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38 奔波

        这时候赵茹雪才看清救人的人正是小雪的未婚夫,那位皮肤黝黑的健壮
保安。

        赵茹雪看小雪未婚夫那傻愣愣的子,心里想:「这人倒是不错,
甚至傻得有些可爱,小雪还挺会挑人的嘛!」

        就在人群的喧闹声渐渐降下来的时候,一位老妇拉刚才跌下铁轨的
小孩出来质问道:「你,别假惺惺的,为什么把我孙子撞下了站台,还装模作
的救人,你害不害羞!」

        小雪未婚夫顿时愣了,惊讶地看老妇不知道说啥才好,良久才断断续
续地说:「不……不……你、你误会了!」

        「什么误会?就是你推他下去的!」老妇揪小雪未婚夫的衣服道,「
你可别想跑,如果我孙子摔伤了,你可得陪我医药费的!」

        这时候人群又再叽叽咕咕起来,「原来这,怪不得第一个跳下去!」,
「砌,贼喊捉贼,以为真的有人那么勇敢!」。

        「不,不,不……」小雪未婚夫摇头耍手道,「不是……不是……你、
你误会了……」

        赵茹雪看见小雪未婚夫那紧张的子,恐怕已经是慌乱得不知道该如何
分辨了,于是高声道:「那很容易的,看看监控录像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正所谓一言惊醒中人,大家马上附和起来。那老妇瞅了一眼赵茹雪,
明显目光里带怒意。

        地铁站的工作人员也道:「没问题,咋们这就去看监控吧,把事情搞清
楚免得引起误会!」

        正当众人想移步前往监控室了解情的时候,一位老伯走了出来道:「
哟,小伙子听口音好像是四益人对吧,难道是碰上老乡了!」

        小雪的未婚夫回道:「对对,不过我算是五益的,勉跟四益拉上边吧!」

        老伯笑道:「呵呵,现在城市发展了,人也多了,四益都变五益了,一
一,都是自己人啊!」

        这老伯应该是刚才老妇的伴,此时他走过来拽了拽老妇的衣袖。

        老妇像是明白了,放开了小雪未婚夫道:「原来是自己人啊,好所好说,
一场误会。没事了,没事了,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咋们聚聚去!」

        一场事故就这轻易地化解了,赵茹雪不确定小雪的未婚夫还记不记得
自己,于是没有找他说上两句,而是随人流很快离开了站台。

        赵茹雪看了看时间,此时只是三点而已,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不过赵茹雪早有打算,径直前往通往A 出口的闸口选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下来,
然后开始观察B 出口附近的人群。

        浅蓝色的西装其实是非常显眼的,就算来往的人不少应该也可以一下子
认出来。不过赵茹雪等了老半天,没有一个类似装的人出现。

        三点四十分,赵茹雪显得有些心急。她其实很想靠近B 出口的闸口看看,
不过最后都忍住了。

        这时候赵茹雪身旁走过一位老人对她道:「姑娘,你背后粘了些东西!」
没等赵茹雪反应过来,那位老人就走远了。

        赵茹雪赶紧伸手在背后一摸,果然摸到了一张小纸条:「4 号线东向终
点站A 出口女厕第一格的水箱里」

        「什么?这是什么东西?」赵茹雪完全不知道这纸条是什么时候被贴在
自己背后的,可能是刚才小孩跌落站台人多的时候,又可能就是刚才那位老人贴
的。

        赵茹雪刚想扔掉这纸条,但是转念一想:「不对,那浅蓝色的西装人没
有出现,难道这纸条就是线索?」

        三点五十分,浅蓝色的西装人始终没有现身。赵茹雪定碰碰运气,就
按照纸条所说的再次坐上了地铁。

        地铁4 号线是一条东西向而且经过南面几个主要站点的超长线路,和8
号线隔一大段距离。等到赵茹雪到达终点站走出车厢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
个小时。

        赵茹雪很快找到了女厕的位置,不过她没有贸然行事:「让我进去里面?
不知道打得什么主意,我还是先看看再说!」

        于是赵茹雪就在洗手间附近的小卖部佯装想买东西,眼睛则不停地观察
洗手间周围的情。

        此时地铁站的人流已经多了起来,不过虽然人来人往的,进去洗手间的
人倒是不多。赵茹雪定下心后,悄然走入了女厕里面。

        一踏入洗手间,赵茹雪就没有再移动。等到洗手间的门一关上,她依然
停留在门口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声音。

        好一会儿,洗手间内似乎没有任何动静。赵茹雪侧身子慢慢地一步步
向里面挪,随时准备向洗手间门口的位置。

        当赵茹雪完全走入了洗手间内,发现里面确实空一人,她才稍微安下
心来。

        确认了安全后,赵茹雪马上拿了好几张纸巾,闪身进入了第一格厕所然
后锁上了门。她赶紧把水箱擦了擦,然后小心翼翼地掀起了盖子。

        正如刚才的纸条所说,水箱内果然绑一小包东西。赵茹雪迅速把那东
西解了出来打开,里面居然是一个跳蛋和另一张纸条。

        纸上打印「最后一站,地铁四里村站A5出口女厕第一格水箱。另外要
把玩具放到双腿之间该放的地方并打开开关!」

        「神经病!疯子!」赵茹雪气得一下子就撕掉了纸条,「这是玩我吗?
还要我回去四里村!还要我放这个玩具!你以为我傻啊!」

        「啪」地一声赵茹雪就把那跳蛋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了下去,把那东
西踩得粉碎。

        「罢了,反正是要回家,就过去看看吧!」赵茹雪在洗手间里调整了一
下心情,又再回到了地铁站内。正当赵茹雪走出洗手间没几步的时候,赫然发现
贺老板出现在刚才的小卖部那里。

        两人几乎同时看到对方,贺老板向赵茹雪招了招手道:「怎么那么巧?
竟然在这里遇见你了!」

        自从再次被贺老板营救以后,赵茹雪自然对他多了些好感。于是赵茹雪
主动走到贺老板身边道:「是啊,太巧了。我、我约了朋友,现在、现在准备回
家!」

        贺老板看见赵茹雪额头渗汗,一副风尘仆仆的子,不禁对她道:「我
看你这子不是见朋友,而是好像下班赶回家的子而已,呵呵!」

        「呵呵,呵呵!你真会说笑!」赵茹雪实在怕露出马脚,赶紧附和连
笑了几声。

        这时候贺老板转身走到小卖部的冰柜里拿了瓶饮料,然后付了账又打开
了瓶盖插入了吸管再递给赵茹雪道:「来,我看你是怪口渴的,我请客,别客气!」

        赵茹雪从离开家到现在已经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了,滴水未进的她确实是
渴了。赵茹雪接过饮料连声道谢,也没管贺老板就一个劲儿地喝起来,没几下工
夫就把把整整一瓶喝完了。

        贺老板微笑看赵茹雪喝完了饮料才道:「好了,我确实是约了朋友,
先走一步了,回头见!」

        赵茹雪被忽悠了一个下午,碰上一个认识的人聊上了几句,心情也好了
些。

        「最后一站,不管有没有发现,看完就回家!」赵茹雪想就算不坐地
铁也是要堵车,而且这4 号线也经过四里村,还不如直接坐地铁算了。

        此时已是下班时间,地铁里的人数是爆炸式地增长。赵茹雪不想和其他
人推来推去的,乖乖地排队等了两轮才挤上了地铁。她赶紧钻到车厢的一角,
让自己不至于在中间被人推搡。

        这里离四里村说远不远,坐地铁大概30分钟左右就能到达。但是此时的
赵茹雪觉得度秒如年,因为她从一上地铁开始就感到内急了。

        随列车来回的停下再开动,赵茹雪觉得自己的便意是越来越浓了。

        「该死!怎么这个时候来的!早知道刚才去一趟洗手间!」赵茹雪只好
紧紧地夹双腿,「不对啊,我就喝了那么一瓶饮料而已,怎么会这么急呢!」

        赵茹雪又抬头看了看,还有五个站才会到达四里村,她寻思:「要么
先下车解了再说?不行,下去了再上来就又得等了!」

        如此又过了两个站,赵茹雪发觉自己好像连腰也伸不直了,只能微微弯
身体忍便意。

        「要不还是先下车?不对,那A5出口好像很偏僻的,还是趁人多去那
里好一些!」赵茹雪犹豫,很快列车就又过了两个站。

        眼看就要到了,赵茹雪也懒得再想其它,一心一意等到了四里村A5口
的洗手间再解。

        终于,赵茹雪好不容易熬到了四里村站。不过A5出口是一条很长的通往
旧城区的出口,那里的人一般宁愿省些钱坐公交车也不愿搭地铁,所以走那条路
的人不算多。

        赵茹雪心里是越来越急,但是步子是越来越慢,因为她要不断地用力
夹紧自己的双腿。与此同时,赵茹雪身边的人也开始渐渐稀疏起来。

        「这混蛋,选在这么个地方,肯定是不坏好意的,我还是不要轻易进去
的好,万一那人真的打什么坏主意就不好了!」

        赵茹雪一边走还不忘盘算待会儿的对策,她定还是要小心为上,最
好能和另一个女子一同进去。

        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赵茹雪终于可以远远地看到洗手间的门口。她心
里不禁松了口气,但是如此一来,她又感到体内的尿液似乎要涌到尿道口了。

        谁料当赵茹雪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那里居然放个「清洁维护」的
牌子。

        「不会吧,怎么那么巧!」赵茹雪没法子,只好在一旁等候。

        不过赵茹雪转念一想,这也不是坏事:「呵呵,这也好,清洁中肯定
是没人的,那家伙不可能这子也能躲在女厕里吧!真的是天助我也!」

        大概十五分钟后,清洁工终于走了出来。赵茹雪觉得自己已经是寸步难
行的子,深吸了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地入了洗手间内。

        就在赵茹雪想入厕所格里的时候,她赫然发现厕所门上写「维护中,
暂停使用!」,而且门也上了锁。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赵茹雪简直是难以置信,「不是要我进
去拿东西吗?这怎么办?」

        除了那纸条,烈地便意让赵茹雪意识到自己有更大的麻烦。本来赵茹
雪一心想要来这解的,但是没想到居然用不了厕所。更加夸张的是,洗手间内
两个厕所都不能用。

        接连的失望让赵茹雪的身体有些放松,小便已经有一丁点儿渗了出来。
赵茹雪感到自己是法再硬撑下去,可能再走几步就得尿了。

        「怎么办?怎么办?」赵茹雪握了握拳头,心里是一片慌乱。就在这时,
一旁的洗手台让赵茹雪双眼顿时一亮。

        只见赵茹雪抬起左脚踩在洗手台上,一手拉起裙子,另一手把内裤勾到
一旁,把身体挪到洗手台边就肆意地方便起来。

        「哗啦啦……」激射而出的尿液和赵茹雪的一声长叹声同时响起,她心
里祈祷「不要有人进来,不要有人进来啊!」

        「呼!」赵茹雪方便完赶紧整理好了衣服,接又是一声长叹,那声音
里充满惬意,好像舒服得法形容的子。

        「呵呵,这可叫急中生智!」赵茹雪心里庆幸刚才居然没有人进来,
赶紧又再看了看上了锁的厕所门。

        可惜看起来赵茹雪是真的法拿到水箱里的东西了,她奔波了一个下午,
这时候也懒得再去猜那浅蓝色西装的究竟是什么人了,干脆打道回府。

        又饿又累的赵茹雪离开了地铁站,马上叫了辆出租车回家,她想写信
的人既然目的没达到,很可能会继续联系自己的,心里也没那么焦急,反正到时
候可以用小翎作借口。

        李樘今晚没有回家吃饭,自然也用不钟点工。赵茹雪一个人随便吃了
些东西,心里始终是忐忑不安的。

        虽然今天始终没见那神秘的寄信人,但是赵茹雪心里的危机感仍然很
重,她一个人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最后不经意地打开了收藏秘密玩具的柜子。

        想起下午的那个跳蛋,赵茹雪突然心头一热,马上拿出所有的玩具一
一地耍了一遍,底地放纵了一番再沉沉睡去。

        这个晚上赵茹雪睡得特别香,连李樘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第二天
赵茹雪醒来的时候,李樘已经收拾好了一个皮箱,看上去是要出远门的子。

        「怎么?又要飞首都吗?」赵茹雪一骨碌爬起来问,「你提早告诉我嘛,
我你收拾就可以了!」

        李樘微笑道:「没事,看你睡得香就不打搅你了。我今天晚上陪一个
工程队的老总去首都,主要看看那里的几个工程,可能要三四天的时间才回来的!」

        「要去那么久,咦,又不带人家去!」

        「别闹别闹,回来周末陪你去别墅那玩玩!有空逛逛街买些新衣服吧,
平常生活的事要忙就找李傥那家伙!」

        听到李樘温柔的话语声,赵茹雪心里满是欢喜。近来她觉得和李樘的关
系已经恢复到新婚时的子,唯一不足的就是似乎两人都避开了性的话题。

        看李樘离去的背影,赵茹雪是多想和他倾诉一下这几天的不快,可是
这怎么能说得出口呢。赵茹雪又再窝在床上,既不想起来又不可能再睡下去,只
好就这在房间里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赵茹雪忽然心头一热,心里又想到了那些玩具,于是又
打扮了一番再用跳蛋等东西放纵了一次。

        「呼!怎么好像现在更精神了?」发泄完的赵茹雪只觉得浑身有劲,一
下子就跳了起来。与其待在家里胡思乱想,倒不如出门去逛逛,于是赵茹雪赶紧
打扮了一番就出了门。

        「这几天真的是烦死了,等我好好逛逛街,让脑袋清醒一下吧!」赵茹
雪把李傥叫来做司机,然后到了市中心的商业区一间一间店铺地逛了起来。

        李傥当然是满心欢喜,以一身时尚的打扮陪赵茹雪不舍得离开,不知
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赵茹雪老公。

        赵茹雪好像不觉得累似的大包小包地买了很多东西,直到在外面吃完晚
饭九点左右才让李傥送她回家。

        李傥知道李樘今晚不在家,当然想主动地送赵茹雪上楼,甚至多留一刻
也是好的。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后,李傥马上抢拿起了赵茹雪的战利品,一
马当先往电梯走去。

        赵茹雪也没吭声,脑子里好像在盘算什么。等到打开了大门李傥刚迈
入了两步的时候,赵茹雪即刻道:「今天谢谢你了,改天我再请你吃饭吧。我今
天也累了,要早些休息了!麻烦你把东西放下就好,再见!」

        赵茹雪的话说得完全没有转弯的余地,弄得李傥也是愣了愣,好一会儿
才道:「好……好,那……那你先休息吧!」

        对赵茹雪,李傥的舌头好像突然打结了,眼睛看了看她,眼神了充满
了复杂的表情。

        赵茹雪完全没理李傥,转身就扶大门好像在等待他离去以后就马上要
关门的子。

        李傥感到如果自己不动这气氛就有点尴尬了,只好奈地退了出去,心
里有些不忿:「呸,进门喝杯水也应该嘛!」

        李傥回到车里,看了看时间其实也就9 点半多一些而已:「没道理那么
早睡的,刚才还买了那么多衣服,按照女生的习惯肯定回家也要欣赏一番的。嘻
嘻!还是赶回家看看有没有好戏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