说完,直接摘下手表,甩给了陈河。
  “佩玖,别胡闹!”黎天荣叱道。
  “爸,我不需要这个家伙的保护!”黎佩玖反抗道。
  “由不得你!陈先生是你外公亲自替你安排的保镖!”黎天荣知道女儿的倔脾气,于是搬出了外公来压她。
  果然,当搬出了外公的名头时,黎佩玖沉默了。
  “陈先生,这段时日里,佩玖的安全就拜托你了。”黎天荣脸色郑重,带着真挚恳求。
  “黎董,你比我年长许多,别叫我陈先生了,就叫我小陈吧,而且还能掩饰我的身份。”陈河说道。
  黎天荣略微一愣,然后豪爽道,“好,那我就叫你一声小陈了,小陈,你若是不介意,不妨称呼我为黎大哥。”
  “不了,我还是继续称呼你为黎董,一个保镖称呼董事长为大哥,这太过瞩目了,容易引起人注意。”陈河解释道。
  “呃……这倒是。”黎天荣缓缓点头,“小陈,那从明天开始,你就来环球集团上班吧,我给你安排一个经理的职务,月薪十万。”
  “爸!你要干什么?我不同意!”黎佩玖惊异,直接出言反驳道,“凭什么给他安排一个经理的职务?公司有公司的规矩,爸你身为董事长,不会要公然破坏公司规矩吧?”
  被自己女儿如此点批,黎天荣老脸一沉,道:“不同意也得同意!小陈是特地过来保护你的,安排一个经理职务怎么了?”
  “集团向来注重规章制度,爸你突然安插一个经理职位进去,公司同事会怎么想?没有了规章,这个公司还像公司吗!”黎佩玖毫不示弱的反驳。
  “我是你爸!我说了算!”黎天荣怒道。
  “我是公司总裁,公司制度不是你说了算的!”黎佩玖气势凌然的回击道。
  “你!”黎天荣老脸涨红,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这么倔!他索性搬出了董事长的身份,怒道:“我是公司董事长!我说了算不算?”
  这一对父女互不退让的争吵着,一个是公司董事长,一个是公司执行总裁,俩人几乎都快引发世界大战了。
  “黎董,我不需要经理职位,你给我安排一个司机的职位就可以了。”陈河缓缓说道,打断了父女俩人的争吵。
  黎天荣微微一诧,“司机……这……这不是委屈了小陈你吗?”
  “不委屈,我的任务是保护佩玖,什么职业身份对我而言都一样。”陈河云淡风轻的说道,“还有,黎董你也不用给我发工资,我来保护你女儿,不是为了钱。”
  黎佩玖冷声一笑,精致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轻嘲,“哼?不是为了钱?难不成你还提供无偿保护?”她显然不相信陈河的话,她是生意人,掌管着一个超大的企业集团,没有人比她更明白利益的复杂关系。这个世界上,几乎就没有“无偿”二字,任何事情,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
  “不是无偿。”陈河将手中的那根雪茄轻轻压在烟灰缸上,掐灭烟头,缓缓说道:“我欠你外公一个恩,这次,是来还情的!”
  “小陈,你专程过来保护佩玖,这点工资肯定是要给的,就当是你在沪海的生活费吧,等保护期结束之后,我另再重金酬谢!”黎天荣郑重的说道。
  既然黎天荣执意要给,陈河也懒得拒绝,他撇撇嘴,道:“随便吧。”这点钱,他根本无所谓,否则别说月薪十万了,就算月薪一千万,恐怕都未必能请得动他……
  一年前,他亲自执行任务,保护俄罗斯外交大臣,俄罗斯军方可是给出了5亿美金的佣金,并且动用了一个老友的人情承诺,才请动了他出山……
  黎天荣拿点电话,喊秘书进来。
  不一会儿,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的秘书孙雪走进了办公室。
  陈河眼神饶有兴致的在孙雪身上打量着,长发、大眼睛、大胸……孙雪的容貌娇美,身材如天使般火爆,s形曲线尽显。他当然不是贪图美色,他是在观察这位秘书的言行举止的每一个细节。一个人心里是否有鬼,透过她的细微的动作,便能够观察的一清二楚。
  只是陈河这番动作在黎佩玖眼里,却彻底变成了赤裸裸的色意……她亲眼见到陈河那色眯眯的眼神肆无忌惮的在秘书孙雪身上扫视着,黎佩玖贝齿轻咬,几乎恨得牙痒痒,这个该死的流氓!变态!
  在孙雪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陈河才渐渐收回了目光。
  “孙雪,刚才在集团大厦楼下发生的那一幕刺杀事件,给我全面封锁消息!不准透露给任何一个人,集团内部也不许透露!”黎天荣郑重的命令道。
  “是,我明白!”孙雪点点头。
  “另外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陈河先生,黎总的私人司机,从今天起他将负责保护黎总的出行安全。你帮陈先生安排一个独立办公室,要在总裁办公室边上。”黎天荣吩咐道。
  “为什么要把这家伙安排在我办公室边上,我不同意!”黎佩玖直接反抗,此时她看见陈河就恨得牙痒痒,父亲竟然还要将这个无耻家伙安排在自己的办公室旁?她怎会答应?
  “不同意也得同意!”黎天荣一声令下,根本不给女儿反驳的机会。
  孙雪冲陈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陈河先生,您请跟我来。”
  秘书孙雪带着陈河,径直来到了黎佩玖的总裁办公厅区域。
  在总裁办公室旁边,有一个办公室还空着。因为这个位置很尴尬,就在总裁办公室旁边,所以一直没有人敢使用。此时,倒是便宜了陈河。
  陈河在自己办公室扫了一眼,似乎很无所谓,然后径直来到一旁的总裁办公室门前。
  “这是黎佩玖的办公室?”陈河问道。
  “是的。”孙雪点头。
  陈河突然一把推开总裁办公室的豪华大门。
  “陈先生,黎总办公室是不能随便进去的!”孙雪惊道。
  陈河根本未理会她,径直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超大的豪华办公室,装修奢侈时尚,极具唯美,标准的女性办公室设计风格。办公室内还漂浮着一阵淡雅好闻的清香,陈河使劲嗅了几下,感受着这好闻的香味儿。
  “陈先生,黎总办公室不能随便进!若是被黎总发现,她会很生气的!”秘书孙雪紧张道。
  “没事,我跟你们黎总关系好的很,她不会生气的。”陈河很不要脸的说道,眼神则是没有丝毫停留的在黎佩玖办公室内四处扫视着。
  陈河踱步来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站在九十九层的总裁办公室,沪海市的繁华尽收眼底。在落地窗前的地上,摆放着一双精致迷人的红色高跟鞋。陈河拾起高跟鞋,仔细打量着。
  “谁允许你进我办公室的!?”突然,一道磁性却又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第五章 不许进我卧室!
  陈河扭过头,只见黎佩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办公室门口,此时正气呼呼的瞪着他。
  “对不起黎总,我……拦不住他……”秘书孙雪低下头,轻声道歉。
  “我在检查你的办公室,看看是否有窃听器之类的。”陈河解释道。
  “那你拿着我的高跟鞋干甚么?!”黎佩玖声音冰冷,带着愤懑。
  “呃……作为你的保镖,我需要检查你的所有私人物品。”陈河毫不要脸的说道。
  “你给我出去!”黎佩玖直接一声喝,她几乎快奔溃了,这个可恶的男人,不仅私闯她办公室,竟然还龌龊无耻的拿着自己的高跟鞋?黎佩玖别提有多怒了。
  陈河撇撇嘴,放下手里的高跟鞋,淡然自若的走出办公室,和黎佩玖擦肩而过时,他还不忘调侃一句:“小辣妞,你的脚挺美的。”
  黎佩玖精致的脸色瞬间泛红,一阵发烫,这是……在公然调戏她么??
  黎佩玖突然一个转身,玉手直接搭在陈河肩膀上,一记华丽无比的女式过肩摔!
  “呯!”
  国际世界叱咤风云的超级兵王,枪林弹雨炮火中如入无人之境的陈河,竟然被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狼狈无比……
  “忘了告诉你,我是柔道六段。就你这业余寒碜的水平也配来保护我?”黎佩玖美眸狠狠瞪着陈书,语气冰冷。此时的她早已被愤怒所取代,沪海第一女神的冷静睿智荡然无存。
  陈河狼狈无比的从上爬起来,使劲揉着身上的疼痛,“小辣妞,你还真敢下狠手……”
  “你要是再站在我办公室多一秒钟,信不信我再摔你一次?!”黎佩玖怒气冲冲道。
  陈河挑衅般的瞪了她一眼,怒甩下一句话,“小辣妞,算你狠!”然后拖着一瘸一拐的身子离去……
  傍晚,黎天荣特地邀请陈河来到他家里,在家里摆设下了豪华丰盛的接风宴。
  黎天荣家的别墅很大,几乎堪比中欧世纪的别墅庄园了,超大的私人露天泳池,超大的私人花坪,边上甚至还有直升机的停机坪。环球集团是华夏500强企业,作为集团创始人,黎天荣身价过百亿,乃是整个华夏商圈都举足轻重的人物。
  从劳斯莱斯幻影内下车,见到眼前这超级豪华奢侈的别墅庄园,陈河的眼中却没有丝毫波澜,平静无比。
  见到陈河如此淡定如初,黎天荣心中不禁暗暗诧异,任何一个普通人,见到他这如此富丽堂皇的别墅庄园,都会有心绪波动。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丝毫的波澜?仿若对自己的这座价值过亿的超级别墅庄园视若无物一般?
  虽然知道陈河是来保护自己女儿的,但黎天荣作为商界大佬,还是带着一丝基本的试探。可是此刻陈河表现出的淡定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黎天荣只觉得这个陈河越来越神秘了?他竟然有些看不透。
  陈河随意的扫视了别墅一眼,他之所以这么平静,是因为他在海外也有数十套超级别墅庄园,地中海、太平洋岛、哥伦比亚……每一套都是世界顶级的天价豪宅……
  走进别墅,一位风姿卓韵的女人热情的迎接了出来。
  “香楠,这位就是陈河。咱爸请来保护佩玖的高手。”黎天荣向妻子介绍道。
  女人长得很漂亮,年纪在她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皱纹,精致的五官有些熟悉,和北京的那位骆老竟是有些相像。陈河已经猜到了这位女人的身份,她就是骆老的女儿,骆香楠。
  “骆姨您好。”陈河微微一笑,道:“代我向骆老也问一声好。”
  骆香楠柔声道:“小陈你快坐,别站着。”
  今晚这顿接风晚宴,黎天荣特地聘请了两位米其林三星主厨,亲自来到别墅,制作这顿奢侈豪华的私人晚宴,足以体现了他的隆重款待之意。
  黎佩玖不想看见陈河,于是一回家就上了楼,关进书房内处理工作了。直到吃晚饭时,才姗姗下来。
  此时她已经换下了那身ol职业装,身上穿着一件浅白色连衣裙,那双绝美诱人的大长腿裸露在裙摆之下,散发着奕奕光泽。
  陈河眼睛若有若无的望向黎佩玖的那双绝美长腿,饶是阅女无数的他,也不禁暗暗感叹,这双美腿……真乃极品!玩上十年都不会腻啊!
  “臭流氓,眼睛往哪儿看呢!”黎佩玖毫不留情的冷声叱道。
  陈河急忙收回目光,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眼神中略微显出一丝尴尬……
  “佩玖,不许无礼。”骆香楠对女儿指责道。
  黎佩玖冷冷瞪了陈河一眼,气得不想说话。
  小辣妞,迟早有一天要让你跪下唱征服……陈河心中暗自臆想着……
  晚餐很丰盛,中西结合的菜肴,米其林三星大厨掌勺,每一道菜都精致无比。
  “小陈,要不要喝点红酒,我前段时间托朋友特地从国外搞来一瓶拉菲庄园的八二年拉菲。”黎天荣说道。
  陈河却摇摇头,“黎董,今晚不能喝酒,我一会儿还要检查你们家的安全布置情况。”
  见状,黎天荣也只得作罢。
  “小陈,以后私底下你不用叫我黎董,就叫我一声黎叔吧。”黎天荣亲切的说道。
  “好吧,那以后公司之外,我就叫你一声黎叔了。”陈河应道。
  黎天荣眉开眼笑,“来来来,吃菜吃菜!”
  黎佩玖郁闷无比的趴在餐桌前,筷子虽然夹着菜,但眼睛却狠狠瞪着陈书,仿佛跟他有仇一般。
  陈河毫不在意,一副自己家里的模样,痞里痞气的大吃大喝起来,免费大餐,不吃白不吃。这是他的原则。
  “地痞流氓……”黎佩玖低声轻啐,眼神的不满更甚。
  陈河狼吞虎咽的吃下许多菜肴,稍稍填饱了肚子,才缓缓开口问道:“黎叔,关于佩玖她被人暗刺的事情,我需要知道详细的原由。”
  黎天荣微微迟疑,正欲开口,黎佩玖却抢先一步,开口说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负责好安保工作就可以了,其他事情没必要告诉你。”
  陈河饶有意味的看着她,“我答应了骆老,要保护你的安全。这不是儿戏,希望你不要任性,请告诉我实情。”
  “谁任性了?”黎佩玖气呼呼道,精致的脸蛋上堆满了寒霜,“你想要什么实情?”
  “很简单,是谁想杀你?”陈河认真的看着黎佩玖,眼神透着一股深邃。
  “我怎么知道是谁想杀我?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自己不会去查?”黎佩玖态度很差,没有一点好脸色。
  陈河就这么看着她,缓缓说道:“你知道,你比谁都清楚,不是么?”
  “你在说什么?”黎佩玖突然有些心虚,掩饰道。
  “那些杀手们敢在你公司门口正大光明的动手,并且毫无身份遮掩,说明他们肆无忌惮,根本不在乎身份是否会被你揭穿。”陈河淡然说道。
  黎佩玖脸色微微一变。
  “那么,究竟是谁想杀你呢?”陈河继续问道。
  黎佩玖沉默,不肯开口。
  “是……铂金集团。”黎天荣突然开口说道。
  “铂金集团?为什么刺杀佩玖,目的是什么?”陈河继续问道。
  黎天荣正要说话,黎佩玖突然抢先一步说道:“铂金集团和我环球集团在股市上有一些冲突,涉及相互之间的股票利益,所以他们想派人恐吓我,目的是让我退缩。”
  陈河意味深长的看了黎佩玖一眼,然后缓缓说道:“恐吓你?你觉得他们只是在恐吓你么?”
  “当然,这是法治社会,他们难不成还敢真的动手杀人?”黎佩玖冷声道,她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商战,知道这些奸诈商人的心性,有时候他们会采用这种下三滥的威逼利诱恐吓手段来逼迫对手。
  “今天,那个杀手掏出了枪,你应该看到了吧。”陈河说道。
  “他们想持枪恐吓。”黎佩玖分析道。
  “持枪恐吓?今天,那个杀手的一枪,是直接对准你的心脏射击的,如果我不把你抱起,你觉得后果是什么?”陈河问道。
  听到这里,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4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黎佩玖突然沉默了,精致的脸蛋似乎有些微白。
  黎天荣紧张问道:“小陈,你的意思是,那些杀手是真的要杀我女儿?”
  “那是一批专业的杀手。”陈河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气氛沉默。
  黎天荣呆住了,许久才郑重开口道:“小陈,请你一定保护我女儿的安全!”
  骆香楠也脸色苍白,她从来没遇到这种血淋淋的刺杀事件,恳求道:“小陈,求你保护佩玖。”
  “黎叔,骆姨,你们放心,我既然答应了骆老,就一定会亲自保护佩玖的安全!”陈河认真的说道。
  当事人黎佩玖面容微微发白,美眸有些无神,原本她以为铂金集团只是派人恐吓她而已,却没想到竟然是想真的刺杀她??事情似乎有些超乎控制……
  吃完晚餐,陈河开始对黎天荣家的这座超级别墅进行全面的检查搜索。
  陈河用手挽上那只黑色电子表轻轻扫描过整间别墅,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小陈,你这个手表,能检查出什么吗?”黎天荣诧异的问道。
  陈河缓缓解释道,“这是一款检测仪器,能够检测到任何频率的监听器和追踪装置。”
  听到陈河的解释,黎天荣不禁有些惊讶,没想到这款表面普普通通的手表,竟然还有如此功能?
  陈河的这款手表来历惊人,乃是美国最新发明的先进特工军用手表,专门供应于美国政府部门的特工组织!陈河耗费巨力才从一位美国特工手里抢夺过来。若是让黎天荣知道这款手表的真正来历,怕是得惊的眼珠子都掉出来!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4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黎佩玖也一脸诧异的看着陈河上上那只手表,因为那只手表,正是陈河白天所说的那对情侣表,陈河当时还将另一只手表戴在了她手腕上,不过被她直接摘掉了。陈河在别墅内仔细检查,黎佩玖和父母站在一旁,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一路检测。从走廊到书房,再到别墅内的健身房,室内泳池……不得不说黎天荣家真的很大,但陈河检查非常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检查完衣帽间,陈河朝着走廊尽头的那间卧室走去。
  黎佩玖站在一旁,本来很安静的她突然反应了过来,俏脸一变,玉足踩着拖鞋就冲了上去,“喂站住!不许进我卧室!”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9-03-26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