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合集更新:重新制定了网页版带图片的合集,放在网盘上。

  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解压。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

        Chapter 249        检查

        很快按摩棒就已经到达了赵茹雪肛门的位置,马主任用按摩棒在菊洞四
周画圆圈,尽量让赵茹雪放松。

        这微型按摩棒虽然小,毕竟也是有震动的。赵茹雪被这东西弄得有些酥
痒,不禁扭了扭屁股。

        马主任见状「啪」地一下对赵茹雪屁股轻拍了一下,让她「嘤咛」一
声又多动了几下。

        「呵呵,不错,反应不错!」马主任满脸的笑意。而赵茹雪虽然没说话,
但是屁股像撒娇般又扭动了两下。

        这时候马主任让赵茹雪自己拿按摩棒继续刺激肛门,他则拿出了一
根粗大的针筒,往里面抽满了一种绿色的液体。

        赵茹雪趴在椅子上自然看不见,不过她闻到了一种古怪的香味传来。这
味道虽然香,但是和赵茹雪认知的香味又有些不一,让她总觉得有些奇怪。

        其实这绿色的液体是专门用来灌肠的液体,合成的时候特意弄成香味,
可以掩盖一些体内的异味。

        而那针筒虽然粗,但是针头的位置是细长的胶管,约莫有四厘米的长
度。马主任准备好灌肠液后就在针头那抹上了厚厚的一层润滑液,方便待会儿进
入赵茹雪体内。

        「好,现在很舒服对不对,放松,很舒服的!」马主任拿针筒渐渐接
近,移开了赵茹雪拿按摩棒的手又拉下了她的内裤。

        赵茹雪此时完全没在意内裤的事,整个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屁股那。

        接马主任用没有握针筒的手撑开了赵茹雪的屁股,让菊花门清晰可见,
另一只手就拿针筒直达她的肛门处。

        赵茹雪很快就觉得后庭有一点意,那是针头接触肌肤的感觉。不消半
秒,她就感到肛门口被撑开了。由于针头很细,这倒没有让赵茹雪很难受,甚至
比那跳蛋舒服多了。

        紧接赵茹雪就感到有些稍微有些温度的液体进入了体内,而且还越来
越多。随之而来的是后庭的压抑感,跟就有了些许便意。

        马主任的手非常稳定,慢慢地推送针筒的活塞,让灌肠液可以缓慢地进
入赵茹雪的肠子,还让她不会突然产生烈的不适。

        当一根针筒的液体全部进入体内后,赵茹雪已经有了不少的便意,她咬
嘴唇连续地快速呼吸,并且紧缩肛门的肌肉来轻这种感觉。

        而马主任很快又准备好了第二支灌肠液,这次当灌肠液进入的时候赵茹
雪已经忍不住发出「唔」的声音。

        「嗯……我……」赵茹雪眉头紧锁,似乎有很多话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
子。

        当第三支灌肠液进入体内时,赵茹雪手一松,刚才那微型按摩棒就掉在
了地上。而赵茹雪的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屁股那,拍打了两下后又滑落下去了。

        「马主任……我……肚子……」赵茹雪的声调也变了,小腿甚至开始颤
抖起来。她感到小腹有明显的肿胀感,甚至还有疼痛的感觉。

        马主任没空管赵茹雪的反应,立刻又拿出了一个肛塞,随赵茹雪「啊」
地惨叫一声,那东西就完全堵住了赵茹雪的后庭。

        这时候马主任才赶紧扶赵茹雪转过身来在椅子上躺下歇,让她不用
在依靠双膝撑身体。

        「嗬……我、我肚子……疼……」赵茹雪一脸委屈的子,「让我……
上、上厕所吧!」

        马主任安慰道:「没事的,都这,没事的,安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赵茹雪拉马主任的手道:「可是……可是……」

        马主任根本不让赵茹雪再有说话的机会,突然就俯下身子吻了过去,他
的双手也顺势找到了赵茹雪依然袒露的胸膛。

        「啧……嗯……啧、啧……」马主任温热的舌头让赵茹雪有些从招架,
刚才已经被撩起的激情又再瞬间爆发出来。

        赵茹雪的嘴巴里只懂得发出「唔唔呀呀」的声音,完全没法配合马主任
的舌头。于是马主任很快就把目标瞄准了赵茹雪的一双乳房,张开嘴巴就吮吸起
来。

        「嗖……啧、啧……哒哒哒……」除了把乳房塞入嘴里以外,马主任还
快速地卷动舌头,用舌尖去刺激赵茹雪的乳房。

        「怎么,舒服吧?」马主任还忙里偷闲地和赵茹雪说话,「现在舒
服了对吧,别想其它的,就享受一下就好了!」

        「嗯……唔、唔……」赵茹雪也不知道是回答什么,眼睛紧紧闭,眉
头依然紧锁,但是乳头早已勃起,乳晕也已充血。

        马主任手口并用,在赵茹雪的两个乳房来回挑逗抚摸,助她舒缓下
体的不适。

        饶是如此,赵茹雪仍不时地摇晃头,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发出「咿咿
呀呀」的声音。

        好一会儿,马主任看到赵茹雪没有过激的反应,于是慢慢又拉起了她的
裙子。此时赵茹雪的内裤仍未穿好,整个阴部就裸露在马主任眼前。

        马主任迅速地找来一把剪刀把内裤剪断抽掉,再拉起了赵茹雪的双腿踩
在椅子上,让她的双腿呈经典的M 字型打开。

        双腿一旦有了动作,赵茹雪觉得又再增加了小腹里的便意,还有像是撕
裂小腹的疼痛感,顿时又呻吟起来。

        马主任道:「没事,很快就让你爽了!」说完一埋头,舌头就在赵茹雪
的外阴处舔来舔去了。

        「哼、哼……嗯……呜……」赵茹雪的声音马上又起了变化,时而低沉
哀怨,时而又高亢兴奋。

        马主任除了舌头以外,双手也没忘记赵茹雪的胸脯,依然用手揉动她
的乳房。

        赵茹雪双手放在小腹那,紧紧地抓裙子,头部快速地摆动了两下,又
搁到一旁呻吟,额头是全是汗珠。

        虽然马主任的舌头只是在外阴处活动,但是他很快就感到了肉缝开始渗
出爱液。为了不让赵茹雪过久等待,他一边舔阴部一边就脱光了衣服,然后弯
脚站了起来用手扶赵茹雪的膝盖,挺肉棒就往前。

        「啊……嗬嗬嗬……嗯呀……呀、嗬嗬嗬……」赵茹雪的声量随肉棒
进入体内而加大,同时她也感到阴道里的刺激好像比之前增了数倍。

        但是在阴道快感增加的同时,赵茹雪后庭那的感觉越来越难受,在肉
棒的挤压之下,肠道受到压力又更频繁地带来了痛楚。在这前后各异的刺激之中,
赵茹雪觉得自己好像在天堂与地狱之中来回穿梭一般。

        马主任一开始只是浅入浅出,然后再渐渐加深每一次插入的深度。等到
肉棒能完全插入的时候,赵茹雪的喊声也低了下去,只是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时候马主任双手抓住赵茹雪大腿往前一推,让她的臀部翻了起来,洞
口也变成微微地向上,金色的高跟鞋和黑丝顿时在空中摇晃起来。

        因为椅子不高,之前马主任是压低了身子的。现在赵茹雪的小穴向上而
开,马主任刚好可以站直了脚身体前倾把肉棒深深地压进去。

        这一来当马主任插入的时候就加上了人身体的重量,使得两人的耻骨
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肉棒自然打入了更深的位置。

        当阴道四周的肌肉被肉棒挤开,自然影响到直肠和肛门,那种坐过山车
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来回的感觉让赵茹雪又大声宣泄起来。

        「啊、嗬嗬嗬……唔呀……嗬嗬嗬……嗯呀……」赵茹雪眉头紧紧地皱
,紧握的拳头也在微微发抖,一双黑丝美腿带金色的光芒在空中胡乱地甩。

        「怎么,很舒服吧?来,我让你更舒服!」马主任摆对姿势后,抽插
的力度和速度同时增加,每一次两人的身体接触的时候都发出「啪」的声音。

        「唔呀……嗬嗬……啊呀……」赵茹雪觉得整个下体都有翻江倒海的感
觉,在马主任扎实的抽插之下,快感和便意同时飙升。

        当肉棒插入阴道的时候,赵茹雪肛门口就会收缩,把肛塞往里吸;而肉
棒离开的时候后庭就如菊花绽放般,肛塞自然往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肛塞渐渐出现了松动,肛塞四周渗出了绿色的灌
肠液。不过流出的量还不多,就好像丝线一般。但是没过多久,肛塞就顺液体
被肛门顶出了一小截。

        「不……不……我、我要……啊喝喝……」赵茹雪其实是想说「要上洗
手间的」,但是说了一半就被自己的娇喘声给截断了。

        马主任好像看穿赵茹雪心思道:「没事,就在这吧,小腹用力,把东西
都喷出来就好!」

        「什么?这怎么可能?」赵茹雪脑子里大叫,「怎么可以这子的,不
行的、不行的,要上洗手间才行!」

        想是这么想,但是肛塞又已经往外跑了一些,没一会儿,「扑」地一下
就跳落到地面了。

        「不……哇啊……不要……」赵茹雪的手松开了衣服,开始用力地抓
椅子。因为椅子坚硬,让她有一种好像要用尽全力掰动椅子的感觉。

        就饶是赵茹雪尽力缩肛门,没了肛塞以后绿色的液体流出的量顿时增
加,刚才的数条丝线马上就汇集在一起。

        因为赵茹雪此时屁股向上翻,灌肠液就沿股沟缓缓倒流而下,流到差
不多腰部的位置才滴了下来,穿过椅子中间分开的地方直到底座。

        但是当赵茹雪拼了命缩紧后庭的时候,小穴里的快感也是成倍的增加,
让她开始痴迷地呻吟起来:「啊……嗬嗬……嗯啊……」

        此时每当马主任的肉棒抽出小穴的时候,都能带出不少爱液,那些半透
明的液体好像点缀绿色的灌肠液一般。

        「大声点,喜欢就叫大声点!」马主任胯下的动作不,继续给赵茹雪
做指引,「小腹用力,用力,都排出来。!」

        「啊、不……嗯嗯……呀、不……」赵茹雪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僵
直不动,一会儿又把头后仰抬起颈部,愉悦、痛苦、矛盾的心情让她底陷入了
扭曲的快感之中。

        随时间的推移,从赵茹雪肛门里流出的液体越来越多。那些灌肠液由
原来数条细流合为一条,逐渐变粗后又重新分开成为数条,「滴滴哒哒」地不断
滴落到自己的底座那。

        马主任经过一轮锋以后,猛地抽出了肉棒站在一旁,一手按在赵茹雪
的小腹上道:「来,用力、用力!」

        赵茹雪被这么一按,紧绷的肌肉顿时崩溃。她体内的灌肠液就好像大闸
泄洪一般,突然用了出来。刚才还是慢慢流出的液体这时候成了水柱往外喷射出
来,落在后方远远的地面上。

        「啊……我不要……啊……」赵茹雪嘴里大叫,屁股那连续喷射出
来数股灌肠液,地面上很快就有了一大滩绿色的液体。

        其实一般的灌肠要用管子插入肛门15厘米以上注入灌肠液才会又好的效
果,而今天马主任给赵茹雪注入的深度很浅,基本上只是刺激直肠,可以说只是
SM的游戏而已,没有多少医学价值。

        也因为如此,加上赵茹雪肠子里本就没啥东西,因此她只是把灌肠液重
新排出而已,没有什么秽物,也没有难闻的异味。

        「嗬嗬……嗬嗬……」赵茹雪满脸都是汗,大口大口地喘气,后庭的
肌肉也底放松,灌肠液又回到刚才缓缓而出的状态。

        不等赵茹雪把体内的灌肠液全部排出,马主任又准备好了满满一个针筒
的灌肠液注入她肛门里。

        「不不不,我不要了、不要了,太难受了!」赵茹雪哭丧脸哀求,
双腿也得并拢在一起。

        马主任手不停地道:「没事没事,刚才不是很爽吗!一般要洗好几次的,
不过今天我看你肠子里很干净,两次就应该可以了。如果洗不干净待会儿没办法
检查你肛门里有没有问题的!」

        为了检查,赵茹雪真的是计可施,只好眼睁睁看马主任又往自己的
肛门里注入了三个针筒的灌肠液。

        本来有了经验,现在应该没那么难受。可能是因为之前的灌肠液没有排
清,现在又注入了跟第一次同多的液体,因此赵茹雪体内的灌肠液已经超过了
第一次,让她觉得更是痛苦。

        「啊呀……我、我不行……不行了……啊呀……」眼泪此时已经在赵茹
雪的眼眶了打转了,她楚楚可怜地看马主任,好像寄望他能有什么灵丹妙药一
般。

        马主任俯身亲吻了一下赵茹雪道:「好了,别怕,这次让你更舒服的!」
说罢他又在赵茹雪的后庭塞入了肛塞,再挺起肉棒送入了赵茹雪的蜜洞里抽插起
来。

        「让我去吧……哇啊……让我……去……啊……」这次赵茹雪叫得更是
疯狂,整个人都进入一种迷糊的状态似的。

        马主任的肉棒开始感到赵茹雪的小穴不断地涌出温暖的爱液,让他的家
伙如鱼得水般自在。

        没过多久,赵茹雪的手抱自己的头,声音突然降了下去,但是身体
开始微微发抖。

        马主任深吸了几口气,攒足了劲猛地开始了激烈的刺。虽然马主任的
动作很大,但是赵茹雪反而没有大声地呻吟,只是低声地闷哼而已。

        这轮锋真的是旷日持久,「啪啪」的声音持续了好久。突然马主任感
到龟头好像处在了瀑布之下的子,一大股爱液包围过来,富有经验的他马上离
开了赵茹雪的身体。

        就在马主任的肉棒离开赵茹雪小穴的那一刻,赵茹雪的小腹突然抽搐起
来。只见赵茹雪的肚子猛烈地起伏,好像在快速地做深呼吸的子。

        不到两秒的时间,赵茹雪的肉缝里突然蹦出了一股爱液。而同一时间,
她后庭的肛塞「啪」地一下也飞了出来,这回还飞得老远才掉了下来。

        只见赵茹雪的爱液如清泉一般飞溅出来,连续喷洒了几次才弱下去。
就在最后一股爱液洒落的时候,赵茹雪的菊洞就接过了表演,绿色的灌肠液激射
而出,喷出了超过一米远。

        「啊……啊、啊、啊……」赵茹雪这时候双手抱自己的膝盖不让腿放
下来,嘴巴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灌肠液则随她的叫声忽远忽近地射得遍地都
是。

        马主任显然没料到有这精彩的一幕,在一旁看得是眉飞色舞的子。等
到灌肠液基本排了出来,马主任又扑了过去补上最后一枪。

        赵茹雪好像被干得散了架似的,任由马主任予取予求。她此时连叫的力
气也没了,只是半眯眼睛享受肉体的快感。

        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赵茹雪也记不清楚马主任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她
只是感到后来肛门里又不知道被塞了什么东西,之后就在马主任的搀扶下进入了
浴室洗下身,最后回到了房间的沙发上休息。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赵茹雪清醒过来的时候,马主任微笑看她道:
「没事了,我刚才拍了照,做了很详细的检查,你身体里一切都好,可以安心了!」

        赵茹雪看了看马主任手中自己肠道的照片,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不过
既然马主任说没事,她当然就是一万个放心的。

        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赵茹雪终于是感到饿了。在马主任的陪同下,她
就在附近才餐厅饱餐一顿,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