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45        升温

        和内衣相比,套服的质料就差了很多。虽然做工还算可以,不过布料一
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也非常薄。

        因为里面有内衣,赵茹雪也不介意。不过穿上后她发现外套上的是假扣
子,前幅根本法扣上,只能敞开胸前的部位。

        赵茹雪赶紧对镜子看了看,敞开的外套勉可以把自己的胸部挡住,
让她稍微安心。

        接赵茹雪就脱下了下身的衣物,然后拿起裤袜一看,原来是一双四面
镂空的黑丝裤袜。

        「连丝袜都有这的,是为了方便待会儿拿东西吗?」赵茹雪心里突然
涌起一丝兴奋,一下子就将袜裤穿上了,也没多想为什么这里还有这些衣物更换。

        「糟糕,原来内裤忘了穿了!」赵茹雪一心想赶紧卸下刚才的衣物,忘
了内裤可没有得替换,她也懒得再脱丝袜,直接就把内裤穿上完事。

        最后的裙子也是很合身,不过就是有些短,只能刚好盖住袜裤镂空的地
方。

        换好衣服的赵茹雪显得精神奕奕,她又整理了一下头发,穿回自己的高
跟鞋,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位漂亮的办公室女郎。

        「哟,不错嘛,美女就是不一,穿什么像什么,真的是让人目不转睛
啊!」马主任上下打量,好像从未见过赵茹雪般。

        「呵呵,马主任你说笑了,我这狼狈还有啥好看的!」

        赵茹雪走回到客厅里和马主任交谈了两句,接她就发现房间里的灯光
变得暗淡了一些,而且还响起了音乐。不知怎地,赵茹雪刚才还有的紧张感很快
就轻了,让她能舒服地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马主任对赵茹雪打了个手势,然后接听了电话。

        「是吗是吗,那行那行,你忙你忙,这边小问题,我应该可以处理的!」

        赵茹雪听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不过从马主任的话中可以猜测那位白顾
问很可能不会过来了。

        「好的好的,我懂你意思,我的意见就跟你的一,我会处理好的!」

        赵茹雪猜得没错,白顾问今晚是不会来了。不过马主任告诉了赵茹雪这
个坏消息后马上道:「你也不用心,就算她不来我也完全能你的。你这情
虽然暂时不是大问题,但是还是尽快解地好!」

        回想起刚才马主任的话,赵茹雪心想可能就是自己再用些什么自慰一下,
然后配合手指什么的就好了,因此白顾问不来她也不会显得慌张。

        此时赵茹雪早就完全信任马主任,赶紧接道:「好好好,没问题马主
任,我对你完全放心的,我们随时可以开始的!」

        马主任充满自信地笑了笑道:「那好,事不宜迟,你就放松心情随我来
吧!」他说完就领赵茹雪走进了房间,然后进入了房间里的浴室。

        「怎么还有浴室,刚才真的没有留意啊!这里真的是越看越像酒店了!」
赵茹雪有些惊喜地随马主任进入了浴室。

        浴室的空间很小,淋浴旁边就是浴缸,显得十分狭窄。不过装修倒是精
致,而且和外面的音响系统连在一起,那轻轻的柔和的乐声还是能听到。

        赵茹雪看了两眼后,就又有些紧张起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难道要我泡浴缸?他……他不会是让我脱衣服吧!」

        虽然赵茹雪对于马主任很是信任,但是如果要赤身裸体对马主任她可
干不出来的。毕竟马主任是位男医生而已,更何赵茹雪已是结了婚的人。

        马主任没有跟赵茹雪走入浴室内,而是靠在门口按了几下墙上的电子
控制板道:「好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松,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好了。记,
别想什么治疗,就当做和我的一次互动,或者上课就好!」

        赵茹雪看远处的马主任,眼里全是问号:「那……那我这……这是要
干什么呢!」

        马主任道:「首先呢我要给你升一下温,你现在走过去把那个花洒头打
开吧,水温我也调好了!」

        赵茹雪走到淋浴的地方,看了看插在肩膀高度的花洒头又回头看了看马
主任问:「开、开水吗?」

        「对啊,不用紧张嘛,放松、放松。把那个开关扭到最大就好,全自动
的,水温都是预调的!」

        于是赵茹雪后退了两步,前倾身体把手伸得长长的,她可不想被花洒
头出来的水弄湿了。

        马主任道:「等等、等等,你站那么远干什么,就站在花洒头下面就
行了,好像平常洗澡的子就好了!」

        「什么?洗澡?」赵茹雪瞪大了眼睛看马主任,好一会儿才扭拧地说,
「我、我怎么能在你面前脱掉……衣服洗澡呢?」

        马主任笑道:「呵呵,我可没让你脱衣服哦。你还是太紧张了,我不是
让你放松吗,别顾虑太多,按照感觉走就好!」

        「不脱衣服?那不全身都湿了?刚换的衣服啊?」

        「对,就是要这!」马主任微笑道,「好吧,你还是有些拘谨,这
吧,我给你个眼罩,那你可以放松一些!」

        眼罩只是普通的挡住双眼视线的那种,戴上后其实上下都透光,如此一
来就不会有完全在黑暗中的恐惧。

        与上次被人粗鲁地蒙双眼不一,这次赵茹雪是非常地放心,甚至用
心去聆听音乐的声音,让自己紧张的情绪舒缓一些。

        马主任也不急,看赵茹雪没有再用力地蹬双腿后才道:「好了,
现在听我的指挥,向前一小步然后身子往左转一点!」

        赵茹雪戴眼罩之前其实就在淋浴设施的旁边,她约莫也能记得位置。在
马主任指挥之下,赵茹雪很快就对花洒头站好了。

        「很好,这就对了嘛,你看,做得多棒!好了,现在你把手往前伸就可
以碰到开关了!」

        赵茹雪一边伸手一边还在想:「怎么要我换了一身新衣服又要弄湿它呢?
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先不更衣嘛!」

        不过此时已不容赵茹雪多想,她的手很快就摸到了开关。赵茹雪没有像
平常一扭动,而是慢慢地把开关旋转了一点而已。

        「嘘……」水声确是马上响起,不过水柱……其实还不能算是水柱,喷
出来的只是水滴。

        只见花洒头好像有心力一般勉挤出了些水花,一直落下到赵茹雪腰
部以下才接触到她的衣服。

        其实赵茹雪只是打开了一点点开关,不过由于她看不见,水的量自然不
好估计。这时候她只是感到水断断续续地落在裙子那,然后形成了几条小水流顺
双腿滑了下去。

        马主任继续鼓励道:「很好很好,对了,就是这嘛,来,直接再来一
把!」

        有了马主任的鼓励,赵茹雪的第二把就放开了手脚,这一下过后水顿时
「哗哗」地从花洒头那了出来。

        赵茹雪感到水花是扑面而来,「哗」地叫了一声顿时往后退了一步。眨
眼之间密集的水柱已经喷洒在赵茹雪的胸口,她胸前的衣服顿时变成了深灰色。
赵茹雪感到水温有些烫,但是还可以承受,就没有再挪动脚步。

        源源不断的水柱全数喷射在赵茹雪的胸口上,水「哗哗」地沿她的身
体往下。一眨眼功夫,翻滚而下的数股水流已经到了裙子那里,裙摆很快也
被刷下来的水沾湿,颜色慢慢地由浅变深。

        涌的水流一下子就出了裙摆,好像瀑布般围赵茹雪的一双黑色美
腿。本来就修长而诱人的双腿在水花之下变得朦胧,更加增添了神秘的美感,看
得让人怦然心动。

        换作常人,这种情下早已扑了过去了。但是马主任只是嘴角含笑远远
地看,一点其它的动作都没有。

        当赵茹雪身上的衣物都湿透以后就变得有了粘性,随水紧紧地贴她
的身体。

        赵茹雪感到自己像是个蒸笼一般,热气从自己的脚掌开始不断往上涌。
当热气上升到头部的时候,又把刚才的酒意给带了出来,让她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情不自禁地低吟了一声。

        在一旁欣赏的马主任这时候不忘教导两句道:「很好,放松,现在可
以像平常沐浴一般,左右转动一下身子!记,越兴奋就越容易拿出来的。那东
西待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对吧,咋们就赶紧拿出来吧!」

        赵茹雪此时只感到头皮发麻,那种酥软的感觉甚至布满了全身,整个人
好像麻木一般,哪儿还会动弹,她心里只是默念马主任的最后的话:「拿出来,
赶紧拿出来!」

        马主任见此情,马上又调高了一些水温,然后一般脱衣服一般自言自
语道:「你不动可不行啊,这吧,我来你吧!不过我可没衣服替换,只能
先脱掉了!」

        赵茹雪好像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马主任的话充耳不闻。她
虽然仍是带眼罩,但其实双眼早已闭上,根本懒得去窥探那些余光。

        当赵茹雪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浑浑噩噩地站在那里时,眨眼之间
全身只剩下一条底裤的马主任已经走到了她身旁。

        马主任一手扶赵茹雪的纤腰一手拿起花洒头就往赵茹雪的全身各处喷
洒起来:「来,让全身的都热起来就对了!」

        花洒头在赵茹雪身前身后不断移动,让她的一套衣服很快就全部湿透
了。

        「好,现在转一下身子靠在墙上就好了,很快把东西拿出来!」马主任
用手扶赵茹雪慢慢地转了转身子,让她靠墙壁站好。

        赵茹雪双腿微分,头部稍微地上扬,非常顺从地依马主任而行动,似
乎完全不在意他就在自己的身旁,脑海中只是回荡「拿出来……拿出来……」。

        这时候马主任转动了花洒头上的开关,刚才整个花洒头的水柱忽然集中
成了三条,在花洒头的中间激射而出。因为水压没有变化,而出水口则大量少
了,这一来这三条水柱喷射得比刚才更为猛烈。

        马主任接分开了赵茹雪身前的外套,只见那件白色内衣已完全湿透,
紧贴赵茹雪的身体,让胸前两个小山包清晰可见。于是马主任拿花洒头,按
照一个打横的8 字移动,让水柱围绕赵茹雪的胸前喷洒。

        「呼……」赵茹雪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双手摊开了手掌紧紧地压在身后
的墙上。她麻木的神经被细小的水柱一,那种渴望的刺激变得限放大了。

        「很好,很好,让自己舒服起来,兴奋起来,这就对了!」马主任渐
渐地缩小了8 字的范围,水柱开始直接射到了赵茹雪胸前的山包上。很快,水柱
已经到达了山包上突起的峰顶位置。

        「呼……」赵茹雪又是重重地一声叹息,双手的五指叉开,更加用力地
按住了墙。

        马主任这时候不只是拿花洒头画8 字,还不断地变化花洒头到赵
茹雪身体的距离,时而远离时而靠近。当花洒头每一次靠近赵茹雪身体的时候,
距离就越来越近。到得最后,花洒头已经是蜻蜓点水般地轻碰到赵茹雪的乳头了。

        「嗬……嗬……」赵茹雪又加重了几分呼吸,但是没有丝毫抗拒马主任
动作的意思。

        马主任双眼死死地盯赵茹雪的胸前,当他看到两座小山包的峰顶起了
变化以后,他的另一只手就开始轻轻地抚摸赵茹雪的腰部。

        可能是隔衣服导致感觉不是那么明显,赵茹雪仍是站听从马主任的
摆布。马主任的手慢慢下移,从腰部到了臀部,又从臀部下降到大腿的位置。

        接马主任顺势一拉就把赵茹雪的一条腿拉了起来,然后让她踩在身前
不远的浴缸边上。随脚的提高,裙摆自然上拉,赵茹雪下面的大门早已打开,
连内裤也是若隐若现。

        马主任弯低了身子,下一步自然就是把花洒头下移,从赵茹雪裙底的洞
口对她双腿之间喷洒出水柱。

        「嗯……嗯……」赵茹雪的双手顿时握成拳头状,还轻轻地捶打了几下
墙壁。她抬高的左腿有意意地左右摆动了一下,好像是要把裙子再提高一些不
要挡花洒头的意思。

        虽然是细微的动作,马主任早已心领神会,很快就用手拉起了赵茹雪的
裙子,三两下子就把裙子拉倒了赵茹雪的腰部。

        这一来赵茹雪腰以下的部位就只剩下了镂空的黑色裤袜和完全湿透紧
贴身体的内裤,双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已经呈现出来。

        马主任倒没有直接进攻,而是拉起赵茹雪的一只手,让她自己用手指勾
底裤,然后往外轻拉。

        「好,好,再兴奋些、再兴奋些,等我你把那东西弄出来!」马主任
看有些稀疏的阴毛之下那仍显得粉嫩的阴唇,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的手没
有进一步的行动,仍只是用花洒头刺激赵茹雪的外阴。

        「来,还不兴奋,等我让你再兴奋一些!」马主任又稍微站直了一些
身子,头往赵茹雪的胸部靠近。等到赵茹雪再次发出低沉的呼吸声时,马主任
张开嘴巴一口就咬住了她胸前的一个小山包。

        好像逮住了猎物就不再松手的子,马主任感到满嘴温柔后,舌头马上
就主动出击,高速地对乳头位置舔了起来。

        「嗯、嗯……」赵茹雪浑身一颤,像是有些慌乱的子,身子有离开墙
壁的意思。

        这时候马主任的舌头就像是灵蛇一般,缠赵茹雪的一双乳房不放。同
时他还不时用力吮吸,配合舌头不断增给予赵茹雪的刺激。

        赵茹雪的慌乱似乎只是持续了几秒的时间,很快她的后背又紧紧地靠在
了墙壁上。

        马主任趁势直接把赵茹雪的内衣也拉了起来,一双白花花的乳房顿时裸
露在他的眼前。马主任随即又把头了过去,伴水花品尝乳头的鲜甜感。

        水依然哗哗地流,水声之中的呼吸声渐渐变得越来越大,还有了喘息
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马主任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花洒头,改为用手来抚
摸赵茹雪的下体。

        这个时候的赵茹雪好像已经不用马主任的话作为指导了,她的反应已经
让马主任清楚地了解她的需要。

        只见马主任伸出两根手指,压在赵茹雪的外阴那轻轻按动。手指下压
的力道慢慢增加,很快就把小穴的洞口挤开了一条缝。

        赵茹雪居然显得比马主任更心急,腿一软身体就自然下移,让马主任的
手指就顺势滑入到了蜜洞之中。

        「呵……嗯……」赵茹雪连续发出动人的声音,让马主任也是兴奋不已,
很快就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没几下子,赵茹雪连自己的内裤也拉不住了,双手居然放在了自己的胸
脯上揉动,好像是让马主任更专注小穴里的事情。

        马主任嘴角带笑,会意地又弯低了身子,卯足全力用手指在赵茹雪的小
穴里翻江倒海一番。

        随赵茹雪的蜜洞里变得越来越湿润,那个久违的跳蛋已经进入了马主
任手指的控制下。马主任并不急于把东西拿出来,反而用手指夹那玩意儿在赵
茹雪的阴道壁上摩擦起来。

        「呵、嗬……」赵茹雪如同配合马主任的动作一般,用手死死地抓向
自己的双峰,嘴巴微微张开就没有再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