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人妻母狗专卖店04



作者:altec999999
2019/04/28 发表于:18P2P



  书瑜全身赤裸地躺在学生宿舍的单人床上,另有一个帅气的全裸男子则压在书瑜身上,坚挺的阳具正不断地抽插书瑜的下体,愉悦的快感让书瑜忍不住闭上双眼呻吟着,悦耳的娇喘声充斥整个房间。

  「嗯嗯……好舒服……噫噫……伟哲学长……亲亲人家的胸部……」

  当书瑜沉迷性爱的快感时,男子的双手突然粗暴地揉捏书瑜的双乳,插入阴道内的阳具也突然变的更粗更长,每一次的冲刺仿佛都能撞破子宫口!

  「啊啊……亲爱的,请你小力一点……人家会受不了啊……」

  「嘿嘿,妳这条母狗还真会装,明明下面的鸡迈都做大水了,怎么可能会受不了老子的大鸡巴!」男子阴沉地笑着说。

  「呃,亲爱的……你不要……」

  书瑜急忙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男子长相慢慢变成猥亵肥圆的笑脸,双眼更是露出得意淫秽的目光,书瑜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阿肥的身体正压在上方强姦自己。

  「你、你这噁心的变态!快放开我啊!」书瑜惊恐的大声骂说。

  「操!妳这个大奶贱货!老子叫妳看监视器,不是让妳来自慰的,而且居然还可以爽到昏睡过去!既然妳下面这么痒,老子好心帮妳一把!」阿肥兇恶的大骂说。

  「呜呜呜~没有、没有、书瑜才没有偷偷自慰,阿肥主人请你放过书瑜啊~」书瑜一面挣扎一面大声哭求。

  而阿肥看到书瑜又开始哭泣,忍不住眉头皱起来,接着阿肥意思抽插了几下后就站在沙发旁,勃起的巨大阳具兀立在书瑜脸旁50公分的距离。

  「他妈的,还不快帮老子吹喇叭吹到射!」阿肥极度不爽的大声说。

  虽然阿肥可以强硬把书瑜强姦到爽为止,但以他过去的经验,这种硬干的下场都不会太好,阿肥好色归好色,但他也知道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且现在店里不乏有淫蕩人妻给他干,不急着这一时。

  书瑜听到阿肥的命令,先把眼泪擦乾后蹲在阿肥面前,接着一脸噁心与无奈地把阿肥的龟头含进嘴里,然后笨拙地帮阿肥口交。

  经过了十多分钟,阿肥终于在书瑜的嘴里喷出大量的精液,而书瑜也在阿肥的命令下把这些呛鼻的精液全吞进肚子里。


  *** *** *** *** ***


  隔天星期一早上9点,清洁公司的货卡停在阿肥的店外,阿肥先起床帮忙开门后,几个上年纪的清洁阿姨就开始清理阿肥的店面与住家。接着阿肥和书瑜睡到11点才起床,两人盥洗完换好衣服,阿肥就开车带书瑜去附近的百货公司。

  到了百货公司,阿肥和书瑜先到美食街吃午餐,途中阿肥交代书瑜假装是他的老婆,书瑜只好无奈的抱住阿肥的手臂,丰满的F奶也紧贴上去。于是每个经过的路人都一脸讶异或惋惜的表情看着阿肥跟书瑜,以书瑜的条件配上阿肥,根本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最后花了一些时间,书瑜买了好几袋新衣服与日常用品后,两人就準备坐车回家。

  回到店里已经是下午三点,清洁公司派来的员工也都离开了,等书瑜把自己的物品放回自己的房间,阿肥就带着书瑜巡视一下店面与住家,尤其是调教室和前后母狗室更是检查的重点。

  两人来到前母狗室,书瑜看到眼前乾净的模样,内心也鬆了一口气,要是阿肥叫她一个人清理满地淫秽物的母狗室,她可能会噁心到狂吐不止。

  「嗯,看来都打扫的很乾净了。」阿肥点点头说。

  「是、是啊,真亏那些清洁阿姨,居然能把这么骯髒的地方……」书瑜轻皱秀眉说。

  不等书瑜说完,阿肥马上转头对书瑜亏说:「是啊,至少清洁女工不会打扫到一半就自慰起来啊。」

  听到阿肥的调侃,书瑜羞耻地撇过头反驳说:「我、我、我才没有自慰啦!」

  「啧,鬼才会相信妳没自慰。」阿肥眼神鄙视地说。

  「就、就说没有了,倒是、倒是阿肥主人你不怕清洁公司的员工会在店里偷东西吗?」书瑜赶紧转移话题问说。

  「哼、有什么好担心的,现金都放在保险箱里,店里也有装监视器,再说要是那些清洁女工敢偷东西,搞不好就能要求她们用身体赔偿啊!」阿肥嘴角上扬笑着说。

  「呃、阿肥主人你不是认真的吧……」

  书瑜先是一脸惊恐,随后又露出噁心的神情,想不到眼前这肥宅的胃口这么不挑,连那些4、50岁的清洁阿姨都吃的下,再想到自己居然被他硬上了两次,书瑜内心忍不住涌出一阵委屈。

  「好啦,妳也快去换上班的衣服,等一下还要开店做生意啊。」阿肥回说。

  「我、我知道啦。」

  于是阿肥跟书瑜离开前母狗室,书瑜就先回房间换上黑色的情趣内衣,接着再走到店里,此时阿肥坐在柜台里处理网拍事宜,由于会亲自到情趣用品店买东西的客人不多,书瑜也拿张椅子坐在柜台旁玩手机。

  等时间过了约半个小时,店里的玻璃门突然被推开,书瑜见状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好,欢迎光临。」书瑜弯腰招呼说。

  「哎呀,怎么店里多了一个女店员啊?」对方也讶异地问说。

  等书瑜抬起头,这才发现进来的客人是一个年轻的美女,亮眼气质的外表与丰满的胸口,条件不输给一般的女明星,只是书瑜感觉眼前的美女似乎有点面熟?

  这时阿肥也从柜台里站了起来,一看到对方的长相马上高兴的大笑说:「嘿嘿,妳这淫蕩的大奶妈怎么又来店里?不怕小陈会吃醋吗?」

  「呵呵,阿肥哥你放心,小陈今天临时要去美国出差一个礼拜,人家一个人在家会无聊,所以才来找你啊。」

  心慈一边说一边走进店里,右手还拖着一个大行李箱,摆明就是想要在阿肥这里住上几天的时间。

  「我操,妳打算把老子当免费的自慰棒啊?」阿肥笑着亏说。

  「人家才没有这么淫蕩啦……」心慈脸红的反驳说,毕竟书瑜在场,心慈也不好意思说些煽情的话,「倒是店里这位大美女是新的员工吗?」

  「哦,妳说书瑜啊,她是家白新找来的性奴人妻,前天晚上来店里要老子好好调教她。」阿肥走到书瑜左后方,右手不客气地从后绕前满握书瑜的右奶把玩,「……对了,心慈是国小老师,老公叫小陈,他们在几个月前开始来店里治疗性冷感。」

  「心慈小姐妳好。」书瑜赶紧打招呼说。

  「呵呵,书瑜妳也好,不用客气,叫我心慈就好。」心慈笑着回说。

  「好的。」书瑜微笑说。

  这时心慈快速打量一下书瑜,无瑕的瓜子脸是漂亮完美的黄金比例,并带着气质优雅的气息,而身上穿着黑色性感的情趣内衣,比她大上一圈的丰满胸口裸露大半,乳头和乳晕也隔着薄纱隐约露出,下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内裤,白皙的双腿又直又长。虽然心慈以前也自诩是爆乳美女,但站在书瑜面前,心慈的内心也忍不住有些醋意。

  「那书瑜穿得这么裸露,工作内容是在店里给男客人发洩性慾的吗?」心慈故意问说。

  「不、不是,是阿肥主人要我这样穿的……」书瑜赶紧澄清说。

  「呵呵,真的吗?不是天生就喜欢跟男人做爱啊?」心慈笑着继续问说。

  「呜呜~才、才没有……要不是家里急着要钱……我、我……」书瑜满腹委屈地说。

  「哼,好啦,妳这大奶妈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还不是背着老公偷偷来找老子!至于书瑜为什么会签性奴契约我们管不到。」阿肥赶紧帮忙说话,免得书瑜受不了嘲讽想毁约。

  「唉呦,人家可以跟阿肥哥鱼水之欢也是小陈的许可啊!」心慈脸红的反驳说。

  「废话少说,倒是妳拖着这么大的行李箱,真的打算住我这吗?」阿肥淫笑问说。

  这时心慈走向前、双手环抱住阿肥的脖子、丰满的E奶紧贴在阿肥的胸口,清淡的体香也传入阿肥的鼻子里。

  「嘻嘻~当然啊,人家打算住到这周末结束,还是阿肥哥不欢迎人家啊?」心慈撒娇说。

  「操,有免费的天鹅肉送上门,我阿肥哪有不吃的道理。不过,就算现在是暑假,妳都不用去学校上班吗?」阿肥问说。

  「这个……暑假是有些行政工作要处理啦……不过人家上午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找到肯帮我代班的男同事,这点阿肥哥不用担心啦。」心慈解释说。

  「嘿嘿,妳同事这么好,居然肯在暑假帮妳这大奶妈代班喔?」阿肥有些疑惑地问说。

  「唉呦……」心慈瞄了书瑜一眼,然后低下头脸红地回说:「因、因为这个男同事也哈心慈很久了,所以我们就交换条件,在学校的男厕帮他口……口交到他满意为止。」

  听到心慈的答案,阿肥忍不住大声狂笑说:「哈哈哈,那小陈今天真是亏大了,老婆不但会偷人,还会帮男同事吹喇叭啊!」

  「呜呜~阿肥哥你不要笑这么大声啊,书瑜还在旁边看啦!」心慈极度羞耻地大声求饶说。

  「嘿嘿,既然妳这大奶妈这么有心,老子保证这一个礼拜会帮妳下面的鸡迈好好止痒啦!」阿肥高兴的淫笑、双手也开始揉捏爱抚心慈的双乳。

  「呃、呃……阿肥哥你不要乱说,人、人家是来给你治疗性冷感,才不是心慈屁股痒想找男人打砲啦!」碍于书瑜在场,心慈赶紧脸红地狡辩说。

  「我操!治疗性冷感跟屁股痒是有差腻,好啦,老子现在就带妳之后住的房间,书瑜等一下妳就好好看店。」阿肥一边说一边抓住心慈的左手往柜台后方的走道前进。

  「等、等一下,店里只有我一个,人家会怕啊!」书瑜赶紧哀求说,要是阿肥不在,有男客人想霸王硬上弓的话,她自己可没办法抵抗。

  「啧,真是没用的母狗,那妳就把店门上锁吧!」

  阿肥不耐烦地骂了一句,但脚步也没停下来,毕竟心慈突然出现在店里还说要住一个礼拜,对于这免费送上门的淫蕩大奶妈,阿肥迫不及待就想把心慈狠狠地猛操一番!

  看着阿肥和心慈离开,书瑜赶紧把店里的灯关掉并把玻璃门上锁,然后再走进柜台里坐着休息。趁这空档的时间,书瑜开始回想当初跟家白来店里的那个晚上,跟阿肥做爱的女子就是心慈,难怪看起来有点面熟。而更让书瑜不解的是,像心慈条件这么好的爆乳美女居然会主动找阿肥求欢,甚至不惜帮学校的男同事口交到爽,真亏她还是国小老师,居然如此的好色淫蕩。

  虽然自己也被迫屈服在阿肥的淫威下,但至少比心慈这样淫蕩的女老师有骨气多了,只是想到性奴契约期还有好几个月,书瑜又忍不住流下几滴眼泪。


  *** *** *** *** ***


  在阿肥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进了书瑜隔壁的客房,房里的摆设和书瑜的那间差不多,一张双人床、桌子、椅子、电视、衣柜等等,加上今天才刚给清洁公司清扫过,所以看起来非常乾净整齐。

  心慈把行李箱放在墙角,对于眼前的房间忍不住惊讶地说:「哇~想不到阿肥哥店里还有这么不错的客房啊!」

  「嘿嘿,之后还有更多让妳惊讶的,废话少说,现在就让老子好好治疗妳这大奶妈的性冷感吧!」阿肥淫笑说着,双手也开始脱下自己身上的衣裤。

  「是啊,阿肥哥可是治疗性冷感的神医呢!」心慈意会地微笑说。

  不一会,阿肥跟心慈很快地就一丝不挂,床边的地板、椅子上散落两人的衣裤,接着心慈正躺在白色床单上,白皙粉嫩的胴体一览无遗,胸前那对色诱不少学校男性的巨乳仍不停波动。

  而心慈才躺下还没3秒,阿肥已经跪在心慈的臀部附近,粗壮的双手各抬起心慈一条丰腴的大腿,接着用力一撑、心慈的肥臀立即上扬,女人最私密的地带整个大开,两片红嫩的阴唇肉夹出一道肉缝,肉缝中不但冒出弯曲的小阴唇,靠近下方的肉缝也已经流出湿润的体液。

  「干妳老苏咧,想不到妳这骚货下面的鸡迈早就準备好啦!哪里来的性冷感啊?」阿肥嘲讽大骂说。

  「唉呦,阿肥哥不要嘲笑人家嘛~」心慈侧过头羞涩地说。

  阿肥看着心慈,心里回想这大奶妈刚来店里那一副瞧不起自己的臭脸,到今天背着老公找自己求欢,骨子里根本就是天生欠男人操的母狗,而教训母狗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大懒觉操烂牠们的屁股!

  「操!妳这母狗还想装圣女喔,看林北怎么干死妳!」阿肥不客气地骂说。

  阿肥骂完立刻将龟头对準心慈的肉穴口,接着臀部向前一推,粗大的阳具就滑顺地没入心慈的屁股里。随后阿肥调整一下姿势,轻脆的啪啪啪声响瞬间冒了出来!

  「噢啊啊啊……阿肥哥哥轻一点、轻一点啊……不要一下就插的这么深……人家会受不了啊……啊啊啊……阿肥哥哥的大鸡巴最棒了……把心慈干的好舒服啊……」心慈皱眉呻吟说。

  「妈的逼,妳这母狗吃了老子大鸡巴这么多次,最好还会不习惯啦!」阿肥骂说。

  「啊啊啊……人家、人家才没有这么快就习惯啦……阿肥哥哥的大鸡巴真的很厉害嘛……心慈以前的男人……根本不能和阿肥哥哥比啊……噫噫啊啊……屁股、屁股又有感觉了啊啊啊……」

  心慈一边呻吟一边翘起自己的肥臀迎合阿肥的猛攻,双手紧抓着枕头两侧,眼框里的瞳孔也往上方翻去。

  「哈哈哈,早就说过妳这大奶妈根本不是性冷感,而是闷烧锅啊!吃过林北的大懒觉马上从气质女老师变成下贱大母狗,我看再过几个月,妳这大奶妈就会双腿开开哀求学校的男同事操妳鸡迈啦!」阿肥得意地大笑说。

  「噢啊啊啊……才、才不会……心慈才没有下贱到这种地步啦……人家、人家只喜欢阿肥哥哥的大鸡巴……啊啊啊……今天那猪哥男同事的老二……只比小陈好一点点……他还没资格操小母狗的屁股啦……噫噫啊啊……等、等一下……屁股好有感觉……心慈母狗要洩了、要洩了啊啊啊~!」心慈突然仰头大声淫叫。

  在阿肥粗暴的姦淫下,心慈很快就达到高潮,喷出的淫水也弄湿胯下的床单,接着阿肥继续狂插猛干心慈半个小时,最后终于在心慈的阴道深处射出浓厚的精液,心慈也因为高潮了2、3次而瘫软在床上。

  阿肥射完精就趴在心慈的身上喘息,等休息了几十秒,阿肥左手撑起身体,右手和嘴巴开始玩弄吸吮心慈两侧粉嫩的乳头,在一阵激情后,心慈雪白的双乳上满是汗水,阿肥也毫无在意的吸舔享受这Q软的大蛋糕。

  「他妈的,妳这大奶妈干起来真的是超爽的!小陈能娶到妳算他狗屎运!」阿肥称讚说。

  「唉呦~阿肥哥你不要这样说嘛,小陈除了那话儿不太行,其他部分都是很好的。」心慈赶紧帮小陈说话。

  正当阿肥还想再多酸几句,心慈的手机突然响起,心慈急忙推开阿肥走下床,然后在她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只手机接了起来。

  「嘻嘻~是老公啊,怎么你现在会打给我?……哦、原来是在转机啊……我现在在哪里?当然是在学校上班啊。」心慈面带心虚地说。

  而阿肥看到心慈跟小陈讲电话,心里颇不是滋味,于是下了床走到心慈的背后,粗肥的双手立刻满握心慈胸前那两粒大奶子,阿肥先是揉捏了十多下,接着双手食指与中指轻轻夹住还充血坚挺的乳头不断爱抚。而心慈察觉到自己敏感的乳头正被人玩弄,清秀的脸蛋立刻多了一份不安与紧张。

  「好好,人家知道了,下班时会注意安全……回到家也会检查门窗……嗯、嗯……睡觉前我会检查水电瓦斯……嗯、嗯、噫、还有国际电话很贵……就、就这样吧……bye bye~」心慈急忙敷衍小陈说。

  等心慈一挂上手机,小嘴立刻吐了一口大气,心想还好老公没察觉她最后忍不住发出的呻吟声。

  「嘿嘿,小陈真是好老公,出差时还不忘记要关心一下大奶老婆啊!」阿肥一脸猥亵的淫笑说,他的双手仍不客气地玩弄心慈的双乳。

  「哼哼、嗯、嗯……阿肥哥你还敢说,要是被小陈发现我没去上班……嗯、嗯……以后你就干不到心慈这个大奶妈啰!」心慈娇喘骂说。

  「好啦,既然小陈都打手机来查勤了,妳这大奶妈还是想住在老子这里吗?」阿肥试探性地问说。

  「唉呦~不要再提到小陈啦,人家刚刚都给你白嫖一砲了,阿肥哥你不想继续治疗人家的性冷感吗?」心慈低头羞涩地说。

  「嘿嘿,只要妳这大奶妈愿意用身体抵房租,老子当然没问题啊!」阿肥高兴的笑着说。

  「嘻嘻~阿肥哥你也太得寸进尺,在学校有多少猪哥肖想心慈的身体,大美女肯住你这里就该偷笑了,居然还想收人家房租啊!」心慈调皮地回呛说。

  「哦,叫林北倒贴也行,就看妳这大奶妈敢不敢玩大一点的!」阿肥突然一脸神秘地问说

  「好啊,怎么样的玩法啊?」心慈好奇地说。

  「妳今天来也看到书瑜了吧,因为她家里缺钱签了性奴契约,理论上主人要怎么玩弄她都行,只是书瑜太过单纯,根本放不开,既然妳这淫蕩的大奶妈想住老子这,刚好给书瑜一个示範。」阿肥解释说。

  「什么样的示範?」心慈问说。

  「嘿嘿,只要妳这一个礼拜肯当老子的性奴,马上就给妳十万现金!」阿肥猥亵地淫笑说。

  虽然阿肥开店的大原则是白嫖送上门的女人,尤其是像心慈这样一开始一脸嫌恶,但到后来又会被自己的大老二干到发情的淫蕩母狗,如此的征服快感不可言喻。

  只是来店里玩乐的夫妻或情侣都会一同进出,只有极少数的女人会私下回头找阿肥做爱,而心慈不但会私下找阿肥偷情,且年轻貌美,更拥有一对傲人的豪乳,加上职业还是男人遐想的女老师,根本就是完美的淫蕩人妻,要是花点小钱就可以让心慈甘愿当性奴,那铁定会爽到不要不要的!

  「十、十万……阿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心慈惊讶地反问说,毕竟十万差不多就是她两个月的薪水,而且只要花一个礼拜的时间就能赚到。

  「当然,林北说话算话好吗。」阿肥点头说。

  「呃、那、那性奴要做什么事啊?虽然人家背着老公跟你偷情,但可不表示我刘心慈是个随便的女人,杂交、兽交什么的我可是会翻脸的喔!」心慈表情慎重地问说。

  「嘿嘿,这个妳放心,除了跟老子打砲之外,就是跟书瑜一样穿情趣内衣帮忙卖产品,若是别的男人想操妳也要先经过妳的同意,行了吧!」阿肥笑着说。

  「就这样?」心慈讶异地说,阿肥开的条件比她原本想像的还简单。

  「当然要是妳有努力推销产品,我也会多给妳几万块的业绩奖金。」阿肥赶紧补充说,能不能让心慈答应当性奴就看这一次了。

  「嗯……」

  心慈看了阿肥一眼,然后就开始考虑起来。

  当初第一眼看到阿肥,心慈内心也对阿肥猥亵的外貌感到噁心,若阿肥只是普通的肥宅,当晚做完爱回去,心慈可能只会噁心好一阵子。

  但偏偏阿肥不是普通的肥宅,阿肥胯下那根阳具不但巨大还非常坚挺持久,加上阿肥粗暴猥亵的做爱方式,让心慈感觉到自己像是被蹂躏的洩慾便器,只要脑袋放空好好享受就行,这莫名的快感牢牢印记在心慈的身体深处,导致心慈回到家仍不断回味跟阿肥做爱的过程。

  如今为了要跟阿肥偷情,心慈不但丢下羞耻心帮猪哥同事口交,然后还跑来阿肥的店里準备住上一个礼拜,美其名是治疗性冷感,但明眼人都知道是心慈自己想跟阿肥求欢。

  最后到了阿肥店里,心慈才发现居然有人肯将书瑜这样的爆乳美女免费给阿肥调教,且阿肥情趣店的规模似乎比她想像的还大,种种看来,阿肥应该不止是普通的情趣店老闆而已。

  最后心慈再回想书瑜穿的那件情趣内衣,双乳跟乳头几乎没有遮掩,任何进来店里的客人都能一览无遗,要是自己也跟她穿着类似的内衣,胸口的乳房也一定会被人看光光,要是这么羞耻的事情传了出去,自己可没脸继续待在学校,更别说是上台教导学生知识了。

  正当心慈犹豫不决的时候,心慈突然发觉自己的下体冒出一阵骚痒,平时在学校就能诱惑不少男同事,甚至一些早熟的小学男生也对自己迷恋不已,要是自己穿上曝露性感的情趣内衣,这些男人一定会疯狂地想强姦自己,把自己当肉便器般狠狠地发洩一番。一想到这里,心慈内心莫名的快感暴涨,阴户也渗出些许蜜汁,至于会不会被学校发现,心慈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嘻嘻~好啊,听起来挺有趣的,那人家就跟阿肥哥玩看看啰!」心慈笑着答应说。

  原本看心慈犹豫了好一阵子,阿肥内心还担心会不会被打枪,一听到心慈肯当他性奴一个礼拜,马上大声笑说:「哈哈哈,那就好,别说老子佔妳便宜,等一下我就先给妳十万块!」

  「嘻嘻~不急着拿钱,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先去洗个澡吧,然后人家可要赶紧帮阿肥哥赚点钱呢!」心慈嗲声地笑着说。

  「嘿嘿,不愧是国小老师,真是敬业,那我们就先去洗个澡吧。」


  *** *** *** *** ***


  等阿肥和心慈两人到浴室沖洗完毕,阿肥就带着心慈来到仓库,接着阿肥拿了十多件情趣内衣给心慈挑选,而心慈也一一检视阿肥给她的内衣,没多久马上就看中一件极度曝露的款式,二话不说,心慈马上穿在自己身上。

  「我干妳老苏咧,想不到妳这大奶妈这么淫蕩,居然敢在店里穿这件情趣内衣,妳是想让来店里的男客人都忍不住强姦妳吗?」阿肥大声咒骂说。

  在阿肥眼前的心慈穿着极度透明的情趣内衣,除了围绕脖子的细绳和领口是白色布料,整个上半身的薄纱居乎是透明状,心慈胸前那对E罩杯的大奶子和粉嫩的乳晕乳头毫无遮蔽,就连下半身穿的也是白色半透明的内裤,不但阴毛,连大小阴唇的轮廓都能隐约辨识。

  「唉呦~人家只是刚好喜欢这一件嘛~」心慈装无辜地回说。

  而心慈会挑选这件极度暴露的情趣内衣,除了想要满足挑逗戏弄男人的性慾,更重要的是在书瑜面前可不能输了气势,要让阿肥知道自己才是最棒的淫蕩母狗。

  「嘿嘿,妳高兴就好,要是小陈知道妳居然在店里穿的这么暴露,他应该会马上坐飞机赶回来这里吧!」阿肥猥亵地淫笑说。

  「哼,就说不要再提到小陈了,心慈这礼拜的老公就只有阿肥哥啦~」心慈表情有些生气的说。

  「啧,不说就不说,妳这淫蕩的大奶妈快去帮忙书瑜吧。」阿肥说。


  *** *** *** *** ***


  等阿肥跟心慈回到店面,书瑜一看到心慈竟然穿着比她更暴露的情趣内衣,优雅气质的脸庞立刻露出震惊的模样!

  「这、这是怎么情况……为什么连心慈都穿上情趣内衣?」书瑜纳闷地问说。

  「嘿嘿,有个人一起陪妳穿情趣内衣不是很好吗?」阿肥笑着说。

  毕竟心慈那件情趣内衣有穿快跟没穿一样,胸口那对饱满的乳房大辣辣的裸露出来,同样身为大奶人妻,书瑜都忍不住替心慈感到羞耻。

  「呵呵,书瑜妳也别这么吃惊,妳自己不是也穿着情趣内衣吗?我只是想赚点外快,所以才自愿当阿肥哥一个礼拜的性奴啊。」心慈从容不迫地笑着说。

  「什、什么!妳要当阿肥主人一个礼拜的性奴?」书瑜惊讶地大声说。

  「嘿嘿,没错,既然心慈想在店里住到周末,就让她跟妳一样穿着情趣内衣工作,顺便治疗她的性冷感。」阿肥一脸猥亵地笑着说。

  「原、原来是这样啊……」书瑜点点头,内心不禁感叹,心慈想要治疗性冷感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点。

  「那等一下书瑜妳就带心慈认识一下店里的产品,我还要去仓库準备今天要出的货。」阿肥交代说。

  等阿肥离开店里,书瑜就开始跟心慈介绍店里的产品摆设,毕竟心慈也不是第一次来阿肥的店,对店里的摆设多少也有些了解,两人花了一点时间后,就站在柜台旁闲聊。

  「呵呵,以书瑜妳的条件,怎么会来这店里啊?」心慈突然笑着问说。

  「呃、那是因为……」书瑜犹豫了一会,然后才继续说:「我弟弟吸毒开车出了车祸,现在不但住院还要赔对方一大笔钱,加上爸妈很疼我弟弟,一直叫我想办法筹钱,逼不得已才……」

  「这样啊,真是委屈妳了,那妳签了性奴契约可以拿多少钱啊?」

  「嗯、嗯,半年500万……」书瑜低头小声的说。

  「哇,半年就有500万,这也太好赚了吧!」心慈惊讶地大叫,然后心中暗想刚刚答应阿肥一个礼拜才十万是不是太少了点。

  「呃、呃,家白主人说我的价码算高的了,除非是知名女星,不然通常的人妻也就100~300万左右,然后再区分是否为专属性奴或是可转卖等等,价钱也不一样。」书瑜解释说。

  「嗯,也是,以书瑜妳的条件也算是女人的顶标了。」心慈点点头说。

  「心慈妳太客气了,妳的条件也真的很好,不然阿肥主人也不会这么喜欢妳吧!」书瑜谦虚地说。

  听到书瑜下海当性奴的理由,心慈也开始有些同情书瑜,但在阿肥面前,心慈仍不想输给书瑜的姿色,不然背着老公偷来店里的意义就没了。

  在书瑜跟心慈还想继续聊天时,店里的玻璃门突然被推了开了,门把上繫的铃铛也响个不停。

  「你好,欢迎光临,需要什么服务吗?」心慈看有客人进门,马上亲切地鞠躬打招呼。

  「喂、死胖子,你这里有没有卖A片跟好用的……」

  话还没说完,这个中年男客人发现店里居然出现书瑜跟心慈这两个爆乳美女,马上就震惊地愣在原地。接着等到心慈把身体打直,胸前那对饱满厚实的大奶子也大辣辣地裸露出来!

  对于心慈那对雪白浑圆的大乳球,乳房顶点处各有一圈粉嫩隆起的大乳晕,葡萄大小般的乳头也顶着薄纱挺立着,加上心慈气质貌美的长相与那双白皙大腿,此时中年男客的双眼睁得斗大、喉咙也忍不住吞了好几次口水。

  「呵呵,很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卖A片唷。」心慈亲切地笑着说,胸口那两粒雪白E奶也跟着笑容上下抖动着。

  等中年男客观赏了好一会心慈与书瑜两人暴露的胴体,接着才大声说:「我操!这死胖子何时找了两个大奶妈来顾店啊?而且还穿得这么辣,辣到四粒大奶子都免费给人看光光啊!」

  「呵呵,我们这几天才开始来上班的唷。」

  虽然心慈脸上挂着笑容,但内心仍是一阵羞耻与紧张,从这中年男子一进门,双眼就死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仿佛一只母鸡被大野狼盯上,随时都会被活吞下肚。但心慈的屁股深处也冒出些许的兴奋快感,看到眼前这臭男人一副饥渴难耐又不敢强干的模样就觉得非常刺激有趣!

  而不同于心慈,书瑜站在柜台旁一副彆扭的模样,虽然她也看过母狗之夜一群男女淫乱狂野的场景,但对于男性那侵略式的强姦目光仍感不不自在。

  「嘿嘿,老实讲,那个死胖子应该都干过妳们两个大奶妈了吧,打一砲要多少钱啊?」中年男客一脸猥亵地问说。

  「抱歉,我们不卖淫的喔。」心慈正色地回说,但内心仍是忐忑不安,要是这中年男子想硬上的话,她跟书瑜可无力抵抗。

  「干!骗肖耶!林北才不相信!妳们这两个大奶妈一看就是欠干的贱货,最好是没有接客啦!」中年男客激动地大骂说。

  「哼,跟你说没有就是没有,不买东西就快点滚吧!」心慈脸色不悦地反呛说。

  「呜……」

  中年男客被心慈呛声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愤怒的目光仍不断地在心慈与书瑜暴露的胴体上打转,饥渴的模样似乎想要扑向心慈狠狠地猛干一番。但毕竟这里仍是法治的地方,且店外虽然是冷清的小马路,但大声呼喊还是会有人群围过来,所以就算中年男子真的想要硬上,可能连老二都还来不及插入心慈下体的嫩穴,就会被附近的居民给制服了。

  「操,林北要买最新的飞机杯啦,快点拿出来给我!」中年男客突然大声说。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书瑜赶紧从架子上拿了最新的飞机杯产品,然后再走到中年男子面前,男子目光狠狠地盯着书瑜胸口半露半掩的粉嫩双乳晕几秒后,才掏出皮夹拿出纸钞给书瑜。

  书瑜接过男子的纸钞,马上快步走到柜台拿起几张百元钞与零钱后,回到男子面前把要找回的钱给了对方。

  而中年男子收好零钱,冷不防地就把裤子跟内裤脱下,胯下一根勃起的肉棒就出现在两女的面前。

  「呜啊~~!」

  此时书瑜害羞地用双手摀住自己的脸尖叫,心慈也皱起眉毛、脸色惊慌地问说:「你、你这变态想做什么?干嘛突然脱下裤子啊?」

  「操,林北想要试用一下飞机杯不行喔!还是妳这大奶妈的嫩屄要给老子爽一下啊?」中年男子激动地说。

  「谁、谁要给你试用啊!」心慈脸红羞涩地反驳说。

  于是书瑜跟心慈走到柜台里站着,中年男子则打开盒子拿出肉色的飞机杯,再把内附的润滑液倒进飞机杯开口处,然后右手握着飞机杯套入自己的老二,最后男子右手疯狂的上下摆动,飞机杯也就跟着快速滑动起来!

  「喔喔喔~!妳们这两个淫蕩的大奶妈!穿得这么辣一定每天晚上双腿开开给男人白嫖!喔喔喔~我操!看老子怎么操烂妳们下面发臭的烂屄!干干干,这个飞机杯用起来真的有够爽的啦~!」

  中年男子一面用飞机杯打手枪一面大声怒骂书瑜与心慈,对于如此吓人的景色,书瑜惊恐地闭上双眼,双手也抓住心慈的手腕,而心慈则强忍内心的噁心注意男子的一举一动,要是男子突然色心爆起冲向她们,也可以早点往仓库的方向逃跑。

  于是中年男子就在店里看着书瑜和心慈裸露的胴体狂打手枪,几分钟后,男子终于一声低吼,胯下的阳具喷出大量的精液在飞机杯里头。等男子休息了一会,就把飞机杯随手一丢,穿起裤子就往店门口走去。

  「喂、等等,你的飞机杯不要了吗?」心慈赶紧出声问说。

  「不用了,就留给妳们两个淫蕩的大奶妈吸乾老子的精华啦!」中年男子忿忿地呛说。

  「哼,谁、谁要吸乾你的精华啊!」心慈神情噁心地反呛说。

  等中年男子离开店里,书瑜跟心慈终于鬆了一口气,虽然心慈表面看似从容不迫,但内心的惊吓程度也不输给书瑜。

  「呼~那个变态客人终于走了呢。」书瑜脸色苍白地说。

  「真是的,第一天上班就遇到这种噁心变态的客人啊!」心慈也跟着抱怨说,但她没说出口的是,从男客一进门开始,自己的屁股深处就处于兴奋的状态。