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36 规矩

        赵茹雪被一个陌生男子隔内裤摸自己的阴部,全身的肌肉都在收缩,
并且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玩这些游戏!你……你、你别碰我!」

        黑衣人笑道:「呵呵,不碰怎么玩游戏啊,对不?来吧,让你爽爽!」
说罢他手心向里,用中指压赵茹雪阴部上下摩擦起来。

        「嗬……」赵茹雪倒吸一口气,赶紧喊道,「不——不要——你快住
手!」

        「嘿嘿,我还是那句,你喊得越大声我就越用力哦!」黑衣人手上的动
作突然加速,手指已经开始陷入到内裤中去了。

        「嗯……嗯、嗯……」赵茹雪拼命压低了自己的声线,还勉力抬起了自
己的头部来看看身体下方是什么情。

        另一个黑衣人走到赵茹雪后面托她的头道:「来吧,小淫妇想看了,
要叫春了对吧!」

        「你、你……胡说什么!」虽然赵茹雪嘴上骂,但是下体的刺激是
实实在在的,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的情下身体会有了反应。

        赵茹雪看黑衣人的手就在自己的下体那放肆,突然觉得那是她看过
的最恶心的一只手掌。

        「怎么会这的?我、我难道会……会被奸吗?」赵茹雪不断地问自
己,「不可以的……不可以的……怎么可以这!」

        虽然赵茹雪很想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她心里隐隐觉得实际的
答案会是肯定。她一边安慰自己不会被奸,一边又害怕这真的会发生,脑袋里
就被这个问题翻来覆去搞得是一塌糊涂。

        最后赵茹雪实在法摆脱这个问题,心里面只好傻傻地找人求救:「小
翎……小翎啊……你快来救我啊……」

        赵茹雪忽然想起小翎哪会知道自己在哪,于是又记起了那次被救的情形。
那个她觉得恶心的中年肥男子突然变得好看了许多,让她不禁幻想:「快、快
来救我,快来救我!」

        其实就算小翎知道赵茹雪此刻在哪也是能为力了,她这时候是自身难
保,被绑在了一个箱子上。

        这个箱子比赵茹雪躺的那个还要高一些,但是要窄了很多,让小翎的
双腿可以左右分开几乎落到地面上。

        如同赵茹雪一,小翎此时也是被绳子绑。她的双手双腿都固定在箱
子上,像是商品一呈现在众人面前。

        其中一位西装男拿一支蘑菇头的按摩棒,在小翎裸露的上身来回按摩
,时而用力按压时而轻轻掠过。

        另一个西装男则拿两根假阳具,轮番插入小翎的阴道里快速抽插起来。

        小翎咬牙扭头看一旁的地面,眼神里充满忿忿不平的子。可是
这的子没坚持一会儿,她嘴巴里就连续蹦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一旁看西装客玩弄小翎的黑衣人大笑道:「来了来了,婊子发情了!
刚才还装,现在可是露馅了!」

        小翎此时还戴头套看不见脸,但是她的眼神里早已露出尴尬的表情。
她明显不想就范,但是在那些玩具的刺激下让她终于法抗拒身体的反应。

        这时候在赵茹雪的房间,用手玩弄她阴部的黑衣人突然把她的内裤拉起
道:「还嘴硬,嘿嘿,你看看,自己的小内内都变色了,哈哈哈!」另外两人看
到白色底裤中间大概有指甲大小的地方变了颜色,也一起大笑起来。

        赵茹雪心里一:「糟了,糟了,连……连……」她浑身一个哆嗦,甚
至能感受到自己大腿上已经满是鸡皮疙瘩了。

        「你、你们……别……别……」赵茹雪又急又气又羞又怒,脸上的肌肉
抽搐,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敢说出来。

        「呵呵,别停下对吧!」紧接赵茹雪感到下身一,内裤已经被黑衣
人拨开到一旁,自己的阴户就落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下。

        「不——不——」赵茹雪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她法相信身体这么重
要的部位居然在陌生人面前展露出来。

        三个黑衣人煞有介事地轮番把头到赵茹雪两腿之间,还不停地称赞道
:「好,不错,毛很少,看得很清楚哦!虽然不是完璧了,不过色泽形状等等都
是上等货哦!」

        「你、你们……」赵茹雪万分羞愧,一滴泪水终于忍不住在眼角滑落。

        「呲——」黑衣人手上用力,硬生生地将赵茹雪的内裤撕开一道了大口
子。

        赵茹雪双腿颤抖了几下,接内裤就被拉倒了大腿一侧,塞入了绑在大
腿上的绳子的下面。如此一来,赵茹雪的整个下体就再遮挡了。

        虽然赵茹雪的双腿都有绳子拉,但是其实还有一点活动的余地。她当
然很想把腿合拢,但是实际上双腿反而打得更开。因为她生怕自己的大腿会触碰
到身前的黑衣人,不得不下意识地拼命撑住自己的双腿。

        三个黑衣人肆忌惮地欣赏赵茹雪的下体,不过他们好像在有意要赵
茹雪难堪似的,就是没有下一步的行动,手也没再触碰赵茹雪的身体。

        赵茹雪实在没办法看三个陌生男子用淫秽的目光看自己裸露的下体,
她干脆闭上了眼睛,忍泪水,心里祈祷有奇迹的出现。

        没过多久,一阵轻轻的「嗞嗞」声传入了赵茹雪的耳朵。这声音对于她
来说很是熟悉,因为这就像是她网购的那些玩具震动时的声音。

        果不然当赵茹雪张开眼睛的时候,黑衣人已经在她面前举起了一根假阳
具。

        这根假阳具就如同赵茹雪在网站中看的差不多,整根东西大概有二十厘
米长,前端满是透明的润滑液,表面凹凸不平还带有颗粒状的东西。

        赵茹雪听那假阳具不断发生震动的「嗞嗞」声,看那东西自己慢慢
地旋转,得不断摇头,半张嘴巴喊不出声音来。

        黑衣人倒没有直接把假阳具插入赵茹雪的身体里,而是先用一条麻绳绑
住了那东西的底部,再慢慢将假阳具顶在了赵茹雪阴道口上。

        「呃……嗯……」赵茹雪一直摇晃头部,嘴巴里断断续续地蹦出了一
两个声音。

        这时假阳具的龟头已经将赵茹雪的阴唇微微顶开,裂开一条细缝的洞口
处居然挂一些爱液,在阴唇之间拉起一张膜。

        黑衣人把头近还煞有介事地轻轻一吹,让赵茹雪顿时浑身一震,四肢
都仿佛僵硬了。

        黑衣人「哈哈」大笑两声,终于慢慢将假阳具推入了赵茹雪体内。赵茹
雪咬下唇,闭眼睛闷哼一声,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另外两个黑衣人等假阳具完全没入到赵茹雪阴道后,左右拉紧假阳具上
的绳子和赵茹雪身上的绑在了一起。如此一来那玩具就和赵茹雪的身体连在了一
起,任赵茹雪如何扭动身体也法将它顶出。

        三个人黑衣人就此围赵茹雪打转,欣赏她被假阳具的玩弄,不时还
把头近她双腿之间细看。

        而在另一个房间里,小翎这时候已经被挪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她半躺在
一个类似箱子的红色坐垫上面,背靠一堵镶有红白色阶砖的墙,脖子几乎紧贴
墙,墙上有一个胶环正好将她的颈部套住,不让她的头移动。

        墙上中部有两个连铁链的铁环,此时正锁小翎高举的双手的手腕上。
而在墙的高处另有两个铁环吊下来两条铁链,分别将小翎的双腿拉得直直的,同
时左右打开成了几乎180 度。

        红色的墙,红色的椅子,还有小翎身上红色的头套、手套和超长筒皮靴,
再加上一具诱人的裸体,映入众人眼中的全是火辣辣的激情。

        和赵茹雪一,很快小翎的下体就被塞入了一支电动按摩棒。「嗯……
嗯……」小翎已经完全没法抵抗,马上就发出了呓的声音。

        其中一个黑衣人道:「嘿嘿,顾自己爽了。告诉你,虽然这里的规矩
是不可以真的干的。不过我家少爷的关系,今晚是特例!」

        小翎明显受到了惊,手脚突然挣扎起来,扯得那些铁链是「铿铿」作
响。

        黑衣人道:「我们已经很优待你了,房子的钱虽然了了,但是精神损失
费可少不了啊。既然你还不上,那么……嘿嘿,我们就替赵少爷打一炮吧,以后
各不相欠!」

        「不……不……」小翎又再努力地挣扎,但是那些铁链哪容得她乱动。

        只见黑衣人已经露出了胯下的凶器,拿开按摩棒毫不犹疑地就一插到底。

        「啊……呜呜……不……不要啊……」随一声惨叫,小翎头罩那眼睛
的部位已经变了颜色。

        黑衣人每一下抽插都像是用尽全力一,嘴里还骂:「让你玩我们赵
少爷,让你不还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这时候刚才那两个西装客则是优哉游哉地在一旁看这一幕奸戏,居
然还不时喝两口酒,低声说什么。

        「呜呜……对、对不起……求求你了……不……」小翎简直是泣不成声,
但是她越叫得悲惨,黑衣人就越干得起劲。

        就在这一幕性交大片越演越烈的时候,其中的一位西装客也看得越来越
起劲了。那人站直了身子,那条贴身的西装裤的裤裆部位渐渐地明显鼓了起来。

        好一会儿,西装客好像也意识到了变化,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一旁坐下
来,眼光一直在小翎身上。

        当小翎已经被肉棒羞辱的时候,赵茹雪的小穴里有些万幸地还是插那
根玩具。

        说实在的,赵茹雪体内的这玩具的震动还不及她刚买的那根小小的玩具。
不过这东西的尺寸摆在那里,说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幸亏假阳具转动的速度也
不快,不会让赵茹雪有不舒服的感觉。

        但是赵茹雪宁愿这时候下体是不舒服的,因为越是舒服她就越感到阴道
里的刺激转化成快感击自己。

        「呃……不要……嗯……不……」快感就在不知不觉中累积,赵茹雪
感到全身火烫,连大腿上都已满是汗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赵茹雪的快感也是越来越烈,已经到了她法
控制的地步。

        「啊……不……不要……啊……不要……」赵茹雪大声喊「不要」,
但其实那不是在叫黑衣人,那是她喊给自己听的。

        只见赵茹雪噘嘴呻吟,刚才一动都不敢动的双腿终于有了反应,不
时力地摆动两下。不过那根假阳具已经被绳子绑得紧紧地和赵茹雪的小穴结合
在一起,论她是什么动作都不会被影响到。

        一旁的黑衣人看得甚是起劲,不过奇怪得是,他们宁愿自己打手枪也没
有上前碰赵茹雪。

        那边的小翎可不一,这时候她已经被挪到了地面上,双手还戴一副
手铐。

        刚才干过小翎的黑衣人按住小翎,让她弓身子翘起屁股趴在地上。然
后黑衣人一手拉小翎的头套,另一手在小翎背后拉她的双手。紧接旁边的
黑衣人单膝跪在地上,挺肉棒就猛地锋起来。

        「啊……啊、啊、啊……放过我吧……」小翎好像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只是凄惨地叫。

        但是黑衣人哪管那么多,摆动腰部好像打桩机一般一下一个重锤似的
将肉棒深深地扎入小翎的体内。

        刚才坐下来的西装客也看得把手伸入了裤袋里,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可
是裤裆那里微微地有些抖动。

        当第二个黑衣人刺完后,小翎就被翻转身子躺在了地上,第三个黑衣
人很快就加入了战斗。

        小翎虽然有不少性经验,但是被三个陌生人奸是法忍受的羞辱。
可是此时的她已经被弄得筋疲力尽,只能默默地任由摆布。

        第三个黑衣人干得起劲,突然间一把扯掉了小翎的头套。

        小翎那双已经哭红的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隔了好一会儿又再大声抽泣
起来。

        这时候看清楚了小翎子的西装客突然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甚是讶异。

        黑衣人可不管小翎的反应,拉她坐了起来就把肉棒往她的嘴里送。另
外两人很快也靠了过来,挺肉棒在小翎面前飞快地套弄。最后三人同时大喝
一声,把精液全算射在了小翎脸上。

        幸运的是,赵茹雪此时依然没有受到侵犯。虽然三个黑衣人都裤裆里都
是鼓鼓的,但是他们依然没有行动。

        不过这时候赵茹雪双腿的摆动则是越来越厉害,她的右腿几乎往一侧放
在箱子上左右移动,左脚尖尖的皮靴顶端则不断地上下颤抖。再一细看,她的臀
部居然已经抬了起来,几乎要离开箱子表明。

        「哇……不、不要啊……」赵茹雪叫得甚是委屈,撅起来的嘴巴更是加
了几分凄惨和奈。

        没过多久,赵茹雪的腰部又再微微向上令臀部整个抬了起来。就在这同
一时间,假阳具旁边居然挤出了不少半透明的粘稠液体。

        「哇!快看,快看,厉害啊!」三个黑衣人在一旁显得很是兴奋,其中
两人的手都已经按在自己的裆部飞快地弄。

        「不——不——啊……」赵茹雪的声音持续上升,突然间又消失不见。
接她挺腰让小腹连续颤抖起来,好几秒后才瘫软在箱子上。

        「呜呜……不要嘛……不要看我……」赵茹雪像是个干坏事被抓住的小
孩,不过同时声音里又带暗爽的一丝兴奋。

        这时其中一名黑衣人道:「不行不行了,这么正点的妞可让我们怎么忍
啊。虽然不能干,但是用嘴巴总可以吧!」说完他径自走到赵茹雪身边,伸手就
要把她的眼罩拿下来。

        「这可不行,兄弟,咋们可不能坏了规矩的!」另一位黑衣人赶紧上去
阻止。

        「不会吧,我可真忍不下去了。何只是用嘴巴而已,又没有占什么便
宜!」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一抬手,赵茹雪的眼罩就离开了她的脸。

        只见赵茹雪满脸通红,额头甚至脸颊还挂汗珠,真的是娇艳比。

        那黑衣人一声赞叹又道:「哇塞,这么个美人儿,到手了还让她溜吗!」

        刚才赵茹雪虽然是裸露了下体,但是她毕竟戴眼罩保护自己的子,
心里觉得好像还有一层隐私似的。

        当眼罩被拿掉,自己的子就被这三个陌生人瞧见,赵茹雪觉得连最后
的遮丑布也没有了,顿时花容失色惊叫起来:「不——不——啊——救命啊——」

        另一个黑衣人上去用手捂赵茹雪的嘴道:「嚷什么嚷什么,就给咋们
吹一下而已,你加把劲吸两下就完事了嘛!」

        第一个上去的黑衣人接说:「捂啥,让她嚷,张大了嘴好进去!」

        赵茹雪好像受到了提醒,赶紧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用力地从嘴唇缝里挤
出「唔唔」的声音。

        捂嘴的黑衣人随即松了手,一下子掏出了早已硬绷绷的阳具。旁边的两
人也不怠慢,同时把家伙亮了出来。

        赵茹雪此时真的是欲哭泪,她双手紧握拳头,用力地闭眼睛,脚
尖也绷得直直地,死活也不松开嘴巴。

        但是那三个黑衣人可不等赵茹雪就范,挺三根肉棒就往赵茹雪脸上
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