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47        问答

        李樘此时仍没满意,一把推倒了小翎让她侧身躺在沙发上,然后拿起一
根假阳具插入了小翎的阴道里搅动起来。

        「呃、呃……」小翎的眼睛显得有些红肿,眼泪也流得七七八八,只剩
下两条泪痕。

        李樘也不怜香惜玉,好像挖洞一拿那根假阳具乱插一通,让小翎是
苦不堪言。到得后来,李樘就任由那东西插在小翎的小穴里自己震动起来,他就
在一旁坐下来看小翎的惨状。

        直到小翎几乎力挣扎的时候,李樘才开始一一把小翎身上的东西卸了
下来。假阳具,乳夹,肛塞,还有那一条条的麻绳,最后是丝袜和吊袜带,好不
容易才全部解开。

        全身赤裸的小翎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已经完全不懂得再对李樘撒娇。
她的嘴巴好像合不拢似的仍旧张,双眼失去了神采,甚至有些反白,全身似乎
一直在微微抖动。

        李樘也不管小翎死活,拿出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衣就小翎穿上。这套皮
衣把小翎全身都包裹起来,只留下了头部和手掌脚掌。

        接李樘又把一个皮的头套套在了小翎头上,只留下眼睛和嘴巴露了出
来。最后套上高跟鞋后,李樘就硬把小翎拉扯到了套房的楼梯那里站。

        楼梯上大概在两米高度的地方早已打横吊一条一米多的铁条,由两根
铁链绑在楼梯扶手上。铁条两则各有两个皮手套,正好让小翎把手伸进去。如此
一来,小翎就只好双手高举而立。

        手既然被固定住了,小翎的脚也当然不能幸免。她的脚下此时有一个倒
T 型的铁架子,底部打横的铁条和头顶的一宽度,两头不出所料地有两个脚镣
扣住了脚踝。

        小翎这一身紧身衣让她玲珑的身段表露遗,漆黑的皮衣在灯光下的反
射下让她显得更是美丽。可惜李樘根本意欣赏,马上就低头继续弄那铁架。

        那倒T 型架竖起来的那根铁条的顶部原来有固定的装置,还可以调节高
度。李樘固定好小翎的手脚后就往那安上了一支通体圆滑的金属假阳具,和倒T
型架子完美地结合起来。

        虽然这金属假阳具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是小翎似乎知道这东西的厉害,
手脚都摇晃起来,嘴里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疲软地喊:「不……别、别这
……不……」

        李樘哪会管小翎的反应,拉开她皮衣底部的拉链让她把阴部露了出来。
然后李樘就不断升高铁条的高度,让假阳具整根都没入了小翎的阴道里。

        果然如小翎所料,这金属假阳具另有乾坤。李樘固定好铁架后就从底部
拉出了一个遥控器,然后用遥控器上长长的电线接通了电源。

        「不……不……别、别用这个……」小翎的脸上充满了惊恐和奈,但
是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李樘慢慢布置好一切。不仅如此,随后
李樘还小翎戴上了眼罩和口罩,让她底笼罩在黑色皮衣之下。

        「好了,我们来玩一下问答游戏吧,你答得好答得对我就给你个爽快,
要不然……嘿嘿……」李樘笑得甚是诡异,「你只需要摇头和点头就好了,知道
嘛!」

        小翎马上摇了摇头,但是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赶紧又点了一下头。

        李樘摇了摇头道:「哎哟,第一次回答就不行了,又摇头又点头的,那
算什么?」随即他就拿起了刚才的遥控,按动了上面的按钮。

        这遥控自然是控制刚才的金属假阳具的,不过这东西不像平常的假阳具
般发出震动的声音,显得很是安静。可是小翎的身体突然抽搐了几下,双腿还
不断地晃动起来。

        其实这东西除了普通假阳具的功能,更是一根高级按摩棒加电击器,开
动后会产生烈的电击和震动。

        「好了,继续发问,你是不是经常和我老婆出去鬼混的!」

        小翎这次没有犹豫,赶紧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哼,和我结婚还是这子对不对?」

        其实赵茹雪婚后已经几乎不和小翎她们出去玩了,不过去过就是去过,
现在小翎的脑子里只有点头和摇头,当然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竟然骗我!哼!不过装了监控以后我就心里有
数了!」李樘说来气,又扭动了一次按钮。

        「呼……呜……」小翎的口罩挤出了一丝喊叫,整个人又开始抽搐起来,
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说,那天晚上,我老婆是不是你带去的,她是不是去了?」李樘突然
瞪大了眼睛,凶狠狠地问,「就是那个魅力之夜那里,就是那个变装的派对,就
是那个玩SM的,说,快说!」(详见234 )

        小翎当然知道李樘问的是什么,她也是那天碰见过李樘后怀疑李樘是SM
爱好者,因此有机会搭上后才想用这个来进入李樘的世界。

        单论个人,论身材相貌气质小翎觉得怎么也很难越过赵茹雪头。不
过赵茹雪虽天性好动,但是性技巧是极为缺乏的,SM更加是一窍不通,所以小翎
也相信自己把握住了机会。

        其实小翎算是歪打正,因为李樘本来对SM是没有兴趣的。自从受过伤
以后和赵茹雪行房受阻,李樘才发现SM对自己大有效果,因此才开始接触这东西。

        除了赵茹雪和小翎的怀疑,相对的李樘当然也怀疑起赵茹雪。说真的怀
疑也只是几秒的事,李樘很快就相信自己没有看错,虽然只是一擦身,但是以他
对赵茹雪的熟悉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之后李樘虽然默认了这件事,不过心里还是想再次确认,因为他还是希
望从赵茹雪那得到否定的答案。但是此时小翎的回答让李樘的希望落空,甚至变
得异常愤怒。

        在李樘心里,既然能玩SM了,普通性交甚至就只是基本步骤而已,其它
身体和性器官的接触会远远多于正常。李樘的心里怎么可能容忍这的事情,他
仿佛看见了自己头上巨大的绿帽,连他的脸都变成了绿色。

        虽然赵茹雪那天没有主动干些什么,但是确实被人凌辱过。在李樘心里,
就算没有亲密的肌肤之亲,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袒胸露乳也是完全不可能接受的。

        在得到了小翎肯定的回答以后,李樘忽然间沉默下来,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在短短的一刹那间,李樘的呼吸变得沉重,情绪也变得糟糕起来。

        「贱人、贱人……淫妇、淫妇……」李樘变得有些竭嘶底里,一下子就
把遥控器的按钮全部打开到最大挡,然后拿起鞭子对小翎就是一顿狂抽。

        小翎被电得真得如花枝乱颤,手脚都好像发疯似的胡乱摆动起来。

        「说!这的去了多少次!多少次!」李樘拼尽了全力,根本没有让小
翎回答的意思,只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我抽死你这贱人,我抽死你!」李樘仿佛看见了赵茹雪站在身前,疯
狂地发泄自己的不满,一鞭接一鞭抽了过去。

        原本九尾鞭因为由多股组成,力量会分散一些。但是由于李樘用力过大
和持续的鞭打,居然把小翎身上的皮衣也打开了口。

        李樘哪管那皮衣有没有破,只是挥舞皮鞭,连鞭子带出了血也浑然不
知。他只管用力,等到自己筋疲力尽的时候才累得坐在了一旁。

        这时的小翎已经是耷脑袋,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她的整个身子往下坠,
因为手腕被皮套死死拉住了才没有完全下滑,胸部、小腹和腿部都现出了数条血
痕。

        再看看小翎的下体,简直就是一片狼藉,原本外露的金属假阳具的末端
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她大腿内侧到小腿的皮衣上都带淡黄色的水迹。

        小翎身体下方的地面则是一大滩尿液,还混些浅黄色的东西,而且还
有一股淡淡的臭味传了出来。

        同一时间在梁山市,马主任自然贴心地把赵茹雪送回了家。临走的时候
还不忘提醒赵茹雪不要吃东西,只是喝水就好了。

        当赵茹雪一个人静静地在自己屋里坐下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她首先
想到的居然是刚才和马主任激情的一幕。

        赵茹雪回想刚才的那股儿兴奋劲,欲罢不能的快感,还有马主任不断
变换的体位,马上又有了心猿意马的感觉。她越想越怕,赶紧从冰箱里拿出冰水
灌了好几大口。

        好一会儿,赵茹雪才暗骂自己:「你呀你,干了这种坏事还得意,让老
公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想起李樘,赵茹雪的心又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可以让老公知道,绝对!」人慌张起来,想到的
事情也是不好的。李樘的事还没放下,赵茹雪随即又想起了那没有完成的神秘人
的约会,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的!」赵茹雪烦躁得在家里来回踱步,但是又
想不出什么解的方法。最后,计可施的她只好迫自己在床上躺了下来。

        可是这么一躺,赵茹雪即刻又想起了男女之事。刚才和马主任的一幕幕
好像电影一在脑海里重复,而且还特别清晰。除了那些画面,赵茹雪清楚地回
忆起那时愉快的感觉,那时她渴望已久的一种感觉。

        「好吧好吧,想就想吧!」赵茹雪有些奈,但是想到那些事情的时候
自己确实也觉得十分舒畅,就不再勉。

        想想,赵茹雪就带笑意进入了乡,一直睡到快到第二天中午一
点的时候才醒来。虽然很久没有进食,但是心情有些郁闷的赵茹雪完全没有胃口。
而且马主任吩咐过不要吃东西,她就只是一个劲儿地喝水而已。

        其实赵茹雪对于马主任的高徒还是挺感兴趣的,她很是佩服那白顾问那
么精明能干。昨天晚上一来赶处理跳蛋,二来也没人,赵茹雪根本没机会了解
一下马主任的高徒。

        想今天反正与马主任有约,就干脆早些去吧,说不定还有机会会一会
那个白顾问看看有什么三头六臂。于是赵茹雪赶紧一骨碌地爬起来梳洗一番,连
手机都忘了拿就出门,直奔至尊健康中心而去。

        赵茹雪到达健康中心的时候离马主任约定的时候还有将近两个小时,她
慢悠悠地整理了一下仪表才走了进去。白顾问还没见,门口接待的护士就已经
令赵茹雪吃了一惊。

        这位护士是一位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孩,身上那套纯白色的衣服像是护士
服又像是行政套装。衣服十分地贴身,一眼看去护士错落有致的身段就显得格外
抢眼。

        等到护士走出来迎接赵茹雪的时候,只见她一双修长的腿上穿肉色的
超薄丝袜,而且还有一双细跟的白色高跟鞋,整一个天使般的美人儿,看得连赵
茹雪心里也赞叹几分。

        「您好,李太太你来得好早哦!不过不要紧,之前白顾问就吩咐过了,
马主任今天和您有个约会的。只是马主任还没到,您可以先到贵宾室休息一下,
我会你联系他看看他能不能早些过来的!」

        不止人美,这护士的声音还特别甜,让人听起来觉得甚是舒服。赵茹雪
心里不禁佩服:「果然是女人,选个护士都那么会挑,真是服了!」

        随后赵茹雪又向护士问了一下白顾问,可惜她今天又不在这里办公,赵
茹雪只好先随护士前往贵宾室等候。

        虽然还是没遇上白顾问,在贵宾房里也不会太闷。这里小吃酒水电视杂
志等等一应俱全,甚至还有高级按摩椅可以放松一下。吃喝玩乐的东西赵茹雪自
然是没有兴趣的,倒是按摩椅让她马上坐了下来。

        赵茹雪哪里知道,这张按摩椅可是顶级的产品,号称可以给予三人六手
按摩的享受。赵茹雪一坐上去,从头到脚顿时感到了比的舒适,于是闭上眼睛
享受起来。

        二十分钟后,预设的按摩模式就自动停止了。赵茹雪全身舒泰,慢慢地
睁开了眼睛。但是她随即发现,一个胖胖的男人正站在自己身旁,一脸微笑地盯
她在看。

        「啊!」赵茹雪惊呼一声,随后就认出这竟然是数次过她的贺老板。
赵茹雪赶紧坐起来并且有些意外地道:「怎么、怎么在这碰上了,贺老板!这也
太巧了吧!」

        「呵呵,我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我是这里的会员啊!」贺老板笑得特
别开心,有种重获至的感觉,「怎么,你也加入了这个中心吗?」

        赵茹雪脸色有些尴尬,顿了一会儿才道:「没、没有,我只是过来检查
一下而已!」

        这时候刚才的甜美护士走入贵宾室道:「贺老板,您的健身师已经就位,
还是老地方!」

        等贺老板点了点头,护士又对赵茹雪道:「李太太,按照规定我们中心
是会员制的,现在麻烦您跟我作一下登记吧!白顾问吩咐了,您享有三个月的试
用期,如果您满意了之后再交会员费!」

        贺老板笑道:「呵呵,美女果然是特别优待啊,还三个月试用呢!行,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以后有什么问题问我也可以,我算是老客户了!」

        等到贺老板走后,赵茹雪就和护士把自己的资料录入电脑,她还顺便问
了一下贺老板的事。

        不过这护士原来才干了三个多月,对于贺老板也不是太熟悉,只是知道
他是最早期的一批会员而已。

        登记好资料以后,护士就说:「其实昨天马主任就订好了你们检查的房
间,我现在就带你去吧,不用在这贵宾室等了!」

        今天的房间与昨天又有所不同,直观来说今天的房间小了很多,不过装
修依然是十分精致和气派。

        护士指了指沙发上的服饰道:「白顾问已经按马主任要求准备好衣物了,
麻烦你先更衣吧,然后就可以在此等候了,马主任在医院忙完后就会过来的。有
什么需要和问题随时用电话拨打0找我就是了!」

        「更衣?也对,医院检查都是要换衣服的,就先换吧!」赵茹雪等护士
走后,就拿起了沙发上准备好的衣服。

        「什么?不是那些绿色白色长袍吗?」赵茹雪看手中的衣物有些惊奇,
「怎么会是低胸连衣裙和丝袜?」

        「呵呵,这里的换装可真的是特别,完全不像是医院啊!」爱美之心人
皆有之,赵茹雪也不管那么多了,进了浴室就把衣服换上。

        这条黑色的低胸连衣裙不仅合身,而且十分的好看。主体用的是布满黑
色圆点的柔软布料,然后表面加了一层黑色的透明轻纱,而裙子顶端胸部的位置
和裙摆底端都加了蕾丝花边。

        除了裙子,还有黑色的长筒丝袜和吊袜带,另外还配了一双黑色的蕾丝
手套。

        赵茹雪换好衣服,再穿上自己的金色高跟鞋,站在镜子前面一看,仿佛
是一身要去参加舞会的打扮,心里面也是乐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