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合集更新:重新制定了网页版带图片的合集,放在网盘上。

  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解压。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


        Chapter 239 玩玩

        正如李傥所想,赵茹雪根本没有睡意。当打发了李傥后,赵茹雪把门一
关上,马上拿大包小包迅速回到了房间。

        赵茹雪此时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战利品,尤其是那几套性感的内衣,她已
经急不可待地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儿地通通拿了出来。

        看散落在床上的衣服,赵茹雪一边处理拆开的包装一边快速思量。
打定了主意后,赵茹雪最后留下了一套黑色的连身网衣。

        经过之前的尝试,底爱上了这些性感的内衣服饰的赵茹雪随即毫不犹
疑地褪下了身上所有衣物,把那连身网衣穿在了身上。

        这件网衣下身是完整的一双网袜,网格的大小适中,每个网格都有圆圈
和方格交错而成,比一般的网袜要好看得多。

        网衣上半身像是低胸马甲的子,不过网格比腿上的更加多而小,形成
不同花纹图案的网格几乎完全遮住身体。网衣胸前左右分别有几条细带跨过肩拉
倒背后,好像吊带一。

        赵茹雪穿上后对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只见那网衣紧贴自己的身体,
黑色的网线随身体起伏,在白皙的肌肤上增加了一层黑色的诱惑。

        虽然赵茹雪现在没戴乳罩,但是在网格的遮掩下,不是站在她跟前是
法看清楚乳头的子的。双乳之间到肚脐眼的位置用了镂空的设计,这是上身黑
压压一片网格之中唯一的能清楚地看到肌肤的地方。

        远远看去,黑白分明的双腿已是让人垂涎欲滴,而上身若隐若现的双峰
更是让人欲罢不能,恨不得一下子就中间镂空的地方拉开网衣一尝后面温柔。

        赵茹雪先是正面对镜子摆弄了一番,然后又侧身子。接她又蹲了
下来,然后又站起来左右伸展长腿。

        看看赵茹雪好像觉得差了些什么,想了一下她马上飞奔到鞋柜里找
出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穿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的赵茹雪已经懒得返回房间,她就这穿这件网衣把家当成的
了T 台,翘首弄姿地从大厅走到房间又由房间回到了大厅。

        就在赵茹雪试新衣的时候,她哪里知道飞快赶回家的李傥也是兴奋不
已。当赵茹雪在家里来回走动的时候,李傥则是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双眼盯
屏幕,手早就放在了裤裆里。

        来回走了几趟,赵茹雪感到整个人都是热烘烘的,忍不住返回了卧室又
拿出了那些玩具。

        今天晚上李傥是铁定不回来的,赵茹雪此刻心里十分的轻松,没有了之
前的紧张感。

        「嗞……」当跳蛋震动的声音响起,赵茹雪全身的神经都开始被那声音
带动,一下子兴奋起来了。

        「嗬……」赵茹雪手握跳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揉动起来。虽然是隔
网衣,但是很快,赵茹雪就已经感到自己乳头上的变化。

        按道理之后的发展就应该是按部就班的,但是赵茹雪的手突然离开了自
己的身体。

        「我……是不是太频繁了……这子……」赵茹雪手上依旧拿跳蛋,
心里在狐疑,「就当作按摩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赵茹雪安慰自己,手上的动作又再恢复。接她直接站了起来,对
镜子看自己的媚态,另一只手又拿起了一颗跳蛋往两腿之间而去。

        「呼……太舒服了……嗬……」赵茹雪微微弯腰部分开双腿而立,半
眯眼睛盯镜子里的自己,眼神开始迷离。

        同一时间在不同的城市里,李樘和他口中的工程队的刘总已经抵达了首
都并入住了早已订好的酒店里。

        虽然订了两个房间,但是这时候李樘和刘总都在其中一间行政套房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身材苗条的年轻空姐也在房间里。

        不过这名空姐此时是法自由活动的,她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好像是等待被宰割的羔羊一般。

        只见空姐双腿分开而立,双腿之间有一根约一米长的铝管,两段各有皮
扣绑在了她的脚踝处让她的腿法合拢。空姐的双手被反剪绑在背后,比双腿的
活动能力更少。

        空姐的嘴巴被一张黑色的皮革封住,皮革背面似乎还有东西,让她根本
不能说话。这张皮革很大,把空姐鼻子以下的半张脸都遮住了。

        皮革两边各有一条皮带绕到脑后,上方则是「人」字型的皮带从鼻子两
边往上走,穿过眉心从头顶绕到脑后和另外两条皮带扣在一起。

        除此以外,空姐的双眼也被黑皮眼罩完全封了起来,整个脸部只剩下颧
骨和鼻子露在外面,脖子上也被围了一个皮项圈。

        以这屈辱的子在房间里和两个男的共处,这位空姐当然紧张,连一
点挣扎的子也没有,呼吸也尽量压抑。

        李樘的子倒很是轻松,他拍了拍空姐的屁股道:「呵呵,上次同一班
机的时候你不是很想约我玩玩吗?这次如你所愿,还有刘总这的高手,让你好
好爽爽!」

        「唔唔……」空姐的腿抖了两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除此之外就
没有别的动作了,似乎在等待。

        「唔、唔……」此时的赵茹雪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依旧对镜子用跳蛋
玩弄自己的敏感部位。

        「呼……」渐渐地,赵茹雪已经感到跳蛋法满足自己,随即就拿出了
那根迷你型的假阳具。

        赵茹雪慢慢地将网衣底部的拉链拉开,把双腿分得更开直直地站,然
后她弯下腰,看那东西慢慢接近自己的阴部。

        赵茹雪的动作很慢,仿佛在酝酿情绪,但是那根玩具还是如愿到达了
目的地。接阴唇在挤压下慢慢向两边靠,蜜洞很快就露出了一条缝隙。

        「嗯……」随赵茹雪一声闷哼,假阳具就顶开了她的外阴,慢慢进入
到阴道里面,渐渐地半支按摩棒就被吞没了。

        「啊……」赵茹雪发出了一声闷骚的声音,就在她要开始享受的时候,
脑袋里忽然布满了那晚被凌辱的情形。

        手脚被绑,阴道里插一根比自己老公那话儿还大的按摩棒,还有一旁
虎视眈眈的三个陌生男子,赵茹雪一瞬间仿佛回到了那房间里,整个人不由自主
地直打哆嗦。

        李樘笑道:「放松、放松,哆嗦啥,想想那晚,我看你表现得挺好嘛,
玩得也放的,今晚人更少,不用紧张!」

        当李樘正说的时候,刘总已经解开了空姐上身的衣服,拿掉胸罩后一
对奶子就呈现在两人的面前。

        「唔……唔……」空姐也只是象征似的表示了一下,接就继续站在那
里任由摆布。

        刘总熟练地搓揉空姐的一双奶子,不时还用舌头舔几下发出「啧啧」
的声音。李樘没有动手,只是站在一旁欣赏。

        接刘总从身边的皮箱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皮制还带柳丁的胸罩给空姐
戴了上去,这胸罩是没有罩杯的,只是好像给一双奶子加了个黑色的框框框住一
般。

        当然这只是开始,紧接就是一对金属的夹子,夹子上还带有螺丝,可
以手动调节松紧。

        刘总把夹子夹在了空姐的两个乳头上,然后开始慢慢地扭动夹子上的螺
丝。空姐先是双腿一抖,继而嘴巴里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夹子越收越紧,似乎要把乳头夹成纸片一薄的子。「呃……」空姐
抵不住疼痛开始持续呻吟起来,双腿也自然地微微弯曲。

        「不!!!」赵茹雪突然大叫了一声,全身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但是就
算这,她脑袋里好像依然感觉到那晚那根按摩棒的刺激,好像依然有快感刺激
自己。

        赵茹雪浑身发抖,整个人好像麻木了好一会儿,然后手突然发力拿那
根假阳具飞快地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奇怪的是,赵茹雪好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下体的反应,脑袋中依然是那
晚那根按摩棒带来的快感,就算她试慢或加快手上的速度也是毫效果。

        不消一会儿,只见空姐的口罩之下缓缓流出了两行液体,顺脖子两边
一直往下流。

        李樘瞪大了眼睛道:「怎么,那么快就受不了了?还是嘴巴里的口水抵
不住诱惑自己流出来了呢?嘿嘿!」

        刘总伸出手指在空姐乳头上的夹子那弹了弹,夹子带动乳头再牵扯到乳
房,整个奶子都震动了起来。

        「呃……唔唔……」明显吃痛的空姐晃动上身,又好像在极力忍耐
生怕动作太大又会扯动到乳头上的夹子。

        接刘总举起手掌,在空姐的一双乳房上左右拍打起来。一对肉球连
夹子随即左右摇摆起来,空姐顿时发出连绵的叫声。

        一旁的李樘看得甚是兴奋,脸上尽是喜悦的神色。他甚至在一旁助兴道
:「好,打狠一些,再狠一些!」

        「啪……啪……啪……」拍打声中夹杂空姐的呻吟,仿佛奏响了一曲
协奏曲一般。

        不过手掌只是热身,接刘总就拿出了一条皮鞭对空姐的胸膛抽了起
来。

        「呃……呜……」空姐顿时连声闷哼。刘总毫不手软,直到空姐乳头上
的夹子被鞭子抽掉了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李樘走了上前把空姐的双手解了,然后拿出一个倒T 型的铁架子
放在空姐身前。

        接李傥把夹子顶端和空姐的项圈扣在一起,然后又把空姐的双手通过
皮扣绑在铁架子底部的两端。

        刘总则解开了空姐头上的东西,让她终于露出了整个脸部,这人原来是
赵茹雪的闺蜜小翎。

        「不行、不行……」赵茹雪猛然把假阳具抽离了自己的阴部,她颓然坐
在床边喘气,心里不断对自己说要冷静下来。

        「这不行的,我为什么会一直想那晚的感觉呢?我明明就是被人玩
弄嘛,怎么可以有那些感觉的?」

        虽然感到体内的兴奋,但是赵茹雪硬是让自己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刺
激自己。

        「我是不是中了毒了,怎么越来越依赖这些……不对,我不能再这么下
去了……」

        赵茹雪发现自己最近好像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些情趣用品那,反而对于
老公则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渴求,甚至可以说是回避。

        「该怎么办呢?可不能喧宾夺主啊……要不……要不找那马主任聊聊?」
赵茹雪想想,不敢再看自己性感的子,赶紧换回了普通的睡衣躺在了床
上。

        虽然赵茹雪这边停了下来,李樘那边是渐入佳境。此时的小翎已经被
按住跪在了地下,用嘴巴伺候李樘。

        而李樘的肉棒看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比以前更加壮了。只见那
东西硬绷绷地,头部微微上扬,一改之前萎靡不振的子。

        刘总也没闲,拿皮鞭站在小翎身后不断地抽打她的后背,打得那
套制服也几乎破了。

        不知道是李樘过于兴奋还是小翎的口技太好,没两下子李樘就来了高潮,
连打几个哆嗦之后就把秽物全射在了小翎口中。

        接等候已久的刘总掏出了肉棒,继续让小翎跪伺候,而李樘则拿
起了鞭子,代替了刘总在小翎背后施虐。

        等到小翎刘总解了问题,李樘发现自己那话儿又起来了,于是他一
把拉起了小翎,扒开丝袜和内裤,挺肉棒从后而入,又再飞快地抽插起来。

        和之前一,来得快去得快,没几下子李樘就又射了,这次完了他已经
有些体力不支的子,马上坐了下来喘粗气。

        「呼……」小翎这时也舒了口气,虽然手脚还没有自由,不过她也终于
可以随时地扭动一下。

        当小翎以为今晚就此结束的时候,刘总又从包里拿了根铝管出来。铝管
的一端都是螺纹,刚好对上小翎双腿间的铝管的中间的凹处。

        刘总三两下就把铝管拧了上去,然后用手一拉。原来刚拿出来的铝管是
可以伸缩的,一下子就直达小翎的阴部。

        铝管的顶端像是一个架台,刘总紧接就把一根狼牙棒模的按摩棒插
了上去。

        「等等,这、这是要干什么,我……今晚就饶了我吧!」小翎的眼神里
明显带慌乱,双腿又再微微抖动起来。

        「啪!」李樘一跃而起突然给小翎来了一记耳光道:「废话什么,你不
是很想跟我玩吗?我今晚就要玩个!」

        「你……你……」小翎双眼泛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刘总已经准备妥当,那狼牙棒随铝管的上升慢慢开始进入小翎
的阴道里。

        「啊!」小翎尖叫一声,马上向后退了半步。

        李樘扑了过来把一个球状的口塞硬塞入了小翎嘴里道:「我让你叫,我
让你叫,你这贱人!不听话是吧,今晚就弄死你!」

        小翎看到李樘歇斯底里的子,不禁害怕起来,又再往后退了半步,可
惜她已经退到了墙边,再也往后不了了。

        看刘总不断提升铝管的高度,小翎不禁拼命蹬直了腿,好像要逃离那
狼牙棒一般。

        可是小翎的双腿被铝管限制住,就算她完全站直了身子,依旧有半支狼
牙棒进入到蜜洞里。

        「呜……呜呜……呜……」随狼牙棒开始转动,小翎顿时摇头悲鸣
起来。

        李樘还嫌不,又把刚才那两个金属夹子夹在了小翎的乳头上,接用
鞭子在夹子上轻轻扫过,让夹子除了夹紧乳头外还左右拉扯乳头。

        「唔、唔……呜……」小翎背靠墙壁,不断摇晃脑袋,泪水不禁又
再夺眶而出。

        玩了一会儿,李樘就和刘总坐了下来,倒了两杯酒晃酒杯,看小翎
就这被那狼牙棒折磨。

        不消一会儿,小翎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的双腿开始慢慢弯曲,刚才还有半
根在外的狼牙棒此时整根插入了小翎的阴道里。

        「呜呜……呜呜……」小翎悲哀地啜泣,眼泪汪汪地看李樘,好像
在乞求要停下来的子。

        而李樘似乎很喜欢小翎的表情,眼里亮光看她痛苦的子,手指一
直在轻搓酒杯道:「哭,使劲哭,别停下来,你这贱人就是犯贱!」

        刘总还嫌小翎不惨,又给李樘递上皮鞭道:「火好像还不旺呢!」

        李樘接过皮鞭,扬起一边嘴角道:「对,要让这火再猛一些!」这回他
使上了劲,没几下子就把夹在小翎乳头上的夹子给打飞了。

        「唔!呜——」就算有口塞在嘴里,小翎还是迸发出大声的闷叫声,口
水从口塞里不断地流了出来,把地面也滴得湿了。

        李樘哪能轻易把手,马上又把夹子夹上,重复鞭打的动作。小翎就只
能助地发出悲鸣声,被李樘反复地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