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黑人輪奸功夫熟女


作者:奪帥
2019/03/25發表


近年來,隨著國家越來越強大,大量外國人紛紛湧入我們國家。他們的目的
各不相同,有人留學,也有人來經商,最多是來旅遊的外國人。

南方某市有一座國際著名的大學,很多外國學生來這里求學,其中來自非洲
的國際友人最多。在大學附近經常可以看到三三兩兩的黑人學生穿著短褲衩和T
恤,拖著人字拖逛馬路。

在離大學不遠處有一個老小區,建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這里的很多住戶都
搬到了別的小區去了。空下來的房子被屋主租給了大學的學生,在這些租客當中
有很多是黑人小夥。

毛曉艷五十歲,今年剛剛退休,以前是某大廈的保安。她和別的喜歡跳廣場
舞的大媽不同,她喜歡習武,尤其是實戰太極拳。她的身手很好,當保安時有單
人打倒兩個小偷的戰績。她的身高只有一米六,身材比較嬌小,雖說沒有六塊腹
肌,但是身上的肌肉很結實。毛曉艷的面容瘦長,尖下巴,長睫毛,薄片嘴,堅
挺的鼻梁,一雙有神的鳳眼,眼角處有些魚尾紋,她燙了一頭披肩的卷發,整個
人長得非常秀氣,屬於半老徐娘的狀態。由於她是書香門第出生,所以她的氣質
很好,給人一種知書達理的感覺。

毛曉艷的丈夫在大學里教書,她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不過她的孩子們都
住在城東,離她家很遠。她在小區里有兩套房子,一套是她和丈夫自己買的,另
一套是去世的公公和婆婆留給他們的。毛曉艷夫婦留一套房自己住,另一套房子
租給了黑人留學生。這些非洲來的學生大多數都非常有錢,很多是官員、酋長、
企業家的孩子,所以他們肯付比中國大學生更多的房租。毛曉艷夫婦就是看中了
這點才把房子租給了黑人學生。

每天早上五點半,毛曉艷會準時起床。她換上一套黑色的運動服和白色的球
鞋,把卷發綁成馬尾辮,出門跑步鍛煉,跑到附近的公園後,她會在公園的小樹
林里打幾套拳。練完拳後,她再去菜場里買菜,最後回家給剛起床的老公做早飯。

今天也像往常一樣,毛曉艷跑到了公園里。這個公園早上來鍛煉的人不多,
那些晨練的人大多數都在小道上跑跑步,或者在健身器材處活動一下,很少有人
會到毛曉艷練拳的地方轉悠。毛曉艷愛清靜,喜歡一個人練武,因此她練拳的地
方比較偏僻。

毛曉艷跑在公園的小道上時,看到了三個黑人小夥在路邊鍛煉,其中有兩人
是她的租戶。

身長一米九的黑人名叫麥克,來自剛果,是中文系的大三生,他穿著紅色的
籃球服和籃球短褲正在做深蹲練習。另一個身高一米八五的黑小夥是比利,他來
自尼日利亞,是建築系的大三生,他長了一身結實的肌肉,穿著黑背心和黑短褲,
正在和傍邊的朋友在聊天。還有一個身高一米八五的黑人不是毛曉艷的租戶,但
他是麥克和比利的好朋友,他名叫鮑勃,也是來自尼日利亞,他穿著綠色的T 恤
和綠色的短褲,和比利聊得正歡。

“毛阿姨,你早。”麥克看到正在跑步的毛曉艷,用一口流利的中國話打招
呼道。

“你好。”毛曉艷點點頭,從三個黑學生身邊跑過。

“這個老女人就是你們的房東吧?”鮑勃用中文問朋友,“長得可真性感,
是位有活力的中國女人。”

麥克點點頭說道:“這個黃種婊子就是我們的房東,每次看到她,我的黑雞
巴就會高高的翹起。”

這些黑人留學生往往來自不同的國家,他們的母語並不相同,因此他們時常
會用英語或者漢語交流。一般情況下,住了幾年後,他們都會說一口流利的中國
話,雖然發音有些不準,但是交流絕對沒有問題。

比利突然說:“你們想不想去玩玩這個黃種老婊子?”

另外兩人點點頭,問道:“我們當然想了,只是我們該怎麼靠近她呢?公園
里有很多人,我們沒機會抓住這個中國女人的。”

比利露出了白牙笑道:“我知道這個中國老女人喜歡在樹林練中國功夫,我
們可以在樹林里抓住她。”

“什麼?她會功夫?”鮑勃搖頭道,“不行,不行,我們打不過她的。”

“別擔心,我的好兄弟。我們有三個人呢,而且我們都學過拳擊。我能肯定
她不會是我們的對手的。”比利拍了拍鮑勃的肩膀。

其余二人點點頭,同意了比利的建議。他們悄悄地尾隨著毛曉艷來到了樹林
里。

毛曉艷跑到平時練功的地方,稍稍喘了會氣,就把腿壓在了樹上,進行壓腿
訓練。她穿了一雙黑色的短絲襪,在壓腿動作下,褲腳管往上收起,使她的絲襪
完全露了出來,不光能看到襪跟,甚至能
看到一小節露在褲腳外的白白的小腿。

三個黑人青年來到了毛曉艷背後,他們本來打算偷襲她的,但是他們不小心
踩到了地面上的樹葉,發出了動靜。

“嗯?”毛曉艷聽到動靜後,回頭一看,發現了三個黑小夥,“你們幹什麼?”

“毛阿姨,聽說你的中國功夫很厲害,我們想見識一下,”比利率先開口,
“我們練過拳擊,也想學兩手中國功夫。”

毛曉艷把腿放了下來,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他們,“你們想看中國功夫?”

三人點頭道:“是的,阿姨。我們想開開眼界。”

毛曉艷冷笑道:“中國功夫就和中國文化一樣,博大精深,你們這些老外會
懂嗎?”

鮑勃說道:“我知道陰陽、八卦,還有道教。聽說你們的很多功夫都是從這
里來的。”

三人一邊聊著,一邊慢慢圍了上去。

毛曉艷正想說“你懂得還真不少”這句話,忽然她意識到情況不對,三個像
鐵塔一般的黑人漸漸把她圍住了。

“你們想幹什麼?”毛曉艷後退幾步,警惕地看著三人。

“我們想幹什麼?”麥克看了看兩位同伴後,猛地撲向了毛曉艷,“我們想
幹你!”

另外兩人跟著麥克一起撲了上來。毛曉艷吃了一驚,但她反應極快,立馬後
退身形,把後背靠在樹邊。

麥克沖在第一個,他一靠近毛曉艷,就被毛曉艷用太極技巧一下打倒。比利
和鮑勃看到高大的麥克被打倒後,楞了一下,但是他們馬上繼續沖向毛曉艷。

毛曉艷此時也緊張的不行,她生平只有幾次和人動手的經驗,實戰經驗其實
並不豐富。她看到三個一米八以上的健壯黑人向自己襲來,心里也是慌得厲害,
不過多年的訓練還是起了作用,她身體本能地動了起來,她自己並沒有做過多的
思考就施展出平時練得精熟的太極技巧,當場打倒了一人。

“嘿!”毛曉艷嬌吼一聲,又打倒了鮑勃。與此同時,她也被比利抓住了肩
膀,毛曉艷急忙運用巧勁借力,並且用腳往比利腳底一鉤,破壞了比利的平衡,
隨後她把比利這個大個子甩在了地上。

這時,麥克已經爬起,他用黑長腿往地上一蹬,撲到了毛曉艷身子上。因為
麥克全身肌肉,身體強健,所以剛才毛曉艷打在他身上的那一下並沒有造成任何
傷害,只是令他控住不住平衡摔倒而已。

嬌小的毛曉艷雖然常年習武,身體比一般女人強壯不少,但是也架不住一米
九幾的黑人巨漢的一撲。她當場被麥克壓倒在地,身體動彈不得,只能用手腳胡
亂拍打著壓著自己的麥克。

鮑勃和比利也趁機壓了上來,按住了毛曉艷掙紮的手腳。

毛曉艷不會地面技,被人按在地上便無法施展她那精湛的太極拳法。哪怕她
會地面技,身為女人的她也抵不過三個身強力壯的黑人。

“救命!殺人了啊!救命!救……”毛曉艷呼救到一半,嘴巴便被麥克捏住,
麥克拿下手上的護腕擠成一團塞入了毛曉艷的嘴里,再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嗚嗚!”毛曉艷的手被比利按著,雙腳被鮑勃壓著,身上騎著麥克,她完
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悲慘地發出“嗚嗚”聲。

如果只有一個人的話,以毛曉艷的實力是可以打倒的。如果是兩個人的話,
她不一定能贏,但是絕對跑得掉。只可惜這回對方有三人,而且是身高體壯的三
個黑人,可憐的毛曉艷不光沒有任何打贏的希望,就連逃跑的機會也沒有。

他們讓毛曉艷臉朝地這樣躺著,脫下了她的白球鞋,用她的鞋帶把她的手綁
在了背後,這下子毛曉艷徹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比利一手拿著毛曉艷的球鞋聞著里面的氣味,另一只手抓著毛曉艷那穿著短
黑絲襪的腳隔著自己的褲子蹭著雞巴,“哦,這就是中國老姑娘的腳臭味嗎?你
們中國女人的腳都那麼臭嗎?”

毛曉艷是汗腳,穿絲襪容易臭腳,剛才的晨跑已使她的絲襪腳開始有些味道
了。冬天的時候,毛曉艷會穿棉襪跑步,但是現在是春夏交際之時,天氣比較炎
熱,因為她怕熱,所以會穿短絲襪跑步。

麥克隔著毛曉艷的運動褲摸她的結實屁股,笑道:“會功夫的女人就是不一
樣,屁股都比我家鄉的黑姑娘們要來得結實。”

鮑勃說:“在這里玩這個中國老婊子說不定會被人發現,我們還是進樹林深
處去吧。”

麥克扛起毛曉艷,拍拍她屁股說道:“毛阿姨別著急,我們馬上就讓你的中
國老屄嘗嘗我們黑人兄弟的黑雞巴。”

“嗚嗚!”毛曉艷屈辱地哭了起來,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活了五十歲,竟然
會有一天被外國黑人輪奸。萬一真被他們奸了的話,她還有什麼面子去面對自己
的老公和孩子呢?

三人帶著毛曉艷進入了樹林深處。他們覺得走得夠深了,便放下了她。比利
解開綁住她手的鞋帶,鮑勃和麥克牢牢控制著她的手腳。三個黑人六只手,手忙
腳亂地脫下了毛曉艷的運動褲和運動服。

這時,毛曉艷吐出了嘴里的護腕求饒道:“你們不要這樣,放了我吧,我可
以給你們錢,求求你們饒了我吧。我年紀太大了,你們放了我吧。”

麥克甩了她幾個耳光,把她打得昏頭轉向,眼冒金星。三人趁著毛曉艷迷的
時候脫了她穿在運動服內的白色T 恤和白色文胸,又褪下了她的白色內褲,這下
毛曉艷這位老熟女全身上下只剩一雙短黑絲襪了。

他們讓毛曉艷的雙手舉過頭頂後,又用鞋帶把她的手綁了起來。他們還是十
分忌憚毛曉艷這個老女人的身手的,還是綁起來放心。只要毛曉艷被綁著手,施
展不出功夫,他們便不怕她,畢竟純比力氣的話,她比誰都弱。

“黃種女人就是騷,下面的黑毛好多,屄也好黑,”馬克玩弄這毛曉艷的陰
毛和發黑的陰唇,“看來這個亞洲婊子沒少做愛。”

“你們不要這樣,我會報警的,報警抓你們這些黑人的,”毛曉艷在馬克的
玩弄下恢複了神智,“你們放開我,這里是中國,由不得你們胡來!”

“等你嘗到了我們黑雞巴的厲害後,看你舍不舍得報警。”鮑勃抱著毛曉艷
的絲襪腳又親又舔,他最喜歡女人的腳,尤其是成熟的白種和黃種女人的絲襪腳。

比利摸著毛曉艷的乳頭,同時拉扯著她的濃密腋毛,“哈哈,功夫女俠毛阿
姨的乳暈好大啊,腋毛也很多,阿姨平時就是晃動著這樣的奶頭和夾著那麼多黑
腋毛練習太極拳的嗎?”

毛曉艷的雙乳不豐滿,但是乳頭很大,乳暈顏色也很深。她的腋下容易出汗,
平時鍛煉好後,腋下總會濕濕暖暖的,有時甚至會冒熱氣。

“啊!你們畜生!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毛曉艷被三人挑動得來了感覺,她
扭動著身子,紅著臉大口喘粗氣。

“中國阿姨發情了,”馬克用舌頭舔著毛曉艷下體分泌的淫水,不時還舔一
下她的屁眼和陰蒂,“哈哈,這只黃種豬因為我們這些偉大的黑人而發情了。”

“快開始吧,我已經受不了了。”比利脫光了衣褲,露出了八塊腹肌和二十
公分長的黑粗雞巴。

“不!不要!別碰我!”毛曉艷絕望地掙紮起來,她驚恐地盯著黑人的黑雞
巴,哭得更加厲害了。

麥克和鮑勃也開始脫衣服。比利搶先壓在毛曉艷身上,把雞巴對準了她的肉
屄口,笑道:“呵呵,厲害的中國女俠被我的雞巴嚇哭了,變成了只會痛哭求饒
的黃種豬了。看來會功夫的女人在我們的雞巴面前,也只配一邊發抖一邊哭泣了。”

“你……不要……別進來……我求你了……”毛曉艷的手被麥克踩在地上,
半點抵抗能力也沒有,就像一只待宰的黃皮豬一樣無助害怕。

比利下身一用力,大雞巴整根捅入了小小的肉屄里,他一進入毛曉艷體內,
便賣力地來回抽插起來。

“痛!不要!拔出來!”毛曉艷從來沒被那麼大尺寸的雞巴插入過,瞬間疼
得直翻白眼,身體也哆嗦起來,但隨即而來的巨大刺激感是她這輩子從來沒有體
驗過的。

毛曉艷是個保守的女人,她一輩子只和老公做過愛,這次被別的男人強奸,
而且強奸者是外國的年輕黑人,這對她的自尊和心理的打擊是極大的,最讓她羞
愧難忍的是她竟然在黑人雞巴的撞擊之下馬上有了感覺,並且這個感覺真的很刺
激,很舒服,是她活了五十歲第一嘗到的滋味。

“額……”毛曉艷竭力忍住不發出浪叫,下體被被比利撞得“啪啪”直響,
她緊咬著下唇,用盡全力抵禦來自陰道的快感。

“中國老姑娘的肉屄真窄啊,哦,哦,哦,下賤的黃種老屄被我的黑雞巴征
服了,我要讓你這個中國老婦懷上我們大非洲的孩子!”比利興奮地大叫起來,
以前他只肏過白人和黑人的屄,她們的屄都很松弛,這是他第一次肏到那麼緊的
肉屄,“明明是一個老太婆,為什麼你下面那麼緊啊?是不是練了中國功夫的關
系啊?哈哈哈!”

鮑勃的雞巴也有二十公分長,他握著毛曉艷的黑絲襪腳,用她的大腳趾和二
腳趾夾著自己的大雞巴打手槍。黑黑的粗長雞巴隔著薄薄的絲襪在腳趾縫中來回
抽插著,“唔啊,不愧是練武功的,就連腳趾也這麼有力啊,真是功夫高手。不
過可惜,哪怕是那麼厲害的腳,現在也只能乖乖地為我們黑人打腳槍了。嘿嘿,
黃皮老母豬你剛才鉤倒比利的那一腳可真厲害,哈哈,你現在有種再用那招來鉤
倒我的雞巴啊?我倒要看看是我的雞巴硬還是你的腳功厲害。”

麥克一只腳踩著綁著毛曉艷雙手鞋帶的繩頭,另一只腳玩弄著她的大乳頭,
嘴里不斷毛曉艷臉上吐唾沫,“呸,呸,毛阿姨你的老嘴就好好嘗嘗來自大洋彼
岸的口水吧,用你們中國話來說這叫‘舶來品’,就是進口高檔貨。”

“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救命啊!”毛曉艷再次呼救起來。

麥克用自己的襪子塞住了毛曉艷的嘴,又用一根鞋帶在她頭上繞了一圈,使
鞋帶緊緊地壓住了嘴里的襪子,最後把鞋帶系了個死結,讓毛曉艷再也吐不出嘴
里的臭襪子。

“哦哦哦!”比利嚎叫著射了出來,滾燙濃稠的精液從他的黑雞巴里射入了
毛曉艷體內,玷汙了這位年長中國女性的子宮。

“嗚嗚!”毛曉艷發出一聲慘呼,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這黃皮豬暈了,”比利拔出了雞巴,把雞巴里的殘精射到了毛曉艷的雙乳
上,”還中國功夫呢?呸,真不禁肏!”

“換我了。”麥克趕開了比利,擡起毛曉艷的白腿,把雞巴捅入了她那還在
流著精液的老屄里。

“真的很緊啊,我就喜歡身材嬌小的亞洲女人。”高大的麥克在毛曉艷體內
馳騁,猶如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大狗在和一只小泰迪交配。

毛曉艷的兩條結實的白腿像青蛙腿一樣蜷曲著,隨著麥克肏屄的節奏,來回
搖擺。兩只穿著黑絲襪的腳丫早已沾滿了鮑勃的口水。

比利來到毛曉艷臉旁,朝著她的臉開始尿尿。腥臭渾濁的黃尿落在了她的臉
上,打濕了她的頭發,不少尿液還流進了她的鼻孔里。

毛曉艷嘴巴被堵後,只能用鼻子呼吸,進入鼻子內的臭尿瞬間把她嗆醒了,
“嗚嗚~嗚嗚!”她睜開眼後,看到正在對自己撒尿的比利,差一點又氣暈過去。

不一會,比利尿完了,他用毛曉艷的頭發把還在滴尿的龜頭擦了擦,然後踩
著她的臉笑道:“你們黃種豬最愛臭烘烘的東西了,剛才的尿味道不錯吧,現在
中國阿姨該嘗嘗非洲大腳了。”說罷,他用大黑腳在毛曉艷臉上碾來碾去。

一股惡臭湧入毛曉艷的鼻子內,熏得她直犯惡心,兩只鳳眼連連翻白,連眼
淚都被熏出來了。

鮑勃抱著毛曉艷的腿,把雞巴插入她的膝蓋窩,讓她用大腿和小腿夾著雞巴
打炮,“哈哈,中國女人全身都是屄,我們非洲姑娘可比不上你們。難怪會有那
麼多亞裔女人故意去美國黑人區求強奸,原來你們天生就是欠肏體質啊!”

麥克的體力和耐力不錯,整整肏了二十分鐘後,他才戀戀不舍地把精液送入
迷人的中國阿姨體內。

“終於輪到我了。”鮑勃興奮地和麥克換了位置。

此時,毛曉艷早已被肏得渾身酸軟乏力,神智也迷迷糊糊的了,原本緊湊的
肉屄也被肏大了不少,陰道里和子宮里都灌滿了黑人精液。

鮑勃憋了好久,終於可以發泄了,他拍打著毛曉艷的肚皮和奶子,瞪著兩個
大眼,盡情蹂躪著這個可伶的女人。突然,他感覺毛曉艷體內噴出了一股液體,
他大聲歡呼道:“潮吹了!中國婊子被我的黑雞巴肏得噴陰精了!我征服了黃種
人的子宮了!”

“不是陰精,是毛阿姨被你幹尿了。”麥克看著毛曉艷不斷流出體外的黃尿
說道。

“你不懂,黃種人的陰精和他們的膚色一樣,都是黃色的。”鮑勃狡辯道。

麥克不理會鮑勃,一屁股坐在毛曉艷臉上,用他的黑屁股對準她的鼻子,
“阿姨,我要讓你嘗嘗非洲臭屁的厲害。傳說以前我們部落的新郎會對著自己的
新娘的臉放屁,用以宣稱對新娘的所有權,雖然這個傳統已經失傳很久了,但是
今天我就要用屁來征服你這個黃種女人。”

“噗~ ”一聲巨響,一股淡黃色的煙霧從麥克的屁眼里噴出,煙霧正好罩住
了毛曉艷的腦袋。

“嗚嗚!”毛曉艷聞到屁味後,身體痛苦地抽搐一下,眼淚和鼻涕噴湧而出,
這個非洲屁實在太辣眼睛,熏得毛曉艷眼前一黑,又一次陷入了昏迷。

當毛曉艷再次醒來時,發現手上的鞋帶已經沒了,嘴里的臭襪子也被取下了。

正趴在麥克身上,被麥克肏著肉屄,而比利則在她背後肏著她的屁眼。鮑勃在一
旁用
手機拍攝著自己被輪奸的視頻。

“啊……”毛曉艷用流著口水的嘴巴哀嚎了一聲,“不要……不要……”

毛曉艷感覺屁眼好像在燃燒一般,火辣辣地痛著。雖然她手上的繩子已經解
開,
但是身心俱疲的她已沒了反抗的力量。

“阿姨醒了?嘿嘿,阿姨,你覺得我們這個黑面包炸雞漢堡怎麼樣?”麥克
撫摸著毛曉艷的腦袋說道,“我們是漢堡上下兩片黑面包,你就是中間黃種炸雞,
而我們的精液就是漢堡里的沙拉醬。”

“放了我吧……我不會報警的……求求你們可伶可伶阿姨吧……”毛曉艷哭
著求饒起來。被肏了那麼久,她的身體早已不堪重負了,但是她仍舊能感受到劇
烈的快感,黑人性能力使她感到深深的恐懼,她擔心再這樣下去會不會被他們活
生生肏死。

鮑勃把手機的攝像頭對準了毛曉艷的臉,說道:“來吧,中國老婊子,說出
你的奴隸宣言吧。你們國家利用‘幫助發展,共同進步’的借口來我的國家奪取
資源和勞動力,遲早我們會把你們這些吸血鬼從我們國家趕出去,徹底趕出非洲
去。不光如此,我們尼日利亞還要聯合所有的非洲黑人國家來占領征服中國,以
及亞洲所有國家,把你們這些黃皮膚亞洲豬變成我們黑人的奴隸。我們要征服強
奸你們這些黃種女人,讓你們生下帶有黑人基因的混血小孩。”

“你不要口嗨了,讓這個黃種女人說出臣服宣言吧,”比利用了一個最近學
會的網絡詞語“口嗨”。

鮑勃不明白口嗨的意思,但仍舊說道:“黃皮婊子,你只要說了‘我們這些
下賤的黃種女人願意永遠做黑人的奴隸,我們被黑叔叔的大雞巴征服了,願意給
偉大的黑人生孩子’,我們就會放了你哦。”

“不錯,我們一言九鼎,駟馬難追!”麥克肏著毛曉艷的肉屄,一連說了兩
個成語。

“我……願意永遠做……黑人的奴隸,我被黑人的大雞巴……征服了,願意
給你們生孩子……”毛曉艷咬牙哭著說出了這句話。

“哈哈,既然阿姨這樣說了,那我們就幫阿姨實現諾言吧,讓阿姨享受一下
做奴隸的快感,”比利用毛曉艷的鞋帶在她脖子上饒了一圈,然後他慢慢收緊了
鞋帶。

“咕……不要……不要殺我……”毛曉艷用虛弱的手抓著繞在脖子的鞋帶,
驚恐地喘息起來。

鞋帶越來越緊,毛曉艷已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了,她的臉憋得通紅,舌頭伸出
老長,美目翻白,繡眉變成了苦悶的八字狀,鼻涕、眼淚、口水流了下來,張大
的口里只能發出“咳咳”聲。

麥克和比利看到毛曉艷的痛苦表情,更加賣力地肏著她的肉屄和屁眼。鮑勃
笑著給毛曉艷的臉來了個特寫,把她悲慘的樣子拍入了手機之中。

黃色的尿液從毛曉艷膀胱內噴出,她的身體開始劇烈顫抖起來,雙手也在脖
子處胡亂地抓撓著。

就在毛曉艷失去意識的那一瞬間,比利松開了鞋帶。他們看著被勒暈的中國
女人,發出了一陣笑聲。

之後,他們又輪流奸了毛曉艷的身體七、八次,才耗盡了體力。他們把臭屎
拉在了毛曉艷白白的肚皮和乳房上,又用樹枝抽打她的屁股,用她的球鞋扇她的
耳光。最後他們玩累了,用鞋帶綁住毛曉艷的手腳,然後穿好衣服坐在樹下聊天
休息。

麥克看著昏迷的毛曉艷說道:“這個黃種老女人玩起來真不錯,比我以前玩
的女大學生有意思多了。”

“可惜,不能一直玩她了,”比利翻看著毛曉艷的錢包,從錢包里抽出所有
的錢,並塞入了自己的褲兜里,又抽出毛曉艷的身份證看了起來,“這幾個字我
認識,她的名字叫毛曉艷,就是羽毛的毛,晨曉的曉,艷麗的艷。”

麥克笑道:“我一直都叫她毛阿姨,從來不知道她的名字,原來她叫毛曉艷
啊。”

鮑勃撓著腦袋問道:“chengxiao是什麼意思啊?”

比利笑道:“誰叫你漢語課老睡覺,你自己百度去吧。”

“說正經的,我們該拿這個中國老騷貨怎麼辦呢?放了她的話,她會不會報
警?”麥克說道。

“不如我們……”比利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不行,這里是中國,殺人是犯法的。”麥克說得好像強奸不犯法似的。

鮑勃建議道:“不如把她養在你們的出租屋里,這樣我們既可以繼續玩這個
中國女人,又可以不被警察抓。至於以後怎麼辦,我們再慢慢想辦法吧。”

比利和麥克一時也沒有好辦法,就暫時同意了鮑勃的意見。由比利和鮑勃看
著毛曉艷,麥克回出租屋拿了一個大號的行李箱,又找了卷粗膠帶,然後又回到
公園里。

他們用膠帶把毛曉艷綁了個結實,還粘住了她的嘴,把毫無抵抗能力的她塞
入行李箱中,接著他們把毛曉艷帶回了出租屋。

一到出租屋,三個血氣方剛的黑人小夥又火急火燎地開始輪奸可伶的中國阿
姨了。

毛曉艷的老公梁教授睡醒後,一直等不到老婆回家,打她電話又沒人接。由
於早上還有課,他雖然感到有些奇怪,但還是趕著去上課了。中午下課後,他再
次撥打老婆的電話,這次變成關機了。他心中隱約覺得不對勁,就趕回了家中,
發現老婆沒回來過。他打給了老婆的閨蜜和好朋友,發現他們都不知道毛曉艷去
哪了。他又打給了兒子、女兒說了毛曉艷失聯這件事,讓他們幫忙找找,然後他
出門到處找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毛曉艷的蹤跡。最後,梁教授報了警,但是警方
告訴他等到二十四小時後才能立案。焦急的他只能一邊到處找毛曉艷,一邊等待
時間滿二十四小時。

第二天一早,警察終於立案調查毛曉艷失蹤的案件。他們調取了監控視頻,
看到毛曉艷進了公園後再沒出來,於是就進公園搜索,但是他們沒有發現任何毛
曉艷蹤跡。因為這個公園有三個出口,只有兩個出口有監控,所以不排除毛曉艷
會從那個沒有監控的出口出去。警方和毛曉艷的家人在公園里找了幾遍,都沒有
什麼發現,就又把精力投入到了公園外的搜索了。

實際上在三個黑人強奸毛曉艷的地方有不少痕跡,但是沒人想到毛曉艷會在
偏僻的樹林里被人輪奸,然後被帶走了。大家只是在那片樹林里轉了轉,沒有看
到毛曉艷的身影後就離去了。

正巧麥克去拿行李箱和回來的路線都是走沒有監控的那個路口,因此沒人知
道麥克把行李箱帶進公園這件事。麥克帶著行李箱在馬路上時,大家都以為他是
正在找新住處的留學生,並沒有人會註意他。

大家到處都找不到毛曉艷的蹤跡,只得把她列為失蹤人口。一段時間後,警
方慢慢放棄了尋找毛曉艷的事,只有毛曉艷的家人仍舊鍥而不舍地尋找著她。

毛曉艷的丈夫和子女,還有他們的親朋好友把尋人啟事貼滿了整個城市,但
是依然沒有找到半點毛曉艷的蹤跡。

※※※

九個月後,毛曉艷家的小區中,有一對散步的老夫妻被從天而降的狗盆砸了
個正著。老先生的腦袋當場開了花,血流不止。老大娘報了警,叫了救護車,還
把兒子們叫來了。

老大娘的兒子們看到受傷的老爸,全都氣憤不已,他們問老媽是誰家在高空
拋物。老大娘指著一家半開著窗戶的人家說道:“就是那家,老頭子被砸了之後,
我擡頭看時,看到那窗戶又飛出了一個狗盆。”

兒子們和民警找到了那家人家,但是他們怎麼敲門也沒人來開門。後來他們
聯系了這件屋子的房東梁教授。

當梁教授趕到開門後,大家都進入了屋內。客廳里幹幹凈凈,沒有什麼異樣。
但他們打開拋下狗盆的那房間的房門後,都吃了一驚。

這個房間里堆滿了垃圾,在房間的中央有一個關大狗的鐵籠子,在鐵籠子邊
上有一個披頭散發,挺著大肚子的女人正坐在地上,她的左腳戴著鐐銬,鐐銬上
連著鐵鏈,鐵鏈的另一端固定在籠子內部地面上的鐵環中。這個女人赤裸著身體,
但是腳上穿了一雙發黑的肉色短絲襪,襪子上沾滿了一塊塊硬硬的精斑。她全身
遍布煙頭印和鞭痕,手上戴了副鐐銬。手和腳戴鐐銬環的地方都已磨得受傷潰爛。

女人擡起頭用無神的眼睛望著大家,她嘴里戴了一個皮質口枷,口枷封住了
她的嘴,使她只能發出輕微的“嗚嗚”聲,口枷綁帶的搭扣在她腦後,搭扣用一
個鐵鎖鎖著。她的奶頭上各自穿了兩個乳環,陰唇和陰蒂上也穿了小環。

在這個淒慘的女人的肚子、胸部、大腿、屁股、背後等部位都紋滿了下流的
漢語,例如“下賤的中國母豬”、“黃種配種共妻”、“老騷屄女俠毛曉艷阿姨”
等句子。

梁教授一看到這個女人,立刻大喊著跑過去抱住她嚎啕大哭起來。那個女人
也用無力的手抱著梁教授痛哭著。

這個女了就是已經失蹤了大半年的毛曉艷。自從她被麥克等人帶回出租屋後,
就日日夜夜被他們玩弄輪奸。他們擔心毛曉艷會逃跑,就定制了一個大狗籠用來
關她,還給她戴上了手鐐腳銬,並且割斷了她手腳的肌腱,使她成為一個廢人,
再也不能反抗他們。為了能放心的玩口交,他們拔掉了毛曉艷所有的牙齒。又怕
她呼救,就常用口枷堵住她的嘴,讓她的喊叫聲變得很輕,而且只能發出“嗚嗚”
聲。

一開始毛曉艷積極地采取自救措施,經常會悄悄地用鐵鏈敲打地板,希望能
引起樓下租戶的註意,只可惜住樓下的是是個聾啞人,他聽不到毛曉艷的求救聲。
過了幾個月之後,一直找不到逃跑機會的毛曉艷漸漸地陷入了絕望,在三個黑人
瘋狂地虐待之下,她的精神開始崩潰。最讓她感到羞恥和不能接受的是她的經期
沒有按時來到,她意識到自己懷孕了,她懷上了黑人們的孩子。

每個月她會聽到老公來到外面的客廳里向麥克收房租的說話聲,但是每次鮑
勃或者比利會控制住她,不給她呼救的機會。每一次老公關門離去的聲音都會令
她無比痛苦和悲傷。

之後的幾個月,毛曉艷每天都是在絕望中度過的,她看著一天天大起來的肚
子,想絕食自殺,但是黑人們會用胃管把混著精液的奶粉糊強制灌入她的胃中,
使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過,苦苦等了數月的希望終於降臨了。為了給臭烘烘的房間換氣,黑人們
有時會打開半扇窗戶通通風。今天他們趕著上課忘記了關窗,而且他們還粗心地
了關鐵籠的門。毛曉艷腳上的鐐銬用鐵鏈連在籠子里地面的鐵環上,鏈條的長度
有限,她不能移動到窗口呼救。

她看到了平時用來吃飯的兩個不銹鋼狗盆,她用被割斷肌腱的廢手拿起狗盆,
用盡全力拋出了窗外,稍微歇了幾秒後,她又把另一個狗盆扔了出去。

本來毛曉艷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她只是想做些什麼,不想坐以待斃而已。
沒想到狗盆竟然砸到了人,最後使自己獲救了。

警方立刻逮捕了麥克等三人。本來這種事是要重判的,但是麥克的爸爸是大
使,而且還是部落的酋長。比利的哥哥是他們國家軍政界的大佬。鮑勃的爸爸是
中非合資企業的董事長,也是他們國家的財政部長,如果判了他的話,兩國的經
濟關系會受到重大的影響。

三人被捕後,三人的國家向我國的外交部提出了嚴重的抗議,最終在權衡利
弊之下,決定把三人驅除出境,永遠不能入本國的領土,並且向三人要求了巨額
的賠償金。三人的家長賠付了賠償金後,在暗中接三人回了國,這件就這樣不了
了之了。

由於毛曉艷馬上就要臨產了,最後梁教授和子女一商量覺得孩子都那麼大了,
流產的話太危險,而且孩子也太可憐,幹脆就讓毛曉艷生下了這個混血孩子。

梁教授家獲得了大量的賠償金後,他們想一面治療毛曉艷的身體,一面重回
正常的生活中,但是事與願違……

麥克等人回國後,被家中的長輩狠狠教訓了一頓,他們咽不下這口氣。於是
他們就把存在網盤里的調教強奸毛曉艷的視頻發送到了大學的內網上,並且把這
幾個月對毛曉艷所做的事詳詳細細地都寫了出來。這下子全校的師生都知道了梁
教授家里發生的事。

視頻公開幾天後,梁教授從大學里辭職了,他們全家都悄悄地搬離了這個城
市,從此以後梁教授的老朋友們再也沒見過梁教授和他的家人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