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1.极品啊
  东南市,是一座极为繁华的城市。
  这里商业发达,企业云集。
  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女如云。
  尤其是梦药集团的总裁梦天雪,二十岁左右岁,号称东南市第一美女。
  不过,她还有一个外号——冰山美人。
  原因很简单,追求她的人可以围绕东南市一大圈了,可是,不管是世家公子,还是商业巨贾,都被拒之千里之外。
  所以,现在许多年轻人都以搞定冰山美人为第一目标。
  ……
  东南市的飞机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左手提着一口木箱,右拖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紧紧跟在一个穿着一套紧身皮衣的长发美女身后。
  肖寒眼中精光闪烁、只差没有流口水了。
  美女在紧身衣衬托下,身材自然是一览无余,凹凸得当。
  先前在飞机上,他也仅仅是看人家长得漂亮,所以才主动搭讪,又是提行李箱,又是拿包的。
  现在下了飞机才发现,这女人的身材竟如此傲人。
  “拿来。”
  走了一段距离,那女子转过头来。
  “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呗。”
  肖寒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看上去有点小痞气。
  面对那女子的话根本不理会他的话,而是伸出手来,脸色有些冰冷的道:“拿来!”
  “美女,你看我们搭乘一班飞机,又是邻座,这是多大的缘分,至少你也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肖寒还是紧紧的拽着那粉色的行李箱,并没有要交给她的意思。
  “你想知道?来。”
  女子朝着他勾了勾手。
  肖寒连忙将耳朵凑了过去。
  然而,那女子美腿一抬,膝盖一顶,直接撞向了他的小腹。
  只不过,肖寒早有防备,连忙右手松开,抵在了她的大腿之上。
  顺手一摸,微微笑道:“还挺有手感的,可惜啊,女人这么暴力是嫁不出去的。”
  “你说什么?”
  女子脸色一沉,没想到对方竟然挡住了她的一击,还说她嫁不出去?
  随即,那女子一拳横扫而来,砸向了他的太阳穴。
  “卧槽,这可是要死人的。”
  肖寒连忙丢下自己的木箱子,抬手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喂,美女,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下手也不要这么狠吧?”肖寒眉头微皱,道。
  “你...”
  女子被肖寒抓住双手,动弹不得,脸上涌出一抹怒火。
  而此时,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快速朝着这边赶来。
  以肖寒的经验,这两人有些实力,应该是来接这位女子的。
  他连忙放开了女子,提着自己的木箱子后退了两步,道:“美女,你看印堂发黑,最近会有灾劫,真的不留个电话让我给你驱邪避凶?”
  女子已经怒不可待了,正准备再次出手。
  肖寒连忙说道:“好了好了,电话我就不要了,你自己小心为上,我有预感,我们会再见面的。”
  说完,肖寒转身就跑,立刻消失在人群里。
  “苏部长,您没事吧,要不要派人将他抓起来。”那两人上来,小声问道。
  “不用理这个无赖了,我们快点走吧。”女子说了一声,三人快速离去。
  其实,肖寒可不是无赖。
  他是国家神秘组织的人,功劳显赫,为国家做出了多少贡献。
  虽然他经常混迹于各国,泡尽无数美女。
  但他肖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又或者说,女人见得多了,泡妞只是一种习惯,却无人可以让他动情。
  而这一次。
  肖寒来到东南市,是因为他退休了,原因很简单,他的师傅,一个疯老头,给他订了一门亲事,正是东南市梦药集团的总裁梦天雪。
  本来,两人连面都没见过,肖寒是不同意的。
  就拿东南市来说,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哪有他自己的地盘舒服啊。
  可肖寒从小无父无母,疯老头就是他的父母,疯老头的话,肖寒也不敢反对。
  所以,他只能遵从,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内陆。
  “师傅,去青河别墅群。”
  肖寒走出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按照地址报了一遍。
  那出租车司机是一位中年胖子,听到这个地方,有些好奇的朝着肖寒看了一眼,道:“小兄弟,你住在青河别墅群?”
  因为住在那里的人都是一些有钱人,至少都是身家上亿的。
  而肖寒这身打扮虽然还不错,但也不像是有钱人家。
  “呃...算是吧。”
  肖寒回答道。
  他去青河别墅群,那是因为他的未婚妻梦天雪住在那里。
  既然已经订婚,那肯定也是住那里呗。
  “嘿,还真看不出来啊,有钱人家穿的这么普通,行李箱还是木质的。”
  胖子司机嘀咕了一句,开着车上路了。
  很快,出租车停在青河别墅群的门口。
  肖寒付了钱,下车。
  望着眼前一栋栋豪华别墅,让他惊叹不已。
  “没想到,内地还有如此规模的别墅群。”
  “看来,这门亲事还不错,有吃有住,老婆还是公司总裁,有钱花,下半辈子可以好好享受了。”
  作为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一旦闲下来,就变得懒散了。
  很快,肖寒找到梦天雪的房子,第八栋。
  只不过,门锁了,他进不去。
  “卧槽,竟然忘记了,我那未来的老婆是一个人住的。”
  肖寒要抓狂了,现在大中午的,等着梦天雪下班,还得等上大半天呢。
  他将手伸进兜里,摸出了一个手机,准备给梦天雪打电话。
  突然,他又收起了手机。
  “嘿嘿,先不告诉她,等她回来给她一个惊喜。”
  肖寒想着,便打开木质箱子,取出一根金属丝,这是他的开锁神器。
  以他的本事,只要他想进的地方,就一定进得去。
  金属丝在锁孔里捣鼓了几下,门很快就开了。
  “咦,这里面还蛮整洁的啊。”
  室内的地板砖拖得干干净净,都能当镜子使用。
  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两个抱枕,一个大狗狗娃娃摆放得整整齐齐。
  茶几上,其他柜子上也是规规矩矩。
  门口的鞋柜上,摆放着两排高档女鞋。
  地上,还有一双拖鞋,应该是室内穿的。
  肖寒脱了鞋子,换上拖鞋,走了进去。
  由于他之前一直是在国外,住的都是西式风格的房子,这才回来,对中式风格的别墅有些好奇。
  所以,肖寒看完一楼,便是走向了二楼。
  二楼一共三个房间,有一个门上贴着卡通的图案,装饰得非常的女孩子气。
  肖寒嘴角一斜:“这应该是我未来老婆的房间吧。”
  打开房门,里面一股淡淡的茉莉花清香传来,让人陶醉。
  里面的桌上,也是整整齐齐。
  上面摆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张女子的照片,薄薄的嘴唇,带着淡淡的微笑。
  一双眼睛乌黑亮丽,如同黑宝石一般。
  精致的五官如同天工雕刻,一头乌黑长发,飘逸着,实在是美。
  “原来我老婆这么漂亮。”
  身为花丛老手,肖寒也深深的被这张照片给吸引住了。
  如果真人如同这张照片,那他真是庆幸答应了这桩婚事。
  再看到打开半边的衣柜。
  肖寒被一件纹胸给吸引住了。
  “34D。”
  拿着纹胸,再看看照片,肖寒可初步断定,他这老婆,完美。
  “嘿嘿,看来这一次真的有福了。”
  肖寒嘴角一弯,走下了楼去。
  由于现在还早,他去厨房转悠了一圈,里面还有剩余的饭菜,所以就热了填饱肚子。
  随后,便提着木箱子走进了梦天雪的房间。
  在肖寒的心里,既然已经订婚了,那岂不是意味着,可以睡在一起了?
  第2章暴怒的冰山美人
  箱子里,除了一些衣物。
  还有一本书,正是他修炼的秘籍,名为“玄天诀”。
  里面划分了四个实力境界,分别是明劲、内劲、暗劲、化劲四个境界。
  明劲巅峰,即为武学大师。内劲巅峰,即为古武大师。以此往后,还有古武宗师、古武大宗师。
  传说,达到化劲实力,可以真气外放,做到真正的杀人于无形。
  虽然如此划分,但肖寒只见过明劲和内劲的武学大师和古武大师,至于古武宗师和大宗师这类人,根本不知道长啥样。
  而他修炼了玄天诀,实力也才达到内劲初期而已。
  除却玄天诀,箱子里还有一台古旧的发报机,一盒银针,一个血色狼脸面具。
  发报机是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用来收发信息所用。
  疯老头在他来的时候说过,这东西必须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银针,那是肖寒的兴趣,没事跟疯老头学的歧黄之术。
  只是没想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肖寒的银针之法更为犀利。
  同时,由于肖寒出任务都是带着血色的狼脸面具,所以号称‘血狼’!
  血狼出,必见血,这是这十几年来在海外留下的威名。
  让无数的恐怖组织闻风丧胆。
  只不过,他也就整理出了衣物,其他的东西,还是不能轻易让梦天雪知道。
  做完这一切,肖寒去客厅看了一会电视。
  差不多六点的时候,他就起身做晚饭去了。
  既然是这么漂亮的老婆,怎么也得好好的表现一番吧。
  不得不说,肖寒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很快,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出炉。
  而此时,门外也响起了汽车的引擎声。
  随即,车子停下,车门关起,高跟鞋的声音离别墅门越来越近。
  梦天雪拖着沉重的步子,提着白色的包,走向了房门口。
  或许是因为公司遇到了难题,让她心神不定,以至于都没有注意房内的灯光。
  她开门而入,习惯性的准备换鞋子的时候,突然间眉头柳眉一凝。
  “我的拖鞋呢?”
  “怎们凭空多出一双男士军用鞋?”
  “等等...这是饭菜的香味?”
  梦天雪豁然扭头,朝着餐厅看去,桌子上,摆着三四个菜,还冒着热气。
  桌子边上,一个似笑非笑的陌生男子正紧紧的盯着她。
  一件花式的衬衣,普普通通。
  五官虽然分明,双眼却透露出色眯眯的神色。
  鼻梁高挺,嘴唇微薄。
  看上去还不错,但比起那些追求他的富家公子,给这个人的评价就只有两个字——老土。
  至于肖寒。
  早已经被梦天雪的容貌给惊呆了。
  一头乌黑的直长发垂在背后。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上身穿着一件职业小西装,里面穿着一件白色衬衣。
  纽扣紧扣,衬托出傲人的胸脯。
  “果然是34D!”
  以肖寒混迹花丛的经验,一眼就看了出来。
  下身穿着一条短裙,双腿修长,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性感迷人。
  这比照片还要美了无数倍。
  这就是他肖寒的老婆?
  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然而,就在肖寒沉浸于幸福当中的时候,一道高分贝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啊....”
  梦天雪终于回过神来。
  这是她的家里,怎么会有一个陌生人?
  “你是谁?赶紧给我出去。”梦天雪喝道。
  “老婆,我是你老公呀?劳累一天,饿了吧,快点来吃饭,试试你老公我的手艺。”肖寒嘴角一斜,微微笑道。
  “老婆?老公?”
  梦天雪一愣,她什么时候有老公了?而且还是一个这么老土的人。
  就算他梦天雪要找老公,从那排成长队的人中随便挑出一个也比这人强吧。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梦天雪到底也是大人物,面对肖寒表现得十分冷静,手机也已经握在了手里,随时准备报警。
  “老婆,别紧张,我真的是你老公,不信,你打电话问你爷爷。”
  肖寒说着,站起身来,朝着梦天雪走了过来。
  “你站住,别动。”
  梦天雪连忙喝止,如果对方上来对她不利,她一个女孩子家的,肯定打不过人家。
  见着梦天雪那害怕迟疑的神色。
  肖寒无奈的摇了摇头,难道杨老爷子没有跟她说么?
  “好,我不动,你赶紧打电话。”肖寒坐到了餐桌上。
  梦天雪整个人都是蒙的。
  她想起了爷爷梦立豪前段时间跟他说过,要给她预定一门亲事。
  可到后来就没提及此事了。
  而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老公,又让她给爷爷打电话,难道......这就是爷爷给他找的男人?
  想到这里,梦天雪立刻拨通了杨老爷子的电话。
  “小雪儿,下班了吧。”
  这是一个视频电话,那边一个老龙钟态的老者一出现,就笑着问道。
  “爷爷,您还好吧?”梦天雪先这样问,是担心爷爷遭到了威胁。
  “我很好啊,一日三餐,比年轻人吃得还多,你看,还有你王阿姨照顾着呢,你就放心好了。”
  梦立豪将视频对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照了一下。
  “呃...”见着爷爷没事,梦天雪眉头紧锁,问道:“爷爷,我问你,你之前说的那门亲事....”
  “哎呀,小雪儿,我忘记跟你说这事了。”
  梦天雪才提出来,梦立豪就一拍脑门,道:“那亲事成了,小雪儿,那可是爷爷豁出一张老脸,人家才答应的,就这两天,人家就会过来。”
  “小雪儿,这个人可是万中无一,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啊,他来了之后,就住在你这里,你们俩好好熟悉熟悉。”
  听到这话,梦天雪如遭雷击,这么说,眼前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了?
  怎么会这样?梦天雪感觉整个天都要塌陷了。
  “爷爷,你说什么?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也不问问我的意见,就给我订了呢?”
  “唉,你父母英年早逝,就留下你一人,你二叔和二婶又觊觎公司产业,我若是再撒手人寰,你还怎么过啊,所以,爷爷做主,给你定下了这门亲事,有他在,你就万事无忧。”
  梦立豪幽幽一叹。
  梦天雪的父母也是商业天才,梦药集团在他们的手上,才算是正是发展起来。
  但在十年前,一次车祸,让他们双双殒命,只留下了十六岁的梦天雪。
  也正是这段阴影,梦天雪才冷若冰霜,不喜欢吵闹,不想成婚,喜欢一个人过。
  “爷爷,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能这样啊,当初二叔和二婶给我定下亲事,您不是反对的么?”
  “他们给你定亲,是有目的的,再说了,宋家那小子能和小寒比么?雪儿,听爷爷的,准没错...”
  杨老爷子的态度很坚决,梦天雪欲哭无泪:“可是...可是...”
  她看肖寒,稀松平常,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恐怕随便从她的追求者中抽出一个,都要比这个人强上百倍吧。
  “杨爷爷,您好。”
  就在此刻,肖寒不知道何时来到了梦天雪的身边。
  “哦?小寒,你到了啊,哈哈哈,难怪雪儿这丫头给我打电话,老了,忘记和雪儿说起这件事情,不好意思。”
  梦立豪在视频中见到肖寒,顿时哈哈大笑。
  “没事没事,杨爷爷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我会照顾好雪儿的。”肖寒说道。
  “好好,有你在,我这把老骨头就放心了。”
  梦立豪说着,又对梦天雪说道:“雪儿,既然你们已经见面了,爷爷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不准欺负小寒,不然,爷爷可就要生气了。”
  “对了,你们俩很般配,哈哈哈哈....”
  看着两人同框的视频,梦立豪大笑了几声,挂断了电话。
  第3章梦天雪的条件
  梦天雪握着手机,呆呆的站着。
  一副脸已经如同万年冰川。
  她本想反对,但是,看着爷爷这么开心,她又不忍伤了老人的心。
  默默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肖寒,冷冷道:“你给我滚。”
  “嘿嘿,老婆,初次见面,何必这么凶,先认识一下,我叫肖寒。”
  说着,肖寒伸出手来,嬉笑道:“握个手呗。”
  梦天雪美貌非凡,小手白皙,一看上去就很滑。
  只不过,他被无视了。
  梦天雪感觉这一切太离谱了,她是谁,商业界的天才,又是美女,曾经拒绝了无数追求她的的人。
  现在让她嫁给一个色眯眯的土鳖,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还般配,般配个鬼。
  脱了高跟鞋,梦天雪准备换鞋子去自己房间。
  但是,她忘却了,她的拖鞋不见了...
  转眼一看,见到肖寒的脚上...一双可爱的粉红色小白兔拖鞋。
  “你...竟敢穿我的拖鞋?无耻。”
  梦天雪瞪着眼睛,恨不得将肖寒掐死。
  “呃...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双,为了不弄脏地板,所以才换了鞋子,你看我想得多周到。”
  肖寒笑嘻嘻的说道。
  “你...”梦天雪气得胸口疼。
  “好了好了,你帮我找一双出来,这双还给你呗。”肖寒说道。
  梦天雪没有理他,直接从柜子里找出一双红色的小白兔拖鞋,穿上后朝着楼上走去。
  “老婆,先吃了饭再上去呗?”肖寒喊道。
  “别叫我老婆,我不是你老婆,这婚事,我不同意。”
  梦天雪愤怒的说了一句,朝着楼上走去。
  才走到了一般,突然停了下来,问道:“这是你做的饭菜?”
  “是啊。”
  肖寒听着,还以为梦天雪想吃饭了呢,连忙说道:“中午的那些剩菜剩饭,我都热着吃了,这些可是新炒的,快来吃吧。”
  梦天雪一副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你说什么?你把那些饭菜吃了?那是我昨晚吃过了的。”
  “你吃过的?没事啊,我不介意的。”肖寒说道。
  “可是我介意...”
  说完,梦天雪来着一丝不爽,噔噔噔的上了楼。
  肖寒抓了抓头,他搞不明白,我都不介意你介意啥,又不是你吃我吃过的。
  “老婆,你不吃啊,那我先吃了。”
  做了一桌子菜,闻着菜香,肖寒早就饿了,如果不是想给梦天雪一个惊喜,他早已经开吃了。
  然而,他才坐到桌子上,二楼的房间里再次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
  肖寒连忙朝着楼上跑去,来到房间,问道:“老婆,你怎么了?”
  “肖寒,谁让你进我房间的?”
  “谁让你把衣服挂到我柜子里的?”
  “还有这木箱子,谁让你放我房间里的?”
  “你究竟想干什么?”
  梦天雪彻底抓狂了,这个恶心的男人,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才来到这里,就想和她睡一个房间么?
  等等...
  梦天雪突然见到了床上的纹胸,整个房间顿时冰冷了起来。
  “肖寒,你个无耻下流的混蛋,我要杀了你....”
  她咬牙切齿,已经掩饰不住自己暴怒的情绪,这个家伙,竟然还拿过她的纹胸,可想而知,此人是何等的下流……
  冰山美人碰上下流无耻的男人,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再加上爷爷的坚决,让得梦天雪不得不妥协了下来。
  但是,想让一个陌生男人跟她睡一起,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客厅里,梦天雪坐在真皮沙发上,抱着大狗狗娃娃暗生闷气。
  沙发的另一边,肖寒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边上,是肖寒的木箱子,衣服啥的都被梦天雪给丢了出来。
  “老婆,不生气了哈,生气就不漂亮了。”肖寒说道。
  “你给我闭嘴。”
  梦天雪的脸上蒙着寒霜,怒道。
  “呃...”
  虽然肖寒有些无奈,谁知道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不解风情。
  算了,不说话就不说话。
  他想着,只能等这个女人气消了再做下一步打算了。
  过了很久,梦天雪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突然说道:“肖寒,你要住在我这里可以,但我有几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婚事订了,人也来了,爷爷也已经表了态,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不然,对她的生活和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尤其是她的爷爷,年事已高,又在疗养,总不能让爷爷再为自己的事情而操心吧。
  “什么条件?”
  肖寒坐直了身躯,问道。
  “第一,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你上二楼。”梦天雪说道。
  “不上二楼?我睡哪里?”肖寒脸色一沉,这别墅里,貌似就只有二楼有几个房间。
  之前,他本是想着幸福来了,每天晚上可以温香软玉在怀,没想到人家连楼都不让上,别说是上她床了。
  “客厅右边有一个房间,你以后就住那里。”梦天雪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房间,说道。
  肖寒扭头看去,的确是见到了一个房间,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好。”
  如今之计,也只能暂时屈从,只要这冰山美人没让他滚蛋就行。
  “第二,不允许碰我的东西,比如拖鞋,茶杯,碗筷,都必须分开。”
  作为一个美女,尤其是能独自将家收拾得这么整洁的美女,都有一点小洁癖。
  不然被肖寒穿过的拖鞋怎么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呢。
  “这一点我也同意。”
  肖寒点头答应。
  “第三,我们才见面,根本没有感情,所以,我们的关系你不得向任何人公开,还有,你不得以任何理由干预我的私人生活。”
  两人还是陌生人,作为冰山美人的梦天雪根本不会对一个土鳖一见钟情。
  而且,对方还是这么的下流无耻。
  “我同意不公开,但你的生活,必须有我。”肖寒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梦天雪咬牙切齿。
  “虽然你我第一次见面,但你我已经订婚,你就是我肖寒的未婚妻,所以,我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肖寒的话让梦天雪身躯一颤,那冰冷的面容也逐渐舒展。
  尤其是见着他认真的表情,有那么一丢丢的感动。
  不过,一想起这家伙的下流无耻,梦天雪恢复了冷漠。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说的做,除却公司,其他私人活动,你可以跟着我,但你最好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可以。”
  见着肖寒答应,梦天雪继续道:“第四...”
  “还有啊?”
  肖寒一愣,都说了三条了,这女人还有完没完?
  “这是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梦天雪贝齿紧咬,连忙说道。
  “最后一条?那你说吧。”
  “从现在开始,一年的时间,你可以住在这里,如果一年之后,我们之间还没有感情,那请你解除婚约。”
  说了这么久,这才是梦天雪的目的。
  她不想让自己爷爷生气,所以想了这个办法让肖寒知难而退。
  到时候如果是肖寒提出退婚,她爷爷也没有办法了吧。
  肖寒紧紧的盯着梦天雪。
  这个女人的心思他完全明白,一年时间么?如果我肖寒还不能让你爱上我,那这十几年也算是白混了。
  “我同意。”
  听到肖寒的话,梦天雪脸上闪过一道惊讶之色。
  她本想着这个男人会拒绝,或者拿着爷爷来威胁她?可他居然同意了?
  “好,既然这样,那就请你遵守约定,我上楼去了。”
  梦天雪舒了口气,搞定这个事,也已经精疲力尽,她只想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
  就在她刚站起来的时候,肖寒突然叫道:“等等。”
  “你想反悔?”梦天雪皓月般的眼睛看着肖寒。
  “男子汉大丈夫怎会出尔反尔,你回来还没吃饭,我去把饭菜热热,吃了再去休息吧。”
  由于两人僵持太久,桌上的菜早已经凉了。
  梦天雪朝着餐厅望了一眼,道:“不吃了,今天胃口不好。”
  说完,也不再理会肖寒,直接走上了二楼,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肖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了无奈的笑容。
  “没想到我肖寒叱咤风云,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妥协,不过,挺新鲜的,一年么?我就不信这天底下还有我搞不定的女人。”
  微微的念了一句,肖寒提着木箱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4章神医馆
  第二天早上。
  梦天雪的状态不是很好,想起自己家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和自己有婚约的男人,所以彻夜难眠。
  但公司的事情一大堆,比起这个男人来,工作还是首要。
  洗漱完毕,梦天雪拖着沉重的步伐出了别墅。
  “咦,看来这小妞昨晚没睡好啊。”
  肖寒打开门,正巧见到了梦天雪出去。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肖寒没有去管,自己收拾了一下,也走出别墅。
  第一次进入国内,尤其是这么繁华的城市,怎么也得去逛逛吧。
  ……
  走在大街上,经过一家医馆,肖寒突然眼睛一亮。
  “咦,有美女...”
  在医馆的前面,一辆豪华轿车内,透过那反光的车玻璃,肖寒只是见到了模糊的身影,就已经判断了出来。
  果不其然,当车门打开,一条黑丝长腿伸出了车门。
  紧接着,一位黑衣女子走了出来,身材绝对的火爆,比起自家的冰美人,各具特色。
  “嘿,美女到底还是国内的看着顺眼。”
  肖寒微微咂舌。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没有理会,而是走到了另一边,将车门打开,扶出了一位中年男子。
  “爸,您小心点,听说李神医无病不治,这一次您一定会没事的。”
  “唉,宛如,全国各地的名医都看遍了,也不见起色,这李神医恐怕也是无人为力,别浪费钱了。”那中年男子弓着身子,叹息了一声。
  那走路的样子,如同七八十岁的老头一样。
  “李神医?”
  听到这话,肖寒抬头看去,见到了一家医馆。
  上面挂着一副对联,写着,大病小病去医院,疑难杂症再登门!
  “哼,好大的口气,大病小病还不看?”
  肖寒心中哼道。
  “爸,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走吧。”
  那叫宛如的漂亮女子扶着中年男子朝着医馆走去。
  肖寒出于好奇,也是走了进去。
  医馆之内,是一个院子,里面比较空旷,还种了一些药草。
  肖寒见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正在接待刚才的那位美女和中年男子。
  小女孩是李神医的孙女,名叫李小雨,模样可爱,胸脯扁平,像是含苞待放。
  “既然是来求医的,那请到里面坐一会,我爷爷出去有点事了,等会就回来。”
  说着,李小雨将两人请到了里面。
  出来见着肖寒,那眉头一皱,道:“神医馆的规矩,每天只接待一位病人,请你明天再来。”
  虾米?神医馆这么牛叉?不但只看疑难杂症,还只接待一位病人?
  “呃,小妹妹,我可不是来看病的,我是来拜见神医的。”肖寒连忙说道。
  在他的心里,敢称神医的,那肯定医术精湛,难不成这位神医比疯老头还厉害?那拜见一下也无妨。
  “拜见我爷爷?还是算了吧,我爷爷不喜欢阿谀奉承,而且,他和杨家有交情,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梦药集团,你们就省了这份心吧。”
  李小雨朝着肖寒挥了挥手,跟赶苍蝇一样。
  可见,这样的事情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啥?你爷爷是梦药集团的?”肖寒一愣,那不是自家那冰美人的公司么?
  “咦,你不知道?这些天,可是有多少人踏破门庭,以高薪挖走我爷爷,你不是来当说客的?”
  李小雨有些诧异。
  “我挖你爷爷?怎么会。”肖寒微微笑道:“小妹妹,是这样的,其实呢,我也会一点医术,所以想来和你探讨一番。”
  “你会医术?糊弄人吧?再说了,就算你会医术,那也只是皮毛,哪有资格和我爷爷探讨?快点走吧。”
  李小雨可不相信,肖寒才多大啊,还没三十吧?
  这样的人,顶多也是医学界刚出道的新手,却跑来跟神医探讨,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肖寒不爽了,自己居然被人看不起,他说道:“不信啊,那我们打个赌吧。”
  “打什么赌?”李小雨问道。
  “就赌你爷爷治不好刚才进去的那个人。”
  梦天雪从出门到公司,脑袋一直昏沉沉的,很不舒服,喝了几杯咖啡,才算是好了一点。
  在他总裁办公室里,一位带着稍许白须白发的老者正坐在她的对面。
  “清雪,虽然公司的事情忙,但你也要注意身体,要是你累垮了,你爷爷会担心的,不然,让我开个方子给你调理一下吧。”那老者关心道。
  他正是神医馆的那位神医,李旭坤。
  “李爷爷,我没事的,放心好了,还是说说新药的事情吧。”梦天雪定了定神,这都怪肖寒那个混蛋,昨天让她失眠了。
  “好。”李旭坤点了点头,说了起来。
  李旭坤,五十九岁,曾经受过杨家的恩惠,所以他成名之后,一直相助于梦药集团。
  现在,梦药集团的药品研发,主要是由他负责。
  在一个月前,他们梦药集团开发出一种新药,名为“百药灵”,任何一个受人的人只要涂上这种药,就可以立刻止血,在短期内就可以恢复。
  此外,这种药剂,还可以治疗感冒,身体疼痛,以及多种急性病症……
  这是医药界的一次革新。
  如果真正推广,能运用于所有领域,包括军方。
  但是,新药才试行半个月,就出现了问题。
  许多用了百药灵的人,都会引起各种并发症,全身出现红肿,高烧不断。
  而一些竞争对手趁机大做文章,想要将梦药集团挤垮。
  使得他们一些老品牌也受到了冲击,公司的利润一直下滑。
  如果不能顺利的解决百药灵的问题,那梦药集团将会从竞争中淘汰。
  事发后,李旭坤就组织梦药集团的知名专家一起研究,终于找到了原因。
  “根据我们的反复试验得知,百药灵中,有一味药,叫金香子,会针对某些人群的体质起反应,才会出现并发症。”
  “哦?那就是说,只有部分人会如此?”梦天雪问道。
  “是的!”李旭坤点头,继续说道:“但是,这种药很特殊,不可缺少,其药效也很独特,很难找到相同药物替代。”
  “那以您的意思,这百药灵的弊端岂不是无法解决了?”梦天雪有些着急。
  公司的资金已经很紧张了,最多还能维持一个月,如果没有新的资金链出现,梦药集团将无法运转。
  “这个...我现在正在想办法,竭力的找出能替代金香子的药物,只要找到,替换掉,就没有问题了。”
  话虽然如此说,但李旭坤也毫无把握,因为其中还存在很多问题,如,替换品是不是也会产生并发症等。
  “好,那就有劳李爷爷费心了。”梦天雪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希望李神医能解决梦药集团百药灵的问题。
  ……
  李旭坤从梦天雪那里离开,回到了神医馆。
  刚走进门,就见到了李小雨和肖寒大眼瞪小眼的。
  第5章让我试试
  “小雨,这位是?”
  李旭坤看向肖寒问道。
  “爷爷,您回来了,有病人等您呢。”李小雨连蹦带跳的跑到李旭坤的边上,拉着他的手臂。
  “哦?他是来看病的?”李旭坤疑惑的看了看肖寒,随后道:“让他去医院吧,小病不治。”
  嘿?这老头,还真是架子十足啊。
  李小雨连忙说道:“爷爷,不是他,等您治病的人我给您请到里面去了。”
  “哦?那他是谁?”李旭坤问道。
  “他啊?”
  想起肖寒和她打赌,李小雨不知道如何开口。
  而此时,肖寒笑着道:“李神医,我来这里一是拜访你,二呢是我也略懂医术,对于里面的病人也有一些见解,想和你切戳一番。”
  “呵,你们为了挖我过去,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你还是走吧,就算梦药集团倒闭,我也不会去的。”
  李旭坤这话让肖寒一头的问号,这老头似乎误解了啊。
  “咳咳,李神医,是这样的,我呢,跟您孙女打了个赌,就赌你治不好里面那个病人。”肖寒轻咳两声,说道。
  “天底下怪病很多,我治不好也是正常。”李旭坤倒没有夸大其词。
  而肖寒笑道:“你治不好,但我可以治好。”
  “什么?”
  听到这话,李旭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仔细的打量起肖寒来。
  一米七八的个子,二十岁左右岁,相貌堂堂,脸色平静,信心十足,难不成他会比自己强?
  看着李旭坤警惕的模样,肖寒嘴角一斜。
  这老头子虽然排场大,但好歹也是冰美人的人,又如此死心塌地,就当给他上一课好了。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里面那位美女走了出来。
  “李神医,您回来了,劳烦请您帮我爸爸看看。”
  说完,轩辕绮雪对着肖寒看了一眼,有些诧异,难不成这色狼也是神医馆的人?
  肖寒可不知道,他的美好形象分分钟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好,走吧。”
  对于肖寒的话,李旭坤现在也懒得计较,连忙朝着屋内走去。
  一行人进屋,李旭坤就见到了一位中年男子坐在一起上,身材佝偻,还不停的抖动。
  见到如此,他连忙上前查看。
  在号脉的过程中,李旭坤脸色阴晴变化,让得轩辕绮雪的心情也跟着起伏。
  唯独肖寒一脸的平淡。
  他知道,轩辕绮雪父亲的伤是内家高手所为,体内残留有内家高手的真气,加上时间拖了三四年了,所以,普通的方法根本无法治疗。
  “这位小姐,贵姓?”
  李旭坤号完脉,对着轩辕绮雪问道。
  “李神医,我叫轩辕绮雪,这是我爸,叫轩辕岳,他怎么样了?”轩辕绮雪连忙说道。
  “轩辕?轩辕家?”
  一旁的李小雨一脸震撼,望着轩辕绮雪,投去崇拜的目光。
  反观肖寒和李旭坤,却是一脸淡然,显然他们没有被这些人的身份高低给震撼。
  而李小雨心里明白,轩辕家的势利之大难以想象。自己爷爷没有被震撼,是因为他老人家见多识广。而肖寒一脸淡然,肯定是他是乡巴佬不懂这些罢了。
  其实叶寒对这些家族毫不感冒。若是比起实力,他的血狼佣兵团从不惧怕任何势利。
  唯一让他感兴趣的是,面前这个女孩的名字居然也带一个“雪”字。而且人还和名字一样漂亮。
  “轩辕小姐,你爸爸这病有些奇怪,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我可以用针灸之法为他梳理经脉,先看看效果。”
  说着,李旭坤取出了一套银针,准备开始治疗。
  见着那行云流水般的手法,肖寒心中微微一动。
  没想到,这个老头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竟然知道梳理经脉。
  只不过,内家真气,并不是普通的方法可以治疗的。
  很快,李旭坤施针完毕,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样?”轩辕绮雪问道。
  “唉,轩辕小姐,令尊的病我恐怕无能为力。”李旭坤叹了口气。
  “什么?李神医,您都无能为力么?”轩辕绮雪不敢相信。
  轩辕岳看向女儿,道:“我就说了,这几年,多少人像李神医一样,在施针之后都是一筹莫展,时也命也!”
  一边的李小雨呆呆的看着肖寒,想起了他们的赌约。
  她爷爷真的治不好这个人的病?竟然被这家伙蒙对了?
  看着肖寒那略带微笑的脸色,李小雨就不爽了,说道:“爷爷,这个家伙不是说他可以治么?就让他试试呗。”
  “他?”
  几人的目光落在了肖寒的身上。
  李旭坤有些好笑,之前的话,他只当肖寒开玩笑而已,他都治不好,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治得好?
  轩辕绮雪眉头一皱,虽然他对肖寒没有好印象,但真如李小雨所言,他可以治?
  “小雨,你就不要闹了,这等病实属罕见,爷爷行医数十年,这还是第一次见。”李旭坤挥手说道。
  “呵,你第一次见,并不代表这病无法治疗吧。”
  这时,肖寒从一边走了出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小伙子,你可不要说大话,医者,可是要对病人负责的。”李旭坤明显有些生气了,刚才他还出言维护,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知好歹。
  “对啊,我就是对病人负责,所以才说这话。”
  说完,肖寒朝着轩辕绮雪看去,道:“轩辕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试试?”
  见着肖寒那毫无掩饰的目光,轩辕绮雪有些不满,但是,只要能救她父亲,哪怕是一丁点希望,她都不想放弃。
  “绮雪,还是算了吧!”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轩辕岳说道,连神医都束手无策,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治好他?
  “不信?”肖寒淡然的看向了轩辕岳,道:“你这病是四年前出现的吧,而且,是被人打了之后才会如此。”
  “之后,每过一段时间,你的某些穴位就会隐隐作疼,逐渐让你形成了这副模样。”
  听到这话,轩辕岳突然一愣,怔怔的看着肖寒,惊讶道:“你...你怎么知道?”
  只是看一眼,就知道病的起因和经过,就连李神医也无法说出来吧。
  李旭坤和李小雨也是满脸惊讶,他说对了?
  一边的轩辕绮雪听着,连忙来到肖寒面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这位神医,求求你出手救我爸爸。”
  闻着让人陶醉的香水味,肖寒连忙抓着轩辕绮雪的手,那细腻丝滑的感觉顿时侵袭心头。
  眼神微微一撇,从领口正巧见到了里面那一抹雪白,充满了诱惑。
  “轩辕小姐,你先起来吧。”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肖寒说着,将轩辕绮雪拉了起来。
  看向轩辕岳说道:“轩辕大叔,你这不是病,而是有人想你死,又不想犯法,所以才用了这么一招,再过两年,你若是得不到治疗,就会一命呜呼。”
  “什么?有人想害我爸?会是谁?”轩辕绮雪脱口问道。
  “这个,不是利益就是仇家吧,这点,轩辕大叔应该心里已经有数了吧。”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9-03-31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