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34 更衣

        不知怎地,突然之间赵茹雪紧张起来,额头也渗出了些许汗水。不过她
手上的速度没慢下来,按摩棒很快已经到达了阴户的上方。

        就在这时,赵茹雪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盯那按摩棒。她看到自己的手
有明显的抖动,大腿上还起了鸡皮疙瘩。不过胸前的两颗跳蛋没有停止震动,好
像一直在催促赵茹雪。

        「比这粗的肉棒都弄过了,还怕这小不点儿?」片刻之后赵茹雪把心一
横,直接就把那按摩棒往自己的小穴里送。那东西能用的长度就大概5 厘米左右,
一下子就整根没入了赵茹雪的阴道里。

        「嗯……这……嗯……还不错啊……嗯……」赵茹雪整个身体都放松下
来,思绪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蜜洞里。她闭上眼睛,用阴道的感觉去接触那按摩
棒,似乎任何一点轻微的碰撞她都要仔细品尝一下。

        不过赵茹雪还是有些心按摩棒的震动,适应了以后依然保持最低的
震动。「嗯……呃……嗬……」她樱唇微张,轻轻地发出悠长的呼吸声,眼睛也
闭了起来。

        随后赵茹雪用手轻轻挪动按摩棒,让这玩具开始在自己的蜜洞不断地
进进出出。「啊……嗯……」随按摩棒的刺激,赵茹雪干脆扭腰躺在了床上,
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等到赵茹雪感到自己全身滚烫的时候,她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镜子前面,
半眯眼睛欣赏自己的媚态,眼神是一片迷离。

        渐渐地,赵茹雪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把精神集中起来。不断积累的快感好
像逐渐控制了她的意识,也让她失去了对于大脑的控制。

        突然之间,赵茹雪脑海中闪出了一对男女激烈交合的画面,那是那天她
偷看马主任时的情形。

        赵茹雪的意识很快就被马主任两人的动作引领,不知不觉中她居然开始
模仿那女子的动作。

        只见赵茹雪走到镜子前慢慢向前把腰弯成了九十度,脸就直接贴在了镜
子上。而她的双腿依然绷直左右分开,一手按镜子一手推动小穴里的按摩棒。

        赵茹雪看到马主任在女子背后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她自己的手也不禁
跟加快了速度。

        意识里的女子兴奋地浪叫起来,赵茹雪的声音也跟了上去:「嗯……啊
……、啊、啊、啊……」

        赵茹雪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到得后来马主任和女子也不见了,只
剩下她一个人独自狂欢。

        「啊、啊……太舒服了……啊……」这一次赵茹雪可以说是毫顾忌地
放肆了一番,最后随她整个人瘫软在地才戈然而止。

        经过这么一弄,赵茹雪觉得好像捅破了窗户纸,突然看见了窗外的明媚
阳光似的。等到自己的体力恢复后,她觉得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跳动,整个人
充满了活力。

        此时的赵茹雪是比地期待小翎提及的派对,她每天都在祈求李樘
会在那晚另有安排,自己就可以顺利成行了。其实那天赵茹雪对小翎撒了谎,她
和李樘在派对那天根本就没有约会。

        好不容易熬到了派对的日子,李樘一直没有跟赵茹雪说今晚会不回家
吃饭。赵茹雪一早起来不禁有些心,她是在心李樘今晚没有安排,那么她就
只好乖乖待在家里了。

        实际上李樘离开了梁山市两天,昨天下午才回来,今天晚上很可能会回
家休息的。

        当李樘离开家后,赵茹雪就在家里坐立不安。「要不要编个借口跟老公
说今晚出去呢?不行啊,他本来就不喜欢我晚上出去玩,怎么可以呢?」她盘算
看看有什么机会,不过一时半刻也没有主意。

        到了中午时分,有点不抱希望的赵茹雪接到了李樘的电话,内容居然是
今晚他会很晚才回家,让赵茹雪自己先睡觉,不用等了。

        「呵呵,太好了!」赵茹雪兴奋得原地转了个圈,一挂了李樘的电话她
就马上开始联系小翎。

        「哇塞,姐,你也太会选时间了,你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才跟我
说,还说没有服装!」小翎语气里带埋怨,不过更多的还是惊喜,「算你运气
好吧,我还有一套衣服,就是上次准备的,没穿过的!」

        赵茹雪赶紧道:「太好了,我身材没你那么好,不过勉应该能穿的!」

        「哼!姐你又开玩笑了,谁不知道我们三剑侠数你是第一位,别乱给高
帽了!」

        「嘻嘻,现在不一咯,不用工作就老觉得自己在不断增肥啊!」

        「你看你看,又来了,知道你命好了,好不!」

        「噢对了,反正老公不在,你早点带上衣服过来我家吧,到时候在这一
起出发!」

        「行,我下午五点左右到吧!」

        一个人呆在家里的赵茹雪恨不得下一秒就是下午五点整,虽然计划实现,
她还是显得坐立不安的子。

        当然此时的赵茹雪不是心,而是兴奋。因为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按照她
所想的那顺利进行,剩下的就是好好享受今晚的欢乐时光而已。

        「按照以前的习惯,老公今晚很可能是要打麻将去了!」赵茹雪回想
李樘的话,心里越想越踏实,「叫我先自个儿睡,实际上就是说他今晚不回来睡
嘛!」

        可能是知道赵茹雪心急,小翎下午四点半不到就来到了她家楼下。

        「知道你想要早些试衣服的,所以我特意提早到咯!」只见小翎风风火
火地拎两个大袋子走进了赵茹雪家里。

        「嘻嘻,你这人,你自己不也想早些开溜嘛!」赵茹雪招呼小翎进屋后
又道,「今晚有的是时间,我们随便叫些外卖吃饱东西再慢慢试衣服吧!」

        虽然和小翎说话,但是赵茹雪的眼光不停地在偷眯那两个大袋子,心
里早已在想象里面的衣服是什么子的。

        小翎耸耸肩道:「我都行,反正我的衣服都试好了,穿上便是。倒是你
要看看我那套衣服怎么,不过相信也是没问题的。」

        论身材赵茹雪比小翎略高,三围则差不了多少,鞋子的尺码两人一,
因此赵茹雪一点都不心小翎的衣服不合穿,顶多有些紧而已。

        赵茹雪等小翎坐了下来后道:「我今天没让平时煮饭的钟点工过来,就
准备了些水果沙拉,还有新鲜鸡肉和鱼肉。待会儿我们小酌一杯,再慢慢更衣,
不用急。」

        「呵呵,姐,你这是……这是叫早有预谋啊,哈哈!」

        赵茹雪也是笑嘻嘻回道:「什么早有预谋,怎么说话的?我看是我老公
早有预谋今天爽约的!」

        虽然赵茹雪是有心说谎,但是小翎是真的以为赵茹雪今天原本跟李樘有
约,马上煞有介事地问:「姐,樘哥经常在外,你就不心吗?」

        「心?有什么好心的,又不是什么危险的工作。不过说起来经常喝
多了酒还是不好的,但是说他他也不听的!」

        小翎赶紧道:「不是,你知道我说的是啥的。」

        赵茹雪皱了皱眉道:「你呀就是多事儿。我想嘛多多少少会有些狂蜂浪
蝶的,不过跟我比可就差远了,也没什么可心的!」

        小翎哪里知道,此时赵茹雪心里想的是另一番景象:「我这病鬼老
公,光我都已经弄不好了,平常哪里还有精力乱搞。再加上上次的意外,都不知
道何年何月才恢复得了!」

        小翎看赵茹雪好像有些口是心非的模,马上高兴地道:「嘻嘻,放
心姐,你的樘哥老实得很,我前几天已经在飞机上你测试了他一下了,嘻嘻!」

        赵茹雪佯装发怒道:「好哇,你这小妮子,现在都已经在我头上动土了
对不!」

        小翎笑道:「没有,那天刚好和他同一班机,因此顺便你试试他而已,
别想多哦!」

        「你说我相信吗?你这人,看我不弄死你!」赵茹雪说完笑扑了过去,
随即和小翎扭打起来。

        没两下小翎就求饶道:「好了好了,姐,饶命啊,我以后不敢了!」

        赵茹雪笑道:「嘻嘻,那么快求饶,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两人于是又纠缠在一起,良久才愉快地分开。之后她们一边聊天一边吃
了些东西,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

        赵茹雪让小翎拿衣服到客房里换,自己则返回了卧室。刚才看到两个
大袋子赵茹雪已经充满了好奇心,虽然此时只是要打开袋子把衣服拿出来而已,
她也觉得是十分兴奋,呼吸也不禁加重了。

        「哇,好家伙,怪不得一大袋,原来什么都有了!」里面不单只衣服,
原来连帽子和鞋都已经有了。赵茹雪赶紧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连耳环戒指等等也
通通卸下。

        放在袋子最上面的是一件紧身战斗服,上身是带胸罩的短袖衣,和下
身的短裙连在一起。整件衣服用白色作底色,袖子那则是粉红色,边缘都是镶嵌
闪闪发亮的金边。

        「嘻嘻,还不错,挺像漫画里的衣服!」赵茹雪赶紧把衣服穿上照了照
镜子,果然是英姿飒爽,粉红色的袖子还平添了一丝可爱。

        这衣服唯一让赵茹雪有些不放心的就是超短式的裙子,穿上后裙摆只是
盖过了臀部没多少而已,如果腿稍微抬高些那内裤就真的是一览余了。不过赵
茹雪想既然是去玩,性感一些也所谓了。

        穿好衣服,赵茹雪接拿起了一顶白色贝雷帽,帽侧插一条天蓝色的
羽翎,让她一看就爱不惜手。除了帽子,头上的饰物还有一个深红色的眼罩,把
半张脸都盖上了,戴上以后还真的很难让人认出来是谁。

        最后赵茹雪从袋子里拿出一双白手套和白色的高跟长筒皮靴,她量度了
一下知道尺寸很合适,就不急穿上了。

        这时候小翎也换好衣服,带一抹如火的红色出现在赵茹雪面前问:「
怎么姐,合身吧?」

        赵茹雪道:「行,没问题!」她定睛一看,小翎穿的是一套鲜红色的和
她那套类似的服装,不过衣服和裙子是分开的,露出了整个小蛮腰。

        「不错嘛姐!」小翎打量赵茹雪的衣服道,「很好,待会儿我们穿个
及膝的外套出去,头套手套那些到了再换也不迟。」

        赵茹雪想:「这个主意不错!反正出去的时候天也黑了,用外套一挡其
他人也不会察觉了!」

        小翎道:「外套我可没你准备哦,你不会告诉我你没有吧!」

        赵茹雪连忙说:「当然不是,这些外套我有好几件呢,借你一件还行!」

        随后两人穿上大衣走到门口,小翎这才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双鲜红色的超
长筒高跟皮靴。

        这双皮靴带尖尖的鞋头,细而高的鞋跟,还有把一半大腿都覆盖住的
长筒,整双靴子都散发出迫人的光芒,让小翎的足下好像有万丈光芒一般。

        赵茹雪赞道:「行啊,这皮靴厉害!」她嘴上说,心里已经憧憬自
己穿上这的皮靴时的模了。

        小翎得意地道:「嘻嘻,姐,没办法哟,我又没你高,只好靠这鞋子衬
托一下嘛!你赶快试试白色那双靴子了,配上你那双那么细的腿,肯定好看的!」

        赵茹雪这才想起袋子里的那双白色皮靴,赶紧拿出来套在脚上。虽然这
双皮靴没有小翎那双的超长筒,但是也足把赵茹雪的小腿包裹住。

        说来也巧,这靴子穿上后就自然地紧贴赵茹雪的腿部,像是和她的一
双腿粘在一起浑然天成的子,美得让人再也挪不开目光。

        小翎带羡慕的眼光道:「哟姐,你穿这双皮靴真的是太好看了。你这
一穿,我以后还哪敢穿啊,倒不如送给你算了!」

        赵茹雪也是左看右看很是喜欢,低头就道:「好啊好啊,那改天等我
送你一双新鞋子!」

        两人自我陶醉了一番,磨蹭了好一会儿才走出家门,等到坐上了出租车
后赵茹雪才发现这次去的地方和上次不一。

        小翎看赵茹雪有些狐疑的眼神赶紧道:「这次去的地方在市中心附近,
应该是个更大更好玩的地方。放心,现在时间还早,不用心的!」

        赵茹雪想:「也是,反正今晚不用赶回家,去哪儿都行了!」于是她
就没多做计较。

        当两人下车后,她们来到了一栋大楼前面。这栋大楼没有任何的告,
也没有什么五光十色的灯牌,更加没有名字什么的,看子很是普通,丝毫不会
吸引人。倒是离门口不远处停的一辆黑色保姆车吸引了小翎的注意,引得她马
上走了过去。

        赵茹雪看小翎走向了那辆黑色的车子,门打开后里面坐个身材臃肿
的女人。不过由于距离太远,赵茹雪没法看清楚女子的容貌和听到她和小翎的对
话。

        没多久,小翎兴奋地回到赵茹雪身边道:「刚才那人就是很多派对的搞
手,一般不会出现的,今晚不知为何现身了。我之前也只是跟她说过几句话而已,
想不到她还记得我!」

        赵茹雪道:「莫不是你这家伙又想巴结一下人家,然后找机会认识什
么有钱人吧!」

        「那当然,她组织的都是高档次的派对啊!」小翎接道,「就好像今
晚,原来她是在这等人的,我看肯定是什么贵宾之类的!」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进了门。门后黑色的高高悬挂在上的幕帘形成一
条窄窄的通道,指引更衣室的方向。有些紧张的赵茹雪等不及走到更衣室,马
上戴上了帽子和眼罩,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隐藏起来。

        小翎则是一副轻松地子,到了更衣室脱下了大衣才戴上了头套。那鲜
红色头套把整个头部都罩住,只露出了眼睛,连鼻子和嘴巴都是盖住的。

        赵茹雪原本还有些心自己的服装,当看到更衣室里好几个人都是类似
的装扮后才定下心来。她和小翎准备好后相视一笑,沿指引终于来到了大厅。

        这个地方果然比上次的宽敞很多,中间的舞台上摆放大大小小很多东
西,全部用黑布盖了起来,充满了神秘的感觉。此时大厅那工作人员比来玩的人
还多,那些人清一色穿黑色的紧身衣服,从头到脚都包了起来。

        舞台后方有个挂幕,上面大大的英文字分上下两行写:「Sandm - Beauty
and Beast 」赵茹雪看那些字笑道:「美女与野兽还好理解,那sandm 是什
么意思就真的不知道了!」

        小翎道:「我英文更加不行,不过玩就是了,哪用管它写啥呢!」于是
两人趁人不多,找了个靠近电梯口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派对的正式开始。

        不用多久,大厅里的人逐渐增多,各式各的装扮让赵茹雪是大开眼界,
看得是目不暇接。不过论什么的衣服都好,大家都按照约定,全部把脸蒙了
起来。只见在黑暗的环境中,那些明亮的眼睛四处扫射,充满了野性和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