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43        排蛋

        独有偶,灯帽男的动作居然和学生的差不多。此时灯帽男的中指正推
那小东西不断下移,同时还用力往赵茹雪身体的方向挤压。

        当身后的股沟产生反应的时候,赵茹雪突然闪过一个恐怖的预感,让她
马上挺胸重新蹬直了双腿连带夹紧屁股。

        灯帽男其实是十分有技巧的,并不是很粗鲁地硬来。他把整个手掌按在
赵茹雪的屁股上,用中指控制小圆球,往下走两分又往上回一分,反复循环地
往下推进。

        赵茹雪现在根本不敢回头看,她怕自己的动作会让学生生疑,只是努力
地夹屁股,同时腰部轻微地左右摇摆。

        学生应该是不知道赵茹雪身后的事情,他还以为赵茹雪是被自己弄得情
难自制,手上的动作不禁又加了把劲。

        这时候灯帽男已经把圆球推到了赵茹雪的肛门边缘,然后把那东西来回
推动,似乎在试探什么。

        赵茹雪感到那颗东西在自己的菊洞口来回滚动,得死命夹紧臀部。
不止如此,她还拼命缩紧肛门附近的肌肉,好像是要把下身的洞口都回收进自己
的身体里一般,甚至连小腹也一起收缩。

        在晃动的地铁里,还有跳蛋在蜜穴里的刺激,赵茹雪哪能完全收紧下体
的肌肉。她拼命地缩紧了几秒就不得不放松一下,如此这般就像是做提肛运动一
般反复猛烈地收紧肌肉。

        赵茹雪刚才就已布满汗珠的额头此时也容不下更多的,不少汗珠已经沿
脸颊两旁流了下来,让她不得不又左右摇晃脸部来轻汗珠滑过脸皮的痕痒
感。

        就在灯帽男在赵茹雪的菊花口试探的时候,地铁再一次进站了。如同
之前一,刹车加上人群的骚动,赵茹雪又有了身不由己的感觉。

        如此机会灯帽男怎么可能会错过,之前的试探让他已经摸清了状,就
在赵茹雪屁股稍有放松的时候,那颗波子状的物体就被整个按进了赵茹雪的菊花
里。

        「讨厌……讨厌死啦……怎么、怎么会这的!」还没等赵茹雪适应肛
门里多了个东西的不适感,更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

        「这是……这也是……跳蛋吗……」塞入赵茹雪肛门里的东西居然开始
震动起来,从感觉上判断这就是一颗小型的跳蛋。

        就在这个时候,赵茹雪发现阴道里的跳蛋不知何时移动了位置,居然一
直往里面走。而且这颗跳蛋好像和肠子里面的那颗距离不远,两颗东西一起震动,
好像遥相呼应一般。

        本来赵茹雪就在苦苦支撑第一颗跳蛋,肛门里的那颗虽小,但是犹
如催化剂一般,把之前的快感突然放大了几倍。

        「不……不可以的……怎么会这呢?」屁股里的异物让赵茹雪很是不
适,但是这种怪异的感觉和快感交织在一块,让她好像法抵挡一般。

        赵茹雪刚才伸直的双腿又再弯曲起来,双膝带微微的抖动慢慢地往中
间靠拢。除了额头和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更糟糕的是她感到自己下面也开始有
了反应。

        「求、求你了……这……不、不行的……」赵茹雪实在忍受不住,终
于挣扎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学生得意地看赵茹雪,看美女那委屈的子甚是满意,不过他就是
不理睬赵茹雪,继续手上用力。

        说完那几个字,赵茹雪的膝盖就已经靠在了一起,拿手机的右手也
法支撑,不得不放了下来叉在腰间。

        赵茹雪此时已经分不清楚两颗跳蛋的区别,有些时候她觉得前面那颗让
她爽得难以自拔,有时候又觉得菊花里的那颗让她飘飘欲仙,好像肛门和阴道都
连在了一起一般。

        「不……不……你、你扶我一把好、好吗?」赵茹雪的腿开始颤抖得越
来越厉害,人也好像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学生看见赵茹雪的子好像快要撑不住了,就只好停下了手扶她。赵
茹雪感到有了依靠,几乎半个身子都倚在了学生那。

        就在这时,地铁已经进入转乘站。如果赵茹雪要去康站,就必须在这
里下车换乘8 号线往北走。

        可是赵茹雪现在还哪儿知道这里是哪个站了,她眼里一片茫然,耳朵里
似乎只能听到跳蛋的震动声,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似的。

        学生则是早有打算,他拿起赵茹雪的包还没等地铁停稳就搂赵茹雪往
门外挤过去。「让让,麻烦让让!这里有病人,有病人,麻烦让一让!」

        人流本来是很拥挤的,大家都是急赶路。听到有人喊病人,原本密不
可分的人群稍微露出了一些缝隙。

        赵茹雪双腿发软,挣扎看了站台一眼,看到「换乘站」的指示也只是
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出来。学生扶赵茹雪随人流而走,方向也是往8 号
线的入口走去。

        和地铁车厢里一,此时的地铁站到处都是人,大家都是紧跟人流慢
慢移动。赵茹雪本就走不快,这跟人群慢慢走反而让她没那么显眼。

        如果没有了学生的支持,此刻恐怕赵茹雪会马上跪在地下。她明显感到
自己双腿的抖动,不过为了不想压迫身体里的跳蛋,她尽量想撑开大腿而行。

        虽然想是尽量打开腿,实际上赵茹雪的双腿依然是几乎并拢的。她
下身的肌肉不停地收缩,因为她觉得越不给跳蛋空间自己的快感就越是没那么
烈。

        不过行走的双腿不断牵扯阴部和臀部的肌肉,让两颗跳蛋带来的刺激
是越来越烈。

        刚开始的时候赵茹雪还觉得是菊洞里的跳蛋增了小穴里的刺激,谁知
道慢慢地她好像觉得菊洞里居然也产生了快感。那是一种她从未经历过的难以形
容的感觉,肛门里异物的不适和快感纠缠在一起,让她觉得力招架。

        学生紧紧地搂赵茹雪,眼睛正往前四处扫动;赵茹雪则感到全身酥麻,
双眼神地看地面。两人都不知道刚才地铁上的灯帽男此时也在他们后面,眼
睛盯赵茹雪,手上拿电话正在不知道跟谁通话。

        「下车了,我在后面,继续跟吗?……嗯、嗯……好……我知道了」,
灯帽男讲电话,随人流进入了往8 号线的闸门。

        当灯帽男挂了电话后,他赫然发现赵茹雪居然没有进闸,而是突然拐了
个弯好像要走上地面离开地铁站。灯帽男顿时脸色一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其实赵茹雪两人确实不知灯帽男的跟踪,只是学生已经得知赵茹雪是要
换乘8 号线的,所以先佯装顺8 号线的通道走,等到临近入口的时候才变卦,
让赵茹雪不得不跟自己。

        这么一来,一旦偏离了原先的方向,巨大人流的阻挡让赵茹雪已经没办
法回到原先去换乘的路线了。

        说实在的学生这么干也是多此一举,此时的赵茹雪根本就没了方向感,
哪还管得上往哪儿走。不过这么一弄歪打正,竟然把后面的灯帽男给耍了。

        灯帽男看密密麻麻的人群苦不堪言,赶紧想后退追过去。可是刚才他
进来的这个闸门是为了方便疏导人流的,只能进不能出,现在如果要返回到出站
的通道得绕一个大圈走到正常的出闸口才可以。

        此时出站的路线与换乘相比明显少了很多人,获得空间后学生连拉带拽
地扯赵茹雪径直往出口走去,一眨眼就淹没在人群里了。

        灯帽男远远看赵茹雪两人消失的背影,只能一跺脚,匆匆拿起电话说
了两句后才拼命地往出口赶。等到他一口气按照刚才赵茹雪行走的方向走出了地
铁站后,赵茹雪两人早已不见了。

        如果现在问赵茹雪自己,她其实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她只觉得越走灯光
就是昏暗,渐渐地好像来到了一个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赵茹雪的鼻子不知何时开始就仿佛没法吸入足的氧气,她的嘴巴也不
得不微张忙,走的速度越来越慢。

        四下漆黑一片,远处的灯光都被头顶和两旁的东西遮挡住了。四周空
一人,只有学生和赵茹雪两人隐没在深处。

        此时赵茹雪的呼吸声犹如低声耳语般,她身体的香气散发在四周。

        学生用仅有的视线看赵茹雪美丽的容颜,竖起耳朵听她的呼吸,抖
动鼻子闻她的体香,忽然间就把她压在了一堵墙壁上。

        学生的双手毫忌惮地在赵茹雪的胸前蹂躏起来,比刚才在地铁上来得
更加放肆,好像现在才是正式开始一般。

        「嗯……嗯……」赵茹雪已经不懂得反抗了,她夹紧了双腿而立,双手
按在自己的小腹处居然呻吟了起来。

        学生赶紧乘虚而入,伸出舌头就在赵茹雪的嘴唇上舔动起来,紧接舌
头就已经突破了赵茹雪的嘴巴直入口腔。

        让这么个美女在自己手底下玩弄,学生是兴奋到了极点。他用舌头在
赵茹雪嘴里探索了一番后,用自己的嘴巴吸住了赵茹雪的上唇,然后把舌头收了
回来开始一寸一寸地品尝。

        刚才当学生的舌头进入了嘴巴以后,赵茹雪是有些意乱情迷的感觉的。
她随即也卷动自己的舌头想回应一下,可是学生自顾自地没有领情。

        现在学生吸赵茹雪的上唇,让她又是另一番的感觉。不过这是赵茹雪
一种全新的体验,她感到有些陌生,有些突兀。

        就在这时,赵茹雪的脑中突然惊醒过来:「不、不……这不是……不是
……是流氓!」

        一下子清醒过来的赵茹雪猛地推开了学生,一双手好像千手观音一对
学生就挥舞起来叫道:「流氓、流氓,你干什么!你给我滚!」

        不知道哪儿来的怒气突然间在赵茹雪体内爆发,她只觉得浑身都压抑得
法自制,举起拳头就往学生身上挥去。

        说是拳头,其实此刻的赵茹雪哪来什么力气。但是本来还沉浸在温柔乡
里的学生做贼心虚,此时显得有些惊慌失措,随手把赵茹雪的包扔回给她就准备
转身跑路。

        赵茹雪一把接过手袋,挥舞继续追学生拍打过去。「啪、啪……」
手提包先是拍打在了学生的肩膀上,继而又砸在了他的背上。

        在连续的甩打之下,原本就在袋口边缘的摄像机自然也就飞了出来。赵
茹雪看到那掉在地上的摄影机不禁愣了一下,就这一下子工夫学生早就溜得没影
儿了。

        看到学生追不上了,赵茹雪就把气都撒在了摄影机上。她先是对摄影
机踩了一脚,然后就干脆从地上捡起摄影机用力地往地面摔去。一次还不,两
次,三次,好像要把那东西摔得粉身碎骨一般。

        没几下工夫,摄影机是底报销了。不单只是整个机壳都开始裂开,镜
头什么的通通被赵茹雪砸了个粉碎,碎片四下散开,连机身也几乎成了两段。直
到可以用「稀巴烂」来形容摄影机的时候,赵茹雪才稍微消了口气。

        这时候两颗跳蛋又提醒赵茹雪它们的存在,让她赶紧往光亮的地方
走去。赵茹雪慌不择路,走了好一会儿才回到了大街上,一边走她还一边思考
该怎么处理掉那两颗东西。

        因为电池的电力有限,实际上此时跳蛋的震动已经弱了一半有多。不
过行走间双腿不断地摆动似乎增加了跳蛋的摩擦,让赵茹雪依然觉得那刺激还是
非常厉害。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个高档的西餐厅,赶紧躲进了卫生间里。

        赵茹雪锁好门,有些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四周,确认了没有什么异常以后
才开始把内裤和袜子往下拉。令她有些尴尬的是,裤袜和内裤居然也已经湿了。

        现在的情也不由得赵茹雪多想,她分开两腿站在了坐厕的上方,上身
前倾顶厕所门就开始尝试排出跳蛋。

        「嗯……」赵茹雪皱眉头咬下唇,拼命地想把下体里的东西排出来。
她憋肚子,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小腹和臀部那里,但是就是没感到跳蛋的
移动。

        「嗯……」论怎用力,赵茹雪始终觉得跳蛋仍是在体内深处。满头
大汗的她有些奈,不经意地缓了缓,而肛门口附近的肌肉这时好像回收一般缩
了一下。

        「对、对了……就是这!」就在那一刹那,赵茹雪居然感到了菊花里
的跳蛋有了反应。

        「难道是要往回……往上缩?」赵茹雪毫不犹豫,马上重复刚才的感
觉,先是用力往外排,然后再收缩上提。

        这次没有错了,欣喜若狂的赵茹雪确实感觉到了跳蛋真的在向菊洞口移
动。不过与此同时,当跳蛋在肛门里活动的时候,另外一种感觉又在刺激赵茹
雪。

        「唔……嗯……」赵茹雪只觉得整个臀部都是一阵酥麻,然后那股劲儿
迅速地散发到全身,好像让她浑身乏力,而且舒服得不禁从嘴里叫了出来。

        「不……不……怎么会这……啊、啊、嗯……」赵茹雪不知道是什么
缘故,只觉得这种感觉好像比阴道里的快感来得更加猛烈。

        「不行……不行……我、我……越来越没劲了……」娇喘连连的赵茹雪
双腿发软,整个人都在往下移动。

        「不可以的,这里是公共厕所,我可不能坐下来!」赵茹雪的腿不断往
外滑动,腰则不断地弯低。到得后来,她整个上身几乎和地面平行,用手死死顶
厕所门,而双腿则靠两侧的卫生间隔板支撑自己。

        「好了……嗯、嗯……好了……来了……嗯……」靠窄小的卫生间的
支撑,赵茹雪暗地里给自己鼓劲儿。

        就在那跳蛋慢慢撑开赵茹雪的菊花口时,她感到整个人都好像在云里雾
里似的,忽然间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了一般。

        赵茹雪整个脸孔的五官都要挤在一块似的,手掌按在厕所门上不断旋转
;她的双腿此时好像要往地下跪去一般,不断地在抖动。

        「呃……嗬嗬、嗯……嗯……啊……」随一连串的呻吟声,终于,「
扑通」一声响,赵茹雪肛门里的跳蛋跳了出来。

        喘粗气的赵茹雪终于感到双腿回劲了,站直了身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终于妥了!呼!」赵茹雪整理了一下情绪,再穿好自己的衣物,就准
备推门离去。就在她刚开门踏出一步的时候,她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糟了,我竟然忘了还有一颗!」赵茹雪赶紧退回到卫生间内锁好门,
又拉下了自己的内裤。

        原来在赵茹雪阴道里的跳蛋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停止了震动,刚才她可能
太过高兴忘记了这颗跳蛋的存在。不过当赵茹雪迈开步子的时候,阴道里的反应
是实实在在的。

        「该死,该死,我完全把这颗给忘了!」赵茹雪感觉了一下,发现这颗
东西已经跑到了阴道的深处,可能用手指也不。

        「嗯……嗯……」赵茹雪尝试了一下刚才的办法,可阴道不是肛门,那
颗跳蛋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而且她自己也完全感觉不到阴道里面有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