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合集更新:重新制定了网页版带图片的合集,放在网盘上。

  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解压。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


        Chapter 235 游戏

        在大家的焦急等待中,一位女超人打扮的性感女子走上了舞台道:「欢
迎大家参加今晚的Beauty and Beast晚会,这个已经是我们第三次举办了,相信
大家都是很熟悉了。」

        「哎哟,原来是第三次了,不是第二次!」小翎的声音激动起来,拽了
拽赵茹雪的手臂。

        女超人接道:「第一次来的朋友也不用心,放轻松吃喝玩乐就可以
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大家,不能太过' 亲密' ,什么意思你们当然懂得,另外
记得要注意安全哦!」

        赵茹雪心想:「呵呵,难道是心有些人玩疯了直接在场地里乱搞吗?」

        女超人继续道:「好了,我也不多说,各位可以直接上楼玩游戏,留在
这里看看表演也行,祝大家玩得开心!」

        赵茹雪心想:「看表演?倒不如直接上楼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吧?反正我
也不能待很久,干脆上去玩玩,过把瘾就走!」

        就在赵茹雪和小翎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位黑衣人主动走过来道:「这
里太多人了,要不请两位先移步到楼上玩玩吧。现在上面人少,要不然待会儿可
能要排队哦!」

        这话正合赵茹雪的意,而小翎早就是跃跃欲试的子,两人没做多想马
上就跟黑衣人进入了电梯。心情甚是兴奋的赵茹雪两人也没看清楚电梯按的是
哪层楼,只是感觉不一会儿就走出了电梯。

        这里的气氛与刚才完全不同,所有的声音都一扫而去,剩下的只有整齐
的一间间房间在眼前。赵茹雪不禁想:「这里怎么这么安静?是在搞派对吗?」

        领路人这时对小翎指第一间房间道:「请这位小姐进去吧!」小翎
想也没想就快步走了进去。

        这时的赵茹雪还在观看四周的环境,看见小翎消失在房门后才想要
跟上去。

        谁想这时候黑衣人拉赵茹雪道:「不好意思,每个房间只能进去一人,
请你随我到下一个房间吧!」就在同一时间,房门也「咔」地一声关上,连和小
翎说句话的机会也没有。

        「唉,这可怎么办?刚才把手机也锁在更衣室那了,要不我就在这等她?」
赵茹雪有些发懵,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黑衣人道:「不用紧张,今晚人比较多,房间每次都只是使用半个小时
就会换人的。小姐你还是赶紧随我到下一个房间吧,待会儿很多人会上来的,想
玩就要排队了!」

        赵茹雪听到这话后就没多想小翎,想先玩一玩回头才找也不迟。本来
她以为自己会进入下一个房间,谁想黑衣人领她拐了一个弯后向走廊的另一端
走去。

        就在这时,走廊上迎面走来了两位穿西装戴面具的男士。其中一位
一眼望去让赵茹雪不禁想:「这人怎么穿得和老公差不多啊!连身材都有些像!」

        四人越走越近,当赵茹雪和穿得像她老公那人擦身而过时,她发现那人
也在打量自己。就在那一刹那间,两人四只眼睛对望了一下,空气中仿佛产生
了电流把他们的眼睛连在了一起。

        赵茹雪好像触电般浑身一震,脚步放慢了下来,心里甚是惊恐:「怎么
这个人连眼神都有些像老公,难道老公今晚来了这里?」

        当赵茹雪回头再想看看那人的时候,那两个男人已经拐弯走到了她来时
的走廊上,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唉,算了算了,我老公怎么可能会来这呢?」赵茹雪开始安慰自己,
「他那人结婚前就从来没跟我去玩过,顶多就是接送而已,那人不可能是他的!」

        就在赵茹雪心神恍惚之际,她和黑衣人已经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赵茹雪抬头一看,房门边黑底白字用中文写个「壹」字。

        而在走廊的另一端,刚才的两位西装客则进入了小翎所在的房间。

        虽然李樘说了不会很早回家,赵茹雪也不想太过放肆。她琢磨半个小
时一个房间,玩三个房间后就差不多得回去了。于是她抓紧时间,很快就进入了
这「壹」号房。

        当房门关上后,门边通道上一个类似签名的东西映入了赵茹雪的眼帘。
不过心情略带兴奋的她也没细看,直接就走入了房间。

        谁想走入了房间后,赵茹雪马上大吃一惊,心里不禁问:「这里是什么
地方?我是进错了房间了吗?」

        赵茹雪站在房间中间四周一望,只见周围非常宽敞,不过连一件像的
摆设都没有。地面是一块一块颜色深浅不一的水泥地面,墙壁是破旧的砖墙,还
有断开的水管杂七杂八地分布在墙壁上。

        「这……这……这看上去就是那些废弃工厂什么的,怎么会这呢?」
赵茹雪眉头紧皱,正想走回到房间外。

        就在此时,其中一面墙壁的中间部分居然被掀开了,里面一下子跳出三
个黑衣人来。

        不过这三个黑衣人与刚才的不一,他们头上的并不是那些紧贴头部的
头罩,而是极为难看的异形头盔。而且身上除了紧身衣外,还有像是盔甲之类的
服饰。

        骤然看见这么三个怪人,任何人心里都会一怔。赵茹雪完全被眼前的一
切住,呆立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三个黑衣人也不说话,一起扑向了赵茹雪。其中两人左右拉住了赵茹
雪的双手,另一人拿一大捆很粗的麻绳从赵茹雪后方贴了上去。那捆麻绳盘旋
在一起,密密麻麻地不知道有多少根有长。

        黑衣人抽出一条麻绳,对折让两段绳子并排贴在一起,然后打横从赵茹
雪头顶上方掠过,压她乳房上方水平从上臂绕到身后勒住了她的身体。

        紧接黑衣人又拿出另一条麻绳,和之前的同操作,然后平行地压住
了赵茹雪乳房的下方,同绑住了她的上臂绕到身后。

        这时候另外两个黑衣人也没有再拉住赵茹雪的手,而是一个抓脚一个搂
腰,让赵茹雪不能再移动。

        赵茹雪此刻才清醒过来,马上高声尖叫起来,身体烈地摆动想挣脱
身上的绳子。但是刚才的两截麻绳已经紧紧地上下将赵茹雪的上臂压在了身旁,
她只能摇动前臂挣扎,那古怪的动作就好像机器人一般。

        「啊——啊——啊——」感到恐惧的赵茹雪开始连续高声尖叫起来。

        身后的黑衣人马上道:「叫吧,你叫得越大声我就会绑得越紧!」

        这句话果然有效,赵茹雪得马上停止了尖叫,只是拼命左右摇动头部
想看看身后的情。

        身后的黑衣人接用另一根麻绳把之前的两根麻绳在赵茹雪背后连了起
来,然后趁赵茹雪不备,把她的双手也拉倒背后反剪绑在了一起了。

        「不不不……这……这……」赵茹雪声音有些发抖,她尝试尽量用平
静的语气道,「你们是、是不是搞错了,这……这是干什么?我……我只是来玩、
玩游戏的!」

        双手被缚之后,赵茹雪几乎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可能。另外两个黑衣人往
后退了一点,好像在留出空间给拿绳子的黑衣人。

        只见绳子从赵茹雪脖子旁边绕回到前胸,在她的眼皮底下从胸部中间穿
过了乳房上方的麻绳再打了几个圈,然后继续下拉和乳房下方的麻绳紧紧地捆在
一起。

        「你……你们别……别乱来啊!」赵茹雪得好像忘记了自己的双腿还
能活动,只是颤抖说力的挣扎,「我、我只是来玩的……别、别乱来……」

        这时候那条仍是活动的麻绳已经绕过赵茹雪胸部下方的绳子往上回拉,
然后贴她脖子的另一边返回到她身后。随黑衣人在赵茹雪背后将绳子收紧,
赵茹雪胸前的绳子渐渐把本来就比较贴身的衣服也压了下去。

        在三条麻绳的束缚之下,赵茹雪胸前就像是隆起两座山丘。虽然有衣服
的遮盖,但是这更加显得诱惑穷,让人恨不得马上撕烂衣服一睹庐山真面目。

        赵茹雪脑中不禁想起了那次小翎被绑起来的子,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
在的模恐怕也相差不远,全身突然颤抖起来。

        黑衣人轻轻拍了赵茹雪肩膀两下道:「别紧张别紧张,待会儿就好玩了!」

        赵茹雪觉得黑衣人在背后不断拉扯绳子,自己双手是一动也不能动了,
只剩下手指头可以自由弯曲而已。就在这时,她的余光看到房顶上也吊下来了一
截绳子,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滑轮,让她更加害怕。

        「可、可以停下来吗?我求你们了,你们……你们真的、真的是弄错了!」
赵茹雪想起自己空姐时的训练,论什么情下依旧要努力保持镇定,希望自
己的话语可以有些效果。

        不过此时不是在飞机上,黑衣人更加不会对赵茹雪的话有什么反应。不
一会儿,他就把房顶通过滑轮吊下来的麻绳和赵茹雪背后的绑在了一起。

        「啊、啊……不……」赵茹雪突然感到身体好像要被拉离地面,情不自
禁地惊叫了两声。

        黑衣人笑了笑,放松了绳子道:「呵呵,不错,反应不错嘛!」接他
又拿出另外的麻绳,继续在赵茹雪背后摆弄。

        很快,一条绳子就从赵茹雪背后沿腰绕到身前落到她大腿裙摆的位置。
然后绳子围赵茹雪大腿绕了两圈打了个结,继续往下直到膝盖上方。

        「不要……不要这……」赵茹雪的声音已是近乎于哀求的子,可惜
对黑衣人一点用都没有。那条麻绳很快又在赵茹雪膝盖上方的大腿上绕了两圈,
同打结绑好。

        接黑衣人从上方的吊环上拉下两条绳子,分别绑在赵茹雪大腿上的两
段绳子上然后用力一拉,她的左腿就被吊在了半空。

        只见赵茹雪的腿把拉高后,那条短裙子也自动上提,白色的内裤已经完
全显露出来了。

        赵茹雪哪试过如此被人羞辱,顿时得又再尖叫起来:「啊……不、不
……啊——」

        黑衣人这时拿出一条细长的麻绳,这绳子每隔一段就打了个结,看上去
整条绳子布满了将近有二十个大大小小的结。他打了个招呼,另一黑衣人就和他
分别拿绳子两头站在赵茹雪前后。

        「不——不——我求求你们了……不——」赵茹雪又再大声喊了起来,
声音都有了撕裂的感觉。

        两个黑衣人将绳子从赵茹雪脚下穿过往上一提,其中一个绳结就已经刚
好陷入了赵茹雪的底裤中间。

        「啊——啊——」赵茹雪摇头又再加音量,站在地面的右腿已经剧
烈地抖动起来,细细的鞋跟不断敲打地面发出「嗒嗒」的声音。

        黑衣人冷笑道:「喊吧,我还是那句话,喊得越大声,我就越用力!」
话音刚落,他就开始慢慢拉扯绳子,那些绳结就排队一个个压赵茹雪底裤滑
过。

        麻绳和绳结看起来恐怖,其实黑衣人只是将它轻轻带过赵茹雪的身体而
已。不过由于惊慌的原因,赵茹雪整个上身开始大幅度地摇晃起来,希望要摆脱
绳子。

        可惜就算赵茹雪弄得自己满头是汗,她也法摆脱绳子的羞辱。而且在
绳结的刺激下,她居然觉得下体那里有一种热烘烘的感觉。

        「你在干什么?干什么?」赵茹雪自己都被这感觉了一跳,心里开始
和这感觉对抗起来,叫喊的声音也自然低了下去。

        不过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你不刻意去管它就不会觉得什么,但是你一
旦上了心,那东西就好像忽然被放大了几倍似的。

        赵茹雪很想控制住自己身体的感觉,但是偏偏那些绳结不痛不痒的摩擦
让她的下体突然有了反应。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赵茹雪完全没法相信自己的感
觉,「我现在是被绑呀,怎么会?怎么会?」

        两个黑衣人的动作非常熟练,拉绳子时快时慢,而且一直保持让绳
结刚好触碰到赵茹雪底裤的位置,不让赵茹雪感到有痛感。

        赵茹雪被这绳子弄得都忘了去喊,眼罩下脸部的肌肉都绷紧在一起,尽
量地垫右脚想摆脱麻绳。

        就在赵茹雪对于摩擦底裤的麻绳有了反应的时候,她的胸部也在不断地
摇晃中开始变得麻麻痒痒起来。

        「赵茹雪你这变态的,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有这种反应呢?」慌乱不已
的赵茹雪开始在心里暗骂自己,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不过虽然赵茹雪停止了身体的摆动,她的呼吸已经变得沉重起来。而且
一旦停止了上身的动作,下体麻绳的刺激就变得更加敏感。

        「小翎……小翎啊……你这是什么派对啊……」赵茹雪不敢再想下体的
事,慌乱之中只好开始埋怨小翎。

        赵茹雪哪里知道,小翎现在的情和她也是相差几,准确来说是比她
更惨。

        此时的小翎站在在房间里也是双手被吊高在空中,身上虽然没有绳子,
但是衣服早已不见,全身赤裸只剩下头罩手套和靴子。她的双腿之间同也有一
条麻绳,绳上当然也是布满了绳结。

        不过小翎胯下的绳子连在机器上,绳子会不停地来回转动。而且此时小
翎的阴部是没有内裤的,那些绳结就直接在她的阴户拉过。

        「呜呜……不……我、我错了……呜呜……」小翎聋拉脑袋,像只斗
败的公鸡似的。

        刚才和赵茹雪打过照面的那两位西装男士此时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还
有红酒和点心在一旁。他俩有说有笑地,不时欣赏小翎的窘。

        小翎的身边同有三名黑衣人在伺候,看起来就像是为那两位西装客
服务的。

        「嗬……停下来……嗬……停下来吧……」赵茹雪的话语显得苍白力,
完全是失去信心后随口而出的子。此时的她不止额头是汗,连脖子也开始有些
湿润起来。

        谁想这时的黑衣人真的停了下来,把那条长长的麻绳收了起来。但是没
让赵茹雪高兴五秒钟,黑衣人又拿出了另一条麻绳,而且另外两人也同时有所
动作。

        刚才站在旁边的第三人此时推了一个像是玩魔术用的木箱子过来,另一
人则把赵茹雪从吊滑轮的绳子上解了下来让她直接躺在了木箱上面。

        手里拿麻绳的黑衣人在同一时间将赵茹雪的左脚的小腿弯了起来,用
绳子将脚跟和大腿的绳圈绑在一起,让赵茹雪法伸直脚;等到赵茹雪躺在木箱
上后,他又对赵茹雪的右腿如法炮制。

        接黑衣人将赵茹雪双腿左右拉开,把绳子绑在木箱两边的铁环上,让
赵茹雪不得不M 字型地打开了双腿。

        然后黑衣人拉起赵茹雪的裙子,又用麻绳在她腰间绑了两圈,再连上她
背后绑双手的绳子,最后拉倒头部后面木箱上的铁环绑死。

        「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嘛?」赵茹雪的声音里满是委屈,「你们
一定、一定是搞错了嘛!」

        这时候赵茹雪也感到自己的内裤已经完全展现在三个陌生男人面前,她
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又再全身用力挣扎起来。

        绑赵茹雪的黑衣人用手抚摸赵茹雪的大腿道:「嘿嘿,别紧张,我们
不会乱来的。这里的规矩我们懂,你不用害怕嘛!」

        「什么规矩?什么规矩?」赵茹雪连声问道,「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黑衣人的手按在赵茹雪的底裤上道:「废话,当然是玩游戏的地方咯,
还能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