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37 救人

        赵茹雪的鼻子已经闻到了那恶心的腥臭味,她知道男人的东西就在自己
眼前,下一秒可能就要碰到自己的脸上了。

        虽然赵茹雪很想死死地闭嘴巴,但是她脸上已经紧绷了很久的肌肉忽
然失去了控制,牙关竟然不断地震动起来了。

        「走开……走开啊……」赵茹雪心里在祈祷,「来人啊……来人啊…
…」

        男人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是接近,赵茹雪觉得好像有些毛发都已经碰到了
自己的脸上,牙关已经打开了些许还法合上。

        就在千钧一发间,真的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紧接一把威严的声音传来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这里能让你们放肆的吗?」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赵茹雪心里又惊又喜,她终于听到了整
个晚上一来让她最高兴的一句话。

        「你们这几个人,想破坏规矩吗,赶紧给我滚蛋!」来人显然地位在这
三个黑衣人之上,带命令式的口吻驱赶三人。

        赵茹雪躺在那里听听,觉得进来的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不过又不能
确定到底是谁。

        三个黑衣人居然转眼间消失得影踪,似乎对来的人确实十分忌惮。

        刚才进来的人很快出现在躺的赵茹雪的视线中,正是上次派对救过她
的那位看上去不讨喜的胖子贺老板。

        「太太受惊了,来,赶紧下来休息一下吧!」贺老板利索地解开了赵茹
雪身上的绳子,扶她站了起来。

        虽然松了绑,赵茹雪的身子依然抖得厉害。经过长时间捆绑后的身体显
得有些酸软和力,赵茹雪不得不依靠贺老板的搀扶而行。

        贺老板一手握赵茹雪的手,另一只手则搂她的腰,身体紧紧地挨
赵茹雪,两人慢慢地走向一旁的沙发。

        赵茹雪当然不习惯和陌生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但是她此刻也力抗拒,
只好顺从事。

        不过更加令赵茹雪心的是:「太太?这人怎么叫我太太?今天我可没
戴戒指的!」

        坐下来后,赵茹雪仍在掂量:「难道、难道他真的是我老公朋友,难
道他真的认识我?还是他记得我是他上次救过的人?」

        猜测贺老板的身份的同时,赵茹雪不忘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虽然
她的内裤已经底毁了,但是那条短裙还是勉能盖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贺老板柔声道:「我看你也受惊了,这吧,等我先送你离开吧!」

        赵茹雪惊魂未定,一听到这句话就站了起来像是一刻都不愿停下的子,
连同来的小翎也不管了。

        可是赵茹雪的身体仍是乏力,刚站起来脚就软了,不得不依靠贺老板
才慢慢地离开了房间。

        贺老板似乎非常熟悉这里,领赵茹雪避开了人群从另外一条路去往更
衣室。虽然赵茹雪仍是听到喧闹的声音,但是没有遇到多少人。

        接赵茹雪用最快的速度穿上大衣,然后拿出了电话打给小翎想告诉她
自己要离开。不过小翎当然没有接电话,她此刻仍是在那间房间里被玩弄。

        就在赵茹雪刚挂电话的一瞬间,贺老板突然伸手顺了她的手机道:「来,
这是我电话,刚才那几个混账东西再骚扰你就找我,我会你摆平的!」

        不等赵茹雪反应过来,贺老板已经「嘟嘟」地在赵茹雪电话输入了自己
的电话并接通了。

        「那几个人?怎么可能还会找我呢?」赵茹雪对贺老板的动作完全没有
抗拒,她此时还在想贺老板的话,「难道那几个人认识我或是老公?」

        贺老板则是点到即止,没有再多说这个问题,随后就和赵茹雪直奔地下
停车场进入了他的车子里。

        坐上车子好一会儿后,刚才如惊弓之鸟的赵茹雪才感觉好像稳稳地握住
了一根救命稻草。当车子开动以后,她知道自己得救了,赶紧道:「今晚真的太
谢谢你了,不好意思,能麻烦你直接送我回家吗?」

        「哦……回家……」贺老板的声音里带些许失望,不过很快他就接
道,「当然没问题,你把家里的地址告诉我吧!」

        赵茹雪喜出望外,心里想:「这回真的是逃出生天了,我发誓以后再
也再也不去玩了!」

        正如赵茹雪所愿,贺老板的车没有节外生枝,顺利地把她送到了她家楼
下。这一路上赵茹雪反复想了很多遍,她基本上已经确定这贺老板肯定是李樘的
朋友。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赵茹雪又有了另外的心:「那这人为什么两次
在关键时刻救了我?难道他是来监视我的?难道老公早已知道我……」

        赵茹雪不禁感到背后一,心里慌得又再颤抖起来。车子一停下,她只
是丢下一句「谢了」就直接进了大楼里。

        就在大门即将关上的时候,贺老板竟然赶了上来一手拉住了门。他随即
赶到了在电梯前的赵茹雪跟前道:「你的手机还在我这里,来,回去好好休息一
下!」

        如果不是贺老板主动归还,赵茹雪还真的忘了自己的手机在人家那。不
过此时她心的不是手机,而是家里的情。

        怀忐忑的心情赵茹雪看了看时间,现在已是晚上十一点了。站在家门
前的她显得更是紧张,晃动的手指让她对了三次才把拇指正确地按在了门锁的感
应器上。

        「咔嚓」一声,门开了。赵茹雪顿了顿吸了口气才推开了门。屋内只有
昏暗的指示灯,似乎李樘还没有回家,空一人的屋子让她松了一口气。

        赵茹雪没做等待,马上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一股脑儿地全扔了。虽然那
身衣服除了一些捆绑的痕迹外就如新的一般,但是她仍是觉得十分的肮脏,一刻
也不想再看到。

        接赵茹雪入了浴室,拿起花沙头对自己的脸就是一阵乱喷。一条
条细细的水柱扎在娇嫩的皮肤上,那种麻麻的刺痛感让赵茹雪觉得甚是痛快,像
是要走今晚所有不快似的。

        赵茹雪平常洗澡并不会拖拖拉拉花很长时间,但是今晚她洗得特别仔细,
身上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等到赵茹雪从浴室里出来,时间已是凌晨十二点半了。

        「如果贺老板确实是跟踪我的,那么他会不会告诉老公今晚发生的事呢?」
赵茹雪的脑中不断重复这个问题,连坐下来的心情都没有,只是在卧室里踱
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困又累的赵茹雪终于躺在了床上。后来在朦胧之中,
她感觉李樘爬了上床,不过她也累得没有理会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赵茹雪醒来后李樘已经离开。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赵茹雪想
小翎应该醒过来了,就马上致电给她。

        电话那头小翎的声音有气力的,好像还没睡醒,又好像疲惫不堪的
子。赵茹雪有些心,赶紧追问昨晚的事。

        小翎顿了顿才道:「很、很好玩啊,我凌晨两点才回家的。姐、姐你应
该一早走了吧,我后来都找不到你了!」

        「对,对,我早回家了!」但是赵茹雪想到小翎的麻烦,马上又道,「
上次找你麻烦的人没出现吧,你还了钱应该都解了对吗?」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没、没事啦姐,不早告诉你没事吗。
得了得了,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的,别心!」

        虽然小翎一直说没事,但是赵茹雪心里还不是百分百相信的,不过小翎
抵死不认她也没办法。

        想起昨晚恶的经历,赵茹雪只觉得心烦气躁,只好换了套衣服下楼走
走。刚走到大堂,赵茹雪就看到转身离去的邮差,于是就顺便看看信箱。

        「反正那么多天没看信箱了,就检查一下吧!」没想到信箱里真的有信,
当赵茹雪拿起信件一看的时候,心里不禁犯傻。

        原来赵茹雪收到的信只是用一个普通信封装,没有邮票也没有邮戳,
更加没有地址什么的,只有收信人的名字「李太太」打印在上面。

        赵茹雪住的这个小区有非常严格的进出门卫和巡逻保安,因此就没有单
独的保安在每一栋楼房里,她此时想找人问问也没有办法。

        「这个……这个不是邮差送的吧?」赵茹雪赶紧打开信封,发现里面的
信件也是打印出来的。信的内容十分的工整,但是细读之下令赵茹雪越来越心
惊胆战。

        信里的头一个段落写:「您好,李太太!想必昨晚的游戏你玩得非常
尽兴吧!本人非常期待和你,甚至你的先生分享一下游戏的心得和经验。」

        「游戏?」赵茹雪心头一颤,「昨晚的游戏相信就是指自己被凌辱的事
吧!」

        信上还写:「除此之外,我还有大量的照片和你分享,甚至还可以和
你的先生研究一下照片拍摄的角度和灯光的处理。」

        赵茹雪只觉得心跳加速双手发抖,心里想:「照片?照片?昨晚的?这
……这个写信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昨晚那三个家伙之一吗?这……这算是威胁我
吗?」

        信里的下一段写道:「为了能尽快重温和学习一下你昨晚游戏的细节,
我会在下周一下午三点半在地铁8 号线的北向的终点站和你会面,希望你如时赴
约。当然,如果能通知你先生同来那可就更好玩了!」

        「什么?周一?我为什么还要理这些混账东西?」赵茹雪心里隐隐发怒,
「还非得拉上我老公,是在向我示威吗?」

        信的最后一段说:「为了方便相见,我会穿一套浅蓝色的西装在通往B
出口的闸口外等你。希望你能穿上一套白色的行政套服,不见不散!」

        此时的赵茹雪一点儿闲逛的心情都没有了,赶紧就折返回家里对那封
信犯愁起来。

        赵茹雪在家里来回踱步,越想心里就越是不忿:「你们几个小丑,什
么如此玩弄我,我可不会轻易就范的!」

        看这突然而至的信件,赵茹雪不禁猜测寄信人的心思:「难道这是
要勒索我?哼!我不会报警吗?不过这事可真的不能让老公知道,要不然可真得
翻天了!」

        赵茹雪想了想,定用小翎做挡箭牌。报警后如果真的让老公知道了,
就推说是小翎的忙就行了。

        不过当赵茹雪反复细读信里的内容后,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勒索的字
眼,甚至没有任何威胁性的词语。看起来这只是一封朋友间的信件,警方肯定是
不会搭理这么一封平常的信件的。

        「这怎么办?我不可能跟警察说昨晚的事啊,而且我根本都不知道那是
哪儿,想抓人也没地儿!」赵茹雪有些失望,看信件嘴里重复「8 号线、8
号线……」

        其实地铁8 号线是新开通的一条地铁线,把梁山市西区到中区的一些没
有地铁站的地方连起来,再向北延伸至新开发的几个城区。它北向的终点站离之
前赵茹雪就医的康医院不远,站名也就叫做康站。

        「地铁的终点站,还是下午,人应该挺多的,谅他也不敢干什么,应该
是比较安全的!」赵茹雪想,「要不我就先过去看看,先确定到底是什么人再说!」

        既然打定了主意,赵茹雪当然不会把这事情再告诉其他任何一个人。她
赶紧把那信撕得粉碎扔掉,以免让李樘发现。

        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李樘终于回到了家。赵茹雪的子十分憔悴,好
像几天没合过眼的子,声音略带颤抖地道:「回、回来了,赶紧、赶紧洗个澡
歇歇吧,昨晚肯定是没休息好、好的,对吧!」

        李樘的子倒不像是熬了夜,心情还显得不错,不过他没有接赵茹雪的
话,而是突然问:「你以前那闺蜜小翎是不是经常出去玩的?」

        赵茹雪心里打个突,不知道李樘为什么这问,她心里马上想:「难道
……难道和昨晚……」

        李樘又追问:「你是不是也经常和她一起去玩的?」

        「没、没有!」这次赵茹雪想都不想就马上回答,「我、我结婚后就没
去过了。以前……以前当然有了,你、你不是也接送过我吗!」

        「也是,我都忘了。」李樘拍了拍脑袋道,「不过我也没有经常接你,
谁知道你自己去的是些什么派对!」

        「我、我哪有经常去!」赵茹雪想起以前的事,好像还很惋惜地道,「
以前工作也累,我一般都会在家休息的,哪有到处跑,是拗不过小翎她们才陪她
们一下的!」

        「是吗?呵呵!」随一声笑声,李樘没有再纠缠下去。

        「呼……」赵茹雪松了口气,心里想李樘应该是不知道昨晚的事的。
赵茹雪想,按照李樘的性格,如果那贺老板如实相告,现在自己早就挨了不知道
几个耳光了,哪还会只是问东问西的。

        这个周末赵茹雪是过得诚惶诚恐的,不过让她感到宽心的就是李樘没有
再提派对的事,看来那贺老板是真的没有告诉李樘实情。

        到了周一中午,赵茹雪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准备出发了。她当然没有按信
里的要求穿上OL的服装,只是随便穿了件碎花连衣裙,还有肉色的长筒袜和高跟
鞋就出门了。

        赵茹雪想刚过中午坐地铁的人应该不多,她就直接在家附近的地铁站
上了车,往8 号线的康站进发。

        之前赵茹雪就已经想好,她要提早到达那里,先躲在一旁看看那个浅蓝
色西装的是什么人。

        因为康站是终点站,而且里医院和商业区不远,所以地铁上的人渐渐
多了起来。到了赵茹雪下车的时候,车厢里居然已是站满了人。

        随车门一开,众人就如潮水一般紧贴涌出了车厢。赵茹雪不禁皱了
皱眉,这倒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这里的站台和车厢之间居然没有安全屏障的
阻隔。

        「不是吧,犯得这么赶开通这条线吗?连安全屏都没有装好,真的发
生意外怎么办?」

        就在赵茹雪刚离开车厢没走几步的时候,突然不远处就有人喊了起来:
「救人……救人啊!」

        赵茹雪随人群身不由已地往喊声处靠近,很快她就看到下边的地铁轨
道里正躺一个小孩,似乎是摔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人群中出一个身影,「呼」一下就跃下了站台。

        这时候人群里又喊了起来:「快上来……快上来……危险!」

        幸亏没过多久,刚才跃下轨道的人已经把那小孩抱了起来往站台上举,
还大声喊:「快,忙,拉一下!」

        围观的众人好像如初醒一般,马上出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忙把那孩
子拉上来。当救人的人攀爬上了站台后,四周是一片赞誉之声。

        当众人稍微安静后地铁站的工作人员道:「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助。
不过下次您可不要这么冒险了!跃下站台是非常危险的事,应该由我们工作人员
安排救援工作。如果你擅自行动,可能会引起其它麻烦的!」

        救人的那人摸头傻傻地笑道:「没事没事,刚才也没想那么多,就是
下意识地要去拉那小孩上来而已!」

        工作人员继而大声道:「各位,请相信我们对于突发情的紧急援助措
施,当然也十分感谢这位先生的勇敢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